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节 一诺千金

商业三国 赤虎 3464 2004.10.02 10:08

    第三章 乱世降临 第二十七节 一诺千金

  正午的日头下,我们全军在寨中整队,马夫递上了我的雌雄双剑,我犹豫了一下,摆手让马夫退下。相较起来,我还是喜欢用刀,喜欢它的猛恶,喜欢它的一往无前,乘着马的高速,与风同行,挥刀将敌将斩落马下,是件多么痛快的事。何必强求与历史相似,我就是我。

  在我的一声号令下,前方正对黄巾军的寨墙突然倒下,6000士卒鱼贯而出,关羽居中,张飞居左,管亥居右。前排的士卒竖起了明晃晃的长枪。一声号令,三队整齐而出,踏着激昂的歌声,稳步向敌军逼近。

  不能让敌军有喘息之机,我紧了紧臂盾,拔出了马刀,大声对邹靖的部队喊:“中军,前进。有我无敌。”

  众士卒齐声相应:“有我无敌。”

  “鸣鼓”,我骑着马,大声传令:“目标,正前方,前进。”

  鼓声响起,士卒们的血在沸腾,迈着整齐的步伐,我们迎着刀枪歌唱国殇。

  等我率领的中军进入了射程,管亥的部队已经开始慢跑,关羽张飞见此,也挥手命令士卒们慢跑,开始了攻击前的预热。

  在鼓声的间隙中,我大声命令:“弓兵,张弓,仰射,放”

  随着我的命令,一轮轮箭离弓而出,扑向了对方的士卒。满天空都是弓弦崩崩的响声,箭只咻咻的飞行声。这三轮箭虽然命中率不高,但由于它是仰射而出的,黄巾士卒开始慌乱的抬头察看头顶,四处躲避,队伍更加散乱。

  此时,管亥的队伍已开始全力冲刺,关羽张飞的部队也随即进入了冲刺,士兵们一边跑,一边学管亥,发出嗷嗷的怪叫。三支部队仿佛一鼓洪流撞上小土堤,迅速的让堤坝土崩瓦解。

  我马上发出号令:“弓兵,枪兵,立定。”转首对邹靖吩咐说:“邹校尉,这里交给你了,你可在阵外寻机作战。”

  不等他回答,我拍马冲到了阵前,挥舞着刀大喊:“刀兵,随我来。”说完,一马当先的冲入了敌阵。

  四处都是慌乱的敌军,几万人的队伍居然毫无组织,见到我们冲来,敌卒最多的反应是四散逃开,来不及逃散的士卒组织起微弱的抵抗,迅速消失在我们的洪流中。 我挥舞着军刀,冲士卒们大喊:“前进,直取中军,活捉贼首。”

  士卒们齐声响应:“直取中军,活捉贼首。”

  我骑马冲在最前,一路上即使有人拦路,也无心砍杀,就直接用刀拨开对方兵刃,用马踏倒了事。

  前进前进,我们不停的前进,杀奔敌方中军。

  等到了敌方中军,只见关张管三人正陷入鏖战。敌方约三千人的队伍,排列成密集阵形,死死的抵挡住关张管的三面强攻,没有刀枪的黄巾士兵,相互间死死的把臂膀连接在一起,以自己的身体作盾牌,阻挡我们的刀枪。很多黄巾军即使身死,也用臂膀把自己与同伴们连接在一起。活着的黄巾军脸上,都带着死去兄弟的血肉。他们满脸都是不屈的坚毅。

  好汉子,我大汉缺的就是这样宁死不屈的好汉。我摆手制止了我部的攻击企图,叫过两名邹靖所部的尉官,对他们说:“此地有三位猛将攻击,足矣,你们给我留50名士卒,其余的分成两队,赶散周围的杂兵,别让他们在这聚集,就是大功一件。去吧。”

  立马阵前,我观看这场惨烈的搏斗。关羽张飞爱惜自己的名马,每次攻击时都很注意保护马匹,稍战就走,但以这两位恐怖的攻击能力,每次进攻均从对方紧密阵形中,扯出不下百名黄巾士卒。不过,这两人的攻击方式,还是沿用个人英雄主义的攻击,以自己为先锋,引领所部像潮水般一拨一拨的冲击对方堤岸。

  回首看看管亥,这个莽夫也发火了,除了张飞的吼声,满场都是他的怪叫声,他所引领的士卒寸步不退,一旦发起攻击,站定脚跟就牢牢地在哪坚守。至于他本人,徘徊在阵外,那里抵抗强烈,他就发出怪叫:“某排闪开,待我来杀敌。”随即,旋风般冲入,粉碎几个最顽强的抵抗者,迅速又闪出阵外,士卒们由此向前迈进一步,继续杀敌。

  在这几个人狂猛的攻击下,包围圈越缩越小。抵抗的人越来越少。奇怪的是,这三人三面包围,虽然后路完全无人理会。但他们却没有一人逃散,威武不屈啊。如此忠义之人,我就是不为他们感动,也要为我们民族保留下这气节。

  想到这,我高声发布命令,止住了关张管三位的攻击。随即向阵中大喊:“领军者,何人也?我是涿郡刘备刘玄德。领军者出来一见。”

  黄巾士卒沉默以对,我再次大喊:“何人在此领军?如今你大势已去,败亡在即,这些士卒都是忠义之人,我不忍杀之,你难道要用这些勇士的血,来见证你的失败吗?”

  沉默,我心中大恨。正准备再次发出攻击命令,前阵无声的闪出一条缝隙,一个壮汉由两人搀扶着走到阵前,用微弱的声音对我说:“我就是领军将军,黄巾军冀州刺史张牛角。涿县刘备其人,我闻名久已”

  嚯,将军?冀州刺史?这人口气可真大。汉代一个州的最高军事长官不过是校尉,包括像公孙瓒这样的猛人,至于将军,都需要朝廷的任命。这人敢自称将军,好大的口气,还有冀州刺史,冀州现在在谁手里,张角就敢任命冀州刺史,真是滑稽。

  我注视着张牛角,只见他身上有三处包扎着绷带,其中一处在胸口左近,鲜血渗出染红了绷带,但仍显出鹰扬虎视之威。我点点头,看来此人是身先士卒,在阵前酣战,但被我们弓箭所伤,被包围在这,看他的状况,离死不远了。

  我缓缓的说:“阁下掳掠冀州,所过之处,民苦不堪言,罪在不赦。今日阁下被我围困在此,已无路可逃,大势已去,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如下令停战罢! 我看这些勇士,为你殊死战斗,我不忍他们就此战死,我赐你一份荣耀,以此来挽救这些英勇战斗的壮士,你看如何?”

  张牛角喘着气,艰难的对我说:“不知阁下要赐我什么荣耀?”

  我威严的俯视着他,对他说:“我赐你与我战斗而死的荣耀,如何?”

  黄巾士卒立刻发出了一片哗然的声音,张牛角看看自己的伤,也露出了讥讽的笑容。我冷冷的一笑,正色对他说:“大丈夫生于世,当顶天立地,当战斗而死。就我本人来说:我宁愿持剑而死,也不愿因伤病死于床上,首级被他人拿去邀功。今日你被我四面包围,伤重垂死,我赐你这份荣耀,你认为不妥吗?”

  张牛角闻听此言,立即脸色郑重,双臂一振,分开了搀扶他的人,向我微微施一礼,说:“昔日听说传言‘平生不识刘玄德,便称英雄也枉然’,我常怀有不愤。今日一听玄德公之言,看来是我张牛角见识浅薄了。玄德公既赐我这份荣耀,让我不至于伤病死于床上,让我的兄弟不致于战死沙场,我岂能辜负玄德公的美意。”

  张牛角低声吩咐身边之人:“拿剑来,让我与玄德公一战。”

  周围人递上一把剑,张牛角持剑在手,身子晃了晃,我一皱眉头,命令道:“拿一把枪去,让他支撑身体。”

  张牛角接过乡勇递来的长枪,用力把枪头扎入土中,一手持枪而立,环顾四周,命令道:“诸位,大势已去,都放下刀剑吧。”闻听此言,周围响起了一片弃下刀剑的声音。

  张牛角转首看着我,对我说:“玄德公一诺千金,今后我这些兄弟就全靠玄德公照顾了。”

  我点点头,慨然应诺说:“阁下放心,对这些坚贞不屈的汉子,我一定不会亏待他们。”说完,我跳下马,大声命令黄巾士卒:“周围人闪开,让我来战你们首领。”

  黄巾军士卒闻言,闪出了一块空地,张牛角依枪而立,看着我缓缓走进,一脸的坦然,一脸的超脱一切的欣慰。

  我斜举马刀,刀尖指向空中,站定。张牛角似乎对这仪式搞不懂,在我的示意下,举起剑来,在空中与我的刀相交叉。我目视着张牛角,大声念出了出云城比赛时需朗诵的格言:“勇者之间的战斗,没有失败者,今日你我相斗,无论胜负,我们都是勇者。”

  张牛角微笑着回答:“能与玄德公战斗而死,确实是玄德公赐予我的荣耀,今日我必不负玄德公所望。”说完,张牛角身子晃了晃,面色一阵苍白。

  我退后两步,再次向前,刀尖向下斜指,轻轻的与张牛角垂下的剑尖相碰。张牛角脸上露出了了然的微笑,勉力冲我点点头。我随即退后两步,面色郑重的说:“我来了。”

  张牛角用力点点头,吃力的把剑向胸前移动,我向前一个闪步,马刀迎着风。飞快的掠过他的脖颈,带起了一片血光。

  颈动脉被割裂,喷起的血溅起老高,那声音听起来像是风声,又象是呜咽。周围士卒见此,纷纷双目含泪,跪了下来,低声哭泣。

  张牛角脸上露出了解脱的笑容,似乎想说什么,又似乎放下了什么。

  我见此,马上答复他:“你与我刘备战斗而死,我会在你的墓碑上写上这句话,我一定好好安葬你,照顾好你这些兄弟的,决不让别人骚扰你的坟墓,你放心去吧。”

  张牛角闻言,轰然倒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