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节 困守

商业三国 赤虎 4372 2011.06.19 08:39

    第七十节困守

  匈奴左翼崩溃。

  匈奴中军跟随越来越近,刘备不敢采用正面迎击的方式与匈奴左翼战斗,他带领着士兵一边奔跑,一边用挤压、驱赶、抢夺、奔跑路线控制权的方式,把并行的匈奴左翼骑兵一个个打下马去。只耽误片刻功夫,匈奴中军已追上了青州兵。

  形势越来越险恶,刘备不得不在匈奴中军的纠缠下,艰难地向小寨前进。被打落马的青州兵越来越多,这些近卫士兵落马后尚奋战不休,然而,在奔涌的骑兵大潮前,他们的努力没有阻碍敌军片刻。

  军号声响起,这是要求青州兵移开道路的号令。刘备抬头看了看,经过刚才与匈奴左翼的追逐战,青州兵已偏离了敌军正面。还要再偏点吗?

  取出铜哨含在嘴中,刘备响亮地打了一个唿哨,略一摆手,青州兵如斯响应,向更左侧奔去。

  一阵箭雨浇来,跟的太紧的匈奴兵纷纷落马。白马银枪的赵子龙大开寨门,出寨接应刘备军。青州左骑如同一把锐利的斧子,劈开了匈奴骑兵前锋。

  消灭了尾随的匈奴骑兵,刘备才得到喘息功夫,回头观察敌情。经过一阵狂奔,原来刘备已离营寨不远。再回头看深入敌阵中的赵云,人如猛虎马如龙,长枪从左手倒右手,右手倒左手,在他手上像变魔术般来回倒换,挑、刺、砸、劈,整个人像一个大芒刺,撞入匈奴阵中,靠近他的匈奴兵鬼哭狼嚎,任何角度,任何距离都不是安全所在,搞不清赵云的长枪下一刻从何处出击,一眨眼的功夫,就会发现,原来那长枪就在自己咽喉。

  打退最先一排匈奴兵,赵云救出几个落马的青州兵,第二排匈奴兵一窝蜂涌上,旋即,又一窝蜂败退。

  看到远处匈奴阵中,尚有几个落马的青州兵奋战不休,赵云长枪一招,带领所部向匈奴阵中扑去。迎面,匈奴兵纷纷闪开,让出了道路。

  危险,刘备脑海中拉响了警报:“随我来”,刘备大呼,带领所部骑兵尾随赵云冲击。

  赵云才过匈奴前阵,十几个匈奴兵斜刺奔至,封堵赵云的后路。刘备奋力冲杀,当者披靡。

  严格的说,当者披靡的是刘备手中的战刀,这战刀是郑浑亲手所制,材料采用高碳锰钢,刀身厚6豪米,硬度达60HRC以上。全力一挥,可以把普通菜刀砍成两段而刃口不伤,也可把近10厘米的竹子齐茬一刀砍断。在这刀面前,匈奴兵简陋的兵器纷纷断折,威力所及,许多挡格的匈奴兵被挥为两段。

  才杀退眼前挡路的匈奴兵,刘备就看到惊险的一幕:几个匈奴兵在马上团身,连人带马冲向了赵云,几匹马撞到了一起,赵云的白龙马轰然倒下,四名匈奴兵催马逼近,挺枪扎刺。

  “休伤我大将”,刘备怪叫一声,奋力催马,向赵云所在杀去。

  银光一闪,两个匈奴兵翻身落马,赵云自地上一跃而起,长枪闪电击出,鲜血飞溅,一名匈奴兵咽喉中枪,呜咽着在马上晃了晃身子,下一刻,长枪的尾椎出现在另一名匈奴兵的咽喉,带着一抹血光,锋锐的尾椎轻飘飘的荡过,残余的银光尚在空气里浮动。

  赵云的长枪乃是他幼年时刘备所赠,鉴于赵云双手可以左右开弓,这长枪尾椎也异常锋利。在赵云手中,就如同双头蛇一般两面噬人,左荡右决,片刻间,围拢在赵云身边的匈奴兵已被他杀散。

  白龙马在地上打了个滚,再度战起,此时,刘备已杀至赵云身边,轻轻一带马缰,刘备拦在赵云面前,乘此机会,赵云一跃而起,跳上了战马。

  重上战马的赵云愈发威猛,长枪略略晃动,刘备拦下的敌人已纷纷落马。随着一声铜哨响,青州兵尾随刘备赵云杀出重围,斜斜地向营寨奔去。

  “崩崩崩崩”,连续不端的弓弩声响起,尾随的匈奴兵在失去大半人手后,止步不追。

  青州兵去年改革了弩弓设计,弓弦安装开始采用偏心轮技术,因此,射击时瞬间冲击力提高了4至6倍(大于3600牛顿),虽然威力不及后世的黑鲨与从林王狩猎弩,但各项指标已接近了咔吧战士狩猎弩的标准。平射的有效射程为100米,射击精度为30厘米至60厘米。仰射,最大射程已达到了430米。在75米的距离内,一箭可以射穿3毫米的钢板。这一轮射击精准度颇高,令匈奴前锋伤亡惨重。

  营寨内,刘备着急着审问俘虏的匈奴兵,这一连串蹊跷的战斗令他疑惑不解:“匈奴各部互不越界,已是惯例,这股匈奴兵自邬县方向而来,据我所知,那是右匈奴的地界,我来找左匈奴的于扶罗,难道,于扶罗敢绕道右匈奴地界攻击我吗?”

  匈奴俘虏沉默不语,半晌,一个匈奴兵嚅诺着回答:“回将军的话,我们是右匈奴所部。”

  说的是纯正汉语——刘备仔细观察这名匈奴兵:他是汉人,绝对是汉人,不同的风俗习惯决定一个民族不同的举止,这名匈奴兵的答问证明,他绝对是汉文化教育下的产物。

  无暇追问他怎么当上匈奴兵的,刘备疑惑着:“我与左匈奴的于扶罗不合,来此事寻他的晦气,与右匈奴何干,右匈奴为何出兵打我?”

  原来,于扶罗派人到右匈奴哭诉,说刘备向讨要他所劫掠的战利品,这一举动触怒了右匈奴,右匈奴决定出兵维护它们的尊严。

  中原的朝廷历来是尊重异民族习惯的,儒家的经典中记载:黄帝时,黄帝寻访到一个异民族,他们有不穿衣服的习惯,黄帝脱去了衣物,进入他们的帐中和他们亲善交谈。黄帝时期没有文字,黄帝是否托梦告诉其后的儒士他确实这么做了,不得而知。但儒士们编造这段话,体现了他们“仁”的思想。

  大汉朝廷历来尊重匈奴的习惯,包括他们劫掠的爱好,即使在与汉廷最亲善的时期(和亲之时),匈奴也未停止每年的“打秋风”行动。他们的劫掠所获,从没有汉官向他们讨要,这也就是张扬不理洛阳被劫女子的哭诉的原因——任你三公六卿的子女,到了匈奴口袋里,就是匈奴人的财产。

  刘备要求于扶罗交出劫掠来的大汉仕女,危及到了匈奴以后劫掠所获的所有权。为了教训刘备,右匈奴发兵11万,按照约定来攻打刘备。

  “约定”,刘备玩味着这个字眼,继续追问:“于扶罗和你们有什么约定?”

  草原上各部族,现在还处于原始社会阶段,对于出兵这样的重大行动,必须通过部族大会,经各长老(元老)的一致认可才行。虽然这些人是小兵,但他们对部族的军事计划也会很了解。

  “须卜骨都侯单于死后,南匈奴未再立新单于,恰好羌渠单于的儿子(于扶罗)在我汉廷受到欺凌,回到兹城,经部族长老(元老)合议,决定复立于扶罗为单于。大单于(于扶罗)要求右匈奴在青州兵全军渡河后,占领河东岸,切断青州兵归路。后来,我们看到绵山火起,以为战斗已经打响,所以开始攻击。”

  这下,所有的将领都听懂了——“我汉廷”,这证实眼前的人原是汉人。

  典韦拔剑而起:“匹夫,好好的汉人不当,做什么匈奴兵,我非宰了你不可。”

  刘备摆手止住了典韦,那匈奴兵强辩说:“做汉人,官吏日日煎迫,如何能活得下去?做匈奴人,不仅不上税,抢劫所获还全归自己,官吏不予干涉。将军,我生在边地,土地贫瘠,不做匈奴人,我坟墓上的草早长得好高了。”

  刘备拉住了典韦——这有何难以理解?几千年来我们都是这样干的,外国人可以在我们的土地上获得国民待遇,中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享受不到国民待遇,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吏治不清,整个文化是个投降派导向。发生诸如满清入关时,残杀汉人最凶残的是投降满清的汉人这样的事,也就不奇怪了。比如:嘉定三屠就是汉人搞出来的。他们投降了异族,为了获得赏识,只有对自己的同胞表现凶残。对异族讲仁义,害死自己啊。

  “左匈奴兵力有多少,打算在那里与我们交战?”刘备继续讯问。

  “不知!”

  “不知,那你就没有用处了,典韦,这个人交给你了。”

  南匈奴休生养息后,打败了北匈奴,北匈奴被迫西迁,其留下的七万骑军投奔乌恒,从而促成了鲜卑乌恒今日的强盛。北匈奴光败逃后都有七万残军,其实力可想而知,而能打败这样实力的南匈奴,有20万战士,恐怕还不是他全部的实力。对付匈奴,是个长期的事,看来今后能慎重。

  汉代,是中国骑兵发展最鼎盛的时期,据历史记载,前秦的苻坚南下动用了骑兵二十七万;北魏太武帝侵宋时以骑兵六十万渡淮,直逼长江;梁魏钟离之战中魏军八十万中有骑兵二十四万。可以说这一时期骑兵战的规模远远超过了前代。而中国历史上昙花一现的重骑兵就出现在这一时期。

  之所以重骑兵昙花一现,源出自中国军队的一个恶习:军马必须阉割。中国古代交战,旷日持久,为了防止春季军马发情时,战马脾气暴躁,扰乱军营与军阵,凡军马都需阉割。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新中国成立后,当时,边防骑兵仍保留着这一恶习。

  最优良的马匹成为军马,被阉割,随后,骑兵们只能在当时淘汰下来的马里,再选择稍微优秀的进行阉割。几千年阉割下来,雄骏的中国马阉割成了矮小的中国驴。严格地说,那已经不是马了,不会奔跑只会走,我们给它创造了一个新名词:走马。

  “今后,与匈奴兵的交战,将会是一个大规模的骑兵会战,我们把于扶罗逼迫到匈奴部落里,重当单于,虽然有了对付整个匈奴的借口,但匈奴人抱成团,对我们是福是祸?”刘备暗自琢磨。此刻,刘备已明白了:为何历史上曹操敢驱逐乌恒,却不敢对匈奴下手,同意花钱赎回蔡文姬。

  南匈奴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也怪不得随后刘豹敢于在五胡中第一个建国,自立为王。

  “匈奴兵开始进攻了”管亥自帐外进来,提醒刘备。

  “迎战”,刘备一挥手,打断了自己的思路,昂然步出营寨。

  五天,右匈奴狂潮般反复进攻,均被刘备打退。绵山山脚下的树木已被刘备烧毁,匈奴兵只能爬到半山腰上采集树木,简陋的工具让他们制作木盾的工作拖延了许久,然而,再也拖延不下去了。第五日傍晚,已有许多匈奴兵拿着新制成的盾牌参与进攻。

  刘备此行只带了30万只箭,这还是大战过后,邺城箭矢总数的7成。强劲的弓弩可以打退敌军的进攻,也带来了一个坏处,箭头容易变形,箭矢必须是标准的长短轻重。虽然严格节省,完好的箭矢还是越来越少,捡回来的箭矢几经装配,能有效射出的箭矢还是不停的见底。

  第六日,青州兵尚有箭矢2万支,这是最后的箭矢,最后时刻即将到来。

  河对面,匈奴左部于扶罗的队伍仍未出现,情形愈发诡异。

  “船只造好没有?”刘备询问。

  “已造好的船只,装全部士卒足够,然而,战马恐怕放不下了。”辎重兵头目回答。

  “不错,能装下全部士卒就好,一匹马占五名士兵的位子。天下万物,以人为本,只要这些士兵在,战马,我总会讨要回来,命令士兵卸下马镫,摘下马具上所有的铁器,给我投入汾河中。”刘备拉过自己的战马,轻抚着它的脖颈,低声安慰着,旋即,抽出马刀,刺进了战马的脖子。

  这匹出云神马颓然倒下,刘备提着马刀,鲜血一滴滴流淌,脸上似哭似笑:“都准备好了吗?”

  辎重兵头目低头回答:“准备好了”。

  “杀马,全军上船。于扶罗,你小看了我刘备,我是来带给你血与火的,让我给你一个最后的教训。”

  ps:我的新书《蝶闹蜂忙宣和春》现已上传,蝶闹蜂忙想表现宋朝的一种感受,一种意境,商业繁荣兴旺,百姓富足安逸,他们忙碌着,并在忙碌中享受着繁荣的成就。而蝶闹蜂忙这个词,在宋代是个热词,当时多首诗词采用了这个词,而《汉宫春·蝶闹蜂忙》这首词对该词的意境表达的最为透彻,整首词显示出一种富贵闲人的慵懒,以及对生活的心满意足,但其中却没有丝毫耀富成分,表现出一种高雅而低调的享受心态——我认为这正是当时社会市民阶层的普遍心态。我羡慕他们,所以我特地用这个词向他们致敬。请各位书友多多支持新书,阅读、收藏、推荐!拜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