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节 迫在眉睫

商业三国 赤虎 7346 2004.10.24 00:51

    第三章 乱世降临 第三十二节 迫在眉睫

  清晨,我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回味着昨天美梦般的情景,慢悠悠的起床穿衣。等我出了帐门,发现袁谭正在帐口焦急的徘徊,看到我出来,他急忙上前,惶恐不安的问:“刘大人,昨日哨探回来了吗?军情如何?我们是否今日拔营?”

  我仰着头,想了一下,不慌不忙的回答说:“袁公子,我们先到大营,询问一下军情吧。”

  领着袁谭,我进了军帐,沮授正在其中忙碌,我假装很着急的问:“沮公,向乐陵方向搜索的哨探回来了吗?”

  沮授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袁谭,摇摇头,乖巧的保持沉默。

  袁谭急了,胡思乱想着问道:“会不会是遇上了敌人,无法返回报信?”

  沮授像没听见一样,起身给我让座。袁谭急赤白脸的问:“嗨,我在问你,为何不答?”

  沮授冷冷的说:“小儿无礼,连个称呼都没有,你在问谁?”

  袁谭脸上一红,正要发怒,我马上止住了他,歉意的说:“沮公,是我不对,没给你介绍,这位是袁本初长子,袁谭袁显思公子。”

  沮授从鼻子中发出了一声哼,简单的对我说:“昨晚,云长都对我说了。”

  我点头表示意会,伸手示意袁谭坐下,接着郑重的向袁谭介绍说:“这位是冀州名士沮授沮子正,现在为我军中右军师。”说完,我一屁股坐在座位上,摇头示意沮授别和这纨绔子弟计较。在这些人眼里,天下名士都是他们门下走卒,有点尊敬的表情,都是给外人看的,岂能当真。

  帐外,咚咚的脚步声响起,张飞那大嗓门越嚷越近,门帘一掀,张翼德跳了进来,我顿时冒出一身汗来,这个有口无心的大嘴,万一说漏了什么,怎么办?我不等他开口,急忙眉开眼笑的对他说:“三弟,昨日我去渤海城,太守为了答谢我们出兵救援渤海,送我一点礼物,都在我的帐中,你快去挑几样吧。”

  正好,门帘的缝隙中露出关羽的脸,我用眼神暗示关羽,然后急切的说:“还有几瓶好酒,我特意给三弟留的,云长,你与三弟同去挑几样东西,酒可都拿去,但不得多喝。”

  听到有酒,张飞立即忘了要说的话,兴奋的说:“哥哥吃席,还想着我,大哥对我真好,我这就去大哥帐中。”说完,兴高采烈的窜出了帐中。接着,关羽闪身出现在帐中,以目示意我注意袁谭,我点头表示明白。随即,他转身出帐,尾随张飞而去。

  我转首笑吟吟的对沮授说:“昨日归来,夜已深了,不敢打扰沮公安歇,等会沮公也到我帐中,随意挑些东西,这是渤海太守一片心意,沮公不要客气。”

  沮授微笑着点头答应,随即摊开地图,探询的说:“今日如何计划行军,主公可有打算?”

  我考虑了一下,用商量的语气说:“不如让管亥率前队护送袁公子先行一步,我等中军随后而行。”

  不等沮授表态,袁谭抢先振振有词的说:“刘大人,小侄不着急,等前方哨探回来后,我随大人中军而行,我想在大人身边学习一下兵法。”

  沮授面无表情,低头看着地图,沉思着对我说:“依主公之见,管炳元什么时候动身合适?”

  “嗯,朝食之后就可动身,日午时分让他立住阵脚,回报中军。如何?”我略作盘算后答道。

  “好,就依主公所言,等会儿让云长接回符皓,我们前军拔营,向东攻击前进。” 沮授掷笔,起身大声传令:“来人,通知管将军来大帐听令。”

  突然,门帘掀起,一名士卒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沮授一皱眉,正待大声呵斥,那士卒慌乱的喊道:“敌袭——”

  闻听此言,帐中诸人均大惊失色。袁谭触电一样跳了起来,气急败坏的喊道:“我说让你昨日就走,你偏要和那太守饮酒,如今敌军已迫在眉睫,怎么走?”不等我回答,他马上跳到大帐门口,手忙脚乱的冲家丁大喊:“来人,准备车马。”

  沮授看着这宝贝狼狈不堪的样子,轻轻叹息了一声,低低的说:“哎,虎父犬子啊。”

  袁谭还在那扯着嗓子大喊:“人哪?死哪去了,快去准备车马。”

  我忍无可忍,朝着袁谭大吼一声:“袁谭,住嘴,你给我回来。”

  袁谭被我的怒吼吓得目瞪口呆,帐外卫士拔刀相向,逼着袁谭走入了大帐。我一指几案,低喝一声:“你给我坐下。”

  袁谭马上畏缩的坐在椅子上,我侧耳倾听一下周围的动静,转头盘问报信的士卒:“敌军可曾攻入寨中,为何我听不到前营的战斗声?”

  士卒稳定了一下情绪,回答:“敌军离我们还有15里左右,未曾攻入寨中。”

  混蛋,报信都不会,离我们还有15里就说敌袭,吓的我以为又来了一次张牛角式的攻击,欠扁啊你。

  我与帐内诸人都松了口气,沮授定了定神,马上建议说:“管炳元不在帐中,必然在外面操练军卒,他的队伍已经编组完毕,传令给他,让他带人上寨墙戒备。”

  我接着补充说:“传令邹靖,让他集合弓兵准备战斗,传令云长翼德,让他们集合队伍,准备突击。”

  沮授点头表示同意,略一沉吟,接着说:“还要传令简雍,让他拆除军帐,防止对方放火。”

  “好,就这样,沮公传令吧。”我尽量用和缓的语气说,希望能感染袁谭,让他平静下来。

  沮授立即招来传令兵,传下一只只令箭,趁此机会,我看着面色苍白的袁谭,柔声说:“袁公子,我刚才喊的声音大了点,对不住了。军中最重纪律,你从大帐中跑出去,慌乱的四处叫嚷,士卒们不知道情况,若是也因此产生恐慌,营中一乱,不用敌军冲击,我军就会溃散。为将之道,必须泰山崩于前而不乱,袁公子若今后统军,请切切记住这点。”

  袁谭目光呆滞,愁眉苦脸,没有回答我的话。

  我心中叹了口气,再次询问报信的士卒:“对方有多少人?打着什么军旗?骑兵还是步兵?扬尘有多高?”

  士卒慢慢缓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愧疚地回答:“离得太远,没看清楚。”

  我倒,这种情况你也敢喊“敌袭”,你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我一脸不悦的的看着士卒。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的起身招呼沮授袁谭:“两位,我们到寨墙上看看,如何?”

  沮授立刻起身答应,袁谭仍在发呆中,我伸手拖起袁谭,拉着胆战心惊的他走向前营。路上,高干见此,也立即追随在身后。看来,这个高干的胆气,倒比袁谭足。

  站在寨墙上,远远看见来军扬起的烟尘直冲云霄,那尘土自远处地平线迅速靠近,不断扩大,阳光下反射出点点光芒,那是敌军的枪尖在闪闪发光。

  “嗯,烟尘移动的好快,全是骑兵,大约有1500骑,好凶猛的速度。”我自言自语道。袁谭听到这话,立即魂飞魄散,面无人色。骑兵,以这样的速度,要是他抢先出逃,离了寨墙的保护,估计他逃不了多远就会被追上斩杀。

  “军旗呢,烟尘太大,军旗看不清”,我嘟囔道:“传令,让邹靖尽快把弓兵调上来,看他们的速度,等会儿就会来到我们寨前”。

  大地轻微颤动起来,滚雷般的马蹄声由远及近,那马蹄声像重锤击打着每个人的心脏!大家都虎视眈眈的看着前方,敌人正向此方向急速挺进。隐隐可以看见,来军五人一排,队形方方正正,马上的骑士挺直着身体,即使在这快速的奔跑中,行列也丝毫不乱,显示出良好的训练和纪律。那铁流排山倒海似的压过来,那气势让人喘不过气来。

  近了,渐渐的对方的军旗忽隐忽现,军士们的装素也看的模模糊糊,周围,受来骑威势所迫,众人都屏气凝神,鸦雀无声。

  我长出了一口气,喜出望外的对沮授说:“警报解除,叫士兵们各自忙去吧。”

  沮授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没等他问,旁边管亥的欢呼声解答了一切:“出云铁骑,兄弟们,我们的援兵来了。”

  顿时,身边响起了一阵阵欢呼声,袁谭身子一软,我赶紧伸手拉住了他,恬不知耻的恭维说:“初见此军威势,我都喘不过气来。看袁公子到是镇定自若,真不愧是袁家大公子啊。”

  袁谭面红耳赤,马上昂首挺肚,目空一切的答道:“刘大人是当世英雄,见到这等小军,也会害怕吗?”

  小军,这军队还小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刚好看到关羽张飞走来,我遂装做招呼关张两位,丢下袁谭不理。

  不久,对方军队越来越近,前排铁骑放缓了步伐,后排铁骑迅速插上,只一眨眼功夫,就摆出了50人一横列的攻击队形,骑兵们伸手摘下了弓,箭搭上弦了。旋即,全队铁骑突然静止。

  “好”关羽由衷的发出了一声赞叹:“动如风,静如山。令出即行,如此铁骑,大哥是怎么训练出来的?”

  烟尘渐渐的消散,这支队伍逐渐的显露出来。在所有人眼中,这支队伍是那么怪异。只见他们打着一面可笑的憨熊旗帜,全身都穿着连帽的麒麟铠,为了防止铁甲磨坏皮肤,麒麟铠下还衬着皮甲。胸前,像系肚兜一样绑着半截铁制胸甲。马鞍两旁吊着两个黄铜马镫,马鞍后面,左侧插着一把竖立的长枪,长枪头上还绑着一长条红色的布,一阵风吹来烈烈做响,马鞍右侧,放着一支弓袋和三壶箭,另外,马鞍右侧一个竖起的柱状物,平时上马时可以当作扶手以便用力,现在,那上面放着个带面甲的头盔,面甲放下来,整个脸部成一个狼头的造型,异常狰狞。

  看到骑士们摆出攻击的阵型,沮授大惊,不放心的忙问:“主公,你确定这是我们的援军吗,怎么对方摆出这样的阵型。”

  我得意的回答:“不错,正是我们的援军,分别太久,他们不知道我现在的军旗,所以按照我的教导,先摆出攻击姿态,再派人联络。命令管亥出营迎接,这些士卒他训练过,必定还认识他。”

  对方军号响起,询问我们来历,管亥激动的拍马出营,边跑边大喊:“混小子,吹什么号,是我,我们现在没有军号。”

  旗门闪开,太史慈一身赤甲,手持长戟,越阵而出,精神抖擞的高呼:“来者是管炳元吗?主公何在?”

  管亥舒心的大叫:“哈哈,可不是我吗?终于把你们盼来了?”说完,拍马向太史慈跑去。

  太史慈扬起长戟,大喝一声:“炳元,休得冲撞我队形。”

  管亥一楞,马上说:“明白,明白,我这就闪开。”说完,催马来到阵侧方,翻身下马。

  太史慈举起长戟,高喝道:“全体注意,收弓。”

  听到这话,我立即传令:“来人,把军旗在我身后打起来。”士卒闻言,在我身后竖起了大旗。

  太史慈再次铿锵有力的发出号令:“全体注意,举枪。”士卒们纷纷从身后抽出长枪,竖立在胸前。

  我欣慰的看着,然后传令:“打开营门,营门守卒分列两边。”

  身后士卒急忙下了寨墙,向营门跑去。太史慈振臂一呼:“全体注意,致礼。”

  众军士惊天动地的齐声大喝:“狼——,狼——,狼——”。

  喊完,众军士齐刷刷的放低枪尖,枪尖垂在地上,斜指右前方,一手持缰,挺起了胸膛。

  我站在寨墙上,身后大旗迎风招展,我意气风发,右手握拳敲击胸甲,回了一个军礼。沮授见到这种情景,立即侧身闪开,关张两位也反应过来,侧身闪开,示意不能与我同受这个军礼。寨墙上,只有高干和袁谭还呆楞在我身旁,大摇大摆的与我接受军队的致敬。见到这个情形,关张两位大怒,跳上来一人一个,掐住他们的脖子把他们提溜下去。

  唉,这下子可把两个废物得罪透了,我暗叹了口气。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狼军上。

  太史慈拍马上前,神采飞扬的扬声说:“出云铁骑左锋将太史慈,率500士卒,奉命前来助战,请检阅。”

  我心花怒放的看着出云铁骑,高声回答:“阅毕,全军入营。”

  太史慈收回长戟,高声发令:“礼毕,收枪,入营。”一声整齐的响动,狼军全体收枪,再次派成行军队伍,五人一排,缓缓进入大营。

  随着狼军的入营,无人遮蔽的大队后方,一支马多人少的队伍逐渐显露出来,这支部队打着绘有一直带翅膀的飞马旗号,马上驮着累累的包裹。

  见到他们,我先是一愣,天马部族居然来了,可为什么只有这一支部族?其他奉命参战的部族呢?天马部族怎么来这么少的人数,刘浑搞什么鬼?

  等了一会,刘浑拍马上前,小心翼翼的报告说:“天马部族奉命运送军马物资。来此参战。”

  我摆手示意他入营。一边暗暗数着他的人马,98人,约900匹马,哦,狼骑一人双马,除去狼骑的500匹马,驼送补给物资还有约100匹马,他自己带了300匹马左右。三百匹马,98人,一看这数字就是私自跑来的。哼哼,看我等会收拾他。

  我迈步走向袁谭,安抚着对他说:“袁公子,我们援军自北而来,北方敌军一定已被我们打散了,现在,袁公子不如马上召集家丁,准备出发。”

  袁谭面红耳赤,不知道是由于羞愧还是愤怒。我来不及哄这小孩子,叫过简雍,暗暗叮嘱他看住袁谭,这样做表面上帮他整理队伍,实际上是防止他跑到大帐,偷听我们的商议。

  交待完后,我率众人匆匆走入大帐,询问太史子义详情。

  原来,刘浑确实是私自跑了出来。以前借着春节送礼的机会他去过涿县,但到达涿县之后,下面的路该怎么走他没了主意。留守涿县的陈群与他不相识,对他冷冷淡淡。直到太史慈到达后,陈群才确认这位异族小孩是我们的人。

  陈群以前见过太史慈,他来为母求医时,陈群刚好投入我门下,自颖川与我同归涿县。借太史慈的介绍,大家相识了。刘浑随即鼓动陈群与大家同往。考虑到刘浑主公义子的身份,不知深浅的陈群立即答应同行,结果成了刘浑的挡箭牌。我要是处罚刘浑不尊军令,私自跑来战场,现在,帐中还有一个不尊军令的陈群。

  顾忌到陈群的身份,我犹豫了半天,决定忍下这口气。今后找机会一定要提醒一下陈群,可别让刘浑卖了,还为他数钞票,还直说卖便宜了。哼哼,这个陈群,不傻啊,怎么会这样。

  招手叫过云长,我吩咐他去城中接回田丰,把太史慈沿途扫荡的贼兵首级送给太守,就说这是太守与我们共同出战,击溃了北面来袭的敌军。

  关羽听到我的话,不解的瞪大了两眼。我忙向他解释说:“太守供给我们粮草,自然是希望我们能为他解救困局,若无困局也就无粮草,我以兵法中“无中生有”之计,逼迫他拿出粮草,现在,粮草到手,我们就要为他解除困局,顺便再为他送点功劳,答谢他的粮草。”

  看着太史慈,我接着解释说:“子义一路作战,出云城会记住你的军功。子义之功,赏不在渤海,这些头颅就送给太守,让他沾点光,一份头颅两份军功,又对子义无伤,顺水人情。算是补偿我昨日对他的恐吓,诸位看如何?”

  沮授立刻大声赞赏到:“主公仁义,虽以兵法之道赚取太守粮草,不忘给与太守补偿。若是主公都这样骗人,这样的当我也愿意上。这真是争夺天下人心的王者之道啊。”

  见到沮授同意,云长立即欣然领命。我再次叮嘱他:“云长,记住告诉太守,这些援军来自渔阳郡公孙伯圭,应我的要求赴援青州。还有,西面于毒的军队已经撤退,我等就要全军而上,向东面攻击前进。”

  等关羽出帐后,我长叹一声,瞪着刘浑,别有深意的警告说:“浑儿,这次我原谅你。下次小心,你不是每次都能运气好逃过处罚。”

  闻听我这样说,帐中诸人大都不了解来龙去脉,对此无法理解,唯太史慈意会在心,深深的看了刘浑一眼。而沮授却陷入了沉思……

  忙来忙去,我们还没顾上吃早餐,刚好援军到来,带来了出云城的战备口粮,我们招呼来邹靖,拆开两份战备口粮,在大帐中吃了起来。战备口粮中包括两份熏马肉,两份熏鱼,两份锡纸包装的青豆(这锡来源于劣质铜钱中的金属锡),两份脱水烘干的花生饼。

  将青豆用水煮熟,在上面撒上切碎的熏肉,一份香喷喷的的早餐吃的张飞嗷嗷直叫好。

  吃完早餐后,我急忙带上沮授,跑去问候袁谭,把我们编的最新战情通报给他。听完我们所说,袁谭沉吟着说:“如今渤海北面,西面之敌已被击退,以刘大人所见,现在渤海城安全吗?”

  什么意思?小子,现在你又不想走了?哼,这可不行,现在放手,这家伙对我只有恨意没有感激。我就是拖也要把他拖到乐陵。

  我作出一脸关怀的表情,说:“哦,袁公子,怕就怕北面、西面的敌军才退又来——尤其是听说我们引军东去的消息后,他们要是再来攻击渤海怎么办。不如这样,袁公子随我全军东移,乐陵一面临海,若有事,我们渡河的船只可以接应公子渡河。若是在路上遇到小股黄巾,我们战而胜之,袁公子随军征战,也能获取一份军功,你看如何?”

  袁谭眼睛一亮,旋即迟疑的问:“刘大人,听你说西面的黄巾有6万人,你有把握打败他们么?”

  我傲然一笑,说:“败军之将,胆已被我吓破,有何可惧?如今西北两面敌军退去,这只孤军还有战意吗?我是特意来约袁公子博取战功啊,袁公子可愿一战成名。”

  听到没有危险,还有大功,袁谭的胸膛立即挺了起来,意气轩昂的的说:“小侄正想与刘大人共同战斗。”

  我微微点头,询问说:“袁公子身边有多少家丁?”

  袁谭昂然回答:“家丁2000人。”

  2000人,袁氏家族游学都这么夸张?想到我的游学,5555,我真想哭。这年头大地主大豪强的势力真是可怕啊,据说糜竺嫁妹给刘备时,陪嫁物就是3000武装家丁,真让我咋舌不已。

  “好,你让这些家丁护卫在身边,我再派两个营护卫在你左右,如何?”我慷慨的说。袁谭大喜,贪心的问:“那两营士兵可是今日来援的人,我看这些人气势不凡,很想与领军大将多聊聊。”

  我心中冷笑,把我最强战力的士卒卫护在你身边,你也真想得出来。一摇头,我解释说:“这些士卒隶属于渔阳公孙伯圭,是伯圭兄最精锐的白马义从军,我望青州赴援时,担心兵力不足,特地向伯圭兄借的兵马,他们主要用于冲阵,要在全军中先行。我看,袁公子身边还是调我的兵马护卫,这样我指挥起来方便点,你说呢?”

  袁谭无奈的点头答应。

  不一会,关羽带田丰回到营中,顺便带来了太守的一点谢礼。

  看着那点礼物,我哭笑不得,我白送了太守一件大军功,只换来这点东西,真失败啊。唉,要是田畴在此就好了,以他的精细,我不用再操心营中内务补给。等到需要敲诈别人时,他和我的默契总能让我满意而归。而现在,营中诸人都是些迂夫子,做事处处要顾忌形象和面子,真头痛啊。

  一阵忙乱之后,我们拔营开路。

  既然援军到了,我再无所顾忌,命令全军加快步伐,赶往乐陵。刘浑送来300匹马,加上我又成功的敲诈了500匹马,在张飞的叫嚷下,我把部分狼骑的备用马都算上,让关羽张飞全部换成了骑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