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勤王之路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2415 2003.04.07 13:29

    

  当发现面对的是蒙古骑兵时,所有人心中都有了恐惧,王永虽然勇敢,却也小声说道:“将军,真要在这里硬拼吗?”

  李巨也有一些发毛,眼前是一片平原,只怕敌军一个冲刺就完全将部队冲散了。但他还是选择了战斗,“我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杀鞑子的,兄弟们,和我一起冲,杀得一个是一个!”

  冲锋就这样开始了。

  当伯颜发现对面的步兵居然对自己发起了冲锋,他感到很惊奇,也不禁有些佩服领兵将领的勇气,但他并没有丝毫的的担心,采取这样的战术无异于自杀,他下令道:“冲锋!”如闪电一般铁骑已冲入了人潮之中。

  略一接战,李巨就发现自己的决定有多愚蠢,害了战士们。这支元军的战斗力又远在张弘范的元军之上,自己又全部是步兵,瞬间,自己的战士就被冲得七零八落,开始了单兵作战。

  似乎元军想一举格杀主帅,王永在李巨身旁高呼:“不好,将军,我们被困住了!”

  李巨紧咬钢牙,并不理会,挥舞长刀,和一名元将战在了一处。共有上千名骑兵将他和王永及其五百多名亲兵困在了战场的一角。

  没有几个回合,也先就完全占了上风,他知道自己的对手,这位宋军的主将只不过是凭着一时的勇气还可勉强支持片刻罢了,他心中有些得意,经此一役,今后自己的前途将会更加光明。

  李巨感觉自己的虎口已经麻木。自己还能硬抗几刀?

  耳边传来的惨叫声似乎都来自自己的战士,今天害了他们的不正是自己。

  终于,崩溃开始了。

  李巨发现自己的军队已经开始四散奔逃了,他的心已慌乱,他也想逃了,他还不想埋骨于此,可自己又怎能突出重围?

  也许上天不想让他死去。

  此时,元军的后队开始混乱,竟然是一支宋军恰在此时出现在了他们的后面,而且发动了进攻。

  伯颜心中也不由有一些发慌,今天是怎么了,竟会有两支军队向他的铁骑展开挑战,作为一名主帅,他并不想冒险,他立刻作出决定,夺路而走。

  也先走得很不情愿,只要再给他片刻时光,他一定可以斩下对手的头颅,他的勇士称号将会更加光彩,可是他是军人,必须服从命令。他撤退时看到了对手眼里的庆幸。

  张世杰没有追击,他知道就算追上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也许反而要赔上自己苦心经营数年才建立的这八千铁骑,他很清楚,没有这支铁骑,他在这大宋朝也不会有什么地位了。

  李巨许久才缓过神来,在马上还是有些恍惚。

  王永下了马,“将军,我们今天真是幸运。”

  收拾完败兵,李巨所部仅剩六千余人,张世杰在大帐中摆酒为他们压惊。

  一见面,李巨就从心底里涌起了敬佩之情,眼前的将军,真当得起威武二字,身高足有八尺开外,而且充满了将军的威严。

  “在下张世杰,不知将军高姓大名?”

  秦远的步兵出发的最晚,走得却很顺利,一路扩展兵员,很快人数就达到了八千人以上。

  德佑元年十一月八日,秦远遇见了来自京城的陆秀夫。

  在小溪边,一脸疲惫的陆秀夫用手捧起清澈的溪水洗脸,秦远注意到了这个文人,虽然他的样貌平凡如常人,但在这野外是很少有文人出没的。

  秦远下了马,“原地休息一会。”

  他走近陆秀夫,“先生请了。”他一拱手。

  陆秀夫抬头望了望他,“请了,将军可是勤王的义军?”

  “正是,在下秦远,乃是王想将军座下将领,敢问先生高姓大名?”

  “哦,王想将军的义军最近确实声名鹊起。”陆秀夫点头道:“在下陆秀夫,刚刚从京城离开。”

  秦远实在没有想起名人中有这个名字,但他依旧很有礼貌,“原来是陆先生,但不知先生可否告知目下京中的情况?”在他心里对临安还是有一点向往的。

  “京中的情况,唉,我已经完全失望了。将军恐怕没有听过我的名字,我现在也在朝为官。”

  “哦,陆大人,不知大人方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目下由太后把持朝政,陈宜中之流皆是畏战之人,我大宋三百余年的基业可能就要毁于一旦了,我陆秀夫虽没有经天纬地之才,却也不能做亡国之臣。”

  秦远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说朝廷要向鞑子投降?”

  陆秀夫仰天长笑,“如果我没有猜错,肯定是这样,所以我才要离开这里,我准备赶赴宁波端王处,若真如陆某所料,也可举起义旗!”

  秦远发现陆秀夫的眼里已有了闪亮的泪珠,他的身子已经有些颤抖,“可叹我们众多义军还想在临安会战鞑子。”

  “将军也不必沮丧,只要报国之心尚存,那国家就还有希望,好了,在下还要赶路,就此告辞了。”

  秦远从心底里涌起了敬佩之情,这铮铮铁骨,才是文人应有的气节。

  秦远一挥手,“来人呀,你们二十人保护陆大人南下!”他让他的二十名亲兵跟随陆秀夫。

  陆秀夫也有些感动,“秦将军,我们萍水相逢,将军就如此真诚相待——”

  秦远却已拜倒。

  “将军,你这是何意?”陆秀夫慌忙扶起了秦远。

  “陆大人,我秦远出身寒微,向来只听说那些达官们如何只为一己私利,今日得见大人,我很感动,国家正需你这样的忠臣,今后无论何时,我都愿助大人为国为民战斗下去!”

  陆秀夫也一揖到地,“将军,天下若人人如你我一样,就算让陆某立刻去死又有何惧。”

  “陆大人,我全军自王想将军而下人人皆抱定必死决心前来勤王,大人,您请上路吧,一路风霜,还需多多保重身体。”

  望着远去的陆秀夫,秦远激动的心情一时还难以平静。

  但不禁对临安之行很是担忧,他完全相信陆秀夫的判断,不知道王想将军到达了临安没有?

  夜晚。

  秦远睡得很早。他做了一个美梦,在梦里他与陆秀夫二人,一文一武站在皇帝身边,原来自己当上了枢密史。

  一觉醒来,他笑了,认识陆秀夫对自己的未来不也是一件很好的事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