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四十六节 部署(下)

商业三国 赤虎 2462 2006.02.24 12:52

    刘备当然无所谓了,沮绶皱着眉头道:“这可是神之誓呀,主公,不应允与他交易,怕有不妥。”

  刘备偷笑着,表面严肃地答:“我与他签订的是《互市通商协议》,协议中限制了我干预商户与他的交易。不干预,是我的底线。他要交易,可以,先颁布公文,承认契约法与合同法,青州商户自然会与他交易,怎么交易?与我无关。我已经表明态度,你回去通知商人,曹操不承认契约法与合同法之前,若青州商户到兖州交易,吃了亏,我概不负责。若兖州商人到青州交易,必须现款现货。谁敢赊货,破坏商业规矩,我唯他是问。”

  这哪是不干预交易?这才是大干预呀。沮绶嘴角边露出了微笑,点头称赞说:“废止旧钱交易,曹孟德暂时拿不出新钱。青州律法严苛,主公也得受其约束,只要讲明道理,使者怎好开口要求主公违反律法,用旧钱交易。这样一来,曹孟德只好请求援助,援助多少,随主公心意,他的军队武装速度,就由我们控制。”

  高堂隆意犹未尽,充满恶意地说:“主公,今年的财政预算已经花完,这是我们第一次量入为出,做财政预算,不好开违反的先例。四周诸侯若要援助,明年吧。”

  “够狠,高堂隆,比我还狠”,刘备心头暗念,面不改色,微微颔首。

  见到刘备没有反对,高堂隆得寸进尺地说:“主公今年的援助款项大大超支,孙文台,曹孟德,支取了多笔援助,未见青州得益。主公,为避免给后世立下坏榜样,这些援助,超支的部分,主公是不是能自己补上。”

  沮绶暴怒:“升平,够了!主公援助孙文台、曹孟德,是为大汉皇室讨贼,非为私欲尔,新年将至,如此逼迫主公,不是做为臣下的规矩。”

  高堂隆见到沮绶言词激烈,冷笑着回复说:“我高堂隆立身为正,此举也是为国为民,非为私也。所行符合律法,如何不可?”

  刘备长笑一声,打断了两人的争执:“算了,算了,我可不想像郑文公(郑浑)一样,成日里被升平拿刀逼迫。升平说得也有道理,既然援助超支,为避免后世拿援助款项随意开销,超支的部分,我补上。”

  说完,刘备自嘲道:“我刘备五年没有拿过自己产业的花红,本想今年青州恢复税收,我过一个肥年,没想到……”

  陈群老老实实地走上前来,插话说:“禀报主公:糜竺可是个大商人,糜小姐大大的有钱。”

  “老实人也不老实”刘备无奈地说。

  陈群虽是一方大员,可是他有刘备家臣的身份,各位重臣说话时,他老老实实地插手恭立,如今这一插嘴,满口胡柴。

  “青州市场已经饱和,必须尽快打开南下市场。糜竺身为徐州首富,又主持连云商会、金行,若主公娶糜小姐为妻妾,对我青州大有好处。这件事,还望主公早日操持。”沮绶满脸恳切地说。

  “子正,这样风花雪月的事,让你这一说,全无情调。”刘备沉吟道:“长文(陈群),让主母(黄莺儿)带小公子来连云,今年我们在连云过年,让她见见糜小姐,若她不反对,这事你们就操持了吧。”

  陈群再度施礼:“臣下已把这事通知了小公子,计算行程,小公子明日就到,主母也将随行。”

  陈群这话的意思是:已把这事通知了黄莺儿。然而,在三纲五常的儒家思想下,母亲的地位不如她所生的儿子——母以子贵么。所以,虽然小公子才两岁多点,可是正式的场合还需这样说:这事已通知了小公子,他母亲顺带知道了。

  “皇帝不急,太监急呀。”刘备哀叹道。

  戏志才在连云盘旋五日,没有见到刘备,得到沮绶断然再度拒绝援助的回复后,怏怏离开了连云。契约法与合同法要承认百姓有权拥有自己的财产,这会让处于创业阶段的曹操无法掠夺,这显然不是曹操所愿意的,而兵荒马乱的情况下,没有法律保护,又让习惯了契约法与合同法的青州商户不敢进入兖州。曹刘双方关系,就此进入僵局。

  荆州,南阳郡,伏牛山下。

  孙坚回头仰望黑黢黢的山梁,心有余悸。

  大雪纷飞,孙坚军冒雪爬过伏牛山,跌伤冻伤者不计其数。此刻,军队已精疲力尽。

  程普喘息着,走近孙坚身边:“主公,军士已疲惫不堪,必须找地方休整,否则,若遇拦截,恐怕无力作战。”

  孙坚眺望阴沉沉的天空,答:“前行十里是赤眉城,乃是昔日赤眉军起事的地方。战乱来临,小城已经荒芜,我军再加把力,到赤眉城休整。”

  说完,孙坚低低询问:“青州兵有何动向?”

  程普压低声音回答:“青州兵军律甚严,几个尉官多次询问全军为何南行,公子(孙策)都以军事机密作为答覆。兵丁们虽然疑惑,然而在尉官的管制下,队伍到没有乱。”

  孙坚低声说:“刚才翻山时,我看童子军行军甚有经验,每人腰上系一绳索,相互拉持,伤亡最小,我军军官损失很大,可否把童子军拆散,分配到各军作为尉官。”

  程普急忙劝解说:“不妥,如今青州兵疑惑未解,主公曾答应田子泰不拆散童子军,若此时对童子军下手,那些童子各个精的跟猴似的,一旦他们觉察不对,我怕青州兵会炸营。”

  “那么,等到了长沙再说”,孙坚点头首肯。

  “等到了长沙再说”,程普附和道。

  “敌袭,前军戒备”,炸雷般的喊声响起。

  孙坚气急败坏,急问:“谁,这么大声干嘛。”

  程普恼羞成怒,急急跑到前阵,察看军情。

  以孙坚的计划,是希望在赤眉城休整后,急袭拿下南阳,补充军马军粮后,绕过新野樊城,渡白水进入江夏,再南行至长沙。如今,这一声霹雳般的喊声,把隐藏多日的行军路线暴露了。

  程普奔回中军,向孙坚报告:“前卫是青州兵,遇到的是小股游骑,我已经命令追歼游骑了,主公,怎么办?”

  游骑?怎会到荒芜的伏牛山下巡逻呢?意外吗?

  既然已经暴露行踪了,那么,只好追击了。

  “一路追击,拿下南阳城休整”,孙坚浑身爆发出凌然的气势,拔刀大喝:“追击。”

  “狭路相逢,勇者胜。”青州童子军用稚嫩的嗓门,声嘶力竭的高喊。

  这是刘备遇到张牛角突袭时,喊出的口号,疲惫不堪的青州兵闻言,奋力地挣扎起身,向前突击。

  ps:请继续支持我的新书《秘界》,更多的惊险经历将等着你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