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奸计

商业三国 赤虎 5938 2005.05.02 09:00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四节 奸计

  光熹元年(中平六年)五月十四日,青州大军自齐国最南方的临朐城,跨出了青州疆界,进入兖州泰山郡。这次,是刘玄德亲自带队,共出动了五个军团,消息传到徐州,徐州大恐。

  琅邪国国都开阳城中,骑都尉臧霸下令全军戒备,前黄巾盗匪孙观、吴敦两人,奉陶谦的命令,提兵一万进驻蒙阴附近的费城,尹礼率一万守军,进驻相隔50里的华县,呼应费城守军。臧霸帅精兵三万在开阳,与费城,华县成倒三角之势,严密监视着青州军的动向。而徐州大将曹豹,则统帅精锐的2万丹阳兵,进驻琅邪郡南部的高阳城。

  徐州,总共动员了不下7万的士兵,监控青州不足2万人的军队。可惜的是,这七万军队只知道躲在城墙中,瑟瑟发抖的看着青州军在不远处驰骋。

  兖州刺史刘明,好清谈时政,本人武力不彰,又看不起武夫,所以手下也无大将可用。多年来,他屡受我军欺凌,此时此刻,无计可施。只好一边飞报朝廷,一边拨送粮草,犒劳青州兵。

  “这么说,我军应骑都尉鲍信所请,前来解围的事,朝廷已知道了——”莱芜城中,刘备拖长了语调,询问着兖州信使。

  得到信使肯定答复后,刘备翻身询问军师沮授:“我军前锋到了何处?”

  沮授翻动着地图,回答:“离沂源城尚有20里。”

  刘备恼火的说:“前锋速度太快。告诉张翼德,他一个人跑到前面没用,仗,不是由他一个军团打的。要与全军配合,配合,要采用滚动式行军方法。再不明白,我撤他的职。”

  沮授微笑着说:“这些话,你告诉翼德也没用。来人,给第11军团参军李平李长远传令,命令他就地扎营,等待我军大部队靠拢。告诉他,由于前锋速度太快,不知道呼应后军,给他记过一次,以儆效尤。至于翼德将军么,主公自有惩罚”。

  看着兖州信使告退,沮授提示说:“主公,其实,翼德将军所为,并不为过。救兵如救火,以翼德的勇猛,第11军团的训练有素,即使对上黄巾军,也吃不了亏呀。”

  刘备长叹一声,走到了门口,手扶着门框,看着军士们忙碌,半晌不语。

  沮授试探的问:“主公是在担心,朝廷知道我们越界后,会有申斥吗?”

  刘备再次长叹一声,悠悠的说:“鲍信被围,是我安排的。”

  沮授大惊:“如此荒诞之言,怎能出自主公之口,禁声。”

  随即,沮授走到门口,小心的探头看了看情况,吩咐说:“卫士,禁止闲杂人员靠近,警戒时,不准靠近门窗。”

  缩回头来,沮授仔细的关好大门,走回了刘备身边,缓缓的坐了下来。

  “记得博昌会战吗,我们在黄巾军中有个奸细,所以我们对黄巾行动了如指掌,那个奸细一直由子泰负责联络,现在,也是该揭底牌的时候了,他就是目前的泰山盗匪首领杨凤。”刘备面无表情的揭开了迷底。

  沮授仰起脸来,盘算了一下,问:“我只能想到两个理由,可这两个理由都不充分。”

  刘备带着淡淡的微笑,说:“君姑且试言之。”

  “兵围鲍信,应该是龚使君去世时安排的,为何会选在此时安排,难道主公是想躲开青州,让新任州牧无法交接,甚至无法进入青州?可我再一想,这个理由不充分。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主公不可能一辈子不让新州牧进入青州?

  除非,主公另有后着,希望藉此机会缓冲。但这也不充分,依主公家世,名望,以及战功,只要稍加活动,几年前,拿个州牧之职也不过份。可主公一直隐于龚州牧身后,其中必有深意。授鲁钝,看不透这个。但观主公近日并不忧心谁为新州牧,再说,青州各郡,除北海外,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谁为州牧,关系不大。所以,主公必不是为这个理由,兵围鲍信。”

  刘备端起了茶杯,借饮茶的功夫,用衣袖挡住脸庞,瓮声瓮气的说:“君且再言之。”

  沮授深深的喘了口气,继续说:“第二个理由,是我刚才想到的。泰山盗首杨凤既然是我们的人,主公还要带5个军团到泰山郡,莫非徐州臧霸?可是,我仔细一想,这个理由也不充分。

  今上去世,我等到现在没有吊唁,虽然,朝廷至今还没发丧,我们不吊唁也说的过去。但新君登位,我等不遣使祝贺,反而兴兵图谋琅邪郡,如此,恐怕会召来很多非议,以主公仁义之名,必不会这样做。”

  刘备叹了口气,无意识的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忧心忡忡的说:“人生,最痛苦的是,在前途茫茫时,看不见前进的方向。比这更痛苦的是,看见了前进方向,却不得不按历史前进的脚步,一步步走去。”

  沮授摸摸脑袋,问:“主公此话何意,授不解?”

  刘备站起身来,背对着沮授,脸上带着不可捉摸的表情,开口说:“新皇登基前,上军校尉蹇硕秘不发丧,矫诏召大将军何进入宫,意图诛杀。如今,何进之妹何太后所生皇长子刘辩登基,刘辩年才14,不能亲政,何太后垂帘临朝,大将军何进专政。在这种情况下,何进能饶过想杀他的上军校尉蹇硕吗?

  朝廷禁军,皆由蹇硕掌握,何进想要动手,会采取什么方式呢?士子大臣,久受中官(宦官)压迫,若有机会铲除蹇硕,他们会是什么态度呢?子正(沮授),君且试为我言之”。

  沮授悚然而惊:“原来主公为此事,躲出青州呀。嗯,这到有意思了。”

  刘备随手从桌上抽取了一封信扎,递给沮授:“这是京师送来的情报,何进掌权,命后将军袁隗为太傅,与他同录尚书事。征何颙为北军中侯,荀攸为黄门侍郎,郑泰为尚书,与同心腹。

  因袁氏累世贵宠,何进引袁绍为助。挑选袁绍为参谋。这是何进的全部班底”。

  天下万物,以人为本。一个人的性格,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所以,看一件事能否成功,看看运作这件事的班底,就知道八成了。

  袁绍累世公卿,极端看不起家世不如他的人,而来往名士的交相夸奖,助长了他的骄傲,这家伙来头大,势力大,派头大,然而又魄力小,谋略小,肚量小。他是一个现实社会中的泡沫人物,曾经把自己吹涨得不可一世,高山仰止。以这样一个志大才疏的人为参谋,这件事的结果可想而知。

  何进,屠夫出身,因为妹妹当上了皇后,故此获得高位。虽然他与士子交往密切,但他的出身却让士子们看不起。这决定了他对自己的身份敏感,对侮辱不能容忍,所以,他绝不会放过宦官蹇硕。

  而何进是靠着何太后当上了高官,这又导致他对何皇后言听计从。何皇后与宦官来往密切,且性格优柔寡断。把这些因素综合起来,何进虽有荀攸之志,郑泰之忠,大事如何能成。

  至于北军中侯何颙,那是个废物,有他不多,没他不少,不提也罢。

  沮授看着这封名单,欲哭无泪:“中官势大,掌握中枢和禁军,若是大将军能够缓缓图谋,等掌握大权之后再行锄奸之事,事或有所成。但袁公本初,性急骄横,从不把太监放在眼中,此刻掌握大权,恐怕不会奈住性子。我估计,他不但欲将蹇硕诛杀,且拟尽诛宦官,扫清宫禁——看来,朝廷又要动乱了”。

  “不止呀”刘备摇首,叹息说:“朝廷动荡,天下岂能无事?子正,你为我心腹,今日此屋中别无他人,我就把话实说了吧。我要你立刻回青州,替我办三件事,其一:让子泰(田畴)来替换你;其二,你以私人的身份上下联络,要求个郡官员只服从我的命令;其三:以我出外征战为理由,不受朝廷的乱命。”

  沮授点头:“子泰来军中,我明白主公的意思,是想借此机会与杨凤假打一场,一边拖延时间,一边为杨凤今后谋个好出身。可是,第二点我就不明白了,以主公治理青州的名望,以主公和朝中大佬的关系,以青州官员和我们的关系,若是青州六郡十二国六十五县官员一起推举,主公谋个州牧之职,不成问题。为什么我们还要设计迎接新州牧?名不正则言不顺,主公不如直接拿下州牧之职。

  朝廷现在内忧外患,我们的推举,朝廷不见得否决,主公,下定决心,乘此时也。”

  “天下大乱,方兴未艾;大浪淘砂,刚刚开始。出头的椽子先烂掉,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有一个人挡在我们面前,只要他放手,我们就把青州再治理几年,你刚才说过,若我们再有几年的时间,那就更好。我们就是要找个人,在我们面前挡几年风雨。

  青州猛将皆在我手下,青州雄兵都由我训练,任何一个人,只要稍聪明点,不会和我们为难,若真有不开窍的人,那我这五个军团回军,就会让他好受”

  沮授不悦的说:“主公是想兵胁新州牧吗?”

  刘备露出了狼外婆式的微笑:“兵胁新州牧,这样造反的事情,岂是我刘备所为,我不兵胁新州牧,我闹饷。

  这五个军团,有三个是龚使君家丁整编的,相当于我的私军,以前,青州征战的利益,他们没有获得。现在有了上阵征战的机会,他们个个都磨拳擦掌。我准备,带他们在外面消磨到新州牧上任。新州牧若是不动我的军权,我就如约赏赐他们,若是新州牧动了我的军权,让他们找新州牧要去。”

  说完,刘备意味深长的补充道:“百姓,一旦获得了利益,再让他们失去,那爆发的力量是不可小觑的。我真希望新州牧蠢点,让青州百姓知道,失去我是个什么情形,我欲以此夺取青州民心,子正看如何?”

  沮授了然的微笑着,说:“主公放心,我必让主公获得青州民心,让主公基业稳固。”

  “嘿嘿嘿嘿”沮授与刘备相视,发出了一阵周星星式的奸笑。

  沮授喘息未定,接着问:“主公所说第三项,所谓朝廷的乱命是什么?主公可否划个范围,让授心中有底。”

  “若是朝廷让大臣拥兵入朝,以铲除宦官,如何?”

  沮授大惊:“外臣干政,即拥兵入朝,岂能再由朝廷主张,若选人不当,假以政权,授以兵柄,将来必骄恣不法,上危朝廷。如此蠢事,大将军怎会为之。”

  “比一个蠢人更可怕的是,两个蠢人在一起。更难堪的是,他们还要相互之间比赛谁更蠢。何进与袁绍搭档,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沮授连连点头:“嗯,现如今,天下精兵有两支,一支是前将军董卓率领的兵州铁骑,另一支是主公带领的青州熊兵。董卓屯兵河东,离洛阳最近,其名位显于主公,朝廷很可能召董卓兵入朝。然,董卓骄横,天下闻名,若不召其入朝,主公也是个选择,尤其是卢公在朝……

  不过,外臣武力干政,这与我们青州律法不合。青州律法由主公建立,若主公再一手破坏。青州政务,就不存在了。

  再着说,主公也谈到:出头的椽子先烂掉。此刻出头,必成为天下众矢之的。很可能,会召来董卓的攻击。看来,主公躲在泰山郡,真是一步妙棋。嘿嘿,嘿嘿……”

  “还有”,刘备补充说:“骑都尉鲍信是泰山郡守的最佳人选,我们解救鲍信之后,以他为泰山郡守,用我们的人来治理泰山,不仅名正言顺,而且顺理成章,泰山郡就此囊括到我们手中,以鲍信的名望,主政泰山,岂不更佳。”

  刘备心中暗自嘀咕:以骑都尉鲍信主理泰山,压制典军校尉曹操,兖州,将不再是曹操的天下,这才是最妙的。

  沮授拍案而起:“好,主公在此滞留鲍信,我为主公安定青州。”

  京师洛阳,何进做主,封刘协为渤海王,一心谋划除去蹇硕,蹇硕亦暗地加防,暗地里与中常侍赵忠宋典等联络,派同党郭胜投递密信。可惜,郭胜与进同籍南阳,素相关照。他接到密信后,直接送至大将军府,把密信交给何进。何进展书一阅,不由的吃了一惊。

  书中约有数百言,有数语最是惊人,上面写道:“大将军兄弟秉国专朝,今与天下党人,谋诛先帝左右,扫灭我等。只是由于蹇硕我掌管禁兵,故且沈吟。今宜共闭上閤,急捕诛之!”

  何进踌躇多时,问郭胜道:“蹇硕的谋划,赵常侍(中常侍,大太监赵忠)已经知道了吗?”

  郭胜回答说:“赵常侍虽知悉,但未必肯与蹇硕同谋;大将军只需吩咐黄门令,捕杀蹇硕,片语便可成功了。”

  何进思索半天,依了郭胜的主张,派郭胜转告黄门令,诱蹇硕入宫,当即捕戮。同时宣示蹇硕罪行,把所有蹇硕部下屯兵,收归大将军节制。屯兵得免牵累,自然愿听约束。此时此刻,大汉朝廷露出希望之光,可惜,蠢人是不会抑制自己做蠢事的***的。

  骠骑将军董重,是当时与何进权势相当,两不相下的另一名外戚。其妹为永乐宫中董太后,也生下一个皇子。再加上皇次子刘协寄养在永乐宫,颇得董太后宠爱,所以董太后此前与董重密谋,劝灵帝立刘协为储君,将来好挟权自固。偏所谋无成。到了何太后临朝,何进主持国政,只恐董氏出来干政,对她屡加抑制。

  董太后很是不平,屡屡疼骂何太后道:“你依仗兄弟做大将军,就敢如此目无他人?我若令我兄弟、骠骑将军董重断何进头,势如反掌,看他如何处置呢?”

  小妇人之见,害死人呀。若真有心,干就是了。光说大话,就能表示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可笑。

  这话被何太后听到后,立即召何进入宫商量,叫他除去董氏,免致受害。何进随即兵围永乐宫,派官吏逼迫董太后出宫。同时,举兵围骠骑将军府,勒令董重交出印绶。董重惶急自杀,董太后也忽然暴崩。

  有传闻何进使人下毒,毒杀董太后。这是典型的以下犯上的行为,至此,海内外一片哗然。

  梁父山边,杨凤军营内,黄巾诸将得知刘备进逼的消息,大为恐慌,齐齐商议退路。

  自东郡退往泰山的黄巾匪首裴元绍首先说话:“妈妈的,我军听说济南富饶,军力不强。就想顺便掠些粮草过冬,没想到,平阴城的守军城市包抄我们后路。我们待在泰山郡两年,无所作为。如今听你杨凤的召唤,说鲍信所募新兵战力不强,军械物资丰厚。没想到,居然因为兵围鲍信,惹出了刘备这个人物。怎么办?”

  河南周仓叹息说:“青州刘备,素有“毘(音pi)虎”的名声,手下猛士如云。317名勇士,敢挑战鲜卑数十万大军。博昌会战,刘备只用了两个军团再加少许骑兵,其近卫军团尚未参战。如今,他带来了足足五个军团,其中就有近卫军团,这仗还怎么打?”

  汝南刘辟建议说:“不如,我们全军撤围,向汝南打下一条通路。汝南,军力不彰,朝廷自顾不暇,我们可以在那里立足。我昔日经营汝南,甚有根基,若不是刘备军断了我的后路,我会在汝南驰骋。”

  杨凤摇头否决:“前线来报,刘备的五个军团中,有第五军团在。第五军团是攻城军团,我们泰山郡周边,所有大城都是刘备为了围困我们所建,我们自己并无城池。那么,刘备随身带着攻城兵团,想干什么?”

  杨凤抬头看看发呆的黄巾诸将,接着说:“这是威慑!有了攻城兵团,任谁想放过我们,都必须承受玄德公随后的攻击。依玄德公的脾气,很可能乘机罢免地方官吏,任命自己的属下。所以,谁也不敢放我们走。

  如今,济南郡守军出兵章丘,平阴城守军自东来袭,玄德公军队自西来。南方,臧霸守军严加戒备。臧霸其父,被玄德公手下大将管亥斩杀,几年来,臧霸所领东海群寇不停骚扰琅邪。此次,玄德公大将管亥也随军出击,臧霸绝不会给玄德公理由进攻他们。所以南方的路,也不通,何去何从,望诸君早做决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