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家底

商业三国 赤虎 6924 2005.04.25 15:45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三节 家底

  广饶城中,青州别驾官署,徐庶与刘备围着一张小方桌,面对面而坐。刘宙插手侍立在徐庶身后,跟刘备身后侍立的刘浑挤眉弄眼。右军师沮授、青州军务都督田畴、别驾署主薄简雍陪坐在刘备两侧。

  刘备抬眼,上下仔细的打量着徐庶,而徐庶毫不回避的迎着刘备的目光,身体挺的笔直。良久,刘备方才满意的点点头,收回了目光。

  “元直能来我处,我心甚慰。”刘备端起了热茶,举手示意徐庶同饮:“自子泰(田畴)分管青州军务以后,我常感身边缺一名参赞,元直来得正好,可愿屈就参军一职,帮我参赞军务?”

  一路行来,徐庶早有计较,刘备话音刚落,马上接口说:“明公所命,庶敢不尊奉!”

  刘备大喜,跳了起来,拉住徐庶之手,连连摇晃:“元直既愿意归我,备甚为欣喜,宪和(简雍),马上书写命令,发布全州。”

  感染了刘备的喜悦心情,沮授、田畴、简雍纷纷上前,欢迎徐庶的加入。

  三国时代,若是排出前十名的军师,徐庶绝对算一个。沮授年纪渐大,有这样一个新锐加入,正好接上了人才的断档,众人如何不喜?

  等喧嚣平静,徐庶略一拱手,改了称呼,说:“主公,庶有三事不明,还望主公解惑。庶出身寒门,名声不彰,主公何以肯出手解救在下,还要将重任交托于我。此其一也。”

  刘备淡淡一笑,答:“元直聪慧之名,备早听长文(陈群)、荀彧说过。自我治理青州以来,常恨人才缺乏。若干腐儒,吟得几首诗,做的几篇好文章,便自以为天下大才。不通数理,不通财政,便要想治理天下,我却看不起他们。我手下,都是干实事的人,这些人,才是天下大才。”

  掰着手指,刘备细数手下的人才:“子正(沮授),符皓(田丰)擅长筹划,我委之以军师之职;长文(陈群)、子尼(国渊)擅长内政,我委之以郡县之治;子正做事精细,编练军队、后勤补给,可尽交他手。至于统军作战,大将之才,我手下胜任者无数。元直聪慧却又不迂腐,正是我喜欢的人才,若肯就任参军一职,我刘备再也不缺人手了。嚯嚯嚯嚯……”

  刘备说完,仰头长笑,状甚欢悦。

  徐庶再一拱手,说:“庶处事鲁莽冲动,而且,据我所知,玄德公军制不同于他人。庶对平常军务尚且不清,如何能胜任参军一职。主公如此放心委派在下,庶不解二也。”

  刘备颇为赞赏的点点头:“聪慧却不迂腐,再加上敢于审视自己,处事清醒,正是参军的好人选。不通军务,何难之有?我刘备也不是生来就通军务的,回头,我叫人送上兵书一本,元直读一读,就行了。这本兵书,是我在这五年里所作,编录了青州出云兵制,还望元直指正。”

  汉代,还没有印书坊,书籍的传播,大多是世家子弟雇人抄录。尤其是兵书战策,各朝各代看管甚紧。除了皇家典藏外,只有世代公卿将领家,密密珍藏。而青州出云这几年刊印的书籍,在严格的军管之下,流传外地的很少。徐庶不曾接触过兵书,但以徐庶的学习能力,这本只在高级军官学校讲授的书籍,到了他手里,几个月功夫,他就会明了青州兵制。

  放下这一话题,徐庶突兀的问道:“主公对天下大事,如何看法?”

  刘备淡然一笑,问:“元直对广绕这座城池如何看法?”

  “庶深感震惊”徐庶简洁的答道:“筑城之法竟然精妙如此?层层叠叠,巍巍壮观。外城墙高7丈(15米),城上还有二迭城。第一层城墙已经够高了,二迭城的城墙在第一层城墙上耸立,即使敌军攀爬而上,攻下了第一层城墙,二迭城居高临下还可以打击攀爬而上的少数敌军。城临清河而建,地下水位甚浅,敌军不可能挖地道攻击。援军反而可以逆水而上,攻击围城士兵,如此坚城,十倍难下。”

  沮授的一的补充说:“不仅如此,城外,外八乡各有妙用,西侧两乡窑场,一旦战事发生,随时可以改为兵营。北两乡通乐安,为我军粮仓,敌军想要围困广绕,不拿下北两乡,绝不可能,但要进攻北两乡,就要防备广绕城和乐安守军的前后夹击。

  南两乡通琅邪,是我军纺织基地和船运入口,一旦发生战事,我援军可逆清水河、淄河而上,沿河打击敌军。东两乡,是我军战马和养殖基地,东侧靠海,随时可以支援我军战斗。

  这外八乡是我广绕屏护,只要八乡俱全,攻下我广绕,十倍敌军那够?”

  徐庶眯着眼睛,一字一句的问:“广绕强则强矣,然,龚州牧已去,主公何以自处?”

  青州官吏闻言,微微的笑着。刘备用指头敲着桌子,嘟嘟声中,面无表情的回答:“此地,是龚州牧酬谢我救援青州功劳,划给我的养兵之地。广绕八乡及城内居民,皆是我的战俘和退役兵士组成,当然,还有一些归附我的乡农。此地,是我的产业,地契在我的手中,它又在齐国郡境内,既是我不当青州别驾、齐国相,谁也拿不走我的广绕城。”

  徐庶恍然,欣喜道:“立足之地稳固,基业雄厚,我等退可以守也。主公对天下大势如何看法?”

  刘备飞快的瞥了一眼徐庶,答:“备自受龚使君所命,署理青州以来,操兵演武,退,欲使青州战火縻息,进,欲使天下承平,我大汉基业稳固,百姓安居乐业。若圣上召唤,我当为大汉扫平天下匪患。”

  徐庶试探的说:“汉之政,糜烂久也。庶所看重的是玄德公治理青州之才,若天下皆如青州百姓般富足安乐,我大汉或有新希望。玄德公身为汉室宗亲,难道不想将青州之政,广及天下之人吗?”

  沮授冷冷的打断徐庶的话:“元直,你太冲动了。这第三问你已设计多个方面,我替主公做主,我们就此打住。”

  田畴急忙圆场说:“天下大事,皆出自朝廷意旨,我家主公身为汉室宗亲,处事当为朝廷考虑。元直,这件事就此了结吧。”

  徐庶恭身向沮、田两位施礼:“谨受教。”

  回转身来,徐庶再向刘备深施一礼:“玄德公不以庶鲁莽,我愿听从玄德公召唤。”

  刘备仰头长笑,站起身来,拉住徐庶的手,连连摇晃说:“元直肯来帮我,如此,军中事务我就安心了,嚯嚯嚯嚯……,来来来,我们去喝上一杯,庆贺一下”。

  众人纷纷站起身来,与徐庶重新见礼,谈笑着。参军一职虽然官不大,但却是主公亲随。上一任参军田畴,现在是青州大都督、武将之首,全权负责青州防务。这样的官职,即使是两位军师,也不敢小觑。

  正在此时,田畴一皱眉,厉声冲门外呵斥:“何人在门外喧哗?”

  屋内,顿时鸦雀无声。门响出,一名卫士进来,恭身施礼:“军情急报,我等正在商议,是否该此时呈递大人。”

  “是平原急报吗?”刘备微笑着问:“孩儿们打了胜仗了,好啊。”

  卫士摇头,恢复说:“启禀城主,是洛阳和泰山急报。”

  “泰山急报?嗯,骑都尉鲍信,正奉大将军何进差遣,在泰山募兵。泰山军情么,不过是鲍信遇盗匪袭击,请求我们出兵帮助,不急。洛阳?洛阳会有什么军情?”刘备摇着头,稍一沉思,大惊失色。一迭声的喊道:“快传,快传。”

  果然,这封青州商社转来的密信,报告了一个糟糕的消息:“灵帝驾崩,上军校尉蹇硕秘不发丧,矫诏召大将军何进,入皇宫领受皇帝遗命。何进匆匆入宫,甫至宫门,正与蹇硕的军中司马潘隐相遇。何进与潘隐本系故交,潘隐举手暗示何进休入皇宫。何进于是慌忙退归家中,潘隐随后跟来,向大将军报告:‘御驾已崩,蹇硕欲杀将军,迎立皇子协为帝!’目前,何进正引兵屯扎百郡邸。”

  汉时,各郡国在京师皆置官邸,相当于现在的驻京办事处。京师总邸,叫作百郡邸。何进屯兵百郡邸,外戚与宦官那场血淋淋的战斗,正式拉开了帷幕。这场争斗的结果,是鹬蚌相争,鱼翁得利。手握重兵的诸侯进了京,掌握了最高权力。

  随手将急报递给沮授传阅,刘备缓缓的说:“看来,我们的策略要调整了。”

  沮授看完急报,转手递给田畴,冲卫士喊道:“拿地图来。”

  在沉闷的气氛中,大家一一传阅了洛阳急报。卫士们摆上了地图,首先看完急报的沮授田畴,已和刘备围拢在地图边,沉思着。

  “可否召回左军师田大人?”简雍凑近刘备身边,建议。

  沮授断然否决:“不可,符皓才代替我到出云为相,骤然召回,不妥。再说,此时此刻,正需要稳定出云。”

  刘备敲打着地图上碣石的位置,沉思着。田畴急急补充说:“不错,碣石是我们青州与出云连接的唯一陆地通道,此刻,必须力保碣石。”

  沮授建议:“让碣石城守勃尔斤替换张郃。”

  “也不妥,公牛南部族还需要勃尔斤统领,此刻,我们需要的是加强碣石守卫,调张郃去碣石后,勃尔斤也不能走。”刘备扫视着身边几人,一咬牙,下了决心:“浑儿,你在军校学了五年,又跟幼安(管宁)老先生学了治国之道。现在,三韩地界战乱基本平息,你去,为我展示一下治国之术。还有,明年,你再为我准备好6个军团,随时准备听我的召唤。”

  刘浑立正,行军礼:“必不负义父所望。”

  沮授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没有说话。徐庶正好观察到这一细节,不过,自己初来乍到,不便参与,只好保持沉默。

  刘备再一指刘宙,吩咐说:“你去,到白狼石堡,替换回你三叔翼德,告诉你三叔,中原有仗可打,让他速速把青州第七军团带回来。”

  田畴询问:“乐文谦是否也要调回?”

  沮授叹息一声:“真不是时候呀,若我们再有两年时间,把泰山铁矿场建成,泰山郡将牢牢握在我们手中,现在我们离开泰山,只会便宜了后继者。”

  “那就不离开”,刘备目视着地图,坚决的回答:“五年来,我们与泰山郡互市互惠,支援了泰山不少钱粮。泰山,是青州平原上唯一的山区,居高临下俯视我青州大地,决不能让它落入盗匪手里。

  子泰,快传令,追回(关)云长所带的第八军团,命令云长以9、10两个军团之力,剿灭平原盗匪。问问云长,时间过了一个多月,怎么还没结束战斗。”

  田畴回答:“我看快结束了。五年围困,平原黄巾已无战力。多年来,他们的士卒靠每年冬季,私下里为我们修渠修路,出卖劳力换取食物,苟延残喘。我军一到,倒戈者纷纷。云长此时没有消息,可能是在整编黄巾,我看,可以从云长哪儿调回2个军团。”

  沮授询问:“主公是想泰山吗?那,从云长处调回一个军团,足够了”。

  刘备奸笑着:“知我者,子泰也。”

  沮授手捋着胡须,嘿嘿的笑着:“五年来,朝廷没有诏命,我等虽然出兵泰山剿匪,但泰山政务却从不插手。如今,有了骑都尉鲍信这封求救信,主公正好可以挥军直入泰山。嘿,今年底,青州学府第一批文院学生正好毕业,就让他们到泰山郡锻炼一下。”

  徐庶疑问重重,正好插嘴说:“主公,青州现有兵力多少?战力如何?为何战事一起,要从平原战场抽兵?”

  刘备微笑着,解释说:“元直,你用了一个月,从平原走到了广绕,沿途的吏治已经观察了吧。”

  徐庶答:“不错,我沿途看到,青州百姓三五成群,行走之间,均暗合队列行伍。此刻正是四月夏,农闲季节,若青州兵力不足,不如把乡野之间的农夫招集起来。我相信,只要发给他们兵器,这些农夫就是很好的士兵。何必要仓促从战场抽兵呢?”

  田畴急忙解释说:“元直,你不知道,在青州,参军当兵是一种荣誉,也是一种职业。军人家属要享受减税,战场所获,主公只取三成,其余战利品归士兵自己。这种荣誉,我们不会轻易赐予平民。平民当兵,需要从小训练,学习文化,自觉缴纳税收。然后,再与功民之子竞争士兵的位置。

  而平民一旦当兵,退役后就可获得功民身份,可以成为职业佣兵,保护商队;也可以进入乡民卫队,负责当地治安。还可以进入公民学堂,学习知识,毕业后由地方乡老推举,成为地方官员。另外,士兵退役时,可获得退役军人会所发给的一笔退役金,也可以自己买地耕作,开坊从商。所以,平民从军,是影响到财政的大事,非万不得已,决不为也”。

  徐庶接着问:“那主公想带一个军团去泰山剿匪吗?一个军团多少人?青州共有几个军团?”

  刘备点点头:“好,元直既接任参军一职,军务的事越早了解越好,子泰,你来向元直解释一下,我和军师再研究研究。”

  随即,刘备和沮授比划着地图,低声的嘀咕起来。简雍在旁,用笔记录着。

  田畴一指刘浑和刘宙,说:“你们两个,快去收拾行装,向主母告别,等待我的命令。”

  说完,伸手拉着徐庶,走到一边,低声说:“走,我们到旁边说话。”

  “青州,共有11个军团,其中,战力最强的是近卫军团和青州第一第二迅驰军团,目前,第一第二迅驰军团在泰山郡平阴城驻扎,有乐进乐文谦统领,负责扎紧泰山盗匪流窜的口袋。

  第三第四军团战力稍弱,目前在琅邪东武驻扎,由管亥管炳元统领。负责防止东海盗匪窜入青州作乱。不过,第三第四军团战力虽弱,但战力最强的第一第二迅驰军团是由管炳元一手训练,所以,第三第四军团在琅邪与东海盗匪战斗三年有余,战力也不可小觑。

  第五军团是炮兵团,配备100门霹雳石炮,200架三弓床弩,是属于攻城军团。每十人操一石炮,每五人操一床弩。另有1500名辅助人员。

  第六军团是辅助军团,我们叫工兵军团,主要负责战具维护、修理以及战场医护。

  第七、八、九、十军团是新成立的军团,训练不足三年。如今,第七军团正在白狼练兵,由张飞张翼德将军统领。八、九、十军团随关羽关云长将军出兵平原。

  2000人的近卫军团是主公亲卫,目前由太史慈将军统领,正驻扎在广绕。

  至于一般军团人员配置,每个军团总共3500人,分为1000名长矛兵,1000格斗兵,1000弓兵,500名左右的尉官、伙夫、鼓手、军号手等等。

  ……”

  田畴的解释,不久就被刘备的声音打断:“子泰,元直,我们商议已定,你俩来看看,有什么补充。”

  围拢在地图旁边,刘备指点着,吩咐说:“我决定,第八军团回防广绕。另外,乐安功民1队2队经历过博昌会战,是由经验的战士,现在论功行赏,升格为青州第11、12军团,回防广绕。

  临淄守军(龚景家丁),几经战事,也算是老兵,升格为青州第13、14、15军团,以东莱之地20万亩,辽西白狼之地30万亩,向龚使君后人换取临淄守军1万2千人。

  命令:平原战事平息后,黄巾士兵汰弱选强,编成青州第16、17军团,立即开始整训。

  命令:青州第13、14、15军团(临淄守军)立即开始整编,一个月后,随近卫军团、第五军团开赴泰山剿匪。

  命令:征召天马部族骑兵3000,出云第5、第六军团,迅速增援平阴乐进守军。

  命令:三韩增派3500守军,随张合增援碣石。”

  田畴低头打量着地图,问:“主公,原先答应的是平原黄巾编为4个军团,现在只给他们两个军团编制,恐怕不妥。”

  徐庶也急忙附和说:“青徐黄巾为天下黄巾战力之最,青州兵闻名远近。而青徐黄巾都在泰山、平原两郡,几经战斗,活下来的都是勇悍之人,只留下7000人,恐怕日后会再次造反。”

  刘备讥笑着说:“青徐黄巾虽号称百万,但几年来,我们不断压缩他们的活动区域,我看,有15万士兵就不错了。按照我们的挑选标准,平原郡挑出一万士兵,已经很不容易了。泰山郡再挑2万,这已经到了五中取一的比例,够高了。再说,如果我们扩军太多,经济上承受不了。告诉于毒,我们可以为他保留四个军团,但两个军团我们养活,另两个军团,他自己负责发薪,发甲胄兵器。”

  田畴点头答应:“也好,平原黄巾虽然战力勘用,但劫掠成性,压缩他的人手,让这些人务农务工,明年,平原郡将是我们的又一个粮仓。”

  徐庶主动请缨:“主公,庶初来此处,不同军务,愿和子泰一起,编练平原军队。通过这番编练,我可以熟悉青州军务。”

  刘备点头赞赏:“好啊,通过自己的手,整训一次队伍,从小处见大处,一定会对青州军制了如指掌。元直,期待着你成为我的左膀右臂。”

  抬起头来,目视着诸将,刘备朗声说:“诸位,我们曾经以两个军团,外加雷骑狼骑2000人,击溃了20万青徐黄巾主力。如今,我以五个军团之力,压向泰山,此战,我军必胜。告诉将士们,追随我,去获得自己的功勋。”

  中平六年五月,何太后派人召大将军何进入宫。何进详细问明情况,方敢驰入。原来:灵帝长子辩,为何太后所生,轻佻无仪,灵帝意欲舍嫡立庶,又恐何太后与兄长何进有怨言。上军校尉蹇硕,为灵帝所亲信,早已窥透上意,灵帝病竟不起,自知顾命难宣,没奈何与蹇硕密商,叫他拥护次子。

  灵帝死后,蹇硕欲先诛杀何进,然后立皇次子协,偏又为潘隐所败露,不能逞谋,只好听命何太后,立皇长子辩为嗣主。何进问明原委,放胆入宫,奉皇子辩即位,尊何后为皇太后。

  当时,刘辩年才14,不能亲政,遂由何太后垂帘临朝,大赦天下,年号改为光熹。自灵帝架崩到刘辩登基,20天之久,灵帝仍未发丧。灵柩停在宫中,夏日了恶臭四溢,洛阳之人经过皇宫,均掩鼻而行。可怜,生前搜刮无数的灵帝,死后获得这样待遇……

  与此同时,青州大军整训完毕,在刘备的亲自统领下,响应骑都尉鲍信的呼救,进入泰山剿匪。随行大将太史慈、张飞、管亥、侍卫长叶天、侍卫长厉尉,各统一个军团,以青州前所未有的强大阵容,杀进泰山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