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大将之道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4009 2003.04.07 13:33

    

  吕文焕一点也没有出兵的打算,他本已就抱定一个打算,只要安稳守住临安可以交差也就算了,死了一个也先,他的心中反而还有一些畅快。王想大概不会大胜之后兴奋地进取临安吧?他摇了摇头,应该不会的。

  此时自己应该担忧的却是层出不穷的刺客,他还想活下去。

  他并不在乎现在身上所背负的骂名,自己好歹也在襄阳浴血奋战多年,就算如今投降了元朝,可是面对众人毫无愧疚,生死抉择,又有几人可以看破生死?

  韦流水这时也到达了临安,他前来拜见吕文焕,他只有花上一笔钱才能买下从临安南下这一路的平安。

  吕文焕诧异于韦流水的大胆,就是这么一个看似普通的有钱人居然说道:“吕大人,实不相瞒,我此行的目的地就是王想将军治下的不破城。”

  吕文焕脸色阴沉,“韦老爷说出此话难道就不怕我翻脸杀你吗?”他袍袖一甩,“韦老爷是有名的富豪,又何必抛弃安逸的生活去过那种刀口舔血的日子,大元一统天下谁可阻挡。”

  韦流水显得很平静,“就因为我是有名的富豪,所以即使我安稳地留在家乡我想以后我也不一定可以保全我的家族,大人应该知道大元治下上任的官员们的所作所为,更别说那些兵将了。”

  吕文焕默然。

  “我之所以敢明白告诉大人我的去向,是因为我相信大人还是会放我一马的,当年,援襄之战我也曾捐助三万两白银。”

  吕文焕的脸色愈加阴沉,“你与那王想相识?”

  “其实我早已在初识王想将军时就已表明投效的决心,我韦流水看人是不会错的,吕大人,就请对我韦氏一门行个方便。”

  “也罢,你去吧,若你见到王想——”吕文焕犹豫一下,“告诉他,我不想带兵前去征讨,我也不希望他太过嚣张,别在临安附近出现。”吕文焕说完之后尽自走了。

  韦流水平静的面容瞬间变成了狂喜,终于过了这一关。

  朝廷的封赏也到达了不破城,王想加少保衔,秦远,周醒等人也都有了封赏,王想下令犒赏三军。

  同时,王想也收到了文天祥的来信,原来是想让他引军袭取临安,以缓解正面战场的压力。王想看罢来信,哈哈一笑,并未说什么,收起了来信。

  众人皆有些好奇,却也不好询问。

  夜晚,大风起。

  王想站在小小的院落里,叹了一声,“大风起,应吟大风歌,可惜我没有刘邦并吞山河的本领。”

  楚玉坐在屋中,眼波柔和,“今天你有心事?我看得出来。”

  王想仰首望天,“你本就应该看得出来呀,你是我的爱人,我们本就可以相互体会对方的心情,此时我心中有矛盾。”

  “为了什么?”

  “今天我收到了文大人的来信,请求我率军袭取临安,动摇南下元军的后方。”

  楚玉有些不解,“我不太懂,那将军又有什么好矛盾的呢?”

  “因为我如果作出这个决定的话,可以肯定,无论我成功与否,都要损失很大的兵员,而且对于我们来说也许将会带来灭顶之灾,张弘范就算不想进攻我,也不得不来了。”

  楚玉感受到他的忧愁,“原来你这么难,而你在人前却始终是那么乐观自信——”

  王想转身进屋,也般过了一张竹椅,坐在了楚玉的身边,“所以你才是我的爱人,人总需要有可以敞开心扉的对象。”

  楚玉感觉到幸福正在心中蔓延,“那你有了决定没有?你可以和秦远,周醒他们商量一下的。”

  “当然是要与他们商量的,但我自己先要想清楚,因为我要自己把握将来的道路。”王想说道。

  楚玉侧过脸来,轻笑一声,“那还说什么与他们商量?”

  “啊,你错了,小玉,如果我今晚自己没有作出决定的话,我自己也会彷徨,当他们提出对策的话,我岂不是只会被别人左右,作为一名大将,起码要有大将的思考能力,当然如果他们提出正确的意见,我也会采纳,大事我都要先有主见。”

  她的头已靠在了他的肩上,“我被你绕糊涂了,风太大了,我们还是休息吧。”

  他起身拥她入怀,给她温暖。

  第二天,大风依旧在刮,随即有了雨,春天也有寒冷的时候。

  房中,却很温暖。周醒与秦远都看过了文天祥的来信,皆默然不语,似在思考。

  王想正准备说话,竹帘一挑,楚玉却进来了,“将军,有故人求见。”

  王想一怔,“故人?是谁?”

  楚玉开心地笑道:“你一定想不到是谁,居然是韦流水韦大老爷带着全家老小来投奔将军你了。”

  “真的吗?”王想也笑了,他心中也有一丝喜悦,这毕竟表明自己个人的感召力,他实在没有想到此刻韦流水会来投奔,“来,秦远,冰焰随我一起去见一见我们的韦大老爷,他当初可是曾经对我军慷慨解囊过。”

  韦流水一见王想便拜倒在地,“将军,韦流水终于可以加入大军了——”他表现的很激动。

  王想惊诧于他的表情,连忙双手将他扶起,“韦老板,你这样折杀我了,你我再次相聚,理应欢饮美酒,来,来,来,快进屋上座。”

  秦远大笑道:“大老板前来相助,我们不用怕穷了!”

  王想将大家相互介绍以后,也了解了韦流水一路投奔自己的艰险,很受感动。“我心中也一直感念您当初对我们的资助,当初先生表示要加入我军,就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先生早已是我军的一份子,这次相会,正可借助先生的才能。”

  韦流水笑道:“我没有冲锋打仗的本领,但我却带来了不少军费,从此我的人生就与大军相连了。”

  周醒微笑,“有钱是最好了,眼下我军正是声威大震,又得韦大老板相助,前景将更加光明。”

  王想心中一动,道:“正好,先生前来,我要烦劳先生再行奔波了。”

  韦流水慌忙起身,“将军但请吩咐。”

  “先生乃大商贾,我军目下虽说声威大震,但军马却不易扩展,我想请先生带金与家小进入后方,为我军招募义士和筹集军饷物资,冰焰有一个很好的计划正好交给先生代为施行,相信以我军现在的威名与先生的才华定可取得成功。”

  韦流水道:“如此重任交与在下,真是让我——”

  王想打断了他的话,“先生不要客气,今晚我们大家为先生接风洗尘,明日就请先生率五百壮士南下。”

  韦流水道:“将军,还有一事,吕文焕在临安让我转告将军,他的意思是只要将军不进攻威胁临安的话,他不想与将军交战。”

  周醒与秦远对视一眼,原来吕文焕有如此想法。

  王想大笑道:“好,多谢先生报信,其实方才我们正在商量是不是进取临安呢,先生看来,我们是攻还是不攻?”

  韦流水有些诧异,但也有一些欣喜。他没有想到王想如此重视自己。“让我来说——”他忽然之间又有了犹豫,“我实在不太好说,我对军事上并不在行。”

  王想摇头道:“何必如此谦虚,我们大家也不都是中人之资,大家遇事一起商讨吗。”他说得很真诚。

  周醒也说:“就是就是,大家都不是什么名士名将,韦大老板说吧。”

  “我知道虽然将军威名天下,可是眼下进取临安,只会招致元军的围击。”韦流水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王想点头,“先生之言不错,你们二位将军呢,也说一说自己的见解吧。”

  秦远道:“我也是这个意见,何苦去死磕元军,我们当初固守此处,已经是兵行险着,大幸获得成功,更应珍惜。”

  周醒想从王想的脸上寻找些许答案,却没有收获,他叹口气,“我也赞成不动兵进攻,但是如此一来如何向文大人交代?我有一个构想,我军不应在此地耽搁了,通过不破城之战我军已经达到了战略意图,此时将军可率主力迅速西进,进取襄阳一带,此处元军主力多已参加南下之战,我军迅速击溃之,然后举兵入川,凭将军之威,大可收川中宋军兵权,拒地自保,再以一军向西开拓,西域虽早已被蒙人所控,但此时防守更加薄弱,我军将战火到处扩大,声威必将顶天,天下义士,咸来归附,十年生聚,十年反攻,大业可定!”

  众人都吃惊地望着周醒,王想大声道:“冰焰之才胜我何止一筹!”

  周醒淡淡一笑,“只是可能有些理想主义,同时可以派偏师南下也起迷惑敌人作用,然后再在南方开拓一番事业,请将军三思。”

  王想有些忧郁,“如何向文大人交代我倒是不愁,只是我若不摆出进攻的姿态,就难以支援正面战场,但若照信上所说,又将——”他有些无奈,“冰焰方才的思路我很赞赏,如若实行,还需要细细谋划——”

  周醒叹道:“将军不过是过不了一个义字。”众人心中均是一震,有一些黯然。

  “冰焰所言不错,我在意个人的生死荣辱,又想追求大义上的完满,但我也不能因为成全自己的大义而勉强兄弟们随我一起——”众人已知他的心意。

  周醒道:“将军既求大义,我也愿追随。”

  秦远也道:“我也是。”

  王想感怀,“多谢,好,好,我等前去与所有兄弟们见面,告知大家,若有不愿者就让他们随韦先生南下。”

  他随即大笑,“如若老天帮忙,我们可以再次侥幸得胜,立刻如冰焰所说去开拓我们的事业,刚才冰焰所说的一切确实是太诱人了!就算失败,只要保有生命,何愁再拉不起一支队伍!”

  气氛变得热烈起来,众人跟着大笑。

  下午,居然天又放晴,有了一缕阳光。战士们齐集于城下。

  王想站在一块大石之上,大声道:“我个人心意已决,要对鞑子展开进攻,我们以后将会面对数倍于我军的敌人,前途凶险,众位可最后考虑,可选择南下——”

  话未说完,“我等愿随将军死战,永远追随将军,虽死无憾!”壮怀激烈,响彻云霄。

  看了这样的场面,秦远一刀崭向了面前的一块大石,“将军手下,没有贪生怕死之人!”

  王想自己更是感动地热泪盈眶,猛然,他跪了下来,“让我们同生共死!”

  此时,即将消逝的夕阳发散出光华,天边的云彩非常壮丽,让人凭添了一股苍茫悲凉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