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三十四节 雷誓

商业三国 赤虎 4335 2005.11.08 14:39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三十四节 雷誓

  雷声连连,闪电频频。

  国士楼上,不停落下的闪电劈在青铜瓦上,飞溅起一阵阵火花,天地仿佛在摇晃。大自然的威力一至如斯,让赶到的元老们心怀恐惧,不停地缩身回避雷响。

  刘备身披赤色披风,站在国士楼前最高的台阶上,一脸傲然。

  夫子曾曰:天何言哉?天何言哉?四时行焉,万物生焉。天何言哉。

  这雷声,莫非就是上天在说话?

  史书上总是在记载:由于某人道德有问题,雷击坏了某人的房屋,甚至劈死了某人;由于君王不修德政,雷击坏了君王的宫殿。

  当然不止是打雷,大自然的任何灾害都能和某人的道德挂钩。天旱了,也许是某人,也许是某大臣——总之,儒士们想打击谁,就说是谁的道德(或做法、或政策)有问题,上天借这次干旱借雷击借蝗虫借水灾借动乱,借任何他们可以找见的灾害来惩罚百姓。在他们眼里,上天,不是关爱百姓的慈父,而是见不得百姓稍有过错的暴君,只会借一次次灾难,用无数条无辜着的生命,来血淋淋地报复人们的背叛。

  人的道德律,发自内心,关天何事?

  “世人皆以为有雷神,雷神主管罚恶”,见到元老们已经到齐,见到无数元老脸上恐惧畏缩的表情,刘备在雷声的间隙中,时断时续地说:“我要告诉你们,这世界上没有雷神。”

  一阵轰隆隆的雷声响过,仿佛不满刘备的断语,元老们恐惧地跪倒在地,面如土色,其中,一个部族来的元老最甚。

  “这世界只有一个神灵,那就是我们在天之父神。”刘备傲然地举起手,指着头顶的天空道:“父神是慈爱的,父神是关注他迷路的孩子的。父神不会要求他的孩子以生命为代价,补偿过失。所以,每当我们遭受了苦难,不要怨天尤人。”

  元老们都俯首在地,天地间,只有刘备,管宁等少数几个人站着。

  “风雨雷电,只是父神创造这世界的一个产物,而我们,却是他最爱的孩子。”刘备喘了一口气,大声宣布:“今日,我们在此盟誓,父神再显天地之威,借雷电表示他对我们的关爱,表示他对我们的赐福。雷从雨动,青州已经两个月未下雨了,田地干旱。现在雷来了,雨还远嘛?”

  正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起来。雷雨中,刘备高声宣告:“今日,我们与诸部族、各郡县元老在此盟誓,父神驾雷电而来,赐福于我们。我宣布:这一誓言命名为雷誓。愿我们的子孙千秋万代牢记这一刻,愿我们的子孙千秋万代牢记我们的誓言:诸生,皆是父神的孩子,我们今天站着这里,一起盟誓,愿我们的子孙千秋万代永为兄弟。”

  一别于汉代以前诸部族的完全归降,这一次,青州只是要求诸部族作为自己永远的兄弟,而不是奴隶,或者被统治者。这一刻,诸部族忘记了恐惧,忘记了雷电,流着热泪同声回答:“永为兄弟。”

  一簇闪电劈中了最高的雷塔,在青铜瓦片发出阵阵电光缭绕中,刘备高声招呼:“入塔签约。”随即转身,昂然直入。

  张飞毫不犹豫,尾随刘备而去,关羽略一沉吟,也迈步追随。

  在文官们面面相觑之时,高堂隆长身而起,坚定地走入塔内。

  闪电,再一次劈中塔顶,众元老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与此同时,管宁微微一笑,从容地举步望塔里走去。

  雷声再次响起,似乎酝酿着下一次闪电。沮授一咬牙,一横心,尾随刘备而去。随后,众武将蜂拥而入。

  一名部族元老高声大喊:“这是神灵赐福之地,这是神灵为我们选择的‘天单于’,神灵已借闪电之威告诉了我们。每一个青州高官入内,都有一次闪电,这就是赐福。兄弟们,让我们也享受天之赐福。”

  众部族元老如梦初醒,争先恐后地挤入雷塔。

  雷塔最高处,灯光豁然亮起,这灯光照亮了阴沉的天空。在不断的闪电中,显得格外刺眼。

  按照古传说,黄帝生九子,这九子繁衍成不同的部落,大洪水来到后,许多部落四处避难,遂相互分隔,繁衍出不同的语言和文字,成为不同的部族。雷电中,刘备站在摆放盟书的桌前,每个部族长老签约后,经过刘备身边,刘备都给一个热情的熊抱,连声说:“兄弟,欢迎回家。”

  所有听到这话的长老顿时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青州邦联体系既然完成,各长老们剩下的问题就是与青州商量:派遣多少行政官员帮助自己管理部族,以及确定自己部族每年应缴纳的“兵税”额度。由于有了回家的感觉,加上雷塔前震撼心灵的一幕,原先预计会受到点抵制的派遣官员工作,反而成了最受欢迎的事情。看到青州的繁荣,想到按照邦联约书,这些官员名义上属于自己管理,各部族长老巴不得多请一些回去,好一夜之间拉近与青州的差距。于是,官员派遣的名额成了最受欢迎的东西,各部族为此相互争执不休。

  按照盟约,以兵税(血税)的形式向青州缴纳税收的部族,需士兵自备青州制式铠甲,兵器,战马,部族还需负担这些兵士的薪水。这薪水统一向青州缴纳,由青州统一发放。不过,依据《战功奖赏法》,兵士的战利品大多归自己,有了战功还可以获得爵位封赏,准许今后在富饶的青州自由定居。另外,这些兵士们在军营还可以学会简单的汉话,基本的军械常识。这一诱惑使那些想安排子弟在青州定居的元老心动不已,于是,兵税的名额多少也成了元老们相会争执的热点。

  这次,青州都督府下达的兵税额度为骑兵一万人,服役年度子当年六月至三年后五月。他们将根据体能与技能分散编入重骑兵(冲锋骑兵)、轻骑兵(格斗弓骑)、游骑兵(弓骑巡逻兵)。三韩部族(当作三个部族计算)、北公牛部族、天马部族、白羊部族、飞鹰部族作为老牌附属部族,他们的名额上限是1000左右,具体多少由自己确定。剩下不到3000名额由新归附的库莫奚部族、夫余部族、秽貊部族、沃沮部族分配。

  至于南公牛部族,经过五年的碣石定居生活,圈养饲牛,他们的养殖业已走向了大发展,繁殖的牛群作为耕牛,在青州供不应求。虽然,富足起来的南公牛部族,依旧保持自己强悍的体力,但是,他们现在宁愿正常缴纳税收,或者在本乡本土作为警卫部队服役,也不愿远离自己的牛群。

  鉴于这种情况,南公牛部族已完全同青州郡县一般,实行了义务兵制。故此,这次兵税名额中不包括南公牛部族。

  盟约签订完成后,青州的军械销售向盟誓部族全面开放。为了装备自己的血税士兵,这几天,兵器店成了最热销的店铺。同时,由于草原部族多数没有自己的货币,又比较穷困,他们只好用优良的战马来付账。大量的马匹涌入青州,使马匹的价格直线下降。由此,马车的销售也立刻兴旺起来。

  马车销售的兴旺,又带动了车轮行业,车厢制作行业,车灯制作行业,琉璃行业,木材加工行业等等,28个行业的兴旺。这年夏秋之际,成了很多人收获的季节。

  有了先进的军械辅助,再加上青州官员先进的管理技术,相信这些部族会很快的在草原上崛起。他们,将成为中原百姓的北方屏障,大汉民族再也不需经历几百年五胡乱华的黑暗时代。他们,也将是青州功伐草原的引路人和先遣队。

  有了精确的经纬度定位系统,即使山川变化,沧海桑田,士兵们因战功获得的封赏田野不会改变。按照《战功奖赏法》,没有确定统治者的土地都是无主之地,依照谁征服谁拥有的原则,青州只要统治权,只要土地的新主人确认青州的统治权利,青州就承认他的拥有权。新占土地,在头十年内,只要领主在那块土地上付出了与土地等值的劳动或者开发,他就可以获得免征土地税的待遇。

  未开发过的土地,地价很低廉,这相当于头十年内基本免税。装备了先进军械的部族立刻掀起一轮扩张浪潮。始料不及的是,这浪潮也席卷到了青州,以至于某一年,青州除了常备兵外,无兵可用……

  刘备忙忙碌碌度过了整个六月,此期间,虎牢关袁绍又派遣过三波信使,一波比一波傲慢,一波比一波言辞急切。在孔融的再三催促下,七月初一,刘备接见了陈琳。

  “国士楼已经启用,青州即将开始全面教化,各地学馆学堂急需大量的教化(教师),孔璋兄有没有兴趣屈就?”一见面,刘备劈头就问。

  “只是一个教化之席”,陈琳暗中撇一撇嘴:“我名动天下,只给我一个教化之席,太小看我了吧。”

  陈琳义正言辞地回答:“我即追随本初公,岂能不为本初公尽力,为人臣不善始善终,岂不遭天下耻笑。”

  这回轮到刘备撇嘴了:自古以来,儒士叛国都是争先恐后的。寡妇人数本来就少,可历史上守节的儒士比守贞寡妇还少。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不过是想把自己卖个好价钱而已。可惜,陈琳最擅长的是吟诗作赋。吟诗作赋嘛,没听说它对生产力的发展,对科技的进步,对战争的胜负等等有什么作用。让他教别人识字,已是自己对他最大的容忍了。就这样,自己还怕他毒害了学生,让学生失去了血性。

  罢罢罢,养不熟的鸟由他去飞吧。

  刘备摇摇头,再也不谈招揽陈琳的话题,脸色一沉,命令道:“呈上书信来。”

  陈琳脸上掠过失望之色,恭恭敬敬地呈上书信。刘备看也不看,翻过信纸,提笔写了几个大字:“要粮,求我吧,汝敢来取么?”

  刘备掷还信函,大声说:“还有三波使者,出言不逊辱及青州百姓,虽然,两国交恶不斩来使,但却不能不罚。命令:把那三个使者满嘴的牙给我拔光,乱杖打出。”

  刘备发雷霆之怒,大堂内其余官吏鸦雀无声,不敢相劝。陈琳讪讪地拾起书信,默然鞠躬告退。

  时间一晃,到了七月末,各部族选派的士兵逐渐到位。海上风暴过去了,东莱降兵编制完成,刘浑准备启程前往倭国,刘备亲来送行。

  “先在日出城立住脚跟,然后,逐步扩展自己的影响,进而掌握整个九州岛,等九州岛全在手中后,逐步向北侵袭。”刘备叮嘱道:“拿下了九州岛,半个东海全在我们手里,青州的海域防卫圈就健全了,拿出你治国的本事来,让我看看。”

  刘浑这次真的觉悟了,流着热泪回应道:“父亲,浑儿屡犯错失,要不是父亲维护,浑儿早在九岁前就已毙命。如今,浑儿远去,不知今生能否再见到父亲,父亲,保重啊,父亲,记得来看我。”

  刘浑跪倒在地,重重的叩了三个响头,额头见血。

  刘备一把搂住刘浑,道:“你出去,要独当一面,再也不要孩子气了。你面对的是天下最穷凶极恶的蛮族,犯一次错误,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切记切记。”

  刘浑抹一把眼泪,问:“父亲还有什么交待?”

  刘备伸出指头,一字一句的说:“八字方针:杀光男人,抢光女人。殖民,他的诀窍就是用最少的人控制最可能多的人。人多,反而花费过多,成本过大,当地百姓抵抗情绪就重。殖民的人越少,他们掠夺的成果就丰厚,越会有殖民的动力,越会不遗余力地推行我们的殖民动作。要在领地内推行柔性政策,但总的大方针就是:杀光男人,抢光女人。不能抢,就买光女人,贩到青州来。青州青壮男女比例失调,我们正好借此促进‘民族大融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