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二十三节搜刮

商业三国 赤虎 4315 2005.08.15 16:16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二十三节搜刮

  张飞与丑男相斗,不一会,周围挤满了围观的闲人。渐渐地,丑男约打越力弱,一不留神,颈上中了一拳,翻身软倒,一肚子没回答的话,也憋了回去。

  随即,张飞得意洋洋地一屁股坐在丑男身上。

  “这不公平”,人群中传出一个声音,话音才落,围观的百姓轰然逃散,把那个说话的人孤零零显露出来。

  “哦”刘备诧异地问:“你说说,怎么不公平法?”

  那汉子身材修长,肤色白皙,面貌异常俊秀,几乎疑心是女子装扮而成。仔细一看,颔下喉节突出,确实是个男人。

  看了看周围,长长的大街上没有一个人,四周店铺里,躲躲闪闪地有人探头观看,这名俊秀的青年起劲咽了口吐沫,开口说:“大人的手下与此人相斗时,大人却不断地询问他问题,以大人的身份问话,小民岂敢不回。若要回答,就会分心。大人似乎看出了此汉子笨嘴拙舌、说话费力,故此不断地向其提问。此人之败,可以说是大人与手下合力打败的。”

  张飞跳了起来,暴叫着:“小子,你敢说我不行吗?”

  那丑男闻言,趴在地上懊恼地捶打着地面:“我说……我说……卑鄙呀……”。

  刘备低下头来,微笑着安慰那丑男:“方今乱世,世人为了活下去,无所不用其极,今日你败了,也该明白一个道理:光有一把力气,在这乱世,也不见的能活下来。

  好了,能和翼德相持这么久,你录用你了,今后你跟我混,谁也欺负不到你。翼德,把他带去我的侍卫营。”

  那汉子痛哭失声,呜呜咽咽地说:“5555……好卑鄙……我……可不想……给你当兵。”

  “那你来干嘛?”刘备突然阴沉下脸,冷冷地道:“你来征兵处,不为当兵,干什么?你可别跟我说:我听到你们小看宁陵人,心中不愤,故此到这征兵处闹事。军法无情,若真如此,我也救不了你。

  哼哼,翼德,拉他去洗个澡,给他换上军装,发给他安家费,从今以后,他就是我侍卫营的人了。”

  转过脸来,看到那名俊秀的汉子正准备溜走,刘备扬声召唤:“你,给我站住。不错,不错,很聪明,能看出蹊跷来。翼德,把他也算上,我们现在结束征兵。”

  张飞一脚揣到了桌椅,兴奋地大喊:“可算完了,不过,大哥,我们才招了两个兵。”

  刘备憋住笑,淡淡地道:“我所招的是老虎,而不是羊,此地,招到两只老虎足够了,要一群羊来何用?”

  议事大厅里,刘备眉开眼笑地看着这两人的名册:果然,那丑恶男就是典韦,据说其“曾为友报仇杀人,提头直过闹市,数百人不敢近”,初到曹营,为曹操演武“挟戟骤马,往来驰骋。忽见帐下大旗为风所吹,岌岌欲倒,众军士挟持不定……韦下马……一手执定旗杆,立于风中,巍然不动,操曰:此古之恶来也!(注:恶来——商纣臣子,以勇力闻名)”

  据说,典韦是三国中气力最大的人,只是招式笨拙,故此排名不靠前,只好在吕布、张飞、赵云之下,为三国第四猛将。这一下子,赚翻了。

  那名俊秀的汉子也不简单,他是三国第一谜团人物:汝南人陈到陈叔至。据说在蜀国中,是与赵云相提并论的人物。蜀汉的托孤堂中有他的名位,然而,史书上提到他,只是淡淡几笔,与赵云比较了一下,就一笔略过。

  史书上,关张等五虎上将是在一起立传记的,此人“名位常亚于赵云”,也就是说,他是类似于粟裕那样的人物——当不成元帅,然而却是第一大将。遗憾地是,史书中对这样一个人物却记述很少,原因众说纷纭,都没有实据。

  “军中号令繁琐,若是让典韦这样的人物学习军中各种号令、标志,不知道他何时学出来,这样吧,就让他做我的贴身侍卫,官衔暂时不授。陈致嘛,人很聪明,带回去送到军校。”

  刘备敲定了两人的安置,询问道:“元直(徐庶),今晚哨探全部回来后,我军是不是明日动身,穿越豫州梁国郡,自沛郡北部进入徐州楚国郡。或者走北路,穿越兖州山阳郡、东平国、鲁郡,进入泰山郡。”

  徐庶察看着地图,答:“两条道路都有利有弊:北路虽然路远,然而,兖州山阳郡、东平国、鲁郡的太守以及属官都是联军的人,而且都在前线,我们以联军的名义过境,估计不会留难。然而,万一是盟主有心,下令拦阻,这些地方我们将寸步难行。

  南路,陶谦没有参加联军,军力全在本州。从这走,弊处是:万一他拦截我军,我军不得不一路战斗。好处是:陶谦不会听从盟主的号令,一旦主公亲至徐州,与他握手言和,今后青州货物将会南下无阻,我建议,走南路。”

  “好”,刘备长身而起:“立刻派出两路人马,一路前往青州,通知我们前进的路线,顺便命令东莱军队进入琅邪,琅邪民军全郡动员。再一路前往徐州,请求陶谦准许过路,告诉他,他有心腹大患——东海盗匪臧霸不听节制调遣,我愿顺路为他除之。待我灭臧霸后,请他进军东海,接收臧霸属地。我邀请他到楚国彭城会谈今后合作事宜。”

  楚国彭城,刘备察看着军情简报,尽管刘备可以隐瞒自己的行军路线,然而臧霸仍嗅出了危险,沂源城守周仓率第23军团,莱芜城守裴元绍率第24军团,蒙阴城县尉杨凤率第21、22军团缓缓向前线压来,琅邪郡北部全郡动员,铺天盖地的民卫队压向了东海郡。

  一见势头不妙,骑都尉臧霸立即下令费城的前黄巾盗匪孙观、吴敦,华县的尹礼自费城、华县撤军,全军收缩回东海郡治所郯县固守。然而,早已盯紧他们的刘备遣张飞高览统领近卫军团,远远绕过郯县,自苍山而出,突袭了撤退中的孙观、吴敦、尹礼,5000骑兵对2万步卒展开了大屠杀,孙观被高览擒获投降,吴敦、尹礼被张飞斩杀。

  外无援军的臧霸困守郯城,获得消息的陶谦立刻对臧霸翻脸,驻守琅邪南部的曹豹徐州军迅速南行,跨入东海郡,陶谦自提5万大军自下邳而出,兵围郯城。

  “联军那边怎么样了?”刘备抬头询问徐庶:“自我们出虎牢一来,联军的消息一直不清,现在我们即将回到青州,联军有何动作,岂能一点不知?”

  徐庶答:“我军一直在移动,现在四方匪患,道路不靖,哨探无法走远,讯息不畅也是必然。

  再者说,目前四处郡守都在参加战斗,我军打探的对象只能是百姓——百姓见到军队来了,只会躲藏,岂会关心谁胜谁负?主公不需忧心,明日陶谦来后,联军情况一问就知。”

  门帘掀开,孔融兴冲冲地走了进来,说:“玄德公,我打听到彭城有一大贤,玄德公可愿去拜访一下?”

  刘备皱了皱眉头,问:“可是彭城张昭,张子布?”

  孔融连声回答:“正是。”

  孙权建立的吴国有两大支柱,所谓:“内事不决问子布,外事不决问公谨。”周瑜周公谨,张昭张子布是吴国的两大支柱,刘备早有所闻。

  然而,刘备一心想建立的是一个武人政权,是一个尚武习气浓厚的崇尚征伐掠夺的朝廷,对于文人的搜罗,远不如绑架武将热心。张昭,作为一个宗族势力雄厚的儒家子弟,正是刘备避之唯恐不及的人。去见张昭嘛?现在恐怕不是时候。

  徐庶用脚暗暗踩了踩刘备,刘备立刻会意,满口答应。

  难得孔融想为刘备搜罗人才,如果拒绝,会扫了孔融的面子。再者说,依张昭的名气,如果刘备过门不入,会让人们以为刘备不尊重人才,如此,很可能引起天下士子的反感。

  “拿我的名贴来,我随文举(孔融)拜访张昭张子布。”刘备一脸爽朗的笑容,费力地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来。

  不等走近张昭府邸,远远地看见府上人来人往,乱糟糟一片。刘备稀奇地问:“文举,竟有这么多人前来拜访张子布嘛?”

  孔融留心观察,慌忙道:“玄德公,不好,快递名贴。”

  说完,孔融似乎还不放心,拿出自己的名贴一并附上,高声大喊道:“请通报,中山靖王之后、中郎将卢植门下、前辽西属国出云国主、青州别驾、齐国相,涿县刘备刘玄德,偕同北海相孔融,求见张子布先生。”

  乘孔融扬声唱名时,刘备打量着四周,果然也发现了其中的蹊跷:张府家丁正在收拾行装,而且,居然连床都搬上了车马,看样子是打算举家搬迁。

  唱名完毕,不等张府管家回话,孔融埋着头,急急拉着刘备闯进了张府厅堂,“来巧了,来巧了,张子布,别急着走,看我给你带谁来了?”

  一个峨冠博带,瘦小,满脸坚毅的汉子匆匆冲出了厅堂,毫不客气地问:“你便是刘青州,刘玄德嘛?将军海内英雄也,也听说过我张子布之名吗?”

  刘备诧异地答:“在下是刘玄德,没错,可却不是刘青州,也称呼不得刘将军。”

  对付张昭这样古板的人,来不得半点虚假。将军的称呼还则罢了,刘青州这称呼,是说刘备具有青州刺史或者青州牧的官职——这官职可不能妄称。

  张昭扬了扬眉,问:“朝廷敕命已下,玄德公升任青州牧,扬武将军,封列侯。玄德公还不知道吗?”

  “有这事”,刘备疑问:“那个朝廷?”

  张昭翘起了胡须,怒气冲冲地道:“那个朝廷?当然是大汉朝廷了,难道还有别的朝廷不成?”

  刘备正色回答:“袁车骑在酸枣会盟,从此任免官吏不再经董贼劫持的朝廷之手。在下一路行军,未曾收到外界信息。我想问的是,这任命出自袁车骑之手,还是朝廷之手?”

  张昭答:“我接到消息,说是玄德公才从虎牢退军,朝廷的任命就到了。当时恰逢曹孟德当关,不敢阻拦,故此放朝廷使者过了虎牢,前几日,朝廷使者已入青州,宣读诏书。”

  刘备眼珠一转,立刻明白了董卓的意思:韩融自虎牢回去后,他必然知道联军内部不和睦的讯息,借者任命自己为青州牧,让自己有和袁绍争执的大义,以此来扰乱联军。曹操看到诸侯兼并已经开始,自存私心,遂放使者过关……

  “那么,青州现在情况如何?”刘备探问。张昭出身世家大族,在这乱世里不可能不留心周围的局势,他也有这个资本和实力,打听到高层的内幕消息。虽然,自己的近卫军团回来后,这些消息也能获得,但早知道一点,总是心里安慰。

  张昭摇头,答:“使者入青州宣读诏书,是三日前的的事,正好徐州商人糜竺自青州返回,我才知道这一消息。其他情况吗,据说,袁谭驱赶20余万冀州妇孺进入青州,并在平原征收粮税,平原叛乱再起,管亥管炳元已经被任命为第三、四军团统领,带伤前往平原平叛。”

  刘备听了,忧心似焚。看来,这次自己出战,真是个错误。错估了袁绍的正义感,被人抄了后路。青州战乱才息就急急出兵,结果青州留守人员薄弱,再加上袁绍假朝廷的名义,任命自己的儿子主政青州——几千年教育,让百姓和官员虽然不满袁绍的行为,却只能默默忍受,不敢反抗“上命”。

  改革人心,五年远远不够,青州危急,纯属咎由自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