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同贺新年

商业三国 赤虎 2434 2004.07.11 08:46

    第三节 同贺新年

  笑了一会,简雍长身而起,向我施一礼说:“我看玄德蛰居在乡中,不日当复起,不知玄德复起时,能否让简雍也追随左右。”

  我立刻回答:“宪和,我也正有此意,这几天正想询问你,你也有这个意思,太好了。”我乐呵呵的说:“可惜此地无酒,否则我必与宪和痛饮一杯。”

  刘浑在旁答:“岂曰无酒,酒在车中”。

  真是瞌睡遇到枕头,能有这么巧的事情?田畴马上接口说:“春日融融,岂能无酒,刘浑,你说酒在车中,在何处?”

  刘浑进一步解释说:“出云城送来12箱果酒,每箱24瓶,是采集山果用新法酿成。酒分三种,一为翡翠液,是采用野苹果汁与大麦酿成,色泽碧绿;一为黄金汤,是采用野山梨与黄米酿成,色泽金黄;一为英雄血,此酒性最烈,入口如火,是采用野山楂与海棠果酿成,色泽鲜红。这三样酒我们一样运来四箱,高山叔叔说,其中各样一箱,送与苏张两位作样品,其余九箱送我们做新年贺礼。”

  众人皆大喜,纷纷表示愿意先品尝这种酒,我立即止住了大家的激动,再次询问刘浑:“还有什么礼物,都一块说出来。”

  刘浑答:“还有12箱糖果,其中两箱也是要送与苏张两位作样品。糖果也分两种:一种为花生糖,一种为甜菜糖。还有,高堂叔叔让我告诉苏张两位客商,他们还有两笔货款未付,如再来出云城采购货物,前账未清,不赊新货。”

  哈,看来高堂隆是想用新货诱惑两位客商,想因此把两位客商的采购目光转入农副产品上,看来正直如高堂隆,也开始耍心眼了。有进步,看来我熏陶的不错。

  在大家一片喜气洋洋中,我发出命令:“将糖箱与酒箱全部拆开,除了留下给苏张两位客商的样品外,其余的,酒一人一瓶,糖拿出一半来分与士卒们。过年了,让士卒们高兴一下吧。”

  转头看到田畴期待的目光,我接着说:“三位贤人每种酒先分三瓶(合计每人九瓶),糖果由三位随意取用。”

  一片欢呼声,我接着拆开了礼物匣的第三层,是四只水晶琉璃熊罴杯和一套瓷具,瓷具为四支白瓷茶杯。

  看着这瓷具,我知道高山在暗示,我们的温度计已发明出来了。这种新式瓷具含了骨粉,所以坚硬异常,掉地上都不会打碎。同时,它又白如玉,亮如镜,敲击起来发出金石之音。只不过由于它含了骨粉,烧制起来需要格外控制温度,没有温度的计量设备,出不来这样的好瓷。

  我拿起一只瓷杯,手平举到半空,手一松让它落下,周围人发出一片惊呼和惋惜声,杯子发出清脆的声音,在木地板上弹跳了几下。简雍立即捡起杯子察看——完好无损。

  大家发出一片惊叹,我笑着说:“既然宪和先捡起了这个杯子,这套茶杯就送与宪和了。”

  话音刚落,简雍立即遭到了大家的痛狠。管宁大贤,自重身份,只是脸上微微露出点后悔之意,田畴则一边拍打着右手一边喊:“我怎么下手这么晚?手啊手,我恨你”。

  我微笑着说:“这套礼物,宪和、幼安都有份,这个棋盘棋子就送与子泰吧。”

  田畴略带不好意思的说:“出云城送来的年礼,主公都分与我们,似乎不妥。”

  我立即正色答道:“备所获最大礼物,就是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几位大贤能陪在我的身边,有此礼物,我已心中快乐,何许太多。”

  管宁田畴立即离席行礼:“主公厚恩,我等唯有肝脑涂地以报。”

  我伸手拿起那四只水晶琉璃熊罴杯,说:“这或许是出云城最后造的四只水晶琉璃杯,短时间内,出云城不会再造这种杯子了。来,既有美酒佳器,不可不饮,上酒,我与诸君同贺新年。”

  金黄色的酒倒在水晶杯中,阳光的照射下,把每个人脸上都映的一片金色,我暗自嘀咕,“高山这家伙,别是造假酒的吧。这样的黄色可不是正常酒的颜色,他加了什么染色剂搞成这样。”

  浅浅的抿了一口,除了梨味外还有点姜黄味,还好,看来是植物染色剂,或许还有曲黄。我放心大胆的喝了一口。好酒,这年头酒都是3到5度的米酒,这酒怕有15度左右。

  “好酒”,管宁田畴简雍齐声赞叹,“酒作金石之色,入口甘甜绵软中带辛辣之气,如人饮金石,不愧黄金液之名。”

  管宁赞赏完,一饮而尽,摆弄着身边尚未打开的酒瓶,微带醺然的问:“不知其余两种酒是何味道?”

  唉,贤人也有贪欲啊。我把没喝完的黄金液放到一边,打开了一瓶翡翠汤。

  色显碧绿,酒在水晶杯中如一块翠玉般晶莹透析,又像是清晨草上的露珠般可爱,令人不认下咽。品一口,一股苹果的清香沁入心扉,好酒。

  我忽然想到什么,转头命令管亥:“炳元,士卒们拿到的酒各有不同,让他们相互交换,争取每种酒都尝尝。还有,这酒珍贵异常,又性烈如火,让他们慢慢品尝,不得一次多饮。”

  回过头来,我对他们管田简三人说:“母丧在身,我不能多饮,就此告退。来人,把酒每样再拿两瓶,各位,慢慢品尝吧。”

  三人立即点头,我起身告辞了。

  不久,四邻开始络绎不绝的上门回拜,我以糖果作为回礼,答谢四邻。可惜的是,自小照顾刘备的宗亲刘德然已在外郡任职,全家搬往了任所。现在,村中已没有了刘备的亲戚,这样一来,虽然我不用担心身份泄漏,但新年之际,未免有些形影相吊。

  日午时分,苏张两位客商也来拜年,见此美酒佳肴,立即与管田简三位喝上了,添了新力军后,那三位更喝的天昏地暗。

  酒至半酣,两位客商趁机向我诉苦:“我等不是想不付出云城的旧账,奈何每次前往出云城,都能见到一些新东西,每次采购都超出预算,故此老是旧账未清,又欠新账,玄德可有办法教教我们。”

  这两位客商经常照顾刘备家人,倒是不能得罪,我沉思一下,为他们出主意:“此次出云城送来几箱样品,两位大可利用新年之际,召集商人来你家品尝新货。若他们满意,就可在酒席上议定价钱,再让他们直接下定金,定出购货量。这样,两位不用自己的钱,就能买下采购的货物。如此一来,两位还债,进新货的钱不都有了么。”

  苏张两位大喜,进而大醉而归。

  接下来,我们忙忙碌碌过了正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