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商业三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十二节 攻城

商业三国 赤虎 9127 2005.06.05 16:26

    第四章群雄割据 第十二节 攻城

  大汉历396年(公元190年)元年2月13日,又称为初平元年2月13日,辽东治中从事柳毅来在掖城城墙外,在一群辽东将领的簇拥下,巡视着掖城城墙。

  柳毅深深的叹了口气,看了看手中的千里眼。这千里眼是去年公孙度打着攻伐高句丽旗号,从刘备那里购买的军械物资之一。刘备虽然对于中原诸侯防范极严,然而,对于配合出云攻伐异族的公孙度却极为宽容。只要给钱,军械物资要什么给什么。只可惜,打着攻伐高句丽旗号装备的5万士兵,最终还是向自己的同胞举起了屠刀。

  “这是乱世呀”柳毅暗暗的告诫着自己:“身处乱世,讲什么道德仁义?乱世,讲的是活下去。背信弃义也罢,笑里藏刀也罢,卖友求荣也罢,历史,从来也不苛责胜利者的。”

  柳毅举起了千里眼,细细打量着掖城七丈(15米)高的灰色城墙。

  自从刘备占领青州后,利用青州丰富的石灰石和粘土资源,两者混合后制出一种新的粘合剂,被称为“水泥”(也就是“波特兰水泥”,或者称为“自然水泥”,其凝固速度较慢,但凝固后较煅烧水泥更加坚硬。)。这种水泥的采用,使筑好的城墙硬如铁石。

  此后不久,刘备又开始采用长窑煅烧石膏石混合料,烧制出新式速凝水泥,加快水泥凝结速度(爱迪生水泥)后,丰富的水泥产量使得筑城速度加快。自此以后,一夜之间,青州大地上城堡林立。而这个掖城就是早期水泥的产物之一,虽然建筑速度缓慢,但坚硬度更甚于后期速凝水泥。利用这种水泥造出的城墙,很难采用挖掘法,破坏城墙。

  刘备筑城,向来不遵循古法。这个掖城就秉承了刘备的风格,四方城门不是与城墙成一条直线,而是凹进去,让城墙环抱着、保护着城门。这样建成的城池就不再是四四方方,随着城门数量的多少,城池也变为千奇百怪的形状。八个凹进去的城门(含两个水门)让掖城的形状说不成的怪异。

  为了方便居民进出城,掖城没有护城河,也没有吊桥设备。而注入胶州湾的沽水(大沽河)自掖城北水门入城,从南水门流出。水门上方是厚重的水泥闸,河中,还有几道低于水面不足一尺(一汉尺合22厘米)闸门,现在,这些闸门都已经升起,隔断了河中的水陆交通。

  柳毅细细端详着水门,问:“我军细作(间谍)入城了吗?城内情况怎样?”

  辽东将领回答:“我军细作(间谍)已经入城,但是,敌方十五日前关闭了城门,细作的消息无法传递出来,我们只知道,掖城内有六个大型的人工湖泊。

  这些人工湖泊和沽水河,导致掖城地下水位只有两米。”

  柳毅叹了口气,明白了诸将的意思。

  冷兵器时代,古今中外所有的攻城的手段不过只有区区14种:以土袋填埋护城河法;用钩梯绳索登城法;冲车撞城门法;用云梯登城法;积土成山居高临下射击法;(城内奸细)纵火法;水攻淹城法;挖地道入城法;挖掘破坏城墙法;蜂拥攀城而上法;箭楼居高压制射击登城法;楼车登城法;轒辒车破坏城墙法;投石车(炮石)攻击法等等。

  其中,最残酷,最不把百姓生死当回事的水淹法、火攻法等,都是中国式攻城法。

  掖城高耸的城墙,让攀爬城墙式攻击法成为不可能。坚硬的墙壁,让挖掘城墙式攻击法,得不偿失——士兵们不可能一边冒着箭雨,一边静下心来敲开水泥。

  而掖城内的湖泊河流,较低的水位,又让挖地道法攻入城墙不可行——那厚重的城墙使得两米左右的浅土地道无法支撑,深于两米的地道又会被水淹没……

  这样一来,经过反复衡量,攻打这掖城,只剩下了冲车撞城门法;水攻淹城法;轒辒车破坏城门法这三种方法了。

  柳毅无奈的叹息道奇怪不已:“城内守军不过5000人,然而,我30万大军却在城下徘徊10余日,城中守将是何人?”

  辽东将领恭身回答:“城内守将名叫郑奇,字之奇(书友潇潇风雨推荐),是刘备今年元旦方才任命的新掖城城守,到任不过一个月。”

  柳毅猛然间,一阵脊梁骨发寒:“刘备做事,素来谋定而后动。元旦日,他突然调郑奇来掖城,难道,他预先发现了我们的打算?你们说说,这几日是如何攻城的?”

  “我们刚来掖城,发现掖城水门城墙、城门最为薄弱,遂砍伐木材,做成木筏攻击水门……”

  柳毅打断辽东将领的话,夸奖到:“不错,刘备筑城,四方城门都凹入一块,城门四周都在城墙上弓兵的射击范围内。只有水门凹入程度不大,城门外还有码头。一旦我们抢占了码头,码头的房间可以躲避弓箭。只要我们破坏了水闸,顺水而下,船只可以直接进入城内。你们能看出这一点,不错。”

  “可是,柳从事,那水门是个陷阱。我军自水门攻城,全军无一人回来。”

  “什么?”柳毅大吃一惊,急问:“你们是如何攻打水门的?”

  “我军初来掖城时,敌军水门尚未关闭,水中船闸尚未升起。我们砍伐木头,做成木筏,顺利攻入城内。不过,水门口水道狭窄,只能五船并行。水门之后,城内沿水道修筑了五里(汉里,约相当于现在的1公里左右)长的高墙。我军木筏在五里水道上备受高墙上方弓兵打击。由于水上交战无法穿铠甲,导致我军伤亡惨重。

  我们好不容易冲到了水道尽头,那里是又一道水闸。此时,敌军开始在水道上倾注火油,这火油不知由何制成,竟能在水上燃烧。随后,敌军闭合了水门,燃起火油。我们无法入城的士兵,在城外听见水道内士兵哀号,五千士兵,就这样丧命在水道中。战后几日内,空气中都弥漫着煮肉的味道,惨啊。

  现在,掖城守将已用绞盘升起了水中船闸。城外绞盘已被拆卸,绞索已被取走。船上晃荡不定无法施力,我军很难再冒着箭雨破坏船闸。故此,我们已决定放弃攻打水门。”

  柳毅满头冷汗:“如此看来,在这场战斗中,郑奇使用了示敌以弱、诱敌深入,断其后路,聚而歼之等种种策略,应该是非常善于守城之人,刘备突然把他调到掖城,我军的意图他很可能已经知道?”

  诸将默然,半晌,柳毅问:“掖城下,我军有多少士卒?”

  辽东将领回答:“我军攻击水门,伤亡1万左右,现在,城下尚有22万军队。”

  柳毅再问:“沽水上游是否查探了?”

  “掘上游之水灌城?”一名辽将明白了柳毅的意图,惊喜的问。

  “正是。此刻正是春季,雨水连绵,若是掘开沽水上游,倒灌城池,我看掖城能支持多久?”柳毅坦然的说。

  一名辽将挺身而出:“末将愿带2万人马,前往沽水上游掘开堤坝”。

  柳毅点头答:“很好。不过,你要注意,刘备很可能提前预测出我军的行动。青州各乡县,有1000余名王越弟子分布各地,武馆乡勇攻民队组织林立。建立乡县武馆及乡民卫队。然而,我军顺利登陆青州以来,10余日光景,未见乡民武装的踪影。

  还有,刘备的主力军团去了酸枣,但他身边的近卫军团尚未出动。这近卫军团都是跟随刘备,自辽西打倒冀州青州的百战老兵,战斗力不可小觑。刘备一向自诩爱民,我军掘开沽水堤坝后,沽水下游百姓必然被淹。下游百姓被淹,他岂能没有动作?近卫军团一出,乡民卫队统领都是他的师弟师侄,岂能袖手旁观?

  刘备,熊也。自从军以来,每战必胜。霸居青州,世人不敢小视。我等大军攻下了龙口港,登陆青州,是来熊口夺食。我军必须乘刘备主力未会青州之时,迅速拿下一块立足点。再整顿兵士,与刘备主力决战。

  我料刘备听说我军准备掘开沽水后,必有动作。掖城兵不过5000人,只要我们留下十万兵士,猛烈攻城。掖城必不敢出兵接应刘备。我军以五万人大张旗鼓去掘堤,以五万人悄悄设伏,引刘备前来野战,我军兵多,必能大胜。”

  军鼓雷鸣,四个城门的辽东军队大开营门,开始了几日来最大规模的攻城活动。几个千人队开始呼喝前进,每30人顶着一个巨大的盾牌,缓缓向城下逼去。随着呼嗨呼嗨的号子声,十几辆轒辒车隆隆的被推出营门。

  与此同时,随着辽东军队打开营门,掖城城上的喋口,瞭望的士兵吹响了凄厉的军号,一杆红色的大旗连连挥舞。一瞬间,城头上人头涌涌。城内街道上,铜笛声响成一片。身着麒麟铠的乡民卫队沿街叫喊:“敌军攻城,功民们,拿起弓箭,登城作战。”

  人潮涌动,从店里,从酒楼上,从居民家中,从学堂里,无数手持弓箭刀枪的百姓涌向街头。城内守军的连声高呼“某某街功民,编入3小队,跟随我向南门进发。”、“某某路功民,向这里走,你们编入11小队。”、“某某街预备功民,跟我走。”

  一晃眼功夫,八个城门像海绵吸水般,将人流吸纳。大街上,只剩少量的平民警卫队,手持刀枪在街道中巡逻,一边保持治安,一边严防奸细。

  此时此刻,谁还敢在街头走动,非奸即盗。短短一瞬间,巡逻队已经格杀了多名在街头走动之人。

  掖城守将郑奇立马南城门,3000名士兵正静悄悄的站在他面前。抬头望向北方,目光沿着静寂的长街看过去,方才的喧嚣渐渐走远,北城门遥遥在望。

  郑奇嘲讽地一笑,对士兵们们说:“这帮狗崽子来了多日,只攻了一次城就不打了,老子我还有太多的手段没来得及施展呢。儿郎们,守城不能闷守,咱们也得让城外的敌军活动活动。辽东军队大营在北方,我们击溃南门敌军,救援物资就会源源不断,逆沽水送达掖城。等我一声号令,我们冲出城门,杀他个片甲不留。”

  攻城士兵渐渐逼近了城门,士兵们顶着的大盾,躲藏的轒辒车有效地减少了伤亡,城头上守军发现了这点,两轮箭后,停止了射击。

  近了,再有几十步就可以冲锋了,攻城士兵有点兴奋。营中,柳毅举着千里眼,屏住呼吸注意着城头上的反应。

  一块块巨大的石球腾空而起,向攻城士兵飞去。柳毅明了地点点头:“是投石车。”这玩艺刘备曾打算向辽东出售,可是,辽东军队嫌这个每架300万钱的投石机笨拙难以移动,又发射缓慢。巨石投出后,在空中很容易看到飞行轨迹,容易被士兵躲避。如此一来,砸到地上的石块除了声势惊人外,只有筑路时的夯土机的作用,花这么大价钱买个夯土机,辽东上下均认为不值。

  “为什么刘备的投石机发射的是圆形石弹呢?”用望远镜观察着石弹的飞行线路,柳毅心中暗暗疑惑。投石机,随便找块石头扔出去不就行了,还要用圆形石弹,每一个石球都需花费十倍于普通石块的工夫和钱财,打磨、修整。那投石机每发射一次,扔出去的都是大把的钱币呀。刘备这么奢侈,干什么?

  仅仅一霎那,柳毅明白了圆形石弹的作用,砸中巨盾和轒辒车的石弹,一击之下,声如霹雳,木屑横飞,血肉四溅。没砸中巨盾和轒辒车的石弹,重重地落在地上,地动山摇。旋即,石弹从地上弹起,旋转着向前滚动,所过之处,骨断筋折,车翻人亡。每一个石弹后面,都是一条血肉胡同。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柳毅手足冰凉,满眼里都是鲜血肉泥,透过千里眼,甚至看见那些军士死前惨淡凄厉的神情。“十倍功夫,百倍伤亡。”刘备花十倍功夫琢磨石弹,这些圆形的石球一旦投出,没直接砸中人所造成的伤亡,比砸中人还要可怕。而不加琢磨的异型石弹,落地时不会再弹跳滚动,除非直接砸中人,否则就是一台夯土机。

  “我们一直拿投石机当作夯土机使用,所以这一防守利器我们居然不在意,活该我们今日受惩罚。”柳毅黯然的说。

  谁说不是呢?可刘备的武器装备,却不能以常理衡量。就拿刘备卖给辽东的连环弩来说,连环弩威力倒是很大,但弩匣内装备的弩矢,却都有严格的长度和重量标准。用蒸汽冲压机一次成型做出的矢尖翼尾,长度精确到每毫出云尺(毫米)——而汉朝廷通用的计量器只精确到寸(2.2厘米);重量精确到一克左右误差,而汉朝廷重量计量器最小的单位是“两(14克左右)”。

  这就造成买了刘备的兵器,还必须不停地购买他的配套消耗品。如果不想再掏钱,自己动手的话,做出的箭矢长短不齐,装不入弩匣中;重量不匀,射出的箭毫无规律可言;每只箭都反复核对,造成功效低下,箭矢成本昂贵。反而不如大批量向刘备购买。

  至于刘备的铠甲,更成问题。不可否认,刘备的铠甲很精美也很贴身。但是,也正因为它贴身,铠甲的型号甚至在相同的身高上,又细分为胖、中、瘦型。相同身高不同体型的人,穿上那铠甲就如同遭受酷刑,冰凉坚硬的铠甲磨烂了无数士兵的皮肤……

  刘备的战力闻名于辽东,如果不是不停地向刘备购买兵器铠甲,使辽东无法忍耐,公孙度决不会悍然做出偷袭刘备的举动。不过,一旦战胜了刘备,进而把制作这些兵器铠甲的工匠纳入到自己的管辖范围,以此资本有望谋取天下。在风险和收益两相比较下,辽东还是决定动手了。

  城上投石机威势猛烈,投石之战只持续了两柱香的时候,辽东的进攻阵地已砸得七零八落,血肉模糊,尸骨成堆。只有少数身手敏捷的军士逃了回来,其余的军士都被碎石包围,境况惨不忍睹,凄惨的叫声惊天动地。

  “居然靠不到城边”,这一刻,柳毅手足无措。雪上加霜的是,辽东军士来报,南门守军乘攻城军队败退的功夫,开门出战。辽东军队大败,南门之围遂解。

  “再围南门?”柳毅心中盘算着:“兵法有云:围三阙一。南门军队本来就不是主力,它主要责任是监视胶东国的动向,既然南门之围被破解,那么不围也罢。”

  转过身来,柳毅询问:“我们刚才攻城的时候,掘沽水大堤的士兵出发了吗?”

  辽东将领回答:“掘堤士兵和伏兵均已出动。”

  柳毅点点头:“好,那我们就加强其余三门的攻势,掩护掘堤士兵和伏兵出营。”

  辽东军士齐声大喝,十几个千人队又开始呼喝前进,人人手持盾牌和环首刀,保护着多驾云梯、冲车向城门冲去。巨石飞舞,箭矢横空,碎石四溅,血肉成河。

  等到辽东军进入城门凹处,一声号令,城头守军从三个方向,向下倾泻箭雨,辽东军队以弓箭还击。双方锋利的翎箭在空中划过美丽的弧线,城上守军居高临下,翎箭穿过健壮的肉体,飞溅出耀眼的血花。城下辽东军射的箭矢,多数划过一道弧线,无力地落在城墙下。

  辽东掘堤士兵才一离营,道路两旁,树丛深处,隐隐的传来鼓声与号角。那鼓声号角似乎相互诉说着什么,有问有答的,不一会,鼓声向四下传递,整个密林中鼓声一片。

  “青州乡民警卫队来了”,一员辽东小将面色苍白,惶恐地说:“原来,他们就躲在我军大营左右。”

  “吴缭,这鼓声在说什么?你与柳从事多次到青州采购兵器,一定明白这鼓声的意思。”身后,带队大将询问那员辽东小将。

  吴缭恭身回答:“公孙将军,这鼓声和号角是刘备的绝对秘密,他怎会告诉别人呢?况且这鼓声和号角的信号繁复,即使特定的人,也需要通过五年的学习,才能掌握。我只知道,刘备白日用鼓声号角,夜间用灯光传递信号,这信号是通过长短交替,来表达一定的意思(类似莫尔斯密码或者非洲土人的鼓声)。我军才一出营,这鼓声号角就响起,一定是告诉四方乡民警卫队我军出营的消息,公孙将军,请谨防袭击——我听到其中有一个召集音,一定是召集四方乡勇,合击我军”。

  公孙将军不屑地回答:“一群乡民而已,怕什么?若无大将统领,他们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敢来,我们尽杀之。”

  吴缭焦急地说:“公孙将军,话不能这么说。青州百姓等级森严,各级功民勋士都是经过考核的。一群青州百姓散落在大街上、在田间小道上,你看不出什么,但一声军号响过,这些百姓就自动排列成队成行,官阶最高者自动成为首领,其余百姓按官阶高低自动成为各级尉佐。这些人,只要发给他们兵器,就是一队战士。虽然没有大将统领,但他们本乡本土,地形熟悉,若要伏击我们,岂不熟门熟路。”

  公孙将军摆了摆手,说:“我们这可是2万正规军,乡民能聚集多少人?现在春季露水重,树林焚烧不易,我们只要小心从事,岂会怕乡民骚扰?”

  未等公孙将军话落,树林中,一阵密集的箭雨冒了出来。

  “敌袭,敌袭”公孙将军气急败坏的打落几只箭,呼喊道:“盾兵上前,掩护。”

  身边,吴缭的喉管中发出一阵阵呼噜声,身子一歪,跌落到马下,露出后颈上一只短羽箭。

  “连环弩?”公孙将军大骇,这是连环弩上的箭矢,这是一只什么样的乡民警卫队呀,居然配备昂贵的连环弩。

  翻身看看密林中,在盾兵上前后,林中的箭羽已经稀落。

  “入林,给我斩杀这些乡民。”公孙将军大喝道。

  一队士兵立即遵令入林,不一会,林中惨呼连连,公孙将军听到这声音,仿佛最美好的音乐,俯低身体,对吴缭的遗尸说:“兄弟,看我为你报仇。”

  正说着,几名辽东士兵仓皇出林,禀报说:“大人,林中布满了窝弩、捕兽夹、陷阱、绊弩,我军入林士兵伤亡惨重,是否继续追击,请大人示下。”

  公孙将军暴怒:“给我点燃林木,放火烧死这些刁民。”

  辽东士兵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公孙度。春日林木潮湿,用什么放火可以让树林燃烧,再着说,辽东士兵都在大路中央,一旦火势无法控制,烟火蒸腾之下,恐怕最先遭难的是这些放火的人吧。

  吼叫了一会,公孙将军平静下来,命令道:“军队分成两组,交替掩护,缓缓向前,遇袭止步,搜剿乡民。”

  此后,辽东掘堤士兵以蜗牛般的速度,缓缓向前移动,大路两旁不时冒出一阵阵箭雨,这些乡民一射完匣弩中的所有箭矢,立刻消失在密林中,让辽东士兵防不胜防。有时,同一时间有几股乡民发动了多处袭击。道路狭窄,辽东军队调动不易,林中密布捕兽陷阱,让入林请剿的士兵伤亡惨重。就这样,辽东士兵心惊胆战,一步一挪地向前方走去。

  前方七里,有一个驿站,驿站周围是大片空地,绵延数里。空地边上,沿密林建满了酒店旅馆,还有酿造果酒的工厂。如今,这片酒店旅馆人去屋空,正好驻兵。

  驿站背后就是沽水大坝,沿着沽水河道,密布着水车,为驿站周围的厂房停工着动力。掘开沽水大坝,让水漫下游,或者封堵大坝,等水积到一定高度,掘堤淹没掖城,正好攻下城池。

  不幸的是,驿站不远的密林中,辽东军队的噩梦——刘备正侧耳倾听着鼓声号角:“敌军还有七里”,刘备淡然地说。

  回过身来,身后,5000近卫军团正静悄悄地盘腿坐在地上,借此保持着体力。大道上,一阵脚步声响起,一个辽东百人队自龙口港方向,向掖城跑去。

  刘备点点头:“龙口港动手了,敌军后路已断。传令,放这些龙口港报信的士兵回去。”

  军号声响起,正在奔跑的辽东士兵吓了一跳,警惕地看看林木,半晌,不见动静,辽东士兵小心翼翼地穿过驿所,提心吊胆地向前方跑去。

  “孩子们,都起来活动活动,准备出林列阵。”见到龙口港报信的士兵走远,刘备命令道。

  尹东迈步上前,为近卫军团士兵划着表示祝福的手势,近卫军团士兵低着头,接受着祝福,嘴中默念着:“苍天在上,神灵为证,吾族吾民,殊死奋战,捍卫子孙!捍卫家园!捍卫尊严!捍卫荣誉!

  吾等功民,绝非贪生怕死之辈。卫我家园,无论老幼,宁为玉碎,绝不瓦全。纵头颅落地、热血染天,绝不后退半步。

  苍天在上,神灵为证,吾族吾民,殊死奋战,捍卫子孙!捍卫家园!捍卫尊严!捍卫荣誉!”

  低沉的声音在林中回荡,随着祈祷的结束,刘备一挥手,一队队士兵迈步出林,整装待战。

  天色渐渐暗了,朦胧中,尹东摆着姿势,为一队队出林的士兵祝福。刘备回身,对高山周毅等人说:“你们留在林内,等我解决了掘堤士兵,攻下龙口港,再送你们回辽西。”

  由于敌军攻下了龙口,周毅等人滞留在青州,只好随刘备来到东莱。此刻,出云、望海水军已封锁了龙口港出海口。只等这里战斗结束,再挥军龙口,内外夹击之下夺回港口,几人就可以渡海回辽西了。

  “掖城二十万大军压境,你不担心掖城被攻破吗。”周毅问。

  刘备微笑着答复说:“攻下掖城,你以为这是现代影片吗?三国后期,陈仓小城,郝昭不过3000守军,却让诸葛亮20万大军无可奈何。掖城,城池坚固胜过陈仓;郑奇,守军数量多过郝昭;柳毅,智慧比不上诸葛亮,20万大军想攻下我掖城,除非是在写小说(奸笑)。”

  这一天,是血色笼罩的一天,掖城下,上万士兵以自己的血肉成就了郑奇“铁壁”之名。20万士兵轮番上阵,自晨至暮,竟然逼不近城下。

  与此同时,刘备在掖城之北70余里的地方,摆好了阵势,准备开始屠杀。

  再往北,龙口港方向,茶壶三号蒸气船突入龙口港,以投石车抛掷的火球焚烧龙口港辽东军船,火焰冲天,辽东军械物资尽毁。

  再向北,朝鲜半岛上,望海城士兵突破了辽东提奚防线,第11兵团向乐浪郡的南部都尉治所昭明城(带方)挺进;第12兵团折向东方,向蚕台(昔日西汉设立的临屯郡治所)挺进;第13军团扑向了不而城(又称貊貉,当时是东汉在乐浪设立的四大都督府——东部都尉治所,也是西汉时代的苍海郡治所。后来,唐代中期,高句丽覆灭后,由高句丽前将领大祚荣于公元713年在此建立了渤海国。)

  十余天后,第12兵团攻下蚕台,开始向扶沮城(沃沮地域,亦即西汉时代设立的玄菟郡治所,当时的乐浪四都督府的北部都尉所在地,高句丽部族居住区边界上)挺进。由于辽东大军征伐青州,扶沮城守军无力抵抗,举城投降。

  其后,我军顺利占领了乐浪全郡,与出云城构成了东西夹击辽东的态势。同时,我大军从此直接和高句丽接壤,青州出云军队又多了一个练兵场所。

  与此同时,中原地界也不平静,孙坚起兵时,斩杀了荆州刺史王叡,董卓任命北军中侯,有着“八俊”名声的刘表刘景升为荆州刺史,年届五旬的刘表单骑入宜城,得到南郡蒯氏,襄阳蔡氏等荆州大族的支持,顺利接掌荆州政权,随后,荆州豪族被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刘表掌管荆州后,“起立学校,博求儒术”,大兴文治之功,其后,“五载之间,道化大行”,形成了以讲《易》为主的地方性经学派别——荆州学派。后代对易学的研究多出自刘表所创立的荆州学派。其后,荆州学派与凡事讲究实证,讲求数据度量的青州新法家学派,一南一北相互抗衡。这已经是后话了。

  当时,刘表成为荆州刺史后,由于他是董卓任命的官员,导致孙坚的后路被断,从此,孙坚再也不能回到长沙,一代战神,即将陨落。

  这一天,注定是不凡的一天。看着夜色中辽东军队跌跌撞撞的走近驿所,刘备举起的手猛地落下,一刹那,天地之间全被弓弦声遮盖,瓢泼的箭雨发出“筑筑”的声响,钻入辽东士兵的身体中。

  隆重推荐,《梦回九七》、《网游格斗》作者又一力作:《魔法狂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