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节 出云来信

商业三国 赤虎 8031 2004.12.21 10:44

    第三章乱世降临 第四十六节 出云来信

  等我回到卢植府上时,宴席刚刚开始,我身为弟子没有资格坐到上席,只好与田丰在庭下服侍。

  酒宴进行中,仆役们来往穿梭,我也与田丰在庭下摆个小桌就食。我很担心田丰会为此不快,几次想和他说话,安慰他几句,没想到田丰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酒席,半天也不回头。我无奈之下,清咳一声:“嗯哼,符皓,这几日来回奔波,辛苦你了,我替老师感谢你,敬你一杯。”

  田丰回味无穷的转过头来,心不在焉的说:“无妨,主公客气了,能为卢公奔走,丰之幸也。”说完,马上把头又转了过去。

  我举起酒杯,双手敬上:“符皓,我敬你。”

  “嗯”,田丰意犹未尽的转过脸来,连连感叹说:“哎,卢公的号召力真大呀,天下名士尽集于此了。”

  哦,看不出田丰竟然是个古代追星族,他目光炯炯的指着席上的一个个高冠博带的大臣,对我细细解说他们的身份:“这位是谏议大夫马日磾,经学名家郑玄,议郎蔡邕、杨彪、韩说、袁绍,尚书黄琬,司空张温,太尉杨赐、司徒袁隗、大司农荀爽,哈哈,三公都在,这里也是一个小朝廷啊。”

  嘿嘿,小朝廷有什么用,当今圣上重用的是宦官,你在有才与名气,我把你当猪狗,说下狱就下狱,说没收家产,把你的女儿卖做妓女,你还能怎样。这不过是一群战战兢兢在皇帝手下当奴隶的大奴才而已,名气在大有什么用。

  思虑及此,我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举起酒杯缓缓的饮下这杯苦酒——我也是一个奴隶,一个奋力挣扎,渴望有权拥有自己的财产的奴隶,一个希望今后有能力让自己的妻儿不受皇帝和官员宰割的奴隶。

  天变了,打我来到这世界起,天已经在悄悄改变。现在我的势力弱小,只有暂时的隐忍,等到风云机会的那一天到来,这世界将不再是奴隶主的世界。我不敢奢望一日之内让民族重焕精神,但至少不需要到2000年之后,才容许百姓拥有自己的财产。

  席上的喧嚣渐渐离我远去,我独自沉浸在思索中,直到田丰不停的摇晃我,才从幻想中清醒。“什么?”,我手里拿着酒杯,问田丰。

  “卢公招呼你上堂去”,田丰解释说。

  “同去同去,今日之事多赖符皓四处奔走,我去见这些人,岂能没有符皓陪同”,说完,我不由分说拉着田丰走上堂前。

  卢植忙着为我和田丰介绍堂上衮衮诸公,随即起身站在堂中,向公卿们深深做一揖,表示:“劣徒顽皮不堪,然,其父母已逝,孤苦无依,我身为师长,不得不多多看顾,今后劣徒若有不是之处,还望诸公看在我的面上,多加维护。”

  我马上明白了卢植的意图,好家伙,看来他是担心我折磨禁军的事越闹越大,所以现在就给大臣们下套。我顺水推舟,马上行礼,一一谢过各位大臣的关爱。

  卢植等我行礼完毕说完,仍站在堂中不走,向周围大臣做了个罗圈揖,开口说:“劣徒自幼定亲,但幼年游学幽州,耽搁了婚事,黄巾乱起后,其妻殒灭于黄巾之手。如今老大不小,此次来京,我拟代其父母为他主办一场婚事,也算是为其尽师长之责。如今诸公在此,我就老着脸皮说了,谁家有好女子,回头我可要登门提亲。”

  堂上哄然大笑,司空张温首先开口:“子干(卢值的表字),你这弟子我偶有所闻,黄巾乱起之后,自幽州打到青州,十战十胜,攻必克战必胜,还听说其在辽西百战之地,聚流民建城,治一地活万民,群寇莫不敢犯。如此人物,能文能武,若我家有女,必嫁给这样的人。”

  袁绍在旁马上插嘴说:“汝南许子将曾言:‘如此人物,恨不能一见尔’。我常常思及玄德公的悍勇,渴望一见。前日,我子袁谭曾与玄德公战于渤海,得玄德公谬赞:‘生子当如袁显思’,我不胜惭愧,今日得卢公之福,见到玄德公,正要感谢玄德公对我儿子的照顾。来,我敬玄德公一杯,嫁女当嫁刘玄德。”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现在虽然袁绍还没有沾染上位高权重时的狂妄与愚蠢,但仍是一个偏狭小人,借夸我抬高自己的儿子,夸我的同时不忘贬低我,只提我的“悍勇”,故意显示我不过是个一勇之夫而已。这样也好,我正想低调躲避朝廷的注意,由他来完成这项工作也好。

  我举起酒杯,热情洋溢的夸赞袁谭:“本初公,你生的好儿子啊,黄巾乱起冀州,郡县官员逃散,显思兄以一游学士子的身份挺身而出,战黄巾于渤海,使一郡百姓的安定,在下深为佩服,本初公有子若此,也可笑傲渤海了。”

  袁绍闻言,脸上花都出来了,笑着说:“哪里,这也多谢玄德公的卫护,据说玄德公有一义子,气概非凡,怎么这次没见到他?”

  我也笑着解说:“犬子刘浑与显思兄并肩战于渤海,情谊非常,听说显思兄将署理渤海郡,犬子引部从在碣石驻扎,希望能有机会再与显思兄携手作战。”

  袁绍眉开眼笑的说:“那好那好,小儿若有事,正要请刘公子帮忙。”

  我慨然应诺:“碣石正在渤海管辖范围内,若有事想招,岂能不帮忙。”

  袁绍举杯再次劝酒。

  经过这一打岔,席上已不便再谈婚事的话题,众人相互之间开始胡乱敬酒。我带着追星的田丰,挨个桌子结识名人,在一片闹哄哄中,酒席持续到深夜。

  第二天一早,卢植上朝去谢恩。我无所事事,准备到王越的武馆见见师兄弟们,正在此时,卢府门官来报,洛阳英雄楼老板前来拜访我,卢府门官本不愿让这个商人进门,但对方说曾受我恩惠,现在想来答谢,故此门官来询问,我是否愿见这个商人。

  英雄楼,我遍搜记忆,似乎没有这个朋友。不过,能来卢植府上找我就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消息足够灵通;第二,和官宦阶层有交往。不然,不会知道我在这儿。

  得到我的许可后,门官不一会领来了一个面色红润,矮胖矮胖的汉子,我心中一惊,是陈永,当年与管亥一块杯我收服的泰山寇,嗯,我应该安排他在蓟县开饭馆,就近监视刘虞,他怎么会在此。

  我以目示意,阻止了陈永的参拜,随即吩咐门官:“此人确实我认识,多谢你了,你先下去,我与他有事谈。”

  陈永马上抢上前几步,递上几枚出云金币,低声说:“门官大哥,多谢你领见,有空去酒楼吃饭。”

  门官颇有些尴尬的看着我,我马上安慰他说:“老兄,此人与我熟识,这钱你拿上吧,记住,今日之事不要与我老师说就行。”

  门官立刻表示理解,不过,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把这看做是为了掩饰我身份而特意要求,身为士子,与贩夫走卒打的火热,这一消息传出去,当然对我不利。对此,我当然要加深他的误解了。

  等门官一走出我的房间,陈永马上跪下,大礼参拜:“主公,一别两年,永今日又见到主公了,呜呜呜,主公,你丢下出云城民太久太久,呜呜呜,主公,你不要我们了吗?呜呜呜……”

  我连忙扶起陈永,问:“你怎会在此处,你不是在蓟县吗?”

  陈永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解释说:“自主公走后,高山大人认为今后情报的重点不在蓟县,而在洛阳,所以派我来洛阳统领众人。我曾向高山大人推辞过,但高山大人说,我虽然不识几个字,不过对主公忠心一片,只要我本着忠心管束住大家,就算完成任务。永深受主公厚恩,能为主公办点事怎么会迟疑,所以主公走后不久,我就来洛阳。只为刚开始诸事没有头绪,所以两年没与主公联系。前不久,高大人来信,说主公可能会来洛阳,让我一定与主公联系上,把几封信件交给主公,所以我来冒昧求见主公。嗯,信在这……”

  陈永边说边递上一个密封的铁罐,我随手接过,借机询问着我们洛阳人员安置问题,随王越来的10名侍从现在有3人安排在英雄楼——以王越名义开的酒楼;5名安排在王越武馆,两人已经进入城卫系统,但平民出身的它们上没有占据重要位置。

  我随手拆开高山的信件,信中没有称谓,没有署名,只用简化字写着几个问题:“出云无主,朝廷几次派官员来主事,虽连连杀之,但他们前仆后继,怎么办?

  战乱已起,大户人家都已逃散,货物销售不畅,怎么办?

  你不在,我们以什么名义销售出云产品,转手贸易利润既低周转又慢,怎么办?

  邻国购买力枯竭,新的市场如何开拓,货物积压太多,怎么办?

  流民越来越多,安抚他们支出庞大,现在出云货物外销渠道减少,资金压力、土地压力越来越大,怎么办?

  你此次参战,掏空了出云几年的积蓄,辽西鲜卑动荡,朝廷官吏压迫愈盛,鲜卑今年不叛明年必叛,再有战争怎么办?

  城民中成年男子越来越多,女子缺乏,他们的婚姻问题越来越大,怎么办?

  流民点上,先建城再垦荒化费巨大,见效缓慢,人口越来越多,人均粮食zhan有量下降,今冬粮食缺乏,怎么办?”

  我反复读着这封信,心中沉重。这封信中包含的内容不适合给田丰看,只有我一人默默的承受这压力了。战争,打的就是钱粮。没想到我一场风光的胜利,加重了出云城的负担。现在,出云城更背上了青州这个负担。明年,是我们最为艰难的一年,只要熬过去,凭着我们人口基数,优良耕作方式,先进科技水平。我们就能再重新积累。

  今年的冬天将会格外的寒冷……

  “你还有钱吗?”我问陈永:“我变卖家产,随身带了一点钱,但恐怕上下运作,钱还不够,你的英雄楼还有多少盈利,拿一半给我,我要去拜访左丰。”

  当天,我旋风般拜访了左丰,靠他的引见,我又旋风般拜访了大太监张让、赵忠。在我的运作下,因为青州民乱猖獗,朝廷有必要加强州刺史的权力,,又因为龚景派兵(派我)参加剿灭黄巾的功劳,积功升为州牧。

  拿到这封旨意后,我立刻把它揣到怀里,嗯,等我到了青州后,在通知龚景。现在需要以青州官府的名义,买下了毗邻王越武馆的土地,召集人手开始建立青州办事处——“青州会馆”。

  青州办事处,这个名词在当时还很新鲜,地方官府在京师花费巨款建立来往官员歇脚的地方,被认为劳民伤财,我这个异端一时人人侧目。幸好,禁军们正在传扬我一番忠义送师上京的事迹,再加上卢植当时正上下活动为我选妻,儒学大佬们碍于情面无法指责,这事悄然淡化了。

  忙忙碌碌,等“青州会馆”开始动工建设,我终于解决了出云城的出路,马上提笔给出云城写信:“

  高山,你们好,辛苦你们了。

  来信所言八大问题,如今已解决过半,今后你们所有货物,可以青州府名义销售,货船自出云出海,在碣石入黄河,逆流而上,在洛阳销售,船到乐安时,你们可以顺路领上青州府牌。商人到洛阳后入住“青州会馆”,由“青州会馆”负责保卫和联系销售。

  相信出云城有了钱,一切就可以动起来,相信熬过这个冬天,我们的前途是光明的。

  现在,我们最迫切的两个任务就是,派出两个商队,一队来洛阳后直接前往益州,沟通商路。这支商队中需要有认识植物的人,可把《植物志》上的一些图片描绘下来。我需要去益州的商队带回来一些香料植物的种子,如花椒,八角等等,然后我们在出云和青州种植。最重要的是,我需要有中国的金鸡纳霜之称的植物——鱼腥草(哲耳根)的种子。中原大战就要来临,我们需要消炎药——鱼腥草来降低死亡率。当然,这支商队如果能带回来这些植物的种植专家,更好。

  另一支商队要在乐安登陆,由我们护送前往淮南、江夏。湖广熟而天下足,现在淮南基本上没有大的动乱,粮食产量应该很大。另外,豪门士族多数避居江南,购买力应该很大。我们可以以物易物换粮食。运粮船队可以沿长江而下,运抵出云、青州。现在各地道路不畅,只靠口口相传,各地缺粮的信息应该还没传到荆州、湖广。如果下手快,不等今年冬天粮食价格长上来,就会运来第一批粮食,解决我们的燃眉之急。

  另外,如果香料植物能大规模种植,有了它们,就可以压下海产品的鱼腥味。我们背靠大海,有丰富的肉食资源,可以大量捕捞鱼充饥。淹制成咸鱼、熏鱼、霉干鱼等等,既美味也可充当长久储存的战备粮草。

  还有,我们饲养的大量动物,今年冬天除了留下种,其余的全部杀掉。只要我们挺过这个冬天,春天里,我们还缺吃的吗?

  至于辽西鲜卑叛乱问题,人口、土地压力问题,我已有了打算,等我回到青州,再与你联系。”

  信写完之后,我默默在心中选择着送信的人员。现在四处黄巾作乱,兵荒马乱的,嗯,唯赵子龙可以千里走单骑,把信安全的送往出云。再派5名护卫随行,向高山他们介绍赵云,足够了。

  我揣着信,匆匆赶往王越的武馆,这几天田丰神神秘秘,不知在干什么,人影都找不住,我只好孤身一人前往武馆。

  一进武馆,我吓了一跳,黑压压的人群,密密的挤在一起,却又鸦雀无声。干什么,不会是来看我的吧。我那么有名吗?我沾沾自喜的思量着。

  迈步随门口执守的师弟走入后面的演武堂,一个禁军官员正在堂中趾高气昂的训话,那师弟低声向我解释:“师兄,四处盗匪横行,皇上要成立西园禁军,在师傅的大力推荐下,我们这些师兄弟通过挑选的,可以进入禁军当差。这位是禁军左校尉夏牟,来我们武馆挑选人的。”

  嗯,早说吗,我还以为在等我的,这几天忙来忙去,虽然青州会所比邻王越武馆而建,我却几次过门不入,在我想来,王越一定等着我上门——毕竟我还有点小名声。看来,我得意过分了。

  寒门弟子想当官难啊,看看王越的奔波无着就知道,师兄弟们能够进入禁军当差也是一种好出路,难怪人头涌涌。嘿。

  我抬头打量着王越,师傅老了——整日周旋在皇帝身边,不容易啊,也许在皇帝看来他就是个弄臣,所以他被士人看不上眼,宦官们又不可能把他当同类,只好教教禁军武艺,却毫无官职。难堪啊。

  王越看我进来,马上招呼我:“来,玄德,见见这位大人,这是禁军左校尉夏牟夏大人,这是我的一个徒儿——前幽州兵曹从事,现青州别驾,辽西属国出云城主、卢公植门下,中山靖王之后刘备刘玄德。”

  在王越得意的注视下,我恭敬的上前给他请安问好,再向夏牟行礼致敬。西院校尉的官衔相当于郡守,我是州属官,但不是出于朝廷任命,所以理论上他的官衔应该比我大半级。

  夏牟微笑的看着我,意味深长的说:“玄德公,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你在护送老师上京时,为了不让老师在暴日下行走,拉着禁军们赌博,耽误禁军行程。哈哈,皇上今早听说了此事,大为震怒,正召集群臣商议怎么处置你。你来的好巧,要不要我先扣下你。”

  话音刚落,王越身后猛然窜出了乐进的身影,拔刀大叫:“乐某在此,谁敢欺我主公?子龙,你去喊云长和翼德。”

  “慌什么慌”,我马上制止住了赵云:“夏将军说笑而已,何必当真。我每日就在卢师府上,要找我,何日找不到我?我难道会丢下老师跑吗?夏将军要扣下我,何时不能动手,要今日在我师傅地头上动手?”

  “好,处变不惊,真英雄也。”夏牟夸奖道。

  王越在旁乱了手脚:“玄德,圣上震怒,这该如何是好,要不,你先出城避一避,我现在就入宫,看看能否帮你说上话。”

  三公聚会,恐怕王越靠不到跟前,我摇了摇头,说:“师傅何许惊慌,皇甫嵩大人明日就要出征,今日朝堂之上皇帝必然不会驳他的面子,有皇甫大人说话,再加上几人帮忙,我怎会有事?”

  随后,我马上把话题转向夏牟,“夏大人准备在武馆挑选多少人,哎,可惜,这些人在跟着师傅学几年,成就更大,现在吗,他们也就比一般人稍强一些。”

  夏牟赞同道:“不错,学艺十年难有所成,这些人才学了一两年,想必成就有限。哦,也罢,我本想好好挑一下,听了你的话,也没有挑的兴致了,来人,从队头往下数200人,把他们全部录取。”

  王越心中一急,慌忙想说点什么,我顺势走到他身边,恶狠狠的踩了他一脚,笑着对夏牟说:“多谢夏大人转告朝堂上的事,夏大人今日很忙,改天有空,我一定登门答谢。”

  夏牟看着我开始辞客,知道我一定急着安排随之而来的皇帝质询,马上领悟的回答:“好,我带着选上的人先走一步,你们忙。”

  王越满头雾水的随我送走了夏牟,等我们回到演武堂,门口已挤满了前来问讯的师兄弟,关羽张飞也杂在队中。一见到我,张飞立刻大喊:“大哥,听说皇帝老儿要处分你,我们赶快收拾行装,我保护大哥杀出洛阳,如何。”

  王越不悦的看了我一眼,招呼说:“玄德,大家屋内说话。”

  张飞关羽闻言随我走进屋内,赵云却立在门口,随乐进持刀堵住大门。

  我看到乐进一付凶恶的样子,不禁哑然失笑,连忙招呼赵云乐进解除武装:“你们两位都进来吧,这里都是我的师兄弟,不需如此紧张。”

  话音刚落,王越马上抱怨说:“玄德,我知道你心中有事,可你也不能这样赶走夏将军。我最得意的弟子们正在陪你兄弟后院练武,本想等夏校尉挑一阵,再让他们出来,这下可好,人都挑完了,怎么办?师兄弟们学艺多年,有这个机会不容易啊。”

  我淡然的回答:“师傅别慌,我青州有65县,如今在我管辖的乐安,齐国,北海,东莱四郡,尚缺28名县尉,28名县佐(县尉副手),寒门子弟,即使进入禁军,不过是一个小卒而已,百战余生,还要防止别人吞没自己的功劳;积功升迁,官不过县尉。不如到我青州谋发展,这些都是我的师兄弟,谁敢吞没他们的功劳。刚到青州,我就可以授予他们县尉之职,以后前途不可限量,何必在禁军中苦苦挣扎。”

  王越听到这,一头雾水换成了满心欢喜:“好,玄德既如此说,也对得起这些师兄弟们,只是,寒门弟子初入官场,就授予县尉一职,我怕青州士子不服。”

  “青州现在那有士子,大乱过后,十室九空,千里无人烟;盗匪猖獗,郡县官员多数逃散;若有人不服,我求之不得。等他说出来,我也任他一个县尉,让他剿灭黄巾,安定四境。”我决然回答。

  王越还有点担心:“听说青州盗匪势大,济南、平原两郡城池屡被打破,官员多死于任上,齐国郡,青州治所所在,临淄也受到攻击,险险被攻下,让这些孩子们到青州,怕是危险。”

  我不悦的驳斥道:“大丈夫生于乱世,当仗剑横扫群邪,安定四方,卫护百姓。岂能只求安稳,师傅当年仗剑独入匪巢的勇气哪里去了?”

  王越一听,不好意思了:“嘿嘿,玄德教训的是,看来是我多虑了。”

  “我需要28名师傅最出色的弟子,另外需要400名受过至少一年训练的弟子,师傅帮我安排吧,嗯,只要受过一年训练,愿意去青州的我都要。”我马上支开了王越。

  看着王越兴冲冲的走出了演武堂,我招手叫过赵云:“子龙,我有一项重托,非你不能完成”,说着,我掏出了密信:“你挑10名侍从,快速赶往辽西出云城,把这份信亲手面交给出云城大司刑高山,在告诉他我们的情况。出云城四处鲜卑动荡,估计明年很可能叛乱。你到了哪儿后,先在城卫军中干着,回头我找人替换你。”

  说完,我以手扶着子龙的背,说:“千军万马,子龙一定要闯过去,把信亲手交给大司刑。”

  “主公放心,我一定把信送到。”赵云慷慨激昂的回答。

  我再次嘱咐说:“子龙,出云城明年可能要和鲜卑战斗,左右两员锋将都要出动,到时,出云城的防卫可能要交给你了。出云城,是我立足的根本,是我多年的心血,子龙万千重担,你可要挑起来。”

  以高山等人的精明,看到我派来赵云到出云城,马上就会领悟到我的意思,就由他们选择开战时机吧。当然,我希望他们不要抢先动手,以免担当挑起战争的罪名。不过,就是我们先动手了,难道不能把罪名加于他们之上吗?御敌于国门之外,方能阻止敌人对我们建设的破坏。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只要我们胜了,我们想怎么写历史就怎么写。

  “文谦”,我匆匆招呼乐进:“你在这等王师安排弟子,能有机会挑选一下,就把表现出色的人给我记下来,我和云长、翼德先回老师府上,打听一下朝廷的消息。”

  无寐居推荐作品:1、《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网游,2、《玄媚剑》,作者:说剑,言情武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