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临安相逢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3413 2003.04.07 13:36

    

  韩杏雨有些百无聊赖的在街上漫步,身后紧随的十几名甲士让她感觉不太舒服,仿佛行人看自己的目光里都有异样的色彩,谁又能想到,今天的杏雨已经是张弘范的如夫人了。

  也许是自己的青春美丽吸引了弘范?

  直到今天杏雨都不明白,认识不过几天的时间,张弘范就直接对自己说:“杏雨,今后你随着我吧。”他的脸上永远洋溢着自信,仿佛没有考虑过自己是否会拒绝他,自己当时真的想拒绝他,让他体会一下失望的感觉,但却没有,因为自己也想有一个依靠,凭着自己的力量,是难以杀死一天比一天有名强大的王想的。

  所以她低下了头,带着娇羞,“好吧。”于是她随着他南下。

  弘范待她很温柔,也许弘范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人吧。

  她留在了临安,她也知道王想的大军就在离临安不远的地方,弘范离开临安时俯在自己的耳畔轻声说:“杏雨,你放心,不需要很久,我就会杀死王想,天下再大,也无他藏身之处。”

  杏雨相信他的话,因为此时她已知晓他是一个多么强大的人。

  他果然为了她去进攻不破城了,至少自己心目中是这么想的,王想失败了,听说已经不知所踪,也许已经死了,她相信自己的仇恨一定可以得偿。

  也许在许多人眼里,自己并不高尚,弘范也是为蒙古人驱使,但她不在乎,他对自己好就已足够,自己生活的幸福只需自己体味。

  陆芸也到达了临安。

  她的心情却很糟糕,即使来到了向往许久的临安,身处熙闹的都市,感受江南的水秀河山,依旧驱散不了心中的哀愁,因为她终于知道了王想的消息。

  昨天,卫士尽量平静地告诉她,“王将军已在不破城失利,不知所踪,传言众多。”

  她抿住嘴唇,心中却在默念,‘大哥不会有事的’。

  昨夜,她辗转难眠,脑海中全是王想的影子,他对于自己的人生也许真是不可替代,但自己所能做的却只是为他祈祷。

  今天,陆芸已让多数卫士分批出城,她与两名卫士马上也将出城,她有想留在附近等待的念头,却只是一闪而过而已,她无法对卫士们说出她的理由,她已经知道了李潮的消息,有什么理由不继续南下?

  王想刚刚进城,又回到了临安,但此刻却是孤独一人。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背着一个破旧的包袱,藏着一柄短刀。

  天气已经很炎热了,感觉很疲惫,心中却不烦躁,应该不会有人想到自己会混入临安吧,为了安全起见,也为了探听一些最新的消息,他最终决定舍近求远通过临安去寻找自己的大军。

  果然进城之后没有多久就知道了许多消息,张弘范已经率军掉头南下,而自己的大军尚存,听说已经向西按着当初既定的目标襄阳而去了。当然也听到了许多关于自己的传言,包括自己已经死亡的消息,看来自己的名字还是一个重要的名字,事态的发展看来还不是不可收拾的,至少自己还活着,还有一支军队存在。

  天色正午。

  王想在路边的面摊要了一碗面,方才坐下,就看见了她,虽然已经分别许久,他依旧一眼就认出了她,杏雨。

  曾经让他内疚许久的杏雨,直到今天,他对她都有一丝愧疚,他对她的情伤是难以弥补的,他不想面对她,却没有想到会再面对她,尤其在此时此刻,身处危险之中,而且她的身后还有十几名元军甲士。

  他慌忙低头,相信她并没有发现自己,此时不及思索她的身后为什么会有元军,也没有愧疚涌出,有的竟然全是恐惧,比在战场上更深的恐惧,她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元军中没有什么人会认出自己,但自己的面孔对于杏雨却一定是刻骨铭心的。

  韩杏雨并没有注意到王想,她也有些倦了,正想回府,那不经意的一眸,却有意外的发现,也让她惊呆了,在街道的那一面,那方才出现的美丽女子是那么熟悉。

  她叫出了声,“陆芸!”

  这一声并不大,却让另两人浑身惊粟。

  陆芸也发现了韩杏雨,远处的女子还是那么英姿飒爽,但身后却有元军甲士,这一声对于自己也许是个灾难,恐惧漫溢全身。

  王想的心房被重重地一击,陆芸,多么亲切的名字,他毫不犹豫的抬头,幸福的感觉出现了,这一瞬间他仿佛忘却了自己还身处险境,眼中的陆芸仿佛更加清丽,但她的眉宇中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哀愁?

  但却没有人注意到他。

  这一刻。

  猛然有一阵风,天边似也有乌云飘过,阳光也被遮挡。

  韩杏雨此刻只能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抓住陆芸,因为她了解陆芸在王想心中的重要,还因为在她心中陆芸也是曾经欺骗自己的人,她没有理由放过陆芸。

  于是,杏雨紧接着又喊了一声,“抓住她!”她伸手指向了陆芸。

  陆芸还来不及逃避,而且整个人还有一些木然,但人丛之中的两名卫士反应却很快,已经冲了出来,迎向冲过来的元军甲士,“快走!”他们想要挡住敌人。

  王想已经长身而起,他本想立刻加入战斗,但离的却还有一小段距离,况且兵器还在包袱之中,心中焦急万分,而只是瞬间,两名卫士竟然已经倒地死去,这些元军甲士的武艺居然很高。

  在陆芸的惊呼声中,她已被甲士擒获,局势转眼间已被杏雨控制。

  随即就是杏雨的笑声,但却不再是王想记忆中的笑,笑声中有那么一点的悲鸣,“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陆芸姐姐,别来无恙呀。”她的眼波似冰。

  王想的手已握到了刀柄,但此刻却停住了脚步,他不知道是否自己心中有了犹豫,但此时此地自己不能逃避,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陆芸失去自由,这是他承担责任的时候,但也更需冷静的头脑。

  韩杏雨端详着陆芸,有些怅然若失地说道:“姐姐还是那么清丽脱俗,如果此刻王想在你身畔该有多好------”

  陆芸昂起头,“你是抓不住大哥的。”语气中透着坚定。

  杏雨有着笑容,“也许如此,今天既然碰见姐姐,就少不了请你参观一下我的新居,住上一段日子了。”她保持着胜利者的姿态。

  陆芸如何可以抗拒?但骄傲的她也以微笑示人,“那就打扰了。”

  杏雨一挥手,“那就请吧,也许不要很久,我可以等到想见的人。”

  陆芸心中其实充满痛苦,失去自由的结果是她没有想到的,也许今后自己还将成为一个诱饵,为何老天要这样安排,自己似乎永远都需要别人的庇护。

  王想开始缓缓向前移动,手心里已满是汗水,他准备着关键的一击,他不可能为了自己的生存放弃陆芸,他做不到那么残酷,陆芸身上载负了他太多的情感。

  杏雨昂着头,不可能注意到缓缓移动的一个看起来卑微的小人物。

  陆芸却终于发现了他,那一眸里原来的哀愁与恐惧刹那间变成了喜悦,王想的出现让过往的所有的担心逝去,心中涌起甜蜜,自己的处境似已忘却。

  但随即却又变成了焦虑,陆芸看出了王想的企图,她也在矛盾,这可能带给他危险。

  王想终于出刀,在接近杏雨的瞬间,腾身虚晃一刀,韩杏雨来不及发现敌人来自何方,下意识的一侧身,王想左手一揽,已抱住了他,右手的短刀已抵住了她的咽喉。

  只是短短的一瞬,局势就已改变,杏雨甚至没有看清敌人的样貌,就被挟持。

  元军甲士们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惊呆了,王想又立刻用布塞住了杏雨的嘴,一旦让她唤出自己的名字,一切就将完结,他压低声音道:“放了她,再给我们两匹快马!”

  他知道要求一定可以得到满足,杏雨无法挣扎,她也恐惧死亡,耳畔低沉的声音,总感觉似曾相识。

  元军甲士并没有讨价还价,对于他们来说,杏雨的安全才最重要。

  王想道:“不许有人跟着我们,否则你们只有得到她的尸体。”

  在王想与陆芸纵马出城的时刻,杏雨从陆芸幸福的目光里得到答案,是王想。

  城外二十里,王想丢下了杏雨,他不敢直面杏雨冰冷的目光,继续向南狂奔而去,他觉得自己无法面对杏雨,每一次都扮演无情的角色。

  杏雨大哭了一场,如此卑劣的一个人,当初他利用自己最真的情感,杀害了兄长------

  当王想与陆芸弃马从另一条道路重新走向临安之时,他才听到她的声音,发出了一声幽幽的叹息声,“大哥,------其实她很可怜------”

  王想不去看她的感伤,“可是有时候我们顾不了太多别人的感受,要生存就会有伤害。”

  他知道此时还不是抒发离愁别绪的时候,此时返身北走,会出乎杏雨的意料,而且他也不能走向南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