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一章 衣带中赞(上)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1570 2004.09.10 08:21

    “然力足以至焉,于人为可讥,而在己有悔。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

  文天祥面对着牢房的墙壁,默念着王安石当年的话语,自己已经记不清拒绝了多少人的劝降,不过最近已经清净了许多,大概元廷已经对自己不抱劝降的希望了吧,但天祥也明白自己越来越接近死亡了,秀夫跳海的壮举他已经知晓,自己的死也会象他们一样激励世人吧。

  想到这里,他不禁又起了诗兴,挥毫在墙壁上写下了正气歌: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

  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

  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

  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

  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

  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

  是气所磅礴,凛然万古存。

  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

  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

  磋余遘阳九,隶也实不力。

  楚囚缨其冠,传车送穷北。

  鼎镬甘如馅,求之不可得。

  阴房冥鬼火,春院閟天黑。

  牛骥同一皂,鸡栖凤凰食。

  一朝蒙雾露,分作沟中瘠。

  如此再寒暑,百沴自辟易。

  哀哉沮洳场,为我安乐国。

  岂有他谬巧,阴阳不能贼!

  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

  悠悠我心忧,苍天曷有极!

  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

  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他不仅要慨然赴死,还要留下不朽的诗篇,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必须要有自尊自强的精神,决不投降的气节才可以永远屹立,否则就只有走向消亡。有了精神就算遭遇挫折打击也必将可以重新奋起。

  “我没有遗憾,我做了自己所能做到的一切,自有后来人继续我们未尽的事业。”他很坦然。

  勇士酒家中,没有顾客,店伙们都百无聊赖的在门外闲谈着。

  雅阁中,粘罕叹了口气,道:“流星,说实在的,就算是我也有些钦佩这位文丞相,不过是一名书生,却是有这样的勇气,不似赵宋一般的文臣武将那么软弱屈膝,听说他当年可也是状元郎,真是与那留梦炎之流有天壤之别了。”

  流星悠然道:“义士人人敬仰,就算是我也曾经有过去将天祥大人救出来的想法。”

  粘罕点了点头,“不错,他为阶下囚,许多人为廷上臣,但在大家眼里他却是那么高洁。不过流星看来你是没有机会可以救他了,据我所知,父皇已经下定了决心,处死文天祥,以压制南人目前的气焰。”

  流星怅然道:“其实我也只是说说罢了,王爷,听说此次陛下重新整军准备建立强大的野战步骑兵又没有让您进入?”

  粘罕用手一拍桌子,“正是,都是伯颜从中作祟,让我壮志难舒,气死我了。”

  粘罕由喝了一杯烈酒,“算了,不喝闷酒了,我走了,流星也随我一起出去找个姑娘乐一乐吧。”

  流星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

  粘罕一怔,道:“怎么了,难道是惧怕温情不成?放心,我这个王爷带你出去玩,她不敢说什么的。”

  流星笑道:“王爷误会了,温情是个很大度的女子,我也不是一个受人管束的男子,今天我不能离开这里,我的朋友会在今天从远方到来。”

  “哦,来自南方?”

  “正是,昨晚我看到了他在城中给我留下来的信号,我也留下给他的信号,所以他今天一定会来这里,我不能爽约的。”

  “好,朋友当然重要,尤其还来自遥远的南方,那你就等吧,我去快活了。”

  粘罕走了之后,流星来到了店门口,让店伙们都先回家,今天暂停营业,他与傲寒的相见不希望有人打扰,傲寒怎么还没有到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