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六章 烽火三月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9036 2003.04.07 13:41

    

  三月初三,信阳城外。

  在正午阳光照耀之下,五千余名至尊军战士队列整齐,他们方才休整十几日又将奔赴战场。

  王晴手举长刀,光芒让人无法逼视,“兄弟们,我不瞒大家,此次元军倾河南全省兵力四万余人会攻南阳我军,若南阳会战失利,我们非但将失去南阳,而且可能失去已经稳固的襄樊后方,我们又将成为没有根据地的军队,还有何面目面对中国百姓,有何面目再见主公王想,又怎对得起我们飘扬的至尊军战旗?因此我们惟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生死一搏!”

  他豪迈地大笑道:“我们至尊军人数虽少,但却是主公倾定的全军最精锐之师,我们此去绝对不会折戟沉沙,前进,为了中国!”

  他明白此次会战的艰险,所以只留下了少数新兵守卫信阳,而将所有的精锐都带上了征途,他却并不悲观,他还要跟随王想夺取天下,他还要与美人刘靓相伴永远,绝对不应该踏上的是一条英雄不归路。

  南阳城下,尸横遍野,这里方才经过了一场惨烈的野战,无论是城里还是城外都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双方都要喘息的时间。

  冰焰明白自己方才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但进行了一场勇敢者的战斗,他亲自率领着一万两千名战士参与了这场城外的血战,原先冀望趁着元军立足未稳一举击溃元军,却没有料到就算全军将士士气高昂,就算元军不是精锐之师,但是过往战斗中自己一方人数上的优势造成的节节胜利还是影响了自己对元军战斗力的判断,面对着优势的敌军,半个时辰的激战,损失了超过三千以上的将士,最终也只有无奈退入城中,元军也顺利的完成了围城。

  看着众多满身血污的将士,冰焰并没有让心中的悲戚表露,他大笑道:“杀得好痛快,就是没有想到元军有这么多,单凭我们看来还杀不完呢,不过我们有坚城倚仗,何惧之有?待信阳我中国大军的王牌之师至尊军前来支援之时我们再出城夹击元军!”

  战士们此时的士气也并未低落,城中毕竟尚有上万将士,粮草也不缺乏,主帅如此豪迈,大家也就放下心来。

  这一天,元军并没有攻城,而是在城外耐心的构置包围圈。

  冰焰明白很快就要面对元军优势兵力的攻城,这一夜,也许就是最后的宁静时刻,而可以希冀的援军却只有王晴的那几千至尊军,孙空已经率领一部人马南下配合秦远刘裕作战了,即使得到消息,也不可能很快到达。

  夜晚初临,他还需要巡视四城,抚慰激励守城的将士,心却早已飞到了佳仪的身边,渴望着她的温柔,也许过了这一夜自己将与她没有机会再长相厮守,战场无情总是那么残酷。

  她用轻轻的歌声来迎接他,“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佳仪的脸上却并没有哀愁,她的眼神中居然有信心,也许在她心中此时的冰焰是无所不能的。

  他也猛然将所有的忧愁挥散,有了必胜的信念,哪怕仅仅是为了她也不能失败,“佳仪,到了我冰焰施展才华的时候了!”她脸上的倾慕更让他感到了自己的英雄气概。

  第二天,惨烈的守城战开始了。

  元军以大批的步兵冲锋,却大多没有过护城河就被射死,到得第三天时护城河已被尸体填平,元军前仆后继的进攻还是收到了效果,到达了城下,接下来元军开始用回回炮配合士兵的攻城,冰焰率领着疲乏的将士们用滚木檑石,焦油热水抵挡着元军的冲击。

  三日之内北门被元军攻上了三次,却又都被周醒亲自带领的敢死队反击了下去,城上城下都是血腥的味道,三日杀敌近四千人,城中守军也又损失了一千余人,而且滚木弩箭也用得差不多了,士气也陷于低落。

  参军张齐贤慌乱地告知冰焰,“将军,若明日元军再似今日这般疯狂进攻,恐怕我们很难支撑了,已经没有防守的武器了。”

  张齐贤向来显得老成持重,乃是王想亲自从樊城乡野请出加入军中,当年也曾经在吕文焕部下参谋军事,今日连他都已显慌乱,可见全军将士都已处于心理崩溃的边缘。

  城楼上的战士们此时也都是东倒西歪,尽显疲态。

  冰焰明白将士们都是凭着一股斗志强自支撑,一旦斗志垮掉,就一切都完了。几天下来,勇敢的战士们让他深深感动,和他们一起战死沙场也是一种光荣。

  可是他依旧作出轻松的状态,“张参军,不需要如此紧张,我们无需畏惧,自己思考一下对策就是了。”

  张齐贤却似乎明白冰焰也是强作轻松,他叹了口气,压低声音:“我想我们需要将城中的所有门窗等能往下砸的物件都拆了,用来守城,而且就算这样也支持不了两天,没有了弓箭很难杀伤敌军。”

  冰焰笑道:“过得一天就多一天思考的时间,你这就去办吧,不过要向百姓言明我们日后会尽量赔偿,宣扬一下元军损失惨重如若城破极有可能屠城泄愤,让百姓心甘情愿一点。”

  张齐贤先头道:“将军想得周到,我这就去办。”

  冰焰却似乎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先别走,张参军我忽然有一个想法,想向元军借箭,我虽不是孔明,却可以仿效一下张巡当年借箭的方法。”

  张齐贤先是一怔,随即明了,“将军高才,我看可以一试,只是既然仿效,不如也同他一样借此反击一下?”

  “只能虚张声势的反击一下振奋一下士气,真正的反击要等寻欢到来了,哈哈,我们只要结局不与张巡一样我就满足了。”

  半夜时分,城北。

  冰焰下令士兵们将扎好的两三百只草人用绳索悄悄地从城墙下缓缓下放,这些草人身披黑衣,在黑夜里影绰的灯火中与真人无异。

  城上的兵士们都有些兴奋,已有人小声问道:“我们真能骗过元军吗?”

  冰焰轻松笑道:“你们不知道吗,我可是当今的孔明呀,借箭一定可以成功。”

  元军夜间的防备依然严密,立时就已发现,顿时以为敌军想夜间偷袭,一起向草人发箭,箭矢如雨倾泻而来,城上的士兵已经欢呼了起来,“成功了!”

  冰焰示意士兵们安静,“别喊,我们还要继续借呢,这点不够用。”

  随即南城也垂下草人,元军的箭已开始稀疏起来。元军统帅令狐朝被惊醒之后立刻喝止士兵,“敌军是想借箭,不要乱射,他们若是真想偷袭何苦从城上垂吊而下,从城门而出岂不是更加方便!”

  待得城东城西再垂吊而下绳索之时,元军只是试探性的发射百余箭,见没有反应,便不再去管。

  冰焰此时带领士兵们把南北二门的绳索拉了上来,然后一起大喊道:“多谢奉上箭只,多谢,多谢------”声音震天,元军都为之气结。

  此刻,冰焰的心情却依旧很紧张,因为从东西二门垂吊而下的绳索上不仅有草人,还混杂着两百名勇士,身旁的士兵们正在兴奋的拔除着草人之上的箭只,兴奋地议论着,他则迅速来到了东门,眺望城下。

  等待着宁静的重新到来,绳索上的战士们没有一个人发出声响,却都饱含着悲愤,因为已有三四十名战友无声无息的死去,他们却没有一个人在死前发出惨叫,为了自己背负的使命,已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冰焰扶着城墙,心中百感交集,他知道这次的行动不会失败,有这么勇敢的将士怎会失败,他发现原来自己与他们比起来欠缺了许多的勇气,没有他们无悔的付出恐怕绝对不会有今日的局面。

  终于,勇士们开始了行动,他们在元军营寨完全平静的时刻,一起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冲向了元营,以最快速的手法开始发射火箭,投掷火yao弹,然后立刻再向回奔跑。

  他们要让元军这一夜不能安睡,时刻提醒他们中国军队依然具有反击的能力。

  元军突遭火箭的袭击,措不急防,顿时就有不少帐篷起火,城上的中国将士爆发出一阵欢呼,冰焰也情不自禁地跳了起来,“成功了!”

  一旁的张齐贤笑道:“这下元军可要忙活一阵了。”

  冰焰惋惜道:“可惜我军兵力太少,若不然到可以乘乱出击,城下勇士每人赏金十两!”随即他又微笑道:“看来明天元军的精神不会太好呀。”

  这一夜,元军很忙,始终处于高度戒备之中,而中国军队则收取了弓箭两万余支,最重要的是士气复振。”

  至尊军距离南阳五十里时就被元军发现了,王晴原来打算以奇兵突袭元军的,却没有想到尖兵部队一百人在前探路时与元军的侦察部队恰好相遇,一场撕杀下来,让元军逃走了十余人,当剩下的数十名战士回来报告之后,王晴已经明白自己很快就将面对元军的主动进攻了。

  面前的数十名战士却都面带羞愧的低下了头,他们没有做到最好,暴露了全军的行踪。

  他们明白至尊军森严的军法,王晴的脸是那么的冰冷,“你们本不必回来的,或者可以不回报我有元军走脱的。”

  五千战士全部都静静地倾听着王晴的话语,他们都生出一丝侥幸,也许寻欢会给他们一个机会戴罪立功,毕竟马上将有血战。

  一阵寂静,为首的军官开口说道:“我们是中国的将士绝对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损伤我们的国家,我是至尊军的军官,绝对不会逃避军法,将军,不要为难自己,我应该被处死!”他昂然傲立,显出男儿气概。

  身后的另外四名小校也前行一步,“我们也愿接受军法处置!”

  王晴怅然一叹,“谢谢,军法必须遵守,但我希望你们光荣地死去,自己结束光荣的生命!”

  全军一片肃穆,那其余的数十名普通士兵猛然一起高喊,“将军,马上一战请让我们冲锋在最前!”他们已有人流下热泪,没有人求情,他们要用铁血洗刷今日的失败。

  那军官蓦然回首,“为我们多杀几个鞑子,拜托了,兄弟们。”

  王晴与至尊军将士抢占了有利的地形,他将长弓手排放在一片高地之上,以五百重步兵担任保护之任,将轻重骑兵都排在了长弓手之后,全军严阵以待,等待元军的到来。

  一个时辰之后,元军终于到达,人数超过一万,队列整齐,气势逼人。

  王晴挥了挥手,方才的那名军官带领着四名小校已经跃出军阵,元军士兵有些困惑,目光齐集。

  那军官猛然拔刀,回转身躯,“王晴将军,我等今日失误,军法森严,恨不能再为伟大中国奋勇杀敌,但我等视死如归,愿我中国自强不息,终有一日,重新傲立!”

  然后挥刀自刎,随后那四名小校也没有丝毫的犹豫,随他一起自刎,血溅五步。

  已有悲鸣,就连王晴也抑止不了悲伤,也许自己真的很残酷,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维护军法,自己还想利用他们的死亡来摧毁敌人的勇气,让元军看到他们的对手是连死都不怕的军人,死得还是那么壮烈,从容------

  元军开始了进攻,王晴大喝一声,“至尊军至尊无上,决不失败!”

  长弓手一起发射,全军的士气处于最高峰,他们是无敌的勇士。

  密集的长箭让元军的冲击完全受阻,死伤不少,当他们的攻势略一停顿之际,王晴已跃上战马,“发起冲锋!”轻重骑兵开始了冲击,以一千长弓手继续发箭掩护,其余人全都变成步兵跟随冲锋。

  元军没有想到对方是如此的英勇,或许他们的勇气已然在方才消散,仅仅半个时辰的激战,元军就伤亡了近三千人,有一千余人被俘,彻底溃散,至尊军损失不过六七百人,乘胜直扑南阳城下。

  夜色中,冰焰已经眺望到远方燎原星火,“寻欢终于到达了!”

  白天他就已经发现元军有上万人离开,就怀疑是分兵去抵挡寻欢的至尊军了,所以早已命六千精兵迅速吃饭休息,然后整装待发,就待这一刻的到来。

  将士们也都很兴奋,终于迎来了出城全面反击的时刻,尽管敌军人数依旧处于优势,但这却是唯一打破敌军包围的机会,张齐贤大声道:“我率大军出城反击!”

  冰焰点头,“好,祝愿将军率领勇士们马到功成!”六千将士迅猛出击。

  令狐朝在至尊军出现在城下之时就决定了撤退的计划,他看不到破城的希望了,在这里时间愈久敌军援兵也会逐渐到达,开始了撤退。

  在消灭了元军殿后的两千余名士兵之后,南阳解围。

  经此一战,南阳至信阳之间广大的新占区域基本上稳定地被中国军队控制,元军只能以重兵守卫许昌。

  当至尊军入城之时,冰焰与寻欢双手相握,久久不愿松开,“寻欢,这次要是没有你及时来援,我冰焰可就真的危险了。”

  王晴嘿嘿一笑,“谁让我眼馋打仗呢,我率领的可是无敌于天下的至尊军呢,解你围困还不只是举手之劳,小菜一碟。”

  “举手之老那我可就不用感谢了,不过为什么小菜一碟你自己还中了一箭,亏你们还是以长弓取胜,主将居然被敌人用箭射伤------”

  几天后,当小洒到达之后,即被王晴任命为至尊军副将。

  “主公之意,正合我心,今后我们至尊军将担负许多快速突击的任务,理应有更加强大的骑兵。”王晴摆出长官的威严,“小洒将军,我命令你负责扩充两千轻骑兵加入至尊军建制!”

  小洒昂然道:“末将定不负使命!”随即又忽然变脸嬉笑道:“只是寻欢将军,增加两千人是不是太少了?”

  “哦,看来你和我一样呀,那我们就再扩充一点,各兵种也都增加,哈哈!”

  重庆。

  王想在这里的日子并不好过,因为粮草始终是一大困扰,要从后方运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然伯约统帅的元军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双方还不断的骚扰对方的补给线,都是苦不堪言。

  王想渐渐地也有些焦急了,他决定率先打破眼前的僵持局面,于是找来笑凡。

  笑凡也是愁云满面,军中的,困顿局面也让他忧愁不已,就算有无敌的武艺同样都是要吃饭的。“主公,唤我前来可是有什么任务交办?”笑凡期待王想能够解决目前的围困。

  王想淡淡一笑,在众人面前他不能表露出内心的焦躁,他显得很沉着甚至有些洒脱,“难道非要有任务才能请道长来?其实我是想请道长来指点以下我的武艺------”

  笑凡不禁有些错愕,“主公,可是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眼前的局面?”

  王想哈哈大笑,“道长宽心,我已胸有成竹,待准备两日之后就可以行动了,到时道长就好担负任务了。”

  笑凡很想追问下去,但却终究没有追问,便陪着似乎兴致勃勃的王想谈论起了武艺,王想等人的武艺在笑凡眼里都是属于不值一提的范畴,因为他们的武艺不是来自于明师的传授,而是在搏击中锻炼出来的,不知不觉中笑凡也就沉浸入了武学之中。

  “主公,其实恕我直言,您的武艺其实全是在战场之上的实战搏击中成长,但因为并为从小习取内力,因此不大可能再有突破。”其实这句话前几次他就已经想说出来了,今天见王想心情不错,便忍不住说了出来。

  他原以为王想会非常失望,却没有料到王想却依旧是一脸的轻松,“道长这句话想来已经隐忍几天了吧?”

  笑凡一怔,“主公,原来你早已知道?”

  “当然,道长终究还是太过诚实了,其实我很希望道长不要说出来的,打碎了我成为高手的梦想呀,要是我换作道长就不会说的,算了,看来我此生还是多为权力奋斗吧。”

  笑凡笑道:“那我打碎主公的幻想其实还是有功的,省得主公浪费时间在武学之上了,对了,主公,方才收到高洋传来南方的战报,宋军接连受挫于元军张弘范部,眼看着广东这片最后的土地也将失去。”

  王想淡淡道:“这很正常,很快赵宋就将完全消亡,在这片广阔的大地上,就只有我们仍然在战斗。”

  笑凡有了肃穆的感觉,“但我坚信我们崇高的事业一定可以成功!”

  王想忽然吟道:“但愿天下人,家家足稻粮,我命浑小事,我死庸何伤!”

  笑凡感慨道:“主公心怀百姓,作出来的诗也是这般------”

  “呵呵,其实这是天祥大人的旧诗,不过却真的可以代表我此时的心迹,我有野心,却真的心怀天下百姓。”

  第二日,王想就传喻全军,无需再为粮食担心,从明日起将有大批粮食从后方陆续运来,末了,他还轻松的笑道:“就让元军士兵们饿着肚子和我们打仗吧,光是凭着粮食多我们就一定可以击败他们。”

  士兵们这一天都特别兴奋,士气大振,王想的做法让笑凡有些吃惊,王想让他随后来自己的家中,说有要事交办。

  “主公,你今天为什么说的这么详细,万一军中有细作将这个信息传递给了元军------”他真的有些奇怪后方为什么会突然粮草充裕起来。

  王想微微一笑,“笑凡道长,其实我正是要元军知道这个讯息,而且我还特别安排了一名死士去向元军传递这个消息,明天就由你率一千人去涪州押解粮草前来,大队押解的粮草绝对不能丢失,但同时再用几个小队押解少许粮食,却要在遇见元军之时让他们无需在意这些粮草,尽管让元军夺去吧。”

  笑凡更加迷惑,“主公,这是何意?”

  “其实很简单,我要让元军确信我军粮草充足,让他们军心浮动,使得他们作出不同以往的决定。”

  笑凡点头道:“那,主公,是没有那么多的粮草了?”

  “要有那么多的粮草我还不乐疯了,你率领大队押解的里面基本上都是沙土,小队人马押解的才是当作诱饵的粮草,元军必定会来探听真伪,待他们确信之后就不可能安稳的与我军对峙了,明日你同时告诉压粮的将士,三日后还要再运来一披更为巨大的粮草,我料盯元军必然会挺而走险。”王想得意道。

  笑凡拱手道:“是,我一定办妥此事,只是主公,万一元军依然不为所动呢?我们岂不是做了无用之功?”

  王想笑道:“道长更加无需担心了,我们此举绝对不会是无用之功,若元军不上钩,但我军的士气已然高涨,元军士兵得知我军粮草丰厚必然士气消减,而伯约料我粮草充沛之后必然更加安守重庆,我就偏偏要反其道行之,在士气最高昂之际,调集附近所有兵马,渡江突击元军,也有取胜希望。战场之上有时凭借谋略,如果谋略不足以灭敌,勇气也许同样可以闯出一条生路!我们本来就是凭借着一腔热血在这个世道奋起搏击的,有何惧哉?”

  笑凡在这一刻也具有了无穷的勇气,王想永远都给他以强烈的信心,尽管自己要比他年长不少,却仿佛象个毛头小伙一般时常被他点燃胸中的那团火焰,“主公,我决不会让你失望。”

  “我知道,所以即将到来的一战之中,你将是主将,除了运粮的一千战士外,我还会配备给你五千战士,同时让高洋率领涪州我军参加此战,经此一战,道长将不再仅仅是战士们心中的无敌英雄,而是可以独自领军作战的大将了,战争中,将军永远比英雄更为重要。”

  伯约喜欢眼前的这个女子,因为她的美丽,因为她那孤傲的眼神,她不是普通的女子,她是来自阿拉伯的美女,而且是由元帝忽必烈亲自赐予他的,这代表着一种荣誉。

  “美人古丽,你将是这惨烈战场上最亮丽的风景。”就算他注意到她眼里的怨愤,他也不必在意,因为她属于自己,生存或是死亡都由他来决定。

  很快,他就得到了一个不好的讯息,中国军队得到了从东线的大量粮草补充,当这名从中国军队之中投降而来的小校将这个消息说出来之后,大帐中的全部将领脸色都变了,这样的消息确实让人沮丧。

  伯约仔细端详着这名小校,心中确实已经信了他的消息,却长身而起,大怒道:“大胆鼠辈,居然敢来欺蒙本帅,乱我军心,左右,将他推出去斩了!”

  那名小校大呼道:“我冤枉呀,我所言句句属实,为何要杀我?------”

  伯约却并不理会,杀死此人有何不可,只不过象捻死一只蚂蚁一般,若让全军都相信这个消息,军心岂不完全涣散。

  当人头呈上之后,众将都是一片肃然,他却淡淡一笑,示意卫士们全都退出。

  “众位将军,我其实已经信了这条信息,你们以为如何?”

  众将一片愕然,赵安第一个说话,“既然您已经相信,却为何要杀那报信投效之人,如此一来,岂不是让想投效之人胆寒?”

  伯约皱眉,心道赵安大概是想到了自己的来路,心中因此不安了吧。不过赵安来此之后也一直没有给他什么表现的机会,便笑道:“赵将军,卑贱小兵管他作甚,将军以为我们现在该如何应对?”

  赵安听他相询,便立刻道:“我以为我们应该先派人前去侦察确认一下事情的真伪,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然后确认之后以奇兵袭他粮道是唯一的方法,若能成功说不定还可以补充我军的粮草。”

  伯约哈哈大笑,“好,将军之言正合我意,此事我就完全交办给将军吧,将军可以率领五千人行动,若可成功,敌军必然混乱,重庆可破。”

  他相信赵安一定很希望得到这个机会的,果然赵安有些激动,“多谢元帅,赵某一定不负所托。”

  伯约点点头,“将军这就去准备吧。”他注意到众将都对派赵安前去有些不以为然,大家心中其实都对赵安这样的降讲有些不耻的。

  赵安在第二日就确信了粮草一事的完全真实,也开始筹划起对下一披据说极为庞大的粮草袭取的准备。

  这是他在伯约面前表现的机会,他明白身为叛将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既然已经选择背叛那就没有退路,只有踏着别人的尸体前进,从当初的刘整,吕文焕到今天的自己,都是同样一条道路,容不得自己经历失败,只有前进。

  笑凡道长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昨天夜里他与高洋做了最后的商讨之后决定了两军的分工,高洋兵少将负责率领部下在元军过江之后,夺取元军的船只然后就地埋伏,等待元军败退之时再在那里予以劫杀。

  高洋当时就道:“笑凡道长,你可悠着点砍人,多少留下点元军来给我砍,不然我麾下这些兄弟可就没有立功的机会了,那我是很没有面子了。”

  笑凡开怀大笑道:“一定一定,高将军放心吧,大家协同作战,我又是新手,主公此次给我这个机会我真是又高兴又担心。”

  高洋笑问:“担心打不赢元军?这好象不是英雄的笑凡道长应该说的话吧?”

  “错,你完全弄错了。我是担心元军知道是由我这个无敌的笑凡老道压粮不敢前来劫粮,那我就太失望了。”

  今天,晴空万里。

  笑凡道长率领着一千余名士兵押解着大批的粮车从涪州出发,缓慢向重庆前进,他的另外的战士则在北面十里之外悄悄地匀速前进,就在等待着元军的到来。

  很奇怪,到此时笑凡原本紧张的心情反而平静,难道自己天生就是大将之才,今天将是值得铭记的一天。

  此刻,王想在重庆城中,心情异常平静。

  他的桌上放着一封信,是自己写给赵安的信,这次应该不会这么巧就是派赵安来偷袭粮道的吧,他要对赵安采取反间计,杀死赵安为旭日报仇一直是自己未了的心愿。

  “为朋友报仇是我应尽的责任。”他的眼眶有些湿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