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襄樊冬日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3301 2003.04.07 13:40

    新帝登基已有十余日了,保护皇帝的大军还在继续南移,听说最近打了一两次胜仗,大家本来紧崩的状态也松弛了一些。

  流星似乎早已忘怀前些时日的悲痛,回复了乐观,龙傲寒却始终很沉默。

  这天傍晚,大军扎营之后,两人在军帐中小酌两杯。

  流星笑道:“傲寒,你为什么不能学会忘记伤痛?弄得我也怕被你感染。”

  龙傲寒猛然抬头,坚毅道:“流星,我已经决定,我要离开军队,去刺杀元帝忽必烈。”

  流星手中的酒杯一下仍到了桌面上,“晕倒,傲寒,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这难道就是你思考的结果?”

  “不是玩笑,杀了他也许可以改变局面。”

  “不行,再说就算要去也不是你去,你会刺杀吗?我才是一个杀手。”流星脱口而出。

  “可是我无牵无挂。”

  “难道你想做那当年的什么荆柯,一去不复还?做为一名杀手,不应该抱着必死的决心,而是应该耐心地寻找机会,同时要保住自己的生命。不过,你提出的想法倒是不错,我决定了,我去,由你代我照顾小皇帝,还有我的美人,领导我的军队。”

  龙傲寒心中有暖流,“流星,这是我想出的主意,理应有我去!”

  流星佯怒道:“你烦不烦呀,我可以保证自己的生命不丢,你可以吗?我武功其实也比你好,只不过一直不愿意显露,不要和我争了。”

  龙傲寒苦笑道:“你不要骗我,刺杀元帝还可以生还吗?”

  “相信我,我其实胆子很小的,如果没有逃生的可能我就不出手,我可以在那里等待,傲寒,现在我想,如果真的失败了,我们兄弟就将小皇帝带到那里安住,也许对于他反而安全,我还是喜欢生活在花花世界,不想窝在深山老林之中。”

  “好,我相信你的话,你一定不要骗我,一定要活下来。”龙傲寒终于点头,烈酒暖人心,流星哈哈大笑,“我们是兄弟,决不说假话欺骗,好了,我也不陪你喝酒了,美女还等着我呢。”

  夜空下,流星明白自己从此将成为一名最危险的刺客,其实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自己有时候仿佛一个苯小孩,但当时自己也明白,如果让傲寒去,那等于就是死亡,自己一向是幸运的。“老天会有安排!”

  襄阳,出征前夜。

  周醒与梁力面对面端坐,桌面上放着一张地图,周醒正在向梁力介绍本次作战的方案。

  “这次战役的最终目标是夺取南阳城。”

  梁力道:“看来冰焰你是胸有成竹了。”

  冰焰点头道:“这是当然了,这一仗我是很有自信的,还是向先生说说我的作战计划吧。”还不待梁力说话,他就继续道:“我准备大张旗鼓的向许昌进军。”他主动停了下来,但却发现梁力并没有发问。“文远先生好象不太关心?”

  梁力淡淡一笑,“错,我只是想静静地听将军来说,我对军事并不在行,而且我分内的工作也不是打仗,我可能也提不出多少有建设性的意见。呵呵,冰焰,那我就问吧,为什么要向许昌进军?”

  冰焰大笑,“唉,文远先生真是有意思,那我也不卖关子了,我此举主要是为了将南阳的元军调动出来,当他们北援许昌时,我军突然回军迎头痛击之,再迅速占据南阳,这样可以避免伤亡过多耗时日久的攻城战,南阳城也可避免遭受大的破坏。”

  梁力想了想,道:“听起来是不错,只是南阳元军一定会北援许昌吗?而且与元军野战能不能速战速决?莫让许昌元军从后面夹击了。”他很认真的提出问题。

  冰焰也正色道:“这点我也想过,如果南阳元军不出动我就只有退而求次,,先转向东攻击元军实力较弱的信阳,信阳城小兵少,倾尽全力应该可以顺利破城,虽然不算完美,也算取得胜利了。至于野战,我认为一定可以取得胜利,我军是有备而战,已多击少,先生尽可放心。”

  梁力笑道:“还好,我原以为冰焰会恼羞成怒的强攻许昌或者南阳的。”

  冰焰也笑了,“我是一个比较现实的人,不会那么冲动的。”

  梁力起身,“好了,已经不早了,冰焰你还不回家去,明天就要出征了,还不与赵宁温存一番。”

  冰焰却不起身,“文远先生先走吧,我今天不想回家。”

  梁力猛然醒悟,今天中午得到的那个消息,大宋皇帝驾崩的消息。奇怪,这原本应该是一个让自己震惊的消息,但是忙了一个下午的公事之后,居然似乎完全忘记了这件事情,赵宋的一切离自己是越来越远了,甚至激不起自己的一丝难过了。但是这个消息对于冰焰来说,却显得比较重要。

  “已经是事实,还是由你告诉她比较好。毕竟你还可以安慰赵宁,让她感到依靠,你若离去之后她再知晓,会更加不能承受。”

  “我明白。文远,我最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军队和宋军交锋时她会怎么样?

  又或者她的亲人再有不测,她还能不能承受?因为赵宋终将消亡,不管是亡于元手还是我们,对她而言都是不能接受的。”

  梁力叹道:“未来的事情何苦想那么多,毕竟她还可以依靠你,你是她的希望。”

  “可是无论怎样,改变不了她大宋公主的身份,更改变不了她内心深处的思想。

  也许,有一天,我不再是她的依靠。”周醒苦笑着,“也许当初我与她不应该走在一起,我不是一个喜欢在压抑中生活的人。我也许会在战场上死去,又或许我会再有别的女人,这很正常,虽然哭泣让我对她心存怜惜,但却也让我生活在郁闷中。”

  梁力沉默了,冰焰说的并没有错,他只有拍拍冰焰的肩头,“我走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夜风寒冷。

  梁力与几名卫士缓缓前行,她的家门已经紧闭,不远处就是自己的家了,应该不用很久,她就要成为寻欢的新娘了,他知道自己对她有一点动心,她可以了解自己的想法,自己又何尝不是如冰焰所说,在压抑中生活,只有无奈。

  冰焰最终还是将皇帝的死讯告诉了赵宁,她呆滞的目光让他也有些不知所措,“小宁,你哭吧。”她投入了他的怀抱,冰焰心中有怜惜,“冰焰,我好害怕------”她终于开始流泪。

  这是哭泣的夜。

  冬日阳光。

  周醒一跃上马,踏上北进的路程,他的耳畔似乎还有赵宁的哭泣声,却不再回头------

  送走了周醒,梁力回到府衙,却发现刘靓已经在等候了。“文远,我已经等了很久了。”她似乎有些不高兴。

  “不好意思,你只能怪冰焰走得拖拖拉拉,浪费了刘靓小姐的宝贵时间。还有,怎么现在你也不喊先生了,我可是不年轻了。”

  “不年轻难道就是先生了?大家已经这么熟识了,我原以为不需要那么生分的。”刘靓的脸上立时就有了一丝落寞。

  梁力不由有一些茫然,“其实,我也希望自己年轻一点,那就别喊先生了。”

  她已经笑了出来,笑声清脆,“你别这么认真呀,人家是开玩笑的。”

  梁力也笑了,和她在一起总有轻松与欢笑。“在这里等我有什么事?”

  “你看。”刘靓已经拿出了一面旗帜,“中国!怎么样,这可是我昨天晚上一针一线辛苦锈出来的,到时候就可以挂在襄阳城头。”她显得很自得。

  “好,就把这面旗帜挂在城楼上,谢谢你。”梁力接过了旗帜,“真的很不错。”

  “那是自然,不过不用谢,我也是中国人,尽点微薄之力是应当的。”

  “若是所有人都这样想就好了。来看一看我写的这篇告示。”

  “我们的祖国有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明,壮美的山河,但此刻却正承受着灾难,坎坷,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为了祖国的重新富强,为了我们有富足安定的生活奉献力量。奋起吧,为了我们骄傲的中国!”刘靓轻声念着,不由也有了肃穆的感觉。

  “写的还算不错,通俗易懂,也有鼓惑力。”

  “如此就好,很快这张告示就将四处张贴,我都有点等不急了,新年怎么还不到来。”

  王晴同样期待着新年的到来,长弓手历经数月的训练,也初有小成,至尊军整体的战斗力也上了一个台阶,他已决定,待中国建立并且攻破南阳之后,他就向刘靓求亲,而且将来要王想亲自为他与刘靓主婚,“刘靓,让我给你幸福。”

  中国建立前七天,冰焰与寻欢合兵准备向许昌进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