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二十六节 逼迫

商业三国 赤虎 4761 2005.09.05 10:44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二十六节 逼迫

  是夜,刘备彻夜难眠。

  虽然和陶谦说得漂亮,但刘备知道,攻城,是一场最消耗攻方兵力的战斗,而他再也承受不住兵员损失了。

  训练一个军团需要三年,近卫军团士兵训练了五年,都是久经战火的老兵,这次,自己带出去六个军团,却只带回来三个军团,半数精锐战士埋骨虎牢,自己现在的任务,就是把战士们完整地带回青州。他们在,外势力必然不敢窥视青州。

  夜深了,刘备仍在苦苦地思索,门口侍卫的典韦见到屋内昏暗,顺手拿了几支火把进屋,一一插在了周围的墙上。

  刘备看着典韦,心不在焉地问:“典韦呀,人皆有表字,你的字是什么?”

  典韦恶声恶气地回答:“表字,那是你们大人用的,小民不需要字号。”

  刘备心中一乐,道:“你知道吗,在青州,人人都抢着当兵,是因为一旦成为军队中的士官,就跨入了武士阶层。所谓武士和文士,是高于六民的士子阶层。如果士官立了战功,再进入军校学习,就会成为尉官,尉官可以直接获得勋位,成为不拿薪酬、不能继承的下层爵士。你现在就是校官,校官嘛,应该是中等爵位。典爵爷,你也算小民嘛?”

  典韦瞪大眼睛,颇不敢相信地说:“真的假的?那我到真要好好取个字了。”

  刘备暗暗摇头:这社会,人的等级观念真是好强,连典韦这样的粗人,听说自己成为高官都要失态。齐人多收了三五斗就想易妻,也不过如此啊。

  “就叫乐涛吧,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勇者嘛,应该弄浪潮头,踏风饮血,纵横千里,所谓:手把铜虎符,身引虎狼骑,临老一声笑,曾斩万人敌。”

  典韦低头嘟囔着:“典乐涛,典乐涛。也好,谢主公赐名。”

  刘备走到兵器架边,顺手拿起了一支戟钺,对典韦说:“明日我们就要战斗了,我看你还没有一个称手的兵器,就把这支戟钺赐给你吧。我曾持此戟钺与吕布战斗过,希望你不要辱没了这支打败过天下第一将的利器。”

  典韦接过了戟钺,连连地舞动了几下,惊呼:“好东西,好东西,真称手。”

  天明,刘备空群而出,扑向郯城。

  天色阴沉,旷野中风呜呜的吼叫。触目之下,一片萧条。

  不管历史上如何夸耀,臧霸作为盗匪队伍,接受招安后,本身没有治国的才能,只知道饿了向百姓要粮,穷了向百姓要钱,至于百姓如何生存,不在臧霸的考虑范围内,或者说历代统治者也考虑地不太多。即使是最为臧霸鼓吹的三国志,也指出臧霸部队劫掠甚为严重,甚至化身为盗匪,直接抢劫民众。在曹操委托他兼管青徐两州时,治下百姓民不聊生,千里渺无人烟。

  东海郡,本来是水网密布,土地肥沃,种下粮食几乎不用管理,自己就会成熟,然而,经过臧霸几年的治理,百姓逃散,天地间荒草没膝。

  在阴霾的天气里,刘备统军逼近了郯城,5000近卫军团士兵仿佛在进行一次骑术表演,派着整齐的队列,衣甲鲜明、耀武扬威地缓缓驰近城池。身后,新编第14军团挺立着长矛,气势汹汹地尾随着骑兵队伍。

  “不错,以1500名老兵,加上张昭家丁2000人,让一名第一军团老兵带两个新兵,重新编列的第14军团看起来气势很足嘛。”刘备眯起眼睛,赞叹道。

  “第一战就是攻城战,不知道他们能否承受。”徐庶忧虑地说。

  刘备举起望远镜,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郯城。

  城楼上,军旗随风舞动,猎猎做响。旗下,守兵们面色死灰,神情绝望。

  刘备放下望远镜,转头对陶谦谦让道:“陶公,你来指挥吧。”

  陶谦立刻把脑袋晃的像拨浪鼓:“玄德,你勇名冠于天下,还是你来指挥,我不下军队但听所命。”

  刘备点头应允,随即对孔融说:“文举公文章华丽,诗词隽永,此战,由你开始如何?”

  孔融犹豫:打仗,与我的诗词隽永有什么关系?

  旋即,孔融恍然,催马来到城下,琅声道:“虎牢雄关,并州劲骑,吕布骁勇,我军一战而下。郯城,城池坚固不及虎牢;东海,兵丁战力不及并州;将军,将领骁勇不及飞将吕布。如今,我军兵临城下,将军外无援兵,内无粮草,试以为郯城可以守多久?是降是战,一言以决。”

  好一个孔融,不愧是文章大家,这篇劝降文做的花团锦绣,慷慨激昂。

  城上,死寂一片,刘备,手心淌汗,难道真的要强攻嘛?

  城门缓缓地打开,一个孤独的身影催马绝望地走出了城门,身后,城门再次哐当关闭。

  刘备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这人——信使嘛?似乎不像。

  此人30多岁,盔甲齐全,胯下骏马雄壮,面上带着一条刀痕,让整个脸显得异常凶恶,可是,现在,那凶悍的脸上,却显得异常心灰意冷。

  “前阵散开,让他进来。”是臧霸,这年头,除了青州兵,各地还没有为兵丁们配甲的习惯,尤其是臧霸这样的一支盗匪军。

  “是臧霸那厮”陶谦低低的转告刘备。

  臧霸在死一般的静寂中,催马缓缓地步到刘备面前,战阵上,上万人屏住呼吸,冷冷地看着臧霸。静寂中,只有臧霸的马蹄声,甚至,可以听到马蹄扬起的土尘,带着斯斯的微响,飘散在干燥的空气中。

  臧霸翻身跳下马,立定,看着高高骑坐在马上的刘备,缓缓地说:“你我二人有大仇,你的家奴杀了我父亲。本来,听说你的家奴在与吕布的战斗中受了重伤,我以为,伤好后他能否恢复战力,很难说,我以为,今后我有机会报得家仇,可惜,没想到你要替你的家奴出面,来找我消除隐患。

  你的家奴有你这样的家主,是他的幸运。你的家奴有你这样的家主,是我的不幸。

  我打不过你,我听说你攻克虎牢,十万并州兵,不带伤的不足3000人,我的部下因此而恐惧。

  你的仇人是我,不是我的部下。我今天把自己呈现给你,免除你的仇恨,希望你因此放过我的部下,他们老了,多数在此娶妻生子,落叶扎根,他们已没有战斗的***。”

  臧霸说着,抽出了自己的配剑,双手呈上,一名士兵接过了佩剑,转递给刘备,刘备不接。

  臧霸开始解开衣甲,脱下头盔,扔掉护腕,同时,心情沉重地说:“你可以拿走他们的粮食,但请你给他们留下一点口粮,让他们的家小度过这个冬天;

  你可以拿走他们的衣物,但请你给他们留下随身的衣物,以便他们遮羞避寒;

  你可以把他们当作奴隶,但请你不要拆散他们的家小,以便让他们一家团圆;

  你可以拿走他们的武器,你可以奴役他们,践踏他们,但请你让他们活着,哪怕是屈辱地活着,像狗像马一般活着……”

  臧霸说完,五体投地的匍匐在地上,脸贴着泥土,淡淡地说:“活着,真好。”

  刘备伸手按住了想说话的陶谦,简短地回答:“他们可以活着。”

  几名士兵冲上前去,按着了臧霸,把他捆绑起来。刘备看着陶谦,一字一句地说:“青州兵不是盗匪,青州没有奴隶。”

  陶谦意会,点头答应。

  刘备松开了陶谦的肩膀,淡淡地扔下一句话:“根据我们的协议,现在,他归你了。”

  军旗降下,城门打开,郯城陷落。

  臧霸随后被陶谦斩首,20万士兵与妇孺被重新编制……

  稍后,刘备谢绝了陶谦的挽留,过城不入,穿越苍山,直赴琅邪开阳城。

  平阴城内,乐进乐文谦正对着盟主袁绍的一封信件沉思。

  此时,正是三月末,几十万大军空耗无数钱粮,在酸枣徘徊不前,坐吃山空下,粮草吃尽,全赖青州兵的奋战,攻克了虎牢,然而,随着刘备的迫走,战事又成胶着状态。

  粮草吃尽,众诸侯的联欢诗会不得不结束,各路诸侯纷纷引兵回到了自己的领地。虎牢,只剩下曹操与袁绍、河北太守王匡的队伍,王匡新败未久,兵力已被袁绍兼并。

  联军前有徐荣挡路,鉴于刘备的遭遇,曹操已不愿力战。战局如此,徐荣又不愿和袁绍以诗文好坏决定战事胜败,袁绍没有了办法。谋士逢纪随即建议:既然军对不能进,那就不如退。

  这个退是退往青州,战乱之中,只有青州的粮草可以支持袁绍继续举行酒宴,谈论诗文,以此来战胜徐荣。

  可惜,袁绍“退”入青州,甚至退往平原,就必须经过平阴。平阴城,乐进统领的四个军团是一个拦路虎。以前,刘备在自己的统领下战斗,自己的军队可以大摇大摆地来往于渤海与酸枣之间。现在,摆明了袁绍要侵占刘备的领地,乐进会让自己的军队与袁谭军汇合吗?

  最重要的事,以前自己有个讨董的大义支持。如今,董卓封了刘备青州牧、列侯、将军,如果刘备借着董卓的旗号半途袭击自己,那自己会死的很难看。

  此时此刻,乐进的态度就最重要了,如果乐进还认自己这个盟主,那么刘备不足为惧。兼并了乐进的四个军团后,袁绍完全可以顺势进入济南郡,趁刘备没返回时,携盟主之威直捣刘备的大本营——齐国郡。

  想到这,袁绍马上以盟主的身份,写了封口气很大的信,任命乐进为镇东将军,兼领青徐两州兵马,并作为前趋进入齐国郡,接管当地政权,迎接自己的到来,“如是,则大业可成,汉室可兴矣。将军之名,必妇孺传送。”袁绍在信最后写到。

  乐进看这信使,回忆往事,用梦呓般语调叙说着:“昔日,进初归主公,寸功未立,主公在野外打了一只大雁,分食给自己的老师卢公与在下。当日,主公撕下最肥美的雁肉给乐某食用,自己情愿啃雁头雁颈,进当日泣泪交加,是含着眼泪吃完雁肉。你说,这样对待臣下的主公,古今可有之?”

  不等使者回答,乐进站起身来,凑近了使者,继续说:“进初入青州,主公就委我以重任,令我专守一方,现在,青州兵三分之一的战力在我的手上,你说,这是何等的信任?

  袁绍令我背主投他,其何德何能也?我家主公在前线奋战,公,为国家除国贼;私,为袁绍报家仇,可袁绍如何待我主公的?

  请问,以袁绍这样的心胸,以袁绍这样的气度,以袁绍这样的待人接物,就想让我离开待我如此厚恩的主公,袁绍,他不知道无耻是怎么写的吗?”

  使者强辩道:“乐将军,我家主公四世三公,又是当今联军的盟主,你怎么能直接称呼我家主公的名姓。再者说,我家主公以盟主的身份,代朝廷颁布诏命,给你高官显位,让你为朝廷出力,你若不从,岂不枉顾大义?你若只甘心做一个臣下之臣,岂不委屈了这一身武艺?”

  乐进冷冷地笑着:“乐进,粗人也,不知道何为大义,何为臣下之臣。我家主公委托我守卫此处,若无主公手令,别说是袁绍的乱命,便是真的朝廷诰命,若无主公许可,我也是神来杀神,佛来杀佛。”

  使者高喊:“乐文谦,你何出此大逆不道之言,不怕诛你九族吗?”

  乐进掀翻了桌子,大叫道:“诛你九族?就怕袁绍不来!来人,斩使示威,命令副使转告袁绍:袁谭不退出平原,他今生别想回到渤海。若他敢离开虎牢,我必乘势而击之。二十万大军,不够我杀的。”

  暴雨倾盆而下,使者抱头而归。自此,袁绍与刘备正式决裂。

  倾盆的大雨下,刘备艰难地行军,暴雨让天色昏暗,暴雨同时浇灭了火把。在哗哗作响的雨帘中,不时的有士兵滑倒,战马倾覆。

  “士兵们,相互用长枪连起来,别着急,慢慢走,我们就要回家了。”雨中,刘备扯着嗓子高喊。

  回家了,这话语温暖着士兵,跌倒的奋力爬起来,路滑骑不成马,士兵们把马缰连接到一起,相互拉扯着,奋力向前赶。

  雨夜中,一点点的火光星星点点的亮了起来,这星星点点的火光组成一个类似飞机跑道样的两行长路,火光尽头,正是开阳城。

  “欢迎主公回家?”走近了第一个火点,火把下面,一个农夫满脸的笑容,欣喜地跳跃着。身后,几个农夫高高举着伞,保护着火把不被雨水浇灭,他们虽然不能跳跃,但满脸的笑容,用力的点头附和着。

  “欢迎主公回到青州”,开阳城下,陈群泪流满面,呜咽不成声。

  “哭什么”,刘备搀起了陈群,意气风发地说,“既然老天不让我死,我回来了,青州还是我们的,快跟我说说,现在局势如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