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二十一节 巧舌

商业三国 赤虎 4605 2005.08.02 21:36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二十一节 巧舌

  刘备溃败的消息传到虎牢,刚刚抵达的联军首领袁绍大恐。这个徐荣,竟然连败联军内部最能打仗的三员大将,如何是好?

  “怎么回事,眼看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我都准备卸磨杀驴了,刘备居然败了?”袁绍心慌意乱,暗想:“败了还则罢了,最可怕的是,他还全军溃散,退往了南方的阳城山。如此一来,虎牢关前,再没有一支军队阻挡徐荣的进攻了。”

  曹操心细,仔细地询问传令兵战斗情况,可惜,这传令兵识字不多,哼哼唧唧地说不出来什么,翻来覆去就一句话:“俺家主公让俺来报告,俺军败了。”

  怎么败的?——“那个惨噢,俺笨嘴拙舌,说不出来。”

  军队情况怎么?——“那个惨噢,俺笨嘴拙舌,说不出来。”

  还有多少战力?——“那个惨噢,俺笨嘴拙舌,说不出来。”

  ……?——“那个惨噢,俺笨嘴拙舌,说不出来。”

  袁绍气得浑身发抖,刘备怎么派这样一个蠢才来报信,难道他军中聪明人都死绝了?现在怎么办?派曹操迎击徐荣么,他也在徐荣手中败过呀!万一再败,难道以我盟主之威,要退兵躲避徐荣吗?

  “你去,给刘备回报,命他立即整顿兵力,速回虎牢。我将派孟德兄与玄德公联手,再战徐荣……算了,你也说不清楚……来人,传大将高览,命他带500轻骑赶往阳城山,劝告刘备立刻回军虎牢。”

  曹操偷笑,一言不发,退帐之后,对于禁言道:“本初(袁绍)真是好欺,刘备前来报信之人衣甲整齐,哪里是经过苦战之人?可笑本初竟然派遣一员大将前往阳城山,希望追回刘备,嘿嘿,刘备素以绑架人才出名,我料高览必不能回来了。”

  于禁问:“如此,主公何不对车骑将军明言。”

  曹操不屑地说:“我军前方奋战才赢来了这个局面,然而车骑势力稍大,就毒杀焦和,任命自己的儿子为青州刺史,谋夺刘备基业,让我甚为齿冷。刘备老谋深算,既已脱出袁本初的掌握,我们又与他有协议。今后就是我军的强援。况且他临走时,留下很多军械送与我军,我岂能无情无义,不替他遮掩。”

  于禁心中嘀咕:你也知道刘备老谋深算?刘备的便宜岂是那么好占的?袁绍稍稍做出拦截动作,他就嗅出了其中的阴谋,脱钩而去。那份《通商互市协议》,白给我们那么大的便宜,其中难道没有阴谋——我不信。可我怎么看不出来阴谋在哪儿涅?

  于禁想了又想,最终还是把话咽回了肚里。

  曹操犹不甘心,补充说:“嗯,我再卖给刘备一个人情,你去,暗暗派人前往阳城山,告诉他青州事变,请他尽快返回青州。”

  当夜,阳城山上,刘备支开其余人等,只留下关张两位兄弟,淌着口水看着高览的500骑军,乐呵呵地说:“高将军,这些骑军肯定是袁车骑手下的精锐了?”

  高览心不在焉地点头回答:“不错,我家主公手下有3000精骑,我临走时,想到可能遇上徐荣的凉州兵,特地问颜良将军借来这500人……玄德公,请快点下令,全军开往虎牢。”

  刘备不好意思地笑着:“车骑将军真是客气,知道我为了给他报家仇,伤亡了一万军士,竟然拨给我500精骑,补充我的军力。你去,告诉车骑将军,500精骑虽然少了点,可我也却之不恭了。”

  高览急了,忙辩解道:“玄德公,我奉令请你前往虎牢,这500精骑之师只是沿途护送我的军士,车骑将军可没说要送与你。”

  刘备沉下脸来,阴气森森地说:“没说要送与我,也没说不送与我,是吧?我为车骑将军在前线拼死拼活,拼光了3个军团,车骑将军请我回去,再战徐荣,难道一点礼物都没有吗?”

  高览敷衍道:“玄德公,你若想问车骑将军讨要这500兵士,不如先回虎牢,再与车骑将军商量,如何?”

  刘备满脸堆笑走近了高览,亲切地自侧面揽住他的肩膀,微笑着问:“高将军,袁车骑打算如何处置我呢?”

  高览心中一跳,连忙掩饰说:“玄德公,此话怎讲?你在前线为联军拼杀,士卒多有伤亡,车骑心中也常感怀,怎会因为一场小败,就处置你呢?”

  刘备脸一沉,随即满脸堆笑说:“河北名将高览?高高在上的高,一览众山小的览——你也知道我在前线拼杀,劳苦功高。可你难道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背信弃义,恩将仇报,笑里藏刀之徒吗?”

  高览心中慌乱,只觉得刘备脸色变化的好快好快,而他的手臂把自己的肩膀揽的好紧。猛然间,高览胃部似乎让巨锤撞了一下,只觉得天旋地转,头昏眼花。

  刘备含笑收回了拳头,放开了高览的肩膀,任他瘫倒在地上呕吐不止。晃了晃拳头,刘备笑嘻嘻地说:“唔,这就叫笑里藏刀。你是袁车骑心腹大将,别说你不知道他的阴谋。”

  这一晚,刘备忽软忽硬,高览被折腾的欲哭无泪,500精骑又被刘备收缴了武器,最后,在刘备连哄带诈的情况下,高览尽吐所知。

  天亮,刘备召集诸将宣布高览带来的消息,与此同时,曹操派遣的人员也送来了详细情报。

  “袁绍想和我争夺青州?”刘备冷冷地笑着:“南皮城与平原城相隔30公里,若是袁谭出其不意出兵平原,打着盟主任命的旗号实施占领,平原很容易失守。

  好在几年前我们就开始迁移百姓进入乐安,平原也一直是我们青州的战场,黄巾在平原祸害许久,百业凋零,田地荒芜。当初我们逼黄巾入平原,原因就在于平原难守。袁谭入平原,平原我还有一张牌:于毒。

  元直,立即派轻骑通过颍川回青州,告诉子正(沮授),利用于毒将军骚扰袁谭,命令俊义(张郃)表面上不要与袁谭纠缠,动员碣石的南公牛部族,做好出战准备,一切等我回青州后再说。

  鲍信已回泰山,田畴就可以抽身了,命令他迅速赶赴琅邪郡,接应我军回青州。”

  徐庶忧虑地说:“主公,我军有五千骑兵,一万步卒,每日所费粮草无数。从虎牢出来的时候,我军所携粮草不多,主公必须马上决定何去何从,找见粮草供应,否则的话,军心必乱。”

  刘备赞同地点头,吩咐道:“唤韩当来,孙坚曾收我铠甲兵器,如今也该是他回报的机会了。等我军从孙坚那里接到粮草供应,立刻穿越颖川,向陈留进发。”

  韩当此来,是有求于刘备,经过汝水之战后,孙坚对这青州派遣的500运送辎重的士兵赞不绝口,迟迟不愿放回他们回去。故此派遣韩当,正式向刘备提出请求,要求把这500士兵划拨给自己——没有青州的命令,这500士兵虽然无法回家,但也不愿出战。

  “不行”,刘备摇头拒绝道:“青州兵服役是有年限的,他们的服役期任何人无权变更。我虽然执掌青州,但也不能强求属下百姓变更服役对象和服役年限。除非……”

  韩当本已绝望,听到事情有转机,喜问:“除非什么?”

  “除非你们也按照规定,在他们服役期满后,准许他们除役回乡。还有,你我双方必须结成盟友,签订一个协议——《守望互助协议》,这样的话,我可以对元老院交待说:他们在盟友那里服役,等同于在青州服役。元老院可以因此保留他们的田产和爵位,他们在你们那里获得的功勋,也等同于青州功勋。

  不过,青州可以给他们同等勋位,却不能给予他们每月的勋位津贴。请你们在他们退役后,给予一定的补偿。

  如果孙文台愿意满足这些条件,我可以下令他们转归文台兄,听文台的调遣,否则,我不敢答应你们这件事。”

  韩当沉吟良久,问:“如果签订《守望互助协议》,是不是我们招多少青州兵都可以?”

  刘备答:“也不行,你们的招兵计划必须上报青州元老院,然后经元老院审核,批给你们在各郡县具体征召的名额,然后你们可以根据名额,在各郡县招兵,基本上,批多少名额,你们可以招多少兵。”

  韩当犹豫着说:“此事事大,我不能做主,可否让我回报我家主公,由主公定夺?”

  刘备坦然道:“实不瞒你,青州刺史焦和突然在袁绍营中病逝,车骑新任的青州刺史是袁谭,据说袁谭已领军占领平原,我需立刻赶回青州,可惜,我军粮草匮乏,此地也不是久留之地。若文台兄愿意供给我粮草,我将引军向文台兄靠拢。否则,我军将穿越阳城山,到颖川孔伷那里就食。”

  韩当慨然道:“我军粮草全由后将军袁术供应,虽然不多,可让玄德公吃饱没问题,淮南本身就是大粮仓,玄德公一万余人,岂能不够。”

  “好,传令下去,全军拔营,前往轘辕关。”

  韩当吃了一惊,不是说向孙坚靠拢吗,怎么要兵发轘辕关。那不是徐荣过去驻扎的地方吗?去哪儿干吗?

  刘备解释说:“我看徐荣与我交锋时,全是骑兵上阵,他刚从轘辕关移兵偃师,草料不可能全部搬运完毕。凉州将领李蒙,无用之人也。我军绕阳城山,太室山走,突然自少室山而出,夺取轘辕关不成问题。轘辕关失陷,太谷守军必然动摇,文台兄可急进攻取太谷,我与文台在太谷会合。”

  韩当明了,立刻飞马回报孙坚。

  徐庶发布全军开拔的号令后,赶来询问刘备:“主公,那高览如何处置?”

  “高览吗?唤他上来”

  刘备微笑着迎接倍受摧残的高览,那满脸地欢笑,到让高览不住地打哆嗦。

  “高将军,这五百精骑可是车骑将军的心肝宝贝,你自作主张把他们送给了我,如何回去见袁本初呢?再说了,你感于义愤,把车骑对付我的阴谋泄漏给我,你回去如何与袁绍相处?不如——”刘备拖长了声音,等待高览的答复。

  高览气极败坏,急辨道:“玄德公,我哪里是自作主张把五百精骑送予你,我哪里是感于义愤把车骑将军的计谋泄漏给你,分明是……”

  刘备打断高览的话,说:“看来,高将军还以为自己能回袁本初那里,袁本初为人,睚眦必报。你走后,我若如此宣传你,不知袁绍是否有耐心调查清楚?”

  高览哑口无言。

  刘备继续劝解道:“如今,车骑锋芒正盛,天下之大,你也只有跟我走了。若是在我这里干,你最好照我说的宣传自己,否则,你毫无功劳,怎么和我的部将们相处,我怎么能够把那500精骑再交给你统领?”

  高览悻悻地说:“原来,不管我在不在你这里干,都需按照你的说法,说我自己?”

  刘备拍着高览的肩膀,宽容地说:“要叫主公,今后你必须称呼我主公。来,叫一次我听听。不管怎么说,我对待部下比袁绍要好,跟我干,不会亏待你。”

  高览吹胡子瞪眼半晌,心不甘情不愿的低低唤了声:“主公”。

  刘备心花怒放,也不介意高览的态度,命令道:“去,立即整顿队伍,我军马上行动,兵出阳城山。”

  徐庶看着高览的背影,问:“让他统领500精骑,不怕他带兵逃跑?”

  刘备淡笑着,答:“那500名骑兵,若是打散了编入我们的队伍,也许他们会乘机溜走,然而,由他们的原统领高览继续管辖,他们不知道具体情况,一定不敢异动。天下,还有比我们待士兵更好的地方吗?等到他们享受到了功勋之士的待遇,撵他们,他们都不会走。

  高览么,现在犹豫未定,他怕车骑,也怕我们无法回青州,只是现在没有一个更好的主子投靠,等到他看到希望,士兵们也开始对我们归心,那时,我才不怕他跑路。”

  “略有收获呀”,刘备感慨道。

  颜良、文丑、张郃、高览是河北最著名的四猛将,号称“四庭柱”。高览在官渡之战时,曾与许褚大战过若干回合,不分胜负,也算是一员超水准的准一流武将。500精骑吗,虽然比不上近卫军团,雷骑狼骑,然而能够削弱袁绍的实力,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天下万事,以人为本,虽然受到袁绍的逼迫,丢失了一些军械,然而能够绑架了高览,也算是略有补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