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节 以牙还牙

商业三国 赤虎 6419 2005.03.31 15:58

    第三章乱世降临 第七十节 以牙还牙

  太史慈率领的轻甲狼骑兵杀入屠戮的战场,迅速分成5人一组,交替掩护着分头截击零散奔逃的敌军。

  战况纷乱,目不暇几。

  这边,一名狼骑士兵才砍倒了一个鲜卑人,未等他补上一枪,一名雷骑兵纵马践踏过来。重马重盔的雷骑一路带着隆隆的蹄音,像坦克碾压柿子般从鲜卑勇士的身上奔驰而过,仿佛意犹未尽,这名雷骑兵拨马回头,再度像压路机般在鲜卑士兵身上纵情踩踏。

  那边,一名雷骑方将一个鲜卑兵自马上拉下,不等这名鲜卑兵爬起,几名狼骑恶虎般扑过来,几支长枪借助马力,狠狠的扎入鲜卑兵身体。巨大的冲击力,顿时撕碎了他脆弱的肉体。惨肢断臂散落在地上,随即,成为众人践踏的目标。

  张郃率领的铁甲步卒竖起林立的长枪,步步向鲜卑大营逼近。凄厉的军号,愤怒的吼叫,沉闷的脚步,赤红的双眼,抖动的甲叶,这一切,加上雷骑狼骑恣意的践踏,砍伐,构成了战场交响乐。

  这是杀戮的欢歌,这是复仇的呐喊,这是我大汉的威仪:有敢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对付侵略和劫掠,回答他们的只能是铁与血。

  鲜卑大营中的士兵目瞪口呆的看着雷骑狼骑在战场上屠杀,在他们的印象中,汉人,在侵略来临时,似乎只会默默的承受,接受新的领导,接受新的统治。即使日后报复,草原大着呢,尽可以任他们躲避。这种暴烈的复仇,似乎和他们相隔太远,霍去病卫青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几百年,远的尽可以遗忘。

  大营内,尚未与雷骑狼骑进行战斗的鲜卑人,就象是变成了另一支部队。他们虽然列成了战斗队形,却并没有立即去支援正在遭受屠戮的战友。无论是将领还是普通的士兵全都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战斗。象是与战斗双方完全不相干的旁观者,更象是失去了灵魂的石像。当然,更多的鲜卑战士因害怕或激动而止不住颤抖。

  也有少数鲜卑士兵,不甘他们的兄弟在战场上接受屠杀,准备出营迎战,可惜被他们的将领制止——侧翼张郃铁甲步卒的步步紧逼,让他们不敢冒着被夹击的危险,放手与雷骑狼骑正面相搏。

  在鲜卑大营的犹豫中,雷骑狼骑的屠杀迅速接近了尾声,只有寥寥的几名鲜卑士兵逃离了战场,躲入了大营,其余的鲜卑士兵全部成为了尸体。战场上,雷骑狼骑不甘心的反复践踏鲜卑遗失。太史慈口里叼着一只箭,一手张弓,一手指缝里夹着三只雕翎箭,催马冲近了鲜卑大营,双腿一有力,在马鞍上站了起来,四处打量着,在人群中寻找着刚才逃遁的鲜卑士兵。

  太史慈如此的蔑视行为,引起了鲜卑士兵的大怒,十几名鲜卑士兵鼓足勇气,冲着太史慈杀来。仿佛电光火石般,太史慈张弓,拨动死神的琴弦。嗖嗖嗖的弓弦之音不绝于耳,雨后潮湿的天空里迅速交织起一张密不透风的死亡大网,几十道闪着灼灼流光的疾风钢矢,一眨眼与第这几名鲜卑骑兵发生了亲密的接触。箭矢与皮盾接触发出沉闷的颤音、与铠甲迸溅出火星,发出磨擦碰撞的刺耳声音。

  雨后,皮盾显得格外松软。在太史慈神奇的射术面前,皮盾像一张薄纸般被利箭捅穿,锋利的箭矢钻入鲜卑骑兵的肉体,将他们彻底推向了死亡的深渊,让他们发出绝望而恐惧的悲嚎。

  随着数声惨嘶,几匹战马先后轰然倒地。战马倒地之后,试图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可是又有几支利箭射中了马的腹部。连续遭受重创的战马留恋地望着被自己身躯压住的主人,急速地喘息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几口粗气。

  有两个骑士骑着跌跌撞撞的坐骑终于冲到了太史慈面前,伴随着轻蔑的冷笑,太史慈竖起了铁弓,以极其恶劣的方式来表达不欢迎的态度。“邦邦”,两声脆响,铁弓敲凹了他们的面颊,敲破了他们的头颅,顺带,收割了他们的生命。

  太史慈的连珠闪射震慑了鲜卑士兵,面对鲜卑大营几十万士兵,太史慈夹着弓,肆无忌弹的在营门口耀武扬威,十几名鲜卑勇士上前应战,却被对方象屠宰羊羔那样地任意杀戮,这种客观事实对士气的打击实在是过于巨大。

  眼前的几千敌军惶惶不可终日。他们的眼中透露出末日降临的惶恐;他们的脸上表现出对自己命运的绝望。知道这一刻,鲜卑部族才真切的感受到:劫掠的代价是需要用生命来换取的,这是极为惨重的代价。

  联想到一直以来的传说,鲜卑部族此时,才开始对必然降临的大熊的报复,深感恐惧。

  惊慌失措的绵羊哪怕再多,也不会令猛虎产生丝毫的惧意。此刻,太史慈就是一只出闸的猛虎。

  高顺收拾完残余敌军。拍马上前与太史慈并列,低低的招呼道:“子义,今日之战到此为止,明日在战吧。”

  太史慈点点头,表示意会。士兵们经过彻夜行军,和泥泞的道路搏斗到了现在,体力已是强弩之末,乘着我们先声夺人的威势,尽快扎营恢复体力,等待援军合围,才是正理。

  一提马嚼,战马人立而骑,前蹄在空中飞扬,太史慈琅声对着几万战栗的鲜卑士兵,掷下了战书:“明日再战。”

  鲜卑大营,经过刚才的战斗,士兵们士气陡落。无数的士兵立在大营口,忧虑的看着拖后的出云辎重部队源源不断的抵达。6000雷骑狼骑展现的战术配合和强大的攻击力,让鲜卑士兵已堕入绝望的深渊。5000名最勇悍的鲜卑勇士出营应战,只应付了雷骑狼骑的一次冲击就土崩瓦解,全军覆灭。现在,出云援军源源不断的到来,让他们对胜利的预期大大降低。

  鲜卑部族尚不知道肥如城是我军预设的战场,大帐中,正在为我军快速的反映争吵、疑惑。

  “定是有人泄露了我军的计划”,突利在大帐中咆哮着:“出云三军齐出,这需要多长时间的战略准备,若不是预先准备,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快抵达肥如城下?”

  另一名部族酋长附和说:“就是,我们部族历年春季都要迁移草场,这种大规模迁移草场行为,大熊从不干涉。这次,我们全族来肥如劫掠,外人只会认为是在迁移草场。若无人泄漏消息,大熊怎么可能预先征召部队呢?我们部族从来是在秋季开始劫掠,今年改在春季,应该是让大熊措手不及的,可现在,大熊居然早准备好了援军。

  柳城的戌受部族幽幽的叹息道:“更可怕的是,出云的三军齐出,目标不是卢龙塞,而是我们这里,我相信,今日晚间到明日一早,出云的军队将源源不断的开到。目前,依附大熊的五大部族尚未出兵,中原之战,大熊尚且召集了这些部族参战,现在,我们进攻的是大熊的根本之地,这些部族的勇士,应该巴不得大熊征召他们,以便通过征战获得功民身份。”

  柳城部族首领的话,让鲜卑人不寒而栗:倾五大部族之力,召集5万战士不成问题,光公牛部族、天马部族、白羊部族战士,就不下4万人。这些装备了出云刀箭铠甲,采用出云训练方式的部族勇士,要有雷骑狼骑一半战力,那将是一只令人恐怖的5万熊兵。

  草原部族,赖以支持他们劫掠的动机,就是不怕农耕民族的报复——草原很大,足够他们战后躲藏的。地理不熟,粮草不济、水源无法寻找,孤军深入的复仇军队,很可能是下一支劫掠的目标。

  但这一切,在大熊面前都不是障碍,几年来出云商队游荡在草原,这些商队的护卫都是熟悉草原的人,商队勾画的道路交通山川河流图,让军队能够按图索骥,直指目标。如果再加上草原部族的领路,那即将到来的报复,让每个人都不寒而栗。

  白狼部族的勇将波勒长身而起,不甘的说:“我怎么听出,各位都有避战之意。我们部族的勇士,前后阵亡超过3000余人,现在,肥如城就在眼前,城里有大把大把的好东西,我们只要再加把劲,这些东西就是我们的了。如果我们两手空空回去,勇士们的血白流了吗?我们如何向留守的部族长老交待?

  况且,我们现在停手,大熊就不会报复我们了吗?为了避免大熊的报复,我们部族将要迁移,若我们一无所获回去,部族迁移的费用如何摊派?部族里牺牲的勇士家属如何安置?”

  波勒的这番话,让部落酋长们默然。是啊,如果牺牲了这么多勇士,在两手空空回去,不仅对部族的人不好交待,连他们的酋长位子,也坐不稳。

  “战吧,命令各部族勇士,立即架火烘烤弓弦。命令各部族所用能战之人,全部披甲上阵,明日里,我们和大熊绝一死战。”

  命令下达后,鲜卑大营一片忙乱,到处是备战的景象。

  可地勒回到了他相依为命的大车上,满脸的灰败,招呼留守的齐塔:“齐塔,赶快生火,烘烤弓弦。嗯,还有,小子,赶快找一付牛皮,做一付皮甲。酋长命令,所有能战斗的孩儿明天全部上阵。明天,你也要上阵战斗。”

  齐塔反驳说:“可地勒大叔,皮甲好做,剪一块皮蒙在身前就行了,可是,上阵打仗我用什么武器呢?总不能那根木棍吧?”

  可地勒点头,肯定的说:“就拿木棍吧,听说,中原打仗,许多人就把木棍削尖了当武器。”

  说完,可地勒叹了口气,补充说:“唉,这都怪大熊,不让商人给我们卖好武器。若我有一把好兵器,那砍起大熊的士兵来多带劲。本想在这次战斗中能抢几把好兵器,没想到,战斗这么凶猛。唉,都怪大熊,竟然要我们拿木棍和他作战,我们不抢他,抢谁?”。

  肥如城,张郃的铁甲步卒面向鲜卑大营开始扎营,雷骑狼骑入城安歇之后,源源不断的辎重兵全赴张郃营中,全力加固营寨,等待鲜卑部族的攻击。奇怪的是,鲜卑族对张合这逼营下寨的行为视而不见,旋即,双方都展开了全力备战。

  日落时分,公牛部族的援军迟迟抵达,招来了高顺的严厉训斥。2万5千名公牛部族战士怏怏的依卢水下寨,等待在明日的战斗中洗刷耻辱。

  不久,出云城元老令送达,宣布了对鲜卑则的报复措施:此次来犯鲜卑诸族,罪在不赦,无论何人,有捉拿或者斩首此次来犯的鲜卑酋首突利等人者,持首级兑换羊1万头,有斩首此次来犯的普通鲜卑士卒者,凭首级兑换羊两头。五个首级可兑换牛一头,十个首级可兑换马一匹,亦可兑换同等价值的羊只。百个首级,可额外获得爵一级。

  高顺巡视城头,见到元老院这条命令,回手交于了参军,谓然说:“这条命令一下,自从,草原即将大乱,商贾行走也将危险百倍。任何人,只要有能力组织起来几百人的队伍,就可以以猎杀为生,草原百姓也将朝不保夕呀。”

  太史慈淡然的说:“主公这次回出云说过:这样的话,无地的中原百姓也可以以商队佣兵形式,挣钱养活自己。学好武艺不再只有卖于帝王家一条出路。

  另外,对外的征战杀伐,主公只要土地,所得的战利品全归参战人员。如果中原百姓有钱能组织起队伍来,也完全可以在这草原上劫掠为生。如果运气好,能占领一片土地,然后向主公敬献,不仅能获得封爵,而且还能受到出云军队的保护,那片土地也将成为了他封地。

  如果此人再能雇到人手帮他管理那片土地,这人就可以在出云城享受他的爵位,享受他封地的出产、税收,这可是大好的事情啊。

  在我们的长子继承法下,小儿子继承不到什么东西,完全可以让他在这片土地上施展自己的才能。或许,他也能获得一个爵位,不负老父所望。

  还有,如此一来,训练军人,战士的郡县武馆、学校也将获得充足的生源。民间存在着大量经过军事训练的百姓,如果出云再有战事发生,我们随时可以扩军备武。而且,这些被征召的百姓,军事素质绝对比那些农民兵强很多。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参加军事训练还是自掏腰包、自觉自愿的行为,不仅不需要政府花钱,学校武馆还要向政府交税。”

  太史慈意味深长的总结说:“主公这道命令一下,天下将大变了。”

  高顺默然,良久,大声传令:“过河去,调集5000公牛部族的弓箭手,配备上我们新研制的十字连弩,登城防卫。”

  至此,双方布置完毕,静等明日的太阳升起。

  明日的日落,还有多少人能看到?

  晨曦中,首先打破宁静的是张郃的铁甲步卒,200个投石车率先投出了燃烧的草捆,点燃了战火,拉开了战争的帷幕。

  200投石车投出的火球,划过了清晨的薄雾,在鲜卑大营中跳跃着,翻滚着,所到之处,焰火缭绕,浓烟蒸腾。

  这些火球都是用草绳制成。在平日里,采集野草烘干编成草绳,装入木箱中防潮。战时,将草绳团成圆球状,再浇上油脂点燃,用投石车投出。草编的圆球弹性十足,落地后不停的翻滚,跳跃。所过之处,点燃一切可燃物体。

  鲜卑部族彻夜都在烘烤弓弦,本来就火堆处处,如今这火球滚来,把未干透的帐篷、车马点燃,浓烟直上九霄。天空中阴云密布,加上黑烟滚滚,早晨,不甚明亮的天色顿时显得黯淡。

  隆隆的声音响过,城门开放,休息了一夜的雷骑狼骑,凶神恶煞般的冲出了肥如城。率先发起冲击的仍是太史慈的狼骑兵。冲到营门口的太史子义跃马张弓,弦如满月,弓如霹雳,箭似闪电。片刻间,两壶箭已射空。

  不甘心的鲜卑骑兵点起5万兵马,恶狠狠的向太史慈扑来。呼哨一声,3000狼骑兵翻身便走,5万鲜卑骑兵衔尾追杀。

  等鲜卑骑兵扑到了肥如城下,一声军号,太史慈率狼骑绕城而走。早蓄势以待的雷骑兵在烟尘中铁器骑出,猛烈的撞击在鲜卑骑兵的侧翼。

  每所攻击无不破者。

  鲜卑骑兵所多,但他们遇到的是三国时代第一撞阵英雄。你就是铜墙铁壁,他也能把你锥烂、碾碎、磨细。鲜卑族的骑阵不是铜铁做的,当然阻不住高顺片刻。眨眼之间,3000铁骑拦腰把鲜卑骑兵截成两端。

  军鼓响起,隆隆隆隆,震天动地。城头,5000公牛部族的弓箭手突然冒出,顷刻之间,三击连环弩射出了弩匣中所有的箭矢。

  这三击连环弩是高山根据清代连环弩的设计,参照秦代青铜弩,重新研制出来的,很多部件已采用了标准化的铁器青铜器构件,由于体积所限,弩匣中只盛装三只箭。但就这样,其威力已经恐怖了。

  几乎是呼吸之间,15000只箭飞向了天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壮观景象呀。箭雨,黑压压的箭雨!在这种遮天蔽日的恐怖箭雨面前,即使是施瓦辛格恐怕也无法保证能够全身而退。

  箭雨飘过,鲜卑骑阵顿时呈现出一大片低地,低地上,到处是哀号惨叫的士兵,血已流成了河,还在不停的汇集。

  蹄声再度响起,补充完箭矢的狼骑兵翻身自城侧杀出。绕着鲜卑骑阵侧翼,不停地倾泄着箭雨。撞阵而出的雷骑回身再度杀来,这一刻,高顺就像是一名雕刻大师般,随心所欲的雕刻着鲜卑骑阵,一会儿削方,一会儿削圆。在他这任意的挥洒之中,鲜卑骑阵越变越小。

  大恐的的鲜卑大营,牛角号凄厉的响起,鲜卑骑兵乱纷纷的涌出了营门,意图救援鲜卑骑阵。铁甲步卒阵中,张郃见此情况,当机立断的下达了命令:“全军齐上,枪兵在前,弓兵在后,射击,射击,把他们赶到河里喂鱼。”

  铁甲步卒空群而出,逼近的鲜卑大营,用连续不断的射击逼迫鲜卑的阵脚,逐渐向河边移动。首先建功的投石车也没有闲着,不断地向鲜卑大营抛洒这火球。

  “敌军渡河了”,可地勒惊恐的指着烟尘笼罩下的河对岸,无数公牛部族战士开始向河里放着木筏,才下过大雨的卢水,河流异常湍急,连放了几个木筏均被河水打翻。不耐烦的公牛部族首领,迅即带着1万公牛部族的斧头兵,向上有移动。

  “敌军抄我们后路了”,见到公牛部族这番举动,联手打击的鲜卑部族惊恐万状。正在此时,烟火中突然冒出了高顺的身影,不等鲜卑骑兵反应过来,又接二连三的冒出了无数的雷骑兵。黑烟之中,雷骑一身黑甲,狰狞的面盔遮盖下,黢黑的眼珠暴射出幽幽的恶狼般眼神。

  “前锋溃败了!”昨日的屠杀让鲜卑族心有余悸,此刻,看到烟尘中不断冒出的恶魔,近十万鲜卑人心有灵犀的同时冒出了这个想法:若不是5万前锋尽被杀绝,敌人如何能到这里耀武扬威。

  烟尘中,太史慈的身影接着冒出,加重了敌军的猜测。

  “前锋溃败了!”,无数的声音从阵前传到阵后,随即,另一个声音响起:“快逃命吧。”

  为了进行读者调查,请读者朋友务必参与读者调查投票,非常感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