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混乱都城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2889 2003.04.07 13:37

    

  “有一种默契叫做心照不宣,有一种感觉叫做妙不可言,有一种幸福叫做有你相伴,有一种思念叫做望眼欲穿,------”柔媚的歌声让王刚中有些飘飘然,身为都城的知府,他却没有其他大宋官员应该有的恐慌。

  他的身畔坐着一名英武的年轻人,这是他的贵宾,来自元营的特使伯约。

  伯约不喜欢这样的歌曲,却将欣赏的目光投向王刚中,他并没有多少对这位即将叛国的宋臣的鄙视,因为这样的人物虽然说起来有一点点的无耻,但带给自己的却是荣誉,同时背叛者也可以活的继续很好,也许这正是一种聪明的作法吧,“王大人,此次大人若大事成功,必能震动天下。”

  王刚中知道这名年轻的特使身份却很高贵,而且为人也十分干练,心中也颇有结纳之意。挥挥手,让歌女退下,轻笑道:“我知道我会背上骂名,但其实我并不在乎后世名声,我在乎的就是现在的生活,有一种白痴非要追求忠烈,幸好我不是这种人,所以我相信今后我与我的家人还能有舒适的生活,当然此次的行动也可以使您建立功勋。”

  伯约微笑道:“其实历史总有胜利者书写,也许就是你我,大人将来也许会成为我大元之贤臣。大人的话有一点我非常赞同,那就是眼前自己的生活才最重要。”

  王刚中道:“知己呀,伯约将军将来前途一定光明。”

  伯约随即正色道:“明日的行动大人估计会有多少人响应?”

  王刚中含笑道:“伯约将军放心,诚中官佐多为我之心腹,相信总有十之八九会追随我的,待明晨张世杰的大军出晨之后,我们即可发动。”

  第二日,朝阳之下,皇宫之外。

  五千近卫军将士已经排列整齐。骄傲的皇帝赵昰一身戎装,也凭添了一分英武,“今日朕与大家一起出城迎击鞑子,抛却生死,死战不惜!”

  大家一起高喊着口号,迈出了前进的步伐。

  流星发觉自己其实真的有些紧张,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目前的状态能否上得了战场,尽管自己过去过得也是刀口舔血的日子。

  龙傲寒在他的身边小声道:“流星将军,别紧张,凭我们的武功,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战死的。”

  流星望了望傲寒,“我哪有紧张------”却已发现一向冷峻的傲寒同样紧张的脸孔,不由哑然失笑。

  这一笑,同时舒缓了两个人的情绪。

  北门,城楼之上。

  王刚中穿上了甲衣,他依稀觉得这是自己第一次着上征袍,方才的会议进行的还算顺利,二十七名与会的官员之中,只有五人反对,却顿时换来了身首异处。

  自己当时似乎笑得有些邪恶,“不从者只有死,余者皆我真心之兄弟,我们立此功劳,大元朝决不会亏待我等,至少可以保全亲朋故旧,一全义道。”

  伯约就站在王刚中的身后,心中真的有些钦佩这位目下自己的战友,刚才下令杀人时的王刚中真的很果敢,不象一个文人,尽管也有些厌恶他对同僚的冷血,但也正因为有了他,才可以成全自己的功绩。

  抬眼望处,皇帝的近卫军就要到达。

  他小声说道:“王大人,马上我随你下城一起去参见皇帝,让我一举击杀宋帝!”他知道自己是少有的勇士,尽管这可能要冒一点险,却值得一拼,他对自己永远都有信心。

  王刚中却摇头道:“伯约将军,何苦冒此大险,不若我们关闭城门?”

  “不可,若关城门,敌军有备,且我们不一定可以消灭近卫军,只有在他们出城之时,没有防备之际闪电打击,然后再行追杀,方有把握。”

  “那待我在城楼之上呼唤赵昰,然后以弓弩杀之。”王刚中可不想冒失却生命的危险,自己真要下城,恐怕难逃一死。

  伯约只能同意他的意见,北门的守军都是王刚中的亲信率领的部队,约有三千多人,还有自己带入城中的三百勇士,若正面碰撞,却也不易取胜。只有希望经过一轮突如其来的弓弩打击,摧毁近卫军的战斗力,然后再下城作战。

  已有近卫军开始出城,这支军队的风范倒是不错,也许还有一定的战斗力,但相信没有经过战争的洗礼。

  流星感到有些不安,应该是太安静了,他抬头望了望城楼之上,几乎看不见什么兵士,更加疑惑,“快点,加快速度!”他不由的开始催促战士们。

  龙傲寒就在皇帝的身边,赵昰依旧那么兴奋,“张世杰此刻也许已经与元军先锋接战了吧,傲寒,朕始终以为毫无必要这么早就把宗室大臣与财物运到海边,难道此战一定失利?”他有傲气,从古至今又有几个皇帝似自己这么勇敢,不由想到了李潮,如果没有他当初的良言,也许自己还在怯懦。

  龙傲寒微笑道:“大家也是为了万全起见,陛下,原本大家都有些紧张,毕竟没有在战场上会过元军,但您给大家以信心。”

  王刚中知道自己应该出声了,他探出了身子,大声道:“陛下,臣王刚中有事上奏!”

  在宁静中的这一声呼喊让城下的军士都惊了一下,大家一起注目于城楼之上的王刚中。

  赵昰停马,有一些奇怪,仰头问道:“有何事?怎不下来回报!”

  王刚中在城楼之上跪倒,“陛下,臣想说。------放箭!”

  箭如飞蝗。

  龙傲寒已经感觉到了不正常,也许这就是自己经历无数次生死关口的经验,他已拔剑,勒马挡在赵昰身前------

  在城下的将士呆滞的瞬间,原本平静的城门内外已经变成了屠场,箭雨让密集于城门内外的近卫军将士无处藏身,人马互相践踏,完全失去了控制。

  赵昰没有负伤,因为有傲寒挡在他身前,剑光闪动,组成剑网,弓箭均被击落,“反贼,我乃皇帝!”赵昰的呼喊让大家为之气结,更召来更为密集的箭雨。

  龙傲寒大呼道:“陛下快走,我们一起冲出北门!”他的头脑仍很清醒,叛军很有可能已经控制全城,只有冲出城去才可能脱离危险。

  流星的左臂中了一箭,通彻心扉。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他狂吼一声,“反击!”

  他的怒吼让周围的将士少许有了意识,他组织起了两三百人用弓箭回击,用这微弱的反击争取让部队冲出城去。

  伯约已经率领着战士冲下了城楼,他恼怒于无法完全阻止敌军冲出城门,不能轻易放过宋帝,“击杀赵昰者赏万金!”

  此时,赵昰终于在众人的簇拥下冲出了城门,皇帝似乎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愤怒,失去了意识,机械的打马前行,他想呕吐,原来战场会是如此血腥。

  龙傲寒直接迎向了伯约,他希望已自己的长剑击杀伯约以扭转局势。

  此时此刻,他依旧镇定,相信自己的实力,剑光似网。却没有想到挡不住伯约简单的刀法,伯约的刀法气壮山河,威力无边。又是一刀力劈华山,傲寒不由心里发寒,这一刀没有技巧却是实力的体现,眼看已难以抵挡。

  幸亏有流星,奋力的飞刀,掷出了手中的长刀,直奔伯约的右肩,同时大呼一声,“傲寒,保命要紧!”

  龙傲寒已丧失了信心,此时的形势已不可为,只有逃命------

  一个时辰之后。

  伯约重新站立在城楼之上,眺望远方,方才心中的沮丧早已挥散,一个成功者不应该老是痛悔失去的机会,今天是自己登上这个大时代的舞台的第一次表演,不由喃喃自语:“这个时代应该属于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