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节 战火

商业三国 赤虎 5999 2008.09.24 16:30

    ps:我准备开新书了,请大家投票选择新书的历史背景,谢谢!

  第六十八节战火

  六月中,随着刘备占领冀州全境,北方的战火似乎短暂地平熄下来。入境兖州的黄巾军在徐荣的打击下,大部分归降曹操,小部分渡河回逃。由于黑山军老巢已被刘备占领,残余黄巾军在眭固带领下,投降上党太守张扬,与此同时,南方战火却熊熊燃烧起来。

  先是荆州长沙太守张羡反叛,而后,南阳再起叛乱,盗匪首领毛都纠合流民5万,号称30万,在南阳四处掠食。酇、邓、新野、义阳、平春五县烽火四起。

  接着,徐州也开始动荡不安,下邳豪强阙宣聚众数千人,自称天子,起兵反叛朝廷。

  南阳是刘秀发迹之地,达官贵人历代多有,境内户口百余万,财富充溢。可是正是豪强无节制的兼并土地,使南阳百姓生活最为穷困。黄巾最初起事时,南阳黄巾兵力最雄厚,经过皇甫嵩的镇压,叛乱才熄。而后袁术骄纵奢淫,贪取无厌,弄得百姓怨声载道。由于袁术在全力争夺荆州,他抽调了部分南阳兵力,故此,南阳叛乱死灰复燃。

  不过,这些叛乱与黄巾军已无丝毫关系,他们甚至连“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旗号都不打,赤裸裸地直接自称为天子。但当时的朝廷懒得分辨——反正都是要颠覆政权,把他们继续称为“黄巾盗匪”,没错。

  “这世道真是乱了”刘备在邺城接获消息,连声叹息:“聚众几千人,就敢自称天子。百姓想做皇帝,竟到了如此不自量力的地步?”

  田丰此刻已至邺城,接手大都督府筹备工作,听到刘备的感慨,建议道:“主公,我们货物外销的主要通路是徐州,下邳动乱,商路不畅,今年的税收就会有损失。我们可否询问一下陶谦、刘表,表示我军愿意帮助平叛之意。”

  田畴提醒道:“冀州才定,官员才安排下去不久,各地乡民警卫队(治安警)尚未完全组建,武馆、学舍正在筹备,司法官才有部分到位,郡县元老正在推举,户籍统计还未完成。我们那有余力帮助陶谦、刘表?”

  刘备微笑着点点田丰,道:“符皓,做了几年大相国,你还是那么耿直,不通事故。我军兼并冀州,南方诸雄正心怀恐惧,你要求南下剿匪,我看陶谦或许会犹豫一下再拒绝,刘表嘛,想都不会想。”

  新任大都督府侍郎郭图谄笑着附和说:“是呀,主公说得对,我们尚未与伯圭(公孙瓒)商量好分管事宜,还是等伯圭回信后,再定下一步计划。”

  侍郎辛评建议道:“主公,依我看,我们还是把精锐之士抽调出来,别为一军,让他们结束休整。另外,还需整理军备物资,做好应变准备。”

  此前不久,河间郡守赵浮、渤海正负郡守耿武关纯、清河郡守程涣前往陈留迎接韩馥,本想着不管怎么说,他们为韩馥保住了三分之一冀州,在刘备的羽翼下,他们完全可以快乐生活,没想到韩馥已经自杀。赵浮等人大哭而回,在邺城呆了几天,看不惯新降的郭图等人嘴脸,各回各郡作自己的太平郡守。

  刘备也甚不齿辛评等人的为人,作为韩馥心腹,是他们先暗地与袁绍私通,再联手倒向袁绍,逼迫自己的主公韩馥让州。而历史上,辛评、郭图、荀谌等人又投降曹操,是些十足小人。然而,这个小人揣测别人的阴暗心理倒很老道。

  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刘备点头赞赏:“命令第二军团(张飞军团)结束休整,进入戒备状态;命令雷骑狼骑军团进驻河间郡,填补张郃走后的空白;命令近卫军团做好出战准备;命令第一军团(关羽军团)自东莱移防,进驻广饶;命令第四军团集结,三个师团全部进入泰山;命令第五军团全军进驻济南郡,监控平原动向;命令第三军团注意兖州动向,小心戒备。”

  郭图等侍郎立刻开始忙着书写命令,田丰召唤来传令兵,分配着任务。田畴看着忙乱的众人,烦恼地说:“主公,冀州诸事繁杂,我一人实在忙不过来,你给几个人吧。”

  目前,刘备的四大军师,右都督沮绶在广饶主持日常军务,徐庶正在向邺城赶来,接受后都督的任命,前都督田畴正忙着组建冀州各郡县乡民警卫队,各个忙得四脚朝天,只有袁绍旧臣是一堆闲人。故此,田畴的话,让他们眼前一亮。

  刘备不想直接指派,遂问:“子泰,你想要何人帮忙?”

  “都尉(青州乡民警卫队统领)高览目前闲着没事,让他来如何?”

  “元直(徐庶)来邺城,泰山空虚,我正想把他派往泰山,子泰让他来,泰山何人可往?”

  “黄汉升(黄忠)首入邺城,论功当为校官,派他去如何?”

  “也是,那高览之职,谁来接任?”

  “主公汝南收纳的将领陈到陈叔至,已在军校学习一年,可命令他一边学习,一边兼领都尉之职。”

  刘备沉默片刻,点头赞同。让高览担任无关紧要的都尉一职,就是担心他与袁绍串通,如今袁绍已灭,再让这个河北四庭柱之一的大将任职都尉,已不合适了。

  “符皓(田丰),你的意思呢?”刘备征询道。

  “黄忠黄汉升嘛,我接触过,为人稳重,弓马娴熟,邺城城下救援典韦一事,可以看出此人胆大心细,独镇一方,可也。高览,我没接触过,不过子泰看人眼光不错没,即然主公也认可,我没意见。”田丰回答。

  青州军制:督不领军,将不调兵。这意思是说:调动军队的权力在督军,但督军不能亲自带兵,带兵的是将领,但将领无权调动军队。高览到冀州,在田畴手下工作,这意味着他成了冀州首席大将。高览,这个在袁绍手下只是个骑督的小人物,竟然爬到了这么高的位子,让袁绍旧臣大跌眼镜,不能不感慨世事无常啊。

  接下来的几天,刘备等人眼花缭乱地看着南方军情的变化。

  先是陶谦集结军队,扑向了下邳阙宣。接着,刘表发了狠心,兵发六路,分头攻打酇、邓、新野、义阳、平春五县和长沙郡。战火似乎有越烧越大的趋势。然而,形势却急转而下。下邳阙宣被陶谦轻易打败。南阳黄巾军一触即溃,掉头北上。

  而袁术争夺荆州不利,也意图染指兖州,遂给黄巾让出了道路。黄巾北上后,攻取陈国,袭扰陈留。兖州刺史刘岱迎战,兵败身死。黄巾随后退据颖阳,带众十数万,壁垒连结,一难百应,看似不可轻侮。不久,曹操借打击颖阳黄巾的名义,顺利进入陈留郡,并接受陈留太守张邈、泰山相鲍信推举(泰山郡属于兖州,黄忠当时未及赶到泰山),正式成为兖州刺史。

  紧接着,曹操进占豫州颖川郡,颖阳黄巾一触即降。可笑袁术本打算祸水东移,没想到黄巾挟裹着南阳十余万百姓便宜了曹操。没有青壮劳力的南阳郡,怎还有活力?

  曹操战胜颖阳黄巾后,下邳阙宣也在陶谦的打击下殒命。好笑阙宣称帝不久,仅在荒野中做了30多天皇帝,身死族灭。整个南方的战火在七月中旬,以曹操为最后的得益者而告终。

  黄巾攻破陈国后,自称“辅汉大将军”的陈国国王刘宠国灭身亡,汉室最后一个宗室国王在风雨飘摇中消失,此后,汉朝廷再也没有任命新王,刘氏的统治地位摇摇欲坠。

  关于下邳阙宣,《三国志》的作者陈寿曾捏造说陶谦与其“合从”,但那只是一个谎言,陶谦贵为一州之牧,带甲十万,怎么会与一个只有几千人马的草寇结盟?《资治通鉴》的作者、大史学家司马光就不信这话,指出:“谦据徐州,托义勤王,何藉阙宣数千之众,而与之合从?”

  阙宣从造反到战败被杀,前后不到一个月,在徐州也未引起涟漪,正说明陶谦的全力扑杀。而南阳黄巾转战千里,也反映了刘表只想以邻为壑的用心。

  整个南方的战火在七月中旬熄灭,不等刘备明白过来其中究竟,北方战火再度燃起。此时的汉廷就像一个大火yao桶,处处冒烟。

  七月初,幽州刘虞原部属,护乌丸(乌恒)校尉鲜于辅在白檀(今密云)起兵发难,宣布为刘虞复仇。鲜于辅与刘虞的儿子刘和统帅刘府家丁8000人,并招聚乌丸骑兵数万人,于潞县北大破公孙瓒所任命的渔阳太守邹丹。这一胜利鼓舞了公孙瓒的反对者,幽州兵变随即此起彼伏。而鲜于辅则调转兵锋,直攻蓟县。

  公孙瓒刚派遣他所任命的冀州牧田楷去接收唐郡,受到鲜于辅攻击后,来不及调回田楷军队,仓促引兵出击,与鲜于辅对峙于蓟县北侧的鲍丘。

  于此同时,并州方向也开始不稳,张扬部将杨丑带兵增援了魏郡与上党郡交界的涉县,并开始在上党郡征兵。

  此前,张扬接获曹操的信函,提醒他注意刘备的威胁,然而张扬漫不经心。不久,张郃的碣石兵团突入并州北方,占领雁门郡、新兴郡,并继续挺进太原郡,前锋已至晋阳城下。雁门、新兴,太原三郡都属于边地,常年受异族劫掠,当时与朔方郡一起,已被汉廷放弃,当地已无官员管理。这三郡民风剽悍,历来被汉廷视为难治之地。言必称利的刘备拿下这穷鄙三郡,要说只是为了发善心,收养这三地百姓,谁相信?

  张扬这才认真起来,召集谋士商量对策,众人唯苦笑以对。

  青州兵连年征战,凶悍异常,而上党兵懈怠多日,怎能是勇悍的青州兵的对手,并州此时就是想反抗也力不从心。

  正发愁之际,探马报告:在司隶的平阳郡发现一支青州兵的行踪。众人大恐,这分明是三面夹击的态势,刘备真要对上党郡动手了?

  张扬随即暴怒,宣布在上党郡征发军士,准备拼个鱼死网破。此外,仗着与卢植有交情,他致信卢植,责问青州兵三面合围,意图何在?

  当然,明知卢植在洛阳,张扬却把信投送到了邺城,送交刘备之手。

  刘备接到信件,明白张扬的意思,淡然一笑,当着使者面打开信件阅读,随后亲自执笔代老师回信,大意是:有消息称,左匈奴所部在洛阳劫掠了大汉仕女,青州主母黄莺与故张司空之女嫣儿,蔡邕之女昭姬(蔡文姬)相厚,想去并州询问一下她们的下落,那些青州兵,只是为主母探路而已。

  “探查一下平阳郡,我不记得向那里派出了军队。张郃在并州层层推进,本是为了求稳,这股在平阳郡突然出现的队伍,暴露了我军的战略意图,查一下,是谁擅自调兵,还是有人冒充青州兵。”刘备送走信使后,恼羞成怒,立刻下令彻查。

  “青州兵不好冒充”,田丰回答:“搞不好,真有人擅自调兵?”

  青州兵特殊的军制决定了它特殊的行军队列,曹操的军队虽然采用了类似的军制,但青州兵特殊的板式硬铠、军刀、徽记、头盔以及盔缨,让所有企图冒充它的人望而生畏——先不说能否买到这些装备,即使能买到,全套装备下来,那也是个天文数字。

  “第三军团水师在巡逻黄河,让他们派出一支军队前往洛阳,然后向平阳郡搜索前进,另外,探查一下谷城军队的情况,主公,如今冀州已定,可否打着为谷城调配冬衣的名义增兵。”徐庶建议。

  见到徐庶发言,刘备豁然想起黄忠:“黄汉升是否到了泰山,元直,我们可否能稳住泰山。”

  徐庶胸有成竹,答:“主公放心,泰山郡南部经过子泰(田畴)经营多年,自去年起,泰山北部官员皆出自青州选任,鲍信手下大将刘辟龚都还在广饶,准备参加农牧节,裴元绍现在主管泰山军事,我已经交待他了,黄忠一到,即可接任。再者说,泰山军团尉官都是青州军校毕业的,我军军号一吹,鲍信拉不走一兵一卒。”

  刘备慨叹道:“鲍信,直人也!一辈子认准一个朋友,不弃不离。他推举曹操为兖州牧,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泰山郡对青州太重要了,中原目前最大的钢铁基地(牟县)在那里,齐鲁大地上唯一的高山也在那里,失去泰山郡,青州的西面就敞开了大门,敌军退,可隐蔽在群山里;进,可不断骚扰青州。因此,不管谁当兖州牧,泰山郡必须掌握在我们手里。一直一来,我都派一位军师驻防该地,正为防范意外。”

  田丰微笑着说:“鲍信为朋友,太过心急了。他急急推荐曹操,恐怕是担心我们推荐他担任兖州牧,那样一来,曹操就没有出头之日了。”

  刘备看了看屋内,此刻只有二田与徐庶三位军师在身边。刘备松了口气,叮嘱道:“此话,不足以对外人道也。”

  “那么,公孙瓒方面,是否需要援助?符皓,你的看法如何?”刘备接着询问。

  青州兵力虽有十万之众,此刻却无兵可用——张郃正在全力进攻太原,出云的雷骑狼骑军队已经出动,再要出兵,只有动用后备兵力了。

  “如今各地正在秋收,劳力紧张,并州征兵举动并未停止,田楷正带军进入冀州,我们还需严加戒备。主公可致信乐进,让他酌情处理。”田丰刚从出云回来,十分明白幽州战局的意义。在鲜于辅的纵容下,乌丸军队又开始大规模劫掠,乱世里,抢劫是投资成本最低,收益最大的生意,一旦乌丸平民尝到了甜头,大汉的北方防线将遭到前扑后继,日夜不停的袭扰。可惜,秋收来临,劳力紧张,而常备兵力却被连续的危局死死地拖住。

  不久,在并州上党郡,张扬接获信件后,明白了刘备意思。与此同时,在有心人的操弄下,风声走漏,匈奴兵首先发难,于扶罗劫持张扬奔回西河郡兹氏城,召集左匈奴部属准备反击。

  张扬被劫持后,并州群龙无首,眭固新降,本无救援张扬之心,杨丑独力难支,不得已向刘备求援,要求刘备出兵解救张扬。

  兹氏城(汾阳)在西河湖(汾水流域形成的大湖)之西,围绕着西河湖,是汉廷划出的匈奴部落居住区,西河之北的大陵是中匈奴部居住区,之东的祁城是右匈奴部居住区,兹氏就是左匈奴部落居住区。如果再往北方,晋阳城西侧是匈奴中郎将所部的居住区。

  西河原有西河美稷之名。汉廷把这膏腴之地划给南匈奴居住,而他们正是在这里修生养息,得以打败了北匈奴部落,并进一步开始劫掠汉廷的上党、扶风、天水、上谷、中山、朔方、五原、云中、定襄、雁门、代郡等郡。

  其实,在当时,汉廷依据“仁者无敌”的儒家道德思想,把凉、雍、并、幽四州膏腴之地全划归内迁的异族聚居。羌族及杂胡居泾水及渭水下游以北;氐族居渭水中游两岸及下游南岸;匈奴族则居汾水中下游的西河湖,羯族居蜀漳河上游;鲜卑族乌丸则居于饶乐水、马侯秦水和清水,三水夹流的三角洲地带。这五胡正是在这膏腴之地养肥了自己,然后开始残害中原百姓。

  “抽不出兵力了”,田丰叫苦连天:“目前,除近卫军团外,军队里功民身份的人都已转任地方官职。新毕业的尉官到任未久,还未熟悉军队情况。也只有近卫军团战斗力还算完整。可近卫军团是我们唯一的机动兵力,绝不能轻动。”

  刘备决然回答:“有第二军团在邺城,谁敢轻动?目前,公孙瓒正在交火,并州方向内讧,需要防范的就是曹孟德,我第三军团在平阴、第四军团集结泰山、第五军团在济南,一线摆了四个军团。二线,第一军团在广饶、雷骑狼骑进驻河间郡,随时可以援助。近卫军团调动后,暴熊军团还在,可作为机动兵力。

  最重要的是,于扶罗劫持大汉官吏,恰值乌丸作乱幽州,我们决不能坐视不理。必须让异族对我大汉威权表示尊重。西河美稷之地,匈奴占据多年,现在有这么好的借口,把势力伸入西河地带,绝不能放过。四位军师为我做事多年,尚未有封地。我去取了这美稷之地,奖赏四位军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