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热血皇帝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3085 2003.04.07 13:31

    

  李潮来的恰是时候,大军到达福州城外,传来的消息是三天之后,端王赵昰就将举行登基大典,成为大宋帝国的新皇帝。

  李潮的大军屯于福州城外十里。

  第二天,他带领梁圣方前去拜会陆秀夫,目下陆秀夫在新朝廷中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赵昰此次能被拥立主要依赖于他和张世杰,恰好李巨与张世杰交好,他便让李巨独自前去拜会张世杰,和两大巨头搞好了关系,他就更有把握在朝廷中争得一片天空。

  陆秀夫此时的心情看起来很不错,对于来访的李潮也很客气。大家互相寒暄了几句,就又谈到了当前的时局。

  李潮很有些惊诧于陆秀夫的乐观,但他还是忍住没有提出异议。

  陆秀夫说得兴起之时,站了起来,“二位,请来看地图!”

  李潮与梁圣方起身来到地图前,陆秀夫手指地图,“待天子正式即位之后,将传诏全国恢复我大好山河,我军将从四川,福建,江西全面出击,发起一轮夏季攻势。”

  李潮正待说话,陆秀夫道:“当初鞑子横行,全因奸臣当道,如今我们君臣同心,将士用命,料想收复失地三年足可,也许收复中原也未可知!”

  李潮不禁有些膛目结舌,一时间有些茫然不知说些什么好。

  身为文官的梁圣方却被感染,“陆大人,看来我大宋中兴有望呀!”两人相对感动。

  李潮咳了一声,“陆大人果真雄心万丈,令人钦佩。此次我来拜见大人还是为了我军的正名问题,名不正则言不顺。前次我军入卫临安,无奈朝廷奸臣当道,不予接纳,伤尽了志士之心,今日我等又怀报国之心前来,还请大人为我军正名之事多多费心,我等报国之心再也经不起伤害了。”

  陆秀夫感慨道:“先生说得不错,但请放心这次绝对不会了,义军已被确认为我大宋官军了。”

  李潮道:“如此真是太好了。”

  陆秀夫道:“我听闻王想将军仍率军固守浙江,义名传遍天下,所以我们想授王想将军为江浙宣抚使。至于先生率军已至福建,我们考虑先生乃是文人,为展先生所长,不若先生留在福州,在朝中任上一部侍郎足可担当,张世杰大人言李巨将军英勇善战到时就由他率军入江西作战。”

  一席话让李潮面色大变,心中思潮混乱。

  他知道如果让秀夫的计划实现,自己的兵权就全部丢失了。而一旦没有了兵权,当上高官又有何用呢?

  陆秀夫看出了他的不安,大笑着拍拍李潮的肩膀,“这仅仅是我们一家之言,你自己也考虑一下,最后还是要天子决定,今晚天子将大宴群臣,先生也一起去吧。”

  差不多在同时,李巨也从张世杰口中得知了这件事。

  张世杰笑道:“到时兄弟你将成为赣北宣抚使,你我兄弟一起奋战,岂不快哉!”

  驿馆里。

  李巨一见李潮立刻解释,他虽然为人粗放,却也知道朝廷的这个决定有可能影响他与李潮的关系,而团结在他看来却是最重要的,他也不愿背负一个背弃兄弟的名声。

  “李先生,朝廷的决定我不同意,先生还是应该留在大军之中,我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李潮相信他的话,因为他知道李巨不是耍弄手段的人,心中不禁恨起了朝中这些人物。

  看来无论何时,斗争是无处不在的,也许自己在他们的眼中,不那么让人放心,而在他们看来李巨不过是一普通武夫,若随大军出战江西,相信很容易就会丧失自主性,被朝廷所控制。

  李潮一挥手,“将军无须多言,我等皆是兄弟,共同经历生死,怎会相互疑忌。”

  李巨如释重负,也有些感动。

  李潮轻松道:“好了,将军,我们得换一身新衣服才行,今晚可是要见我们未来的皇帝呀,走吧,将军。”

  李巨也笑了,涌起了一阵亲切感,“先生,不知道皇帝是什么样子呀?”

  大殿之中,灯火通明,丝竹声中,轻歌曼舞。

  赵昰坐在正中央,手中端着酒杯,他已经喝了五杯酒,感觉自己就要醉了,尽管他不知道喝醉的感觉究竟如何。

  他不象许多皇族子弟一样喜欢糜烂的生活,他只是一个喜欢读书的年轻人而已。

  他从来没有梦想过成为九五之尊的皇帝,他很羡慕汉时的皇族刘向可以在文学史上留名,他的目标也就是这样。

  可是从很小的时候,他就没有安全感,因为他知道几乎每一年都在打仗,被蒙古铁骑侵袭的土地越来越多,离自己的距离似乎也越来越近了。

  直到不久以前,连临安都已失陷,身边的每个人都惶惶不可终日,他知道自己平静的生活不再有了,自己该如何呢?

  他发现一点也找不到方向。

  幸好这个时候,陆秀夫来了,接着又从各地来了许多自己从没见过的将领大臣,还有许多军队。

  陆秀夫告诉自己,“您将成为我大宋的新皇帝,中兴大宋!”

  自己那时侯也很振奋,他为自己指明了方向,尽管自己心中依旧充满了恐惧。

  今天,似乎是一个欢乐的日子,那些文臣武将们喝得都很畅快,他们都是拥立天子的有功之臣。很快他们的话题就转到了诗词歌赋与正在舞蹈的美女上了,自己似乎已经不是他们现在关注的焦点了。

  自己的江山就要由他们前去保卫与治理,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他又扫视了他的群臣,恰好迎上了一名文臣的目光,那目光炯炯有神,却并没有陆秀夫那般避人,赵昰反而感到了一阵亲切感,他是谁?他依稀记得他叫李潮,是前来勤王的义军将领。

  李潮看到了皇帝的一丝彷徨,他的心中不由有了一些同情,从未经历风雨的年轻人似他这样已经很难得了,至少看起来赵昰没有多少浮华之气。

  耳边传来的莺歌与嬉笑之声令他有一些厌恶,而当他发现皇帝一直在注目自己之时,心中有了一点冲动,不能被朝廷中的这些人物左右自己,也许在他们的心中自己永远只是出身草莽的异类,不会放心的,他要在皇帝面前表现一下自己。

  正好一曲完了,他猛然起身,端着一杯酒,高声唱了起来,“念天地之悠悠,独伧然而涕下——”

  歌声豪,歌意壮,众人一起错愕,注目于他。

  李潮手一挥,酒杯已落地,摔得粉碎。众人皆惊。

  张世杰起身,“李先生,你醉了。”

  李巨也起身就待扶住李潮。

  李潮朗声道:“我未饮三杯,又怎会醉,我只是刚才独自沉思,悲哀于我祖国所受磨难,心生感慨而已。”

  他面向赵昰,拜倒在地,“臣李潮拜见陛下。”

  赵昰慌忙起身,“快请起,我尚未正式登基,大人有何事情请说。”

  李潮起身,眼光不再柔和,“在我看来您已经是陛下了,我见到您对未来又有了一点希望,您虽然没有见过鞑子铁骑,但想必也一定听说过他们超强的战斗力与凶残,而我们的战士就将与他们奋战,我想与其在这里把酒听歌观舞,不如请您移驾城外,到我们义军去巡视一番,我们的战士为国为民毫不吝惜生命,并没有太多奢求的,您的到来,一定可以让他们为之感动的。”

  他讲得动情起来,声音已然哽咽。

  赵昰已被打动,“大人,我——”

  众人一片哗然。

  张世杰道:“李先生的话确实有理,只是我看陛下就不必亲自去了,明日我们朝臣会一起去各军慰问的。”

  李潮走近一步,注视着赵昰,“陛下,说实话,我军实在不如敌人强大,但我们明知不可为也要坚持下去,我们可以身死,但壮志不死,雄心不死,总有一天,或许上苍也会被感动,同是年轻人,请陛下给我们可爱的战士一点点的激励。”

  赵昰浑身仿佛都有热血涌动,“说得好,谁知天意如何,朕身为大宋皇帝要与英勇的战士一起奋战,雄心壮志永远不死!来人呀,摆驾出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