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三章 会战合肥(上)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2290 2004.08.20 07:47

    “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脉搏感慨道:“眼看我一天天衰老,可是少年时立下为国效力,为自己留下美名的志向还没有实现,请将军在合肥城下稍待一日,我亲自入城劝说吴问将军开城归降,他少年时是我最钟爱的学生,虽然因为一时糊涂投降了元军,但我相信此刻两位将军兵临城下之际,我入城晓以民族大义,他应该会归依中国怀抱!”

  骄傲与冰焰互视一眼,这位老先生如此信心十足,虽然两人都不觉得有什么希望,但又不忍心泼冷水。

  冰焰含笑道:“脉老先生真是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脉搏欣然笑道:“冰焰将军,果然知我,老朽虽穷,却始终没有接受他们这些降元的学生周济,今日就算我做老师的为他们尽的最后一分责任吧!”

  骄傲搜肠刮肚,终于想出了一句名言,“脉老先生乃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脉搏的嘴已笑得合不拢了,“二位将军真是过誉了,我现在即刻进城。”他忽然又呵呵笑道:“不过我若是真的劝降成功,二位将军就请将这两句名言写下来送给老朽,我心足矣。”

  骄傲与冰焰两军是在两天前会师于合肥城下的,元军合肥守将闭城不战,他们此时的军力,冰焰已达三万五千人,骄傲也有两万五千之众,虽说二人素未谋面,但也有耳闻。

  冰焰将王想的圣旨宣读给骄傲听了之后,两军休整了一日就准备攻城,却在此时,城郊的教书先生据说是在合肥一带享有盛誉的脉搏主动来营提出了劝降一事。

  待老人走后,骄傲叹道:“我看脉老先生成功的希望并不会很大,这吴问听说降元之后表现的可很是积极。”

  冰焰淡然道:“但老先生一片热诚如何拒绝?好在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我等若能多遇见一些似脉老先生这样的爱国志士,成功驱走蒙元的可能就要大上许多了。”

  骄傲与冰焰相互之间的印象都还不错,正好一人当年学武一人当年学文,年岁又相仿,目前在军中的地位也相当。

  骄傲问道:“冰焰将军,陛下王想我一直未曾见过,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如传说中那般仁义勇武?”

  他问的很随意,冰焰很欣赏他的这种随意,他微微笑道:“怎么说呢,仁义是有的,勇武也是可以的,不过在武艺方面肯定是不能与骄傲相比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陛下确实是天生的领袖,他仿佛时刻都能感召大家为事业献身,他是一个很真实的英雄,为国为民的真英雄!”

  骄傲似有所悟,“冰焰将军的一席话,让我更加渴望见到陛下了。”

  冰焰道:“其实李潮先生也是一样与陛下一般具有那种领导气质,智慧也不多让,只是略微在个人功利上考虑的多了一些。”

  骄傲摇头道:“我却觉得兄长的个人功利也很真实,而且并未和建国为民的大目标有何冲突。”

  冰焰笑道:“我们还是别议论帝王了,若脉老先生劝降不成,我们明日就开始攻城吧。”

  骄傲也笑道:“看一看谁先破城?”

  冰焰摇头道:“不用比,我们要破城也要减少伤亡,不能逞强硬攻,合肥城池只是普通坚固,我们人数众多,士气高昂,只要运用得法,三五日内必可破城,何苦争个人之名?”

  骄傲顿有些感动,“冰焰将军所言才乃真汉子所言,骄傲钦佩!”

  合肥城内。

  吴问笑嘻嘻地为当年的老师敬了一杯茶,“脉老师,我过往几次请老师进城相见,老师一直推脱,容纳感学生我好不难过。”

  他其实已经料到脉搏此行的目的,不过对以前的老师总还是要给点面子的,尽管他一直以为这位脉老师只不过是一个迂腐的读书人而已。

  脉搏喝了口茶,“清香怡人,好茶呀。过往我是坚决不会来到这里的,现今我却一定要来,我要让吴问你醒悟!”他放下了茶杯,“城外中国大军的威势想来你已看到,吴问,你小时侯我也未少教给你爱国的道理,虽然你一步走错,投降异族,但今日却又有了重新选择的机会,老师我不希望你再次走错,民族大义我不想多讲,只需要看看现今百姓的生活与过往生活的区别你就应该世道蒙元的统治残暴,你还怎能忍受?甚至还助纣为虐。我自告奋勇前来劝说于你,不望你念师生之情,只望你以民族百姓为念,勿使自己遗臭万年!”他的声音变得凛然起来。

  吴问依旧笑嘻嘻地说道:“老师不要激动,您的好意我已知道,不过我自从加入大元之后,主上待我不错,我怎能再言背叛?那其实今日天下大势,大元的统治依旧稳如泰山,王想等人看似声势浩大,实际上并不能扭转大势,一旦大元从漠北调来大批铁骑,他们必将烟消云散。”

  脉搏一拍桌子,“吴问,在你眼里难道就只有个人的利益所在?”

  “老师,世上的每个人首先不都是为了自己?就算是老师你心中一直愤恨于大元,不也一样在大元的统治下生活了一段时间吗?好象也未有如书上的义士死节?我很满足现在的生活,遗臭万年也轮不到我这样的一个小小的将军。”

  脉搏不再说话,起身,望了吴问一眼,他已完全对他的学生吴问失望,尤其是吴问那略带讥嘲的反问。

  “我送脉老师出城,人各有志,望老师不要见怪。”

  城门打开,脉搏老先生形单影只,孤独地走向城外冰焰的军营。

  已有士卒报告周醒,周醒叹了一声,“看来脉老先生果然没有成功。”

  他亲自出营迎接脉搏,“脉老先生,一路辛苦了。”

  脉搏有些失望与惭愧,“冰焰将军,吴问为元效力心志已坚,老朽无能。”

  周醒立刻道:“先生哪里话来,先生为我民族国家大业以垂暮之身辛苦奔波,足见一片丹心,不需难过,明日就请脉老先生观我军攻城,合肥三日可破!”

  他的话让脉搏有些感怀,见周醒等人都是信心百倍,朝气蓬勃,也有些激动,“那就好,那就好,但愿早日破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