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三十八节 七杀

商业三国 赤虎 5174 2006.01.20 13:04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三十八节 七杀

  八月十七日,青州主母吴娥病逝,青州为之举哀三日。

  回想起吴娥这一生,战乱中,颠沛流离得了一身病,好不容易回到刘备身边,却整天缠mian于病榻,没等过上几天好日子,就撒手归西。

  吴娥这凄苦的经历,让青州下层社会怀着深深的同情关注着她的病情。这些下层平民也曾身受战乱之苦,吴娥的病痛让他们感同身受,吴娥下葬那天,广绕城全城皆白,人人争相为主母带孝。

  刘备坐在吴娥墓前,百感交集,时悲时喜,时怒时哀。

  一个生命,就这样消失,这是现在的刘备来到这个世界,与真实的刘备之间最后一点联系。如今,一代勇士长眠于泰山,她的结发妻子也命殒广绕,想想都令人黯然神伤。

  然而,吴娥的悲剧并没有终止,此前,张嫣儿小姐被胡人掠走,不知所终。近日,蔡昭姬又被掠入匈奴,几经贩卖,昔日的倾城绝色,今日蓬头垢面,多次奸辱已衣不蔽体。

  蔡邕在朝野奔走呼号,希望能找回女儿来,但是,没有人关心一名女子的下落。在我大汉强盛时,她们是和亲的工具,在我大汉衰弱时,让胡人感到快乐,是她们的荣幸。这,就是我大汉女子的命运。

  历史上,即使在其后的唐朝,女人还是脱不了属于财产和肥水的观念,连安史之乱后,大唐向回纥借兵平叛,都许诺以大唐仕女作为回报。这就是古代女子的命运。

  乱世之中,人命如草,女人兵荒马乱之中,恐怕很难保全贞节。例如:唐代安史之乱后,唐代宗李豫的妻子红颜薄命,唐玄宗带着儿孙西奔的时候,她被落在宫里,被叛军所掳。后来唐军一度光复洛阳,李豫奇迹般地见到了以前的爱妻——已经为他生下李适的沈氏。李豫当时虽然激动,但却没有带走心爱的女人,当叛军反扑,沈氏再度失陷,从此音信皆无,“纱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

  史书上记载,李豫十分宠爱沈氏,与沈氏失散后,多年来冷淡其他姬妾,直到出现了独孤贵妃。如果李豫不是对沈氏情深意重,也不会立李适为储君。李适成为皇帝(唐德宗)后,始终记得幼年时母亲给自己削水果,削伤了手指头,并以此为特征,全天下地寻找母亲的下落,却一次次的失望。最终在历史上消失。

  不过,假设沈氏后来找到了李豫,李豫能接纳她吗?能不计较她被叛军所辱的往事吗?

  然而,这种潜意识对女子贞节的苛求,并不是从来如此,而是自儒家思想开始兴起后逐渐走向严厉的。至少在汉武帝以前,就有鲜明对比的例子。楚汉争霸,一开始刘邦失利,老婆、儿女都被项羽抓获,在敌人阵营里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俘虏,后来,刘邦屡败屡战,终于逼迫项羽自刎乌江,而那位当过俘虏的吕雉(刘邦的正室)当上了汉朝的第一位皇后,一切都顺理成章,没有饱学之士对皇后的“贞节”提出异议,可见当时还没有这种主流意识。直到独尊儒术后,大汉男人的衰弱才导致对女子贞节的苛求。

  当时,吴娥成为青州主母后,也曾有人借机发难,这也成为此后吴娥郁郁寡欢的主要原因。不过,刘备以其个人的行为,蔑视了儒家的贞操观念,维护了吴娥的地位。但如今这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拿破仑曾经说过,“优秀的母亲才能培养出优秀的儿子。”他还倡导在法国设立女子学校,培养年轻女性。遗传学也同时证明了这个真理:母亲的素质决定了民族的素质。身体健康、素质优秀的女性最有可能生下基因优良的儿子,最有可能培养出素质优秀的后代。此时,大汉大量素质优秀的女性被五胡掠走,而大汉男人却毫不在意,最后导致五胡的必然兴起,大汉在儒家思想武装下逐渐衰弱,最终被征服。

  这一真理,即使拿到唐代,宋代去验证,也是正确的。

  故此,孙坚想拯救张嫣儿,只不过是不想让自己的恩师骨肉遭难,而刘备想寻回张嫣儿,是想借一个女人的命运,宣告一个真理:男人的衰弱,不应迁怒于女子。身为男人,应该有保护女人孩子的自觉性和责任。兵临城下自己逃跑,事后光复责难女子,这样的男人,禽兽不如。

  吴娥的死,让刘备懂得了珍惜。此刻,坐在吴娥墓前,刘备越发怜惜消失在乱军中的嫣儿小姐。可是,目前的情形,任有自己心急火燎,空有几万雄兵,却无力采取具体行动。想到这里,刘备越发痛恨这群趁火打劫的诸侯,杀心,宛如熊熊燃烧的烈火,疼痛地灼烧着刘备。

  见到刘备面现狰狞之色,咬牙切齿地盘算着什么,沮绶迈步上前,低低的劝解说:“主公,逝者已去,望节哀。”

  刘备急喘了几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问:“高鸣雷(高顺)到了哪里?”

  沮绶回答:“信函是八月十五日开始传递的,现在是八月二十日,虽然回信尚未到,可是,按高鸣雷的性格,他的军队应该到了龙口。我估计,明日就会有回信了。”

  “等不及了,子正(沮绶),我留下的军队足够守卫青州了,明天一早我就开拔。子正,你在这里继续进行葬礼,以掩饰我的行动。高鸣雷到了之后,看情况决定是否让他迎击袁术,我战胜山阳太守袁遗后,回军戒备袁绍。”

  沮绶忧虑地说:“本初公四世三公,海内名望甚隆,我们接连向袁氏宗祖下手,会不会惹来袁绍的彻底对立。主公,天下皆寇仇,不利于我们向外发展。”

  刘备淡淡地回答:“子正,外敌不去,青州何以发展?袁绍想吞并青州,我们乞求一下,忍让一下,他就会放过我们吗?乱世,是靠实力说话的,就让我们显示一下实力吧。

  还有,青州之政,是我们几个在一片战后的废墟上建立的,士族豪门皆逃往他乡,故此推行新政阻力最小。这几年,你一直在劝我把青州之政推而广之。可是,你觉得袁绍等世家豪族会接受这样的新政吗?

  青州的统治基础还不牢,平原,袁绍勾勾小指头,整个郡就在他的管制之下,改变人心,难呀!我们必须让民众有掌握自己命运的彻底自觉性,这时候,就必须把抵抗外辱的决心显露出来,一战成功,再为青州争取一个和平的五年。”

  刘备说着,露出一股逼人的杀气,满怀着俾睨天下的傲气,一字一顿地说:“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青州必须表现遇魔灭魔,遇鬼杀鬼的气概。袁本初,一个公子哥,干大事而惜身,贪小利而忘义,做青州的敌人,他还不配。

  四世三公,有什么可恐惧的?虎牢关前的一幕,已经告诉天下人:我青州虽对他偶有冒犯,然而,我们却在前线为大义奋力厮杀。为了一点小睚眦,袁绍连讨董大业都不顾,背后向我们下手,致使现在讨董战争处于僵局。能够理解我们处境的,他不会因我们的反抗而不满,仍然支持袁绍的,也不见的会理解我们的新政,这些人,正是我们该早晚剪除的对象,就让他们来吧,我的刀正利。”

  沮绶点头:“我明白了,有消息说:平原郡乡民选派的元老已进入漯沃,他们此来是向主公请命。主公这一说,我明白如何处理了。”

  “斥退他们,告诉他们,自己的权利不是靠乞求可以得到的,要靠自己去争取,他们想争取吗,回平原给我拿出行动来。”

  “那么,关于抢救洛阳皇家典籍的事,主公有何吩咐,下面的人都已计议停当,就等主公确定人选了。”

  “琅邪郡东武县元老赵昱,素有名士风范,与张昭等交往密切,他已在第四军团效力,略有武力,让他去,抢救典籍的事,他会不遗余力的。”

  沮绶再次询问:“下面人认为,让孙文台(孙坚),曹孟德(曹操)、张雅叔(上党太守张扬)三方策应一下最好,孙文台方面我们已经有把握了,曹孟德、张雅叔两方还需主公修书,请求他们呼应。”

  刘备沉吟着:“张雅叔方面好说,虽然我们没有交往,但让管幼安(管宁)、卢师(卢植)同时写信,他一定不会拒绝,这可是名传千古的事。曹孟德方面吗,虽然袁绍已去,但目前仍是袁绍势大,善于审时度事的曹孟德,不见的会呼应我们。他不是要粮草吗,给他一些粮草,但不要给多,等他做出呼应行动,再给他后继粮草。”

  八月二十一日,沮绶代替刘备主持青州主母的祭礼,在沮绶的掩护下,刘备悄悄率领关羽、张飞、太史慈,管亥、以及近卫军团的典韦、赵云等六员大将出了广绕城。这六员大将随后在泰山郡展开了噩梦般的屠杀,加上刘备本人的冲锋陷阵,这一仗被后世誉为“七杀”。

  后世人大多认为,刘备的“七杀”之战,揭开了诸侯自相残杀的序幕。虽然,拥护刘备的青州学派坚持认为,这是一场被迫的自卫反击战,并认为兖州刺史刘岱杀死首倡讨董的东郡太守桥瑁,才是诸侯乱战的起始。不过,青州学派也不得不承认,自这一战后,诸侯自相残杀愈演愈烈,中原大战乱上加乱。

  “敌军已渡过泗水,进抵鲁国与泰山边界,袁遗驱赶妇孺作为前驱,漫山遍野全是百姓的哭嚎。”前军师田畴、后军师徐庶向刘备汇报探马所获军情。

  刘备爱惜百姓是出名的,袁谭进入平原郡时,也驱赶百姓作为前驱,平原军无可奈何步步后退,最终退出了平原。袁遗也来这一招嘛,可惜他食古不化,平原郡地处齐鲁大平原,开垦过度的田野一览无余,不适合埋伏、迂回、穿插。泰山郡丛林密布山丘林立,驱赶百姓作为前驱——找死。

  “命令肥城第三军团出兵呼应,在肥城附近大事张扬,命令鲍信军团在巨平一带显露形迹,做出抵抗之态,命令裴元绍、周仓率泰山乡警在蒙阴一带鼓噪而行。”刘备胸有成竹,连续下达命令。

  如此一来,泰山郡西北段,第三军团与鲍信军团联合,显露出强势拒阻的形态,袁遗迫不得已,必须向东南进军。裴元绍、周仓再大张旗鼓的做出进军姿态——梁父山与冠石山之间,一个60余里宽的大口袋,向袁遗张开了大口。

  与此同时,进军到了清河的袁绍在其子袁谭的接应下,进入平原,开始窥视黄河对岸的青州领土。

  “什么,刘备丧妻,青州正在举行祭奠?”袁绍一喜。

  好机会呀,逢纪磨拳擦掌,连声问:“公子(袁谭),你可曾派兵试探过河对面的军力?”

  袁谭烦恼地回答:“我本打算进军漯沃,夺下这个漯水中游重要城镇后,进逼济南郡,可惜,平原领地内局势一直不稳,豪强们结寨自守相互呼应,军粮难以征收。如今,我每一粒粮食都要动用大军攻城陷寨,好不容易才凑起了过冬的粮草,若再出动大军进入济南,我怕万一失利,平原难保。”

  逢纪疑问:“刘备在虎牢,最精锐的军队丧失过半,如今,青州只剩下原来的三分之一军力,他还新逢丧妻之苦,青州没有防备,公子怎会担心我军失利呢?如今我大军已到,胜,则进入青州,稍一失利,则退回平原,公子怕什么?”

  袁谭皱着眉头,道:“前几天,有自碣石采购货物的渤海客商回报,自出云来了几百条战船驶向青州而去,据码头上的出云勋民说,战船上挂的是出云大将高顺的军徽。是高顺本人亲至了,可惜,船上的士兵未露头,战船只在碣石补充完给养后,迅速扬帆开往龙口。

  高顺多年来坚守出云,以雷霆之势吞并辽东,若他亲至青州,战局就截然不同了。观其战船严格保密,我担心青州兵力大涨,孩儿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袁谭,经过刘备熏陶,再经过渤海多年的剿匪,显然已经成长起来了,与他爹相比,至少知道正确评价自己的力量。

  逢纪赞赏地点点头,建议说:“公子速派遣一些平原本地的百姓,进入青州打听一下军情,若真是高鸣雷亲至,他那隐藏起来的军队,必成我们的大祸。我等可一边打听消息,一边等待其余诸侯的进军。”

  徐州,陶谦接获青州刘备的消息,开始依据刘备的策略,坚守待援。

  泰山,接获军情报告后,袁遗毫不考虑地选择了梁父山与冠石山中间的平原地带,作为进军路线,为了防止刘备抢先封堵这缺口,还命令部下加快了行军速度。就这样,袁遗一头撞进了刘备的包围圈。

  “伯业(袁遗的字)远来就食,自己一个人来就行了,何必拖家带口呢?备在此处备下骑兵一支,特地欢迎伯业入青州。”梁父山与冠石山中的平原间,刘备立于马上,扬鞭指着袁遗大喊。关羽张飞侍立身侧,赵云典韦陪伴身后,万马丛中,刘备意气风发。

  商业三国》简体版将于2月底由云南美术出版社出版上市,总字数大约在90万左右,共将会有四本,目前出的是1、2两册,每本价格25元,中间将会有六副彩色插图,表现出《商业三国》特有的精彩的宏大场面。

  目前本书已经开始提前预定活动,喜欢的朋友现在就可以拨打邮购咨询电话:021-63174943或021-63170956联系人:张林林、孙尤其。

  也可以直接汇款到以下地址:上海唐风图书有限公司(上海市天目西路547号恒基不夜城广场逸升阁21层)邮编:200070,收款人:何依萍。

  起点的朋友将统一享受8.0折的优惠价,整套书是80元,邮寄费用等由上海唐风图书公司负责。

  考虑到有些书友打电话不方面,那么可以发邮件咨询。

  raogeng-qatbo-2001@tom.com。

  前500位预定的读者,可以得到赤虎的亲笔签名,心动不如行动,大家一定要支持赤虎啊!

  本书不久也将在台湾出版,请繁体版的读者注意公告,感谢你们的支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