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名著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6989 2005.03.03 21:36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细雨霏霏的夜晚,相同的时间凄婉的歌声响起,所不同的就是多了正在为曾娘娘梳理一头沧桑白发的秦淡兰轻吟和音,却是仿佛化解了几分幽怨情绪多了一丝恬淡意味。

  “无用大哥,在这冷宫之中数月光景虽然我们相互切磋功夫都精进不少,但却是感觉精神有点压抑,只怕若老是窝在这无人知晓关心的角落之中,我们的锐气都要给磨平,要想出人头地在此等候却是断然不会有何机会的,恐怕要着力钻营方是正道。”李沉舟有些郁闷的把杯中酒水一饮而尽。

  我自然知晓这几****应该几次都想对我说出他的郁闷心声,却是苦笑一声道:“要钻营寻找门路却是断然少不了花费,我等却是身处冷宫之中拿着低微的用度又毫无油水可言,汝之奈何?”轻轻伸出手指弹了一下桌上的酒壶,“何况我们如今都还好这杯中之物,而淡兰妹子却是还有用于丹青绘画的各项开销,恐怕我们穷其一生的积蓄却是不能让我在总管太监张无期面前有个座位攀谈一刻,而且上月初我碰了钉子之后方才知晓我家先辈童贯的招牌只怕在宫廷之中也并非如你所述说的那般管用啊!”

  李沉舟却是有些尴尬又有几分愤愤然,“我却是没有想到如今宫廷之中窃据高位的宦官们都是如此现实,那不学无术的鱼朝恩不过依仗乃是张总管的同乡方被重用便如此猖狂,居然妄言辱没大哥先辈,日后我们若是得势定要让他付出代价,不过在我们普通宦官心中的确是顶礼膜拜于童贯他老人家的显赫人生。”轻轻用手拿起空空的酒杯反按在桌面之上,“罢了,我们就都戒酒省钱如何?”

  我却是哑然失笑道:“酒却是万万不能戒除的,若想混迹于文人骚客英雄豪杰之中未有海量却是很吃亏的,想那水泊梁山英雄之中的武松却是豪饮一十八晚浊酒居然打死了猛虎,好生英雄了得,我的酒量却是不输于他,尚算得上文武双全,却是还想未来豪饮之后写下传世之诗篇或者纵横于金戈铁马之沙场斩下敌军猛将头颅成就佳话的!何况这微薄收入便是一文不花又能起得了什么作用,重点却是开源赚钱之道。”

  李沉舟摸了摸自己的酒糟鼻子,道:“大哥言之有理,看来戒酒却是万万不能的,只有寻觅这开源之道,只是小弟愚钝......”却是忽然眼前闪亮一瞬,嘿嘿一笑,“大哥,可否将你与淡兰姐姐身上的银钱都借给小弟,我却是可以小小的开源一次。”

  秦淡兰却是已经翩翩而至,身上清香幽幽,手指轻点李沉舟的额头,“这几****可是看到你独自一人偷偷的在练习掷筛子,你的开源之道莫非是准备向我们借钱去赌博不成?”

  “淡兰姐姐却是心细如发啊,沉舟正有此意。”李沉舟挠了挠头,讪笑一声,“其实我在入宫之前却是从小生长在赌场之中,也算行家里手,不过进宫之后却是醉心于向侍卫们学习武道未曾开赌,如今宫廷之中可是赌风盛行,把那些相熟的小太监宰上几道想来却是不难。”

  我哈哈大笑道:“虽然依靠赌博赚钱听起来不是那么悦耳,但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既然有此本领,若不利用岂非浪费,淡兰,我们一个铜板都不要留下,全部都交给沉舟作为赌本,我相信他能为我们攫取一笔发行书籍的启动资金。”

  秦淡兰嫣然一笑,道:“我可提醒沉舟,今后可是不准许陷入滥赌之泥潭,否则我是断然不依的。”

  我嘿嘿一笑,轻拍李沉舟的肩膀,道:“淡兰你就放心象我与沉舟这样的男子日后只会醉心于如何在风起云涌的大时代中创造辉煌,至于酗酒滥赌都是一些昏噩找不到人生方向之徒,在我们这三人组合奋斗历程中自然会遭遇坎坷,但是只要有一人保持坚强提醒大家振作,相信所有人都会在挫折后坚强成长!”

  秦淡兰与李沉舟闻听我的话语显得有些激动,三人的眼神中都洋溢着信任与坚强,随即却是不约而同的伸出手掌,轻轻击掌相视而笑,虽然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的风雨挫折考验,但不知道为何我却已经觉得相互之间的情谊已经牢不可破,那段前世身为革命者被阴谋背叛的痛苦记忆却是仿佛已被岁月冲淡了痕迹,传说中宋人向重信义,忽然之间有一种憧憬,希望与这两位结义弟妹共同经历生死考验,体会那一时刻死生同契的滋味。

  片刻,平复了激动情绪的李沉舟略微有些疑惑地发问道,“方才我听闻兄长欲日后发行书籍,虽然我大宋文风昌盛,但是如今发行诗词典籍的商家却是不在少数,以此道赚钱怕是不易吧?”

  秦淡兰却是抿嘴一笑道:“你却是猜错了,我们无用大哥乃是要推出自己的作品,和诗词典籍却是没有多大关系,都是些杂书故事,却是好生有趣,这些时日我可是听着他的叙述书写并且为之润色,难道你们没有发现我因为劳累而红颜憔悴吗?”

  我志得意满的笑道:“知道淡兰你付出的心力,所以我不是都已经把那部《再生缘》的主角名字从孟丽君改换成秦淡兰了吗,而且我仔细考虑之后准备将这本书与《三国演义》《西游记》一起作为第一批出版书籍,估计不需要多久,秦淡兰这一名字就将被天下众多女子崇拜仰望了。”

  自己小时候却是经常在酒楼茶馆中听这些明清小说改编而成的评书,后来该到学习经籍文章之时自己却是把大多数时间都花费在阅读这些书籍之上,脑海里的故事内容可是数不胜数,若是剽窃这些明清小说却是可以作为长久的生财之道,毕竟其中的魅力我是深信不疑的,当然其中大多数小说恐怕文人骚客们不会看在眼中,好在印象中南渡仅剩半壁江山的大宋却是更加富庶,而且昌盛的文风导致即使是普通百姓识字者却也不在少数,我的书籍主要销售对象却是他们,何况还有几本名著也算雅俗共赏,也许有些名士也会谬赞几句给予认同吧?

  李沉舟其实依然有些疑惑,干笑两声道:“我读书不多却是对于这些不甚了解,不过既然兄长与淡兰姐姐都有信心,那么我们就走这条道路便是,那等我在赌桌上有所收获的话,我找熟悉的那几位侍卫大哥当值之时与大哥一起出宫筹划此事。”

  我微微皱眉道:“唉,我们身居于宫廷之中若想随意进出却是不太方便,我们又没有象传说中那些武林高手飞檐走壁的能力,这对于我们做起生意却是个头痛的绊脚石。”

  秦淡兰却是轻笑一声,道:“无用大哥你就不要想得如此悠远了,如今我们需要赶紧把你所说的这三部第一批推出的小说内容全部写出来才是,沉舟这段时间就尽量在赌桌上赚钱吧!”

  当下我们三人双管齐下,又花费了半月的光景,我叙述故事内容,淡兰书写终于手中有了这三部名著的手稿,而李沉舟却是和宫廷内喜好赌博之道的年轻太监们都有了较量的经历,收获颇为丰厚,基本上相当于我们三人五年的收入总和。

  没想到选定出宫的日子居然是大雨滂沱,不过为了打通关节今日出入顺畅事先可是都已经花掉了二十两银子的茶钱,也只得冒雨而行,尽管有油布伞遮蔽风雨,但是我今日身着的一身翩翩飘逸的纯白文士衣衫却也被雨水打湿几处,不过小弟沉舟今天却是一副武人的短打扮反而没有沾染多少雨水。

  其实原本我的意思是让李沉舟也作文士装扮的,他却是自嘲自己面相委琐还是不要败坏文人形象了,执意要扮作我的跟班保镖,倒是秦淡兰一语道破他的心思乃是为了省下几两银子,原本按照沉舟的预测最多花费十两银子就可以让我们这一次出宫进出顺畅,却是没有预料到他的那些侍卫大哥对于这茶钱的数字却是半点也不马虎,让他好生气闷心疼愤愤于人情淡薄如纸。

  临安大大小小的书坊大多都集中在此刻我们正在雨中漫步的这条街道之上,虽然天气不好但是大书坊之中云集的书生却是不少,想来与临近科举大比之期各地前来赶考的士子云集也是有些关系,不过这些门庭若市的大书坊却并非我们所关注的对象,我们所要寻找的却是要低价出手的小书坊,毕竟囊中羞涩,一共千两资金,用来购买书坊门面的最多也只能投入半数,剩余的资金却是要用于刊印小说的成本之上。

  正午时分雨停,居然雨后阳光,不过我与李沉舟兄弟二人的情绪却是仿佛掉入冰窟一般,这条长长的街道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一路与准备转让的几家小书坊的老板们洽谈询问之后,居然没有一人的第一次报价低于两千两,让自己根本羞于提及自己准备的出价......

  “大哥,你看这家书坊却是居然连招牌都没有了,只怕其中的蜘蛛书虫绝对不在少数,而且此刻居然连一个客人都没有,应该算是破败到了极点!”李沉舟语气之中的兴奋之意只怕却是有一多半是伪装出来给我打气的,他的眼神之中的灰心丧气却是根本难以掩饰。

  我摸了摸头上方巾,耸了耸肩故作轻松的笑道:“也许这最后的微弱希望正在酝酿日后的璀璨光明也未尽然?”长袖一甩,依然昂首阔步的进入了这小小的书坊,首先印入眼帘的就是一位须发皆白佝偻瘦弱的老学究,正掩面在柜台后剧烈地咳嗽,见有人进入,连忙起身,却是身体摇晃几近跌倒。

  “无名书坊之中仅有古今诗词,老朽对于公子驾临真是欢迎之至,咳,咳,想必公子也是在诗词方面颇有造诣的文人雅士?”苏秦老先生很有些兴奋地说道。

  我心中猜测也许自己是他这无名书坊今天的第一位客人也未尽然,“苏老先生,对于诗词在下也仅仅是略有爱好而已,我正是想挑选一本辛幼安的词集。”视线扫视书坊内部却是感觉并不象外观带给自己的那种破败感觉,甚至可以说是清幽典雅,别说蜘蛛便是灰尘也丝毫不见,没有招牌或者说只卖诗词应该都不至于让这家书坊冷落到如此程度才是啊?

  “想不到你却是喜欢幼安的诗词,想必也是与他一样满腔报国恢复中原之志了,当年他还在中原义军之时老朽却是就向他捐助过军费,不过想来自从十年前老朽与他在此会面之后已经是十年未曾相逢,只闻听他到处漂泊,不过词作却是层出不穷......”苏秦老先生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尽是惆怅之意。

  我心中思忖想不到这当世的名人也算值得崇拜的辛弃疾却是与这位老先生相识,既然同为爱国者那么让他认同看重自己是怕谈到生意却也多了几分商量,郑重道:“这临安繁华并非能将所有人进取向上的报国志向软化,正所谓位卑未敢忘忧国,我与老先生便是同类之人。”

  “好一句位卑未敢忘忧国,深得我心,好,快快将你的名号报于老夫,立刻以水调歌头为词牌名作一首词,老夫这家书坊却是有个规矩,每日第一位光顾的客人却是一定要作一首好词,然后只要支付一本书款就可随意挑选十本书籍......”方才还有些老态龙钟的苏秦仿佛因为兴奋身手敏捷了许多,已经开始准备笔墨,“如今老夫与那辛弃疾结识却也是因为他的词作卓而不凡,想必你也不会让老夫失望。”

  身后的李沉舟却是忍不住嘟囔一句,“买书却是非要写词,怨不得这里没有生意的,天下哪有那许多才子?”天下书坊若都象这位苏老先生设定如此古怪的规矩,他恐怕是永远也休想买上一本书了,开始大哥与这位老先生套近乎好象很是投缘让他感觉有些希望,如今看来若是写不出这首词来只怕还得黯然离开。

  我一阵愕然,轻声道:“在下童无用草字狂歌,才疏学浅恐怕会让老先生失望,却是有些好奇于为何老先生定下如此规矩,不过老先生的无名书坊如此冷清只怕与此的确不无关系,开始之时只怕还是有些文才出众之人前来,但是时间长久新鲜热度自会过去,加之有人体会到若是未能达到老先生要求因此声名受损,只怕不会再有多少人前来此处购买诗词集的。”心中却是已经开始打鼓,这老先生乃是专营诗词且是辛弃疾之友,恐怕就是把自己原本所处时代的大儒请来作词却也无法过关,额头上已隐有汗滴。

  苏秦却是长叹一声,道:“你们说得却是不错,开始几年却是有些书生才子为了证明自己的才华特意前来尝试,但是或许是老夫的挑剔让众人怯步,这书坊的生意如今却是已经萧条到了极点,时常一月不过十数客人光顾卖出寥寥百本书籍而已,不过老夫也是无暇顾及生意好坏了,四十年前老夫爱妻红颜早逝,她生平最爱吟唱词句,因此老夫便立志此生将所有的词牌名都收集五首经典以图在黄泉路上追逐到她先行的脚步吟唱让她欣赏,如今却是惟独这水调歌头词牌欠缺一首词作,如今垂垂老迈却是忧虑不能达成心愿,若可求得一首经典之词,这无名书坊便是立即结束却也无憾。”

  面对苏秦老先生充满期待的眼神与耳畔传来的身后义弟李沉舟紧张喘息之声,我心急如焚迟滞瞬间沉默不语,总不能真得坦承无言以对灰溜溜的离开吧?自己怀里的那本辛弃疾诗词却是自己唯一带到这一时空的物件,如今却也已经可以背得其中的几首,干脆咬牙赌一赌自己的命运,无非就是徘徊于剽窃者与才子之间,或许自己背诵的词句辛弃疾还没有创作刊印,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大丈夫连赌的勇气都没有如何作出大事业呢?“辛弃疾先生,你可是我唯一了解的英雄词人,天生你名句众多都可流传千年,也不在乎被我剽窃一首,还请保佑成全我这个立志救国的年轻人走出在异时空奋起之第一步,日后相见必然顶礼膜拜视为偶像!”心中念念有词让自己心安。

  “大哥,何必耗费时间心力,若是诗词歌赋可以驱逐鞑虏只怕大宋王师早已经直捣黄龙了,时间不早我们还是抓紧去寻找准备变卖出让的书坊要紧,莫和这位只会缅怀过往的老先生纠缠了!”李沉舟大声说道却是抢步在我身前欲拉我离开,为我这个大哥解围。

  我咳嗽一声清清嗓音,微闭双眼,仔细回忆着词句缓缓吟来,“我志在寥阔,畴昔梦登天。摩娑素月,人世俯仰已千年。有客骖鸾并凤,云遇青山、赤壁,相约上高寒。酌酒援北斗,我亦虱其间。......欲重歌兮梦觉,推枕惘然独念,人事底亏全?有美人可语,秋水隔婵娟。”

  “狂歌词作堪称经典,老夫多年心愿今朝得了啊!”苏秦老先生刹那间竟然已是老泪纵横,提笔书写起我方才轻吟词句,四十年执着不忘亡妻人世间至情之人莫过于此。我目睹他如此激动心中却也是升腾出一丝欣慰之情,随即却是意识到自己此刻在老先生的心目中应该闪动着熠熠光辉,理应趁热打铁提出购买他这无名书坊。

  待苏秦老先生将这首词作书写完毕,擦拭泪痕之后,我郑重道:“老先生至情至性世间罕有,此刻心愿已了,狂歌冒昧有不情之请,还望玉成。”

  “可是方才这位小哥所言之购买书坊之事,我守着这书坊却也不是为了牟利,主要就是为了完成这收集词作之心愿,如今心愿达成便将这书坊赠于狂歌,狂歌文才出众又有一腔爱国热忱理应在功名上有所追求,却是为何要购买这小下书坊?”苏秦有些疑惑道。

  “我少年时的确立志未来居庙堂之高谋求推动朝廷兴复中原故地,但是如今却是自命没有把握走通科举之路,但是我却是万万不会放弃心中报国之志向,因此选择另外一条道路,不瞒老先生我花费心血已经创作出不少部演义故事想来牟得暴利指日可待,因此需要购买一家书坊作为最初的售书门面,如此去印刷商号合作却也方便许多,有了足够的金钱之后狂歌不才却是有杀向中原建立义军,以待王师北伐之决心,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大丈夫当如是!”我傲然昂首,挥舞双拳,听得身前的苏秦老先生与身后的李沉舟皆是一腔热血沸腾,浑身颤栗。

  “说得好啊!当年我与辛弃疾最后一次相见之时,他却是也感慨于南渡之后反而为官位束缚的苦痛,长久追忆他在北方中原义军的热血春秋,老夫惟愿有生之日听闻狂歌在中原高举义旗的消息!”苏秦的精神矍铄起来,“老骥伏枥,为你们联系印刷与在其他书坊铺货尚可尽几分余力。”

  我伸手掏出银票,诚挚道:“多谢您之襄助成全,如今我们囊中羞涩,这里有五百两的银票您权且收下,日后等我们赚的金钱您的晚年生活皆由我们供养......”却是丝毫不理会李沉舟有些心疼与不解的眼神,其实我知道老先生多半不会收下这五百两的银子,但我却也绝对不是虚情假意客气而已。

  “既然你一片诚挚之心,老夫也不能辜负,就收下这五百两的银票。”苏秦的话语略微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过他却并没有接下银票,而是微微一笑,“这五百两就算老夫以一位故人韩侂胄的名义之投资算做一成股份,如今他也算是风声水起,日后书坊火红起来却是少不了被人算计刁难,韩氏的招牌却是有几分用处的。”

  韩侂胄这个名号至少对于京城临安人绝对应该算是如雷贯耳,出身贵胄豪门一力主战收复中原的大臣在大家心中无疑是有不错的口碑,李沉舟已是面露微笑,心中对于无用大哥钦佩不已,若是不真诚奉上这五百两的银子只怕还不会得到这顶大宋名门韩氏一族的保护伞,暗自思忖大哥是如何看出这位老先生的不同凡响背景深厚呢?

  而在我的印象之中这位古人却是毫无疑问算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开禧北伐换来的结果就是颔首九边,然后千古留名于奸臣行列,心中却是有些百感交集,对于他是忠是奸心中却是模糊一片未能明晰,却是故作不以为意之状,“如此我就收下这份投资做为股份,苏老先生,沉舟,我有意将此间命名为名著书坊,众意如何?”

  李沉舟声音尖细的叫好道:“出品皆乃扬名世间之著作,我喜欢名著书坊这一名号。”

  苏秦微微点头表示认可,却是若有所思的注视着李沉舟,细细回味着这个青年前后寥寥几句但却都特别尖细的话语,“老夫书法却是向来自鸣得意,名著二字却是要由我来书写才是!”

  “我的字正是羞于见人,如此就多谢老先生了。”我却在思索未知这韩侂胄与苏老先生有何深厚关系,无论他是忠贞还是奸佞,毕竟都是大宋朝廷风云一时的大人物,我这一介白衣对于权贵理应着力结交,对于自己日后的事业绝对是非常有益处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