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二十二节脱钩

商业三国 赤虎 4580 2005.08.08 16:06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二十二节脱钩

  嵩山,号称“五岳”中的中岳,主要由东部的太室山和西部的少室山组成。据说两山加起来有72座山峰。山色秀丽,峰岚奇特。最高峰太室山海拔1440米。如果不是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刘备也许会好好游览一下这天下五岳中的中说嵩山。

  这时候的嵩山还没有寺庙,也没有驰名天下的嵩山书院,山中的小道全是猎户用脚踩出来的。山路狭窄难行,在这样狭窄的路上,进行万人大行军,虽然刘备心急如焚,却不愿士兵伤亡在山路上。故此,这嵩山走了整整两天,第二日傍晚,刘备军中吃完了最后一粒粮食。

  绝粮了吗?刘备捏着干瘪的干粮袋,看着前来报信的徐庶,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前卫营已到了山口,距我们这里不足三里。我们今晚就必须拿下轘辕关。告诉士兵们,我们明天早晨如果不能在轘辕关吃饭,就要在山中挨饿。命令他们不要举火,立刻就地休息,三更时分,偷袭轘辕关。”

  打量着手下的将领,刘备心中暗自盘算:这个偷袭的工作必须让一个仔细的人干,关羽太傲气,不适合;张飞太暴躁,也不行;高览吗,心绪未定,不能让他去,只有——对了,让张辽去,这人可是个偷袭专家,历史上曾用几百人偷袭孙权大营,杀的孙权20余万人马鬼哭狼嚎。

  “文远(张辽),攻袭轘辕关,由你担任主将,成天色未黑,你再去挑选些军士,补入陷阵营,今晚,文远,给我看看你的武勇。”

  张辽大声回令:“诺”。

  是夜三更,张辽率300新编陷阵营士兵偷袭轘辕关,以搭人墙的方式爬上关墙,开关卸锁,5000近卫军自山中呼啸而出,一举夺取了轘辕关。关内守将李蒙自睡梦中惊醒,来不及逃遁,被张辽斩杀。3000守关士兵,半数伤亡在自相践踏上,其余士兵在睡梦中遭张辽军士屠戮,降者不及200人,陷阵营伤亡仅60余人。

  天亮,刘备哨探回报,太谷城还在凉州兵手中,刘备随即歇兵一日,等待孙坚的到来,第二日,孙坚仍无动静,刘备无奈,率领疲惫不堪的士兵奔袭太谷,太谷守将不敢交锋,只身逃走,不知所终。

  此役,刘备共缴获战马2000匹,两城被俘的士兵,多被刘备解除武装,轰赶到旷野。

  再一日,孙坚仍未到来,心急如焚的刘备不耐久等,看到士兵已恢复疲劳,遂命令士兵将能带的粮草都带上,士兵们背着大袋小袋,缴获的战马上也驮着巨大的草料包。全军用最快的速度撤离轘辕、太谷,进入了豫州颍川郡。

  “可惜,两城的粮草我们还没有搬空,不知道孙文台能不能赶的急?”刘备骑在马上,边走边嘟囔着。

  徐庶慨叹道:“主公,你为何不许我们把剩余的粮草烧掉,万一孙文台赶不及,两城被徐荣重新夺取,这粮草岂不回到了董贼手里。”

  刘备摇头叹息道:“粮食,在地里长一年才能成熟,这中间花费了农夫多少心血,我若一把火少了,这多可惜。况且,今年的中原大地上,青壮劳力都在打仗,年底会有什么收成,难说。

  即使这些粮草落不到孙文台手中,若两城附近的百姓听到我们撤军的消息,有胆子进城拿走粮草,也算能借此暂渡饥荒。若这些粮草回到徐荣手里,既然他夺回了粮草,也就不会再向百姓搜刮,百姓也可剩下一点口食,多活几日。

  所以,别去计较这些粮草落在谁的手里,它,正落到了我大汉子民手中。”

  一旁的孔融闻言赞叹道:“我常听国子尼(乐安太守国渊)说:玄德,大仁也。夫小仁者,止于妻子。大仁者,恩及四海,行事不计毁恶,但求无愧于心。我常恨不能聆听当日的广绕之誓,今日方知道玄德公之仁心。”

  说着,孔融摇头晃脑地长吟道:“夫圣人之于天下百姓也,其犹赤子乎!饥者则食之,寒者则衣之;将之养之,育之长之;惟恐其不至于大也。仁人之德教也,诚恻隐于中,至诚于内,不能已于其心……”

  刘备军队远去的烟尘尚未消散,太谷城外又来了一支军队,孙坚军终于到了,见到完好的粮仓,孙坚叹息道:“我与刘备在洛阳一见,人皆以为其疯狂,我却知道其真英雄也!听说他这次战胜了称雄洛阳的飞将吕布,可惜我来晚了,见不到他一面,可惜。”

  程普手搓着粮食,惋惜道:“真是巧合呀,正好是袁术看到我们连战皆胜,不给我们发放粮草的时候,而主公恰好找袁术要粮不在营中,刘备送信来了。一来一去耽误了这么几天,竟与玄德公失之交臂。这里粮草充足,若是我们早与他联手,何置于为粮草供应和那小人袁术闹翻?”

  孙坚叹息不止:“照德谋(程普)这么说,你是赞成和刘备联手了?”

  程普回答:“主公且慢答复,车骑将军以盟主的身份压制玄德公,我看,玄德公也不敢轻视车骑的任命。主公且看,玄德大人退却的方位是朝往琅邪,琅邪由他另一个家臣陈群陈长文治理,若是陈长文接纳了玄德公,青州必然匍匐在玄德公的脚下,否则,玄德公必然四处亡命。主公且等玄德公到达琅邪,再作表态。

  至于那500士兵么,主公可以明白地告诉他们青州的处境,告诉他们,等玄德公重掌大权后,你再送他们会青州,如此,这段时间他们将不得不为我们卖命”。

  孙坚大喜。

  三月十日,夏,烈日炎炎,刘备军进入颍川。

  颍川,这个汉代才子学者汇集的地方,现在已经荒芜残败,有先见之明的学子已提前把家迁离这兵马来去纵横的战火之地,来不及迁离的学子已在战乱中毙命。

  战乱年代,读的起书的富家子弟是军队掳掠的首选目标,黄巾来了要抢劫他们,官军来了要他们出粮出钱。汉代没有印刷术,图书典籍都靠手工抄录,在黄巾焚毁的家园中,有多少珍贵的书籍消失,谁也不清楚。

  站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听着耳边风吹过残垣断壁发出的呜咽声,刘备欲哭无泪:“轻盈娉婷,月旦庐评,紫芝眉宇,张绪风情。吕生骨秀,卫子神清,卧床逸少,升座延明。旋成凤尾,笑点龙睛,兴怀也,使后之览者,有感斯情。

  这里,就是书生意气,评点江山风liu人物的颍川书院嘛?月旦评在哪里?评点人物的名士在那里?我来过这里,这里不应该是这样,这段历史也不应该是这样。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的变革都是以暴乱、屠杀,焚烧开始,以换汤不换药的恢复旧秩序结束,为什么我们每隔200年就要等待一次被征服,被奴役,被屠杀,被毁灭”。

  孔融默然,徐庶垂泪。

  感怀良久,刘备挥手命令部队启程。2日后,全军穿越淮阳国,进入陈留郡南部。

  踏入陈留郡,刘备欲行且止,在马上发了半天楞,方不甘心地嘟囔道:“过其门不入,我以后还有机会吗?”

  身边,徐庶孔融茫然不解,刘备也不加解释,兀自下令:“全军改向北行,我们在宁陵休整两天。”

  宁陵,位于酸枣东南约120公里。虽然接近了袁绍原来屯军的地方,然而,事变以后,刘备掩踪隐迹地急行了七八日,得不到消息地青州一定很着急,同时,刘备也迫切需要知道外界的讯息。

  另外,据说陈留太守张邈部下小卒、陈留己吾人典韦与帐下人不和(让超级猛将当一名小卒,他当然不会和帐中小卒和睦了),最后典韦杀死数十人,南逃往宁陵躲避。在此地,它结识了陈留平丘人毛玠,被推荐给曹操。

  计算时日,诸侯组成联军已有三个月了,粮草吃尽正是该散摊子的时候。典韦也该杀人逃命了吧。想到这员数一数二的猛将,即使在逃命过程中,刘备也不愿擦肩错过,因此军队特地转向,以联军的名义叫开宁陵城门后,刘备小心谨慎地指挥大军接管宁陵城,并拘捕宁陵官员,封锁入城的消息(与联军旧大营太近,不得不防),探马四处打探周围的消息,同时向青州传达自己脱困的消息。

  忙完这些后,打着补充士卒的名义,刘备派遣一支招兵队伍,走上街头开始招聘士卒。暗地里,还派遣人员四处打探宁陵的杰出人物。

  徐庶看到刘备这番举动,不解地问:“主公,宁陵没听说出过什么武学大家,百姓也不好习武当兵谋生,在宁陵招兵,兵员素质岂能保证?”

  刘备想了想:也对呀,招来一群绵羊,混入猛虎的队伍里,别把猛虎带坏,染上了绵羊习气。

  招招手,刘备唤来张飞,命令道:“翼德,你来负责招兵事宜,招兵的标准么,有人挡得了你三合,他就是我们的兵了。”

  高览闻之,嘟囔道:“挡得了翼德三合?你这是招兵呢,还是招将?”

  刘备沉吟着,答:“我军与吕布一战,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对付正规军的骑兵,除了要有严整的战阵外,还需士兵举备个人格斗技巧。以前,我军对付的都是放下锄头拿起刀枪的农夫,我军可以靠严整的阵型战胜敌军。

  而凉州并州骑兵,却是在边地久经战斗的勇士,他们的个人格斗技巧很高,仅仅依靠阵型,决不够。我们必须秘访天下武学大家,创立一套适合我们战阵的格斗术,保证我们今后百战百胜。

  另外,我这次回青州后,也要对军事再次改革,编制新的军团体制,以适应今后的战斗。

  云长(关羽)、文远(张辽),你俩对步兵战斗技巧精通,今后青州步兵由你们负责训练、组织;翼德(张飞)、胜景(高览),你俩今后负责骑兵训练。具体事宜,等我回到青州再讨论。”

  与此同时,在太谷,胡轸军进攻孙坚,企图重夺太谷粮草,胡轸的骑兵突袭到太谷时,孙坚兵正在搬运粮草,军士们见到敌军忽至大为恐慌,独孙坚谈笑自若,与人下棋。等到军士兵整理好队伍后,孙坚起身迎战胡轸。

  胡轸见到孙坚军势严密,料不可战胜,遂引军全身而退。

  董卓的报,大怒,亲自带领孩儿吕布,统军进入伊阙,准备与孙坚决战。

  而洛阳东线,在徐荣的压制下,袁绍不敢存进,刘备前车之鉴,曹操也不敢奋力作战,怕引起袁绍的嫉妒,三月十日,军中粮草吃尽,部分联军开始撤走。为了维持联军,袁绍急命才进入青州的袁谭征集粮草。

  此时,刘备尚未得到探马的回报,不清楚外界情况的刘备,正率领侍从在宁陵的大街小巷闲逛。

  一个小小的宁陵城,掘地三尺,两天里没有发现典韦,令刘备郁闷不已。两天里,刘备转遍了宁陵的所有街巷,可以说,现在的宁陵,刘备比自己的后花园还熟悉。

  闷闷不乐地回到征兵处,张飞正百无聊赖地打着瞌睡,刘备长叹道:“诺大的宁陵,竟无一个人值得垂顾。罢罢罢。我军已经停留两日,等今日晚各方回报后,我们打点行装,明日一早动身。”刘备无奈地呻吟着。

  “汝敢小看天下英雄呼?”一声巨喝吓醒了张飞。

  “翼德,让他看看什么是天下英雄?”刘备晃着张飞的肩膀,指点着这名相貌丑恶的男子。

  张飞朦朦胧胧地起身,举起了手臂,摆了个POSS,显示他的股二头肌。

  刘备一阵恶寒,举起案上的水壶,把里面的水浇到了张飞头上。

  张飞咆哮着,随刘备的手势扑向了丑恶男,双方拳来脚往,片刻间,只听见一连串的肉响。

  张飞醒了,暴跳如雷地大吼:“丑鬼,你惹恼我了,看拳。”

  拳脚相斗半晌,张飞稍稍占了上风,刘备突然插话问道:“你是何人?如何称呼?”

  激斗中,丑男喘息未定的回答:“我乃……”

  未等话说出口,丑男脖颈上早中张飞一拳,半句话咽回肚里。

  丑男暴跳如雷,正准备奋力还击,刘备再度询问:“你今天吃早饭了吗,早饭吃的饱嘛,为什么拳脚如此无力?”

  丑男奋力回答:“谁说我拳脚……”

  肚上又中一拳,把丑男的话打断。

  如此,张飞毫不留手,刘备不断插言询问,丑男无法分心,答话老是半句就被打断,片刻之间,丑男伤痕累累,摇摇欲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