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章群雄割据 第三十六节 迷雾

商业三国 赤虎 4553 2006.01.17 12:07

    四章群雄割据 第三十六节 迷雾

  田畴站在童子军的面前,欲言又止。

  良久,才憋出一句话来:“你们接到的派遣令是横江都尉鲁子敬(鲁肃)签发的。虽然,鲁子敬兼管济南郡军政,但他无权调动你们。主公已念在鲁子敬初来青州,不懂规矩,故此不予追究。也就是说,你们的派遣令不合法。”

  一名童子长身出列,大声回复:“济南郡章丘童子军都尉官许灵向都督报告,按律法,我等童子军试练活动一旦开始,需得大教席、使君大人(州牧刘备)与大都督联合签署公函,才能终止。大都督亲至,请问:可曾获得大教席与使君大人的手谕。”

  田畴呻吟一声:“罢罢罢,出了这么大的漏子,我自会亲自向主公领罪。不过,你们几个难道不知道,童子军统属自成体系,鲁子敬的派遣令不合法嘛。”

  许灵眼睛一点不眨的昂首挺胸,回答:“上官有令,童子不辨真伪,即使有罪,刑不及童子。”

  田畴怒声道:“刑不及童子,可军法管得了童子。你们想援引刘浑故例,难道也想去海外,终生不的回乡嘛?”

  许灵打了个哆嗦,垂下头来。

  当日,孙策等人在青州招兵,多日未曾招到满意的人马。周瑜与鲁肃很久就相识,乘着鲁肃来广饶述职的功夫,请求鲁肃帮忙。恰好秋收结束,童子军准备开始年度试练,需要到当地军政衙门领取军械,鲁肃看到这200人虽然年级幼小,但弓马娴熟。心想:反正他们需要试练,而这些学堂兵又正好是结束了高等学堂(初中),即将踏入军校学习的优等生,他们此次的试练时间正好是一年(实习期),是去孙坚部队的一个服役期。故此签发了派遣令,让他们跟周瑜走。

  本来,这封明显错误的派遣令会遭到拒绝,但这些学堂兵都是自视颇高的优等生,唯恐天下不乱的几个少年一合计,决定来真实的战场厮杀一番,顺便挣取点军功好向同伴炫耀,所以就打了马虎眼,甚至为孙策在督军府遮掩。

  田畴回到广绕参加农牧节庆典,发现了这个大纰漏,不敢告知刘备,遂轻骑想追回。

  “既如此,你们就在这开始试练吧”,田畴颓然地说:“我听说鲁子敬没给你们分派军械,此里也不会有合身的兵器铠甲。回头我把你们的兵器铠甲送来,军械未到前,你们不许上阵,此乃军令。”

  说完,田畴拱手向孙坚请求:“还望文台公成全。”

  孙坚阴沉着脸,答:“战与不战,不在于我,董贼若来袭,我只能全力周旋。但我答应你,只要有可能,决不派遣他们上阵。”

  田畴叹息道:“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踱了几步,田畴再次询问:“文台兄可否答应,决不把他们拆散编制,决不取用他们的军械,若如此,我必有回报。”

  孙坚犹豫了一下,回答:“子泰兄放心,我答应你。他们将由我长子孙策亲自统领。”

  小孩子的兵器铠甲,长短大小与大人不同,孙坚琢磨:就算是自己想取用,恐怕也用不上,顺水人情,为何不答应?

  “好,侍卫过来,留下三百匹战马,骑弓100张,弩弓100张,随身只留十只羽箭,其余的全部给他们留下。”田畴吩咐完,转身询问许灵:“许都尉,你们还需要什么?”

  200人,留下了三百匹马,还在询问需要什么,孙坚敏感地发现其中有问题。只是时机不对,不便询问。

  许灵歪着头,满脸老成地说:“嗯,既然马多给了100匹,那再来30辆正厢车吧,不,50辆。此地平原,若驾着长车冲锋,一定很过瘾。”

  露馅了是吧,还是个孩子——田畴心中感慨。嘴中却在吩咐:“侍卫官记上:正厢车50辆。”

  “嗯……,这里的军务官(军械修理官员,工兵,辅助兵)不知道怎么样,来50名辅助兵吧。”

  “50人不行,50辅助兵是两个营的编制,你们才200人——侍卫官记上:辅助兵20人。”

  时光缓缓地在田畴与许灵的讨价还价中渡过,许灵的每次要求,田畴都予以答应,双方只是在数量上略有争执。越是如此,孙坚心头越是疑惑。

  过后不久,田畴匆匆告辞,理由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必须及早通知自己主公。

  田畴走后,孙坚无心校验军队,匆匆结束编组后,招陆毅入军帐,询问详情。渐渐接开童子军身上的迷雾。

  青州功民之子自五岁起,必须到蒙学堂报道,由老师组织起来,教授搏斗技巧与以及简单的识字算术,等他们到了十岁时,大约有半数童子会接到一纸通知——成军通知,他们将作为童子军,进入专门的学堂学习,淘汰下来的童子将进入普通学堂学习。

  童子军学堂每年与普通学堂一样有寒暑假,然而,每次寒暑假都要进行试练,根据年龄大小,由老师陪同进行时间不一的野外生活(夏令营冬令营),年龄越大野外生活的时间越长。经过大约七年的童子军学堂学习,将近一半的童子再度被淘汰。这时,他们就进入长达一年的结业试练(实习)。

  结业试练后,约三分之一的童子军人员,将继续深入军校学习。其余人员在举行结业典礼后,自由选择随后的发展方向。不过,所有通过结业试练的童子军,都具备士官身份,属于武士阶层,发给童子军戒指,准许终身佩带童子军徽章。这也就是陆毅所说的“指挥不动”他们的原因。因为他们一旦结束试练,陆毅反而是被指挥的对象。

  另一方面,继续在军校深造的童子军,毕业后最差也能混个尉官,他们与最后被淘汰的童子军人员过了八年同窗生涯,在野外曾共同战斗过,情谊深厚。一旦这些淘汰者进入军队,把军人当作职业,他们会很容易得到同窗的照顾。所以,借陆毅个胆,他也不敢随便对童子军指手画脚。

  “那么,几年来,他们具体学习些什么,他们有什么技能,我该怎么用他们?”孙坚继续探问。

  陆毅沉默,一言不发。

  “说呀,问你话呢?”孙策不满意的催问。

  “军事秘密,不能说。”

  犹豫了一下,陆毅补充说:“再说,除了童子军自己,外人怎会知道他们具体学了什么?几年来,大浪淘沙,不会保守秘密,不遵守童子军规章的人都被刷了下来。我所知道的,正是被淘汰下来的人隐隐约约透露的。至于他们具体学些什么,即使是淘汰下来的人,也不愿透露,将军不信,亲自去问他们,决不会问出来。”

  “功民之子,看来都是一群少爷兵。”周瑜故作讥讽地说:“怪不得需要好好保护。”

  陆毅晃了晃脑袋,又把话咽了回去。

  此后,任孙坚孙策周瑜百般挑逗,陆毅沉默以对。

  “岂有此理”。虎牢关,袁绍曹操日坐愁城,收到刘备的回信后,袁绍勃然大怒:密聚谋士商议:“竖子竟敢如此无礼,来人,全军拔营,兵发平阴城,待我击败乐进之后,攻入青州。”

  陈琳饱受刘备怠慢,最后又被刘备轻蔑,恨不得乘机羞辱刘备,自然在旁煽风点火:“此刻,可以说是刘备最衰弱的时候,秋收季节到来,刘备的兵士多有请假。我自青州来时,看见不少士兵在田野中收割,若乘此机会,尽起三军,说不定可以一鼓而下,攻取青州。”

  谋士逢纪却保持着冷静,捋着胡须说:“不可,刘备疯狂,然其素来谋定而后动,此刻,他刻意激怒将军,必有图谋。孔璋兄看见的不少士兵在收割,焉知不是刘玄德特意让人看到的?”

  袁绍气极败坏:“此刻已进入秋末,将士们缺衣少粮,刘备又把守要害,我军无路可退,冬季就要到来,如何是好?”

  逢纪眯着眼睛,淡淡地点醒袁绍:“河内太守王匡在此,主公有什么可忧虑的?”

  袁绍可不是一般的笨,毫无所觉得追问:“河内太守王匡在此,又怎么样了呢?”

  逢纪回答:“我军可向北,渡过黄河进入河内郡。然后……”

  袁绍接着追问:“然后呢?”

  逢纪向北一指,说:“丁原带走了所有的并州兵,并州空虚,张扬参加了我们盟誓,独在萁关徘徊不前。我军进入河内后,再向北,可进入并州存身。若是向东,沿黄河北岸行军,就可以避开刘备的军队,抵达平原。沿途,我们可以寻找刘备的漏洞,乘势而击,若无漏洞,就进入平原过冬。”

  袁绍恨恨不休地说:“此计虽好,但就此便宜了刘备,我心犹不甘。”

  逢纪眼珠一砖,道:“我还有一计,可制刘备。”

  袁绍大喜,催促道:“快讲。”

  逢纪微微一笑:“此计可谓:趋虎吞狼之际。时值冬季将来,各路诸侯都在寻找过冬的地方,青州富饶,令人垂涎。主公可以盟主的身份下令:诸侯之军若无粮,可去青州就食。如此,天下十四路诸侯中,必有胆大之人,挥军进入青州。刘备若拒之,失去了大义的名声,天下诸侯必群起而攻之;刘备若容纳诸侯之军,天下诸侯必将蜂拥而之,吃也把他吃垮了。那时,主公可在平原伺机而动,以节制各路诸侯的名义,顺利进入青州。”

  此计一出,众人皆拍手称快。

  袁绍立刻修书给豫州刺史孔伷、兖州刺史刘岱、陈留太守张邈、广陵太守张超、上党太守张扬、后将军南阳太守袁术、山阳太守袁遗、长沙太守孙坚,招呼他们进入青州就食。至于济北相鲍信,与刘备关系密切,袁绍懒得理他。北海太守孔融是青州的半个主人,绝对不会赞同袁绍这么盛情的邀请别人到别人家里吃饭,也就不打招呼了。东郡太守乔瑁已死,想和他打招呼也找不见他。河内太守王匡嘛,自己已经把他的兵马吞并,不用和他打招呼了。

  曹操,曹操怎么办?

  “留他在虎牢关,一者:董卓任命刘备为青州牧,他在虎牢正好阻隔刘备与董贼的交往;二者,我军撤走后,恐怕徐荣会乘势追击,留他在这,正好阻击追兵。野外交战,曹孟德打不过徐荣,但守城,他应该守得住。听说刘备逃走后,给他留下了无数军械,主公一直未曾向他讨要,此次正好让他出力。”逢纪建议。

  八路诸侯收到信后,蠢蠢欲动。后将军袁术首先按耐不住,整军备发。接到袁术准备进军青州的消息,孙坚急忙赶往鲁阳劝止。

  “去不得呀将军,别人都可以去青州,唯独我们去不得青州。”孙坚劝说道。

  袁术怒火上涌,按剑说:“我早听说你和刘备往来密切,你是不是认为我不是刘备的对手,你敢小看我嘛?”

  “非也”,孙坚解释说:“将军此去,要穿越豫州徐州。徐州陶谦,新近借得刘备之力,并吞东海臧霸10万劲卒,势力雄厚。将军进入徐州,陶谦会答应让你攻击他的盟友嘛?

  退一步说,将军即使击败了陶谦,剩下的就是两条路,一条是自琅邪郡进入青州,那里由刘备家臣陈群多年苦心经营,刘备这次回青州就是自琅邪而入,将军转战多日,以疲兵进入琅邪,可有制胜的把握?

  最后一条路是自泰山郡进入青州,那里有青州大都督田畴亲自坐阵,鲍信在左右呼应,刘备接应于后,陶谦相随于南方,将军以一州之力,能够打的过两个最富裕的州,外加两个郡嘛。

  即使将军顺利进入青州,兵疲将衰,能够在各诸侯的虎狼争食中,占的便宜嘛?望将军深思之。”

  袁术犹豫半天,起身自房内包裹里拿出一只琉璃杯来,不甘心地说:“文台,你看这只酒杯好看吗?”

  “好看”孙坚简短地回答。

  袁术爱惜地***着酒杯,说:“300万钱(五株钱)一只,够养一万名士兵了,当然会好看了。此乃中常侍张让家中搜出的水晶琉璃蟾蜍杯,据说,这只酒杯来源自刘备,据说,青州这样的杯子还有好几只,我们要是进入青州,到刘备家中搜出水晶琉璃杯来,文台,我请你好好痛饮一番‘英雄血’,好酒就需好杯。”

  孙坚默默的退后一步,心中暗道:“象以齿焚身,刘备,我能帮你的就这些了,剩下的就看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