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篇 笑凡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4685 2003.05.29 19:31

    乱世岁月,天下纷乱,却有英雄闪光。

  奔流在这个风雪之夜,伫立在一个破旧的道观之外,任由雪花铺面,却并不说话,他相信很快道观之内的笑凡道长就会为自己的诚心做感动出来。

  人生就是如此,自己身为保护一方平安的大将这样来请隐者出山一定会让对方感动,让世人传诵,这样看来经受些许风雪又算得了什么。

  果然,笑凡道长已经出了道观,在风雪中,已有激动泪水,“我,一介出家求道之人却得到奔流将军如此的看重,怎不感动?我愿意再入尘世,襄助将军保全家园对抗外虏!”

  “好!我得笑凡兄大事可成,今夜风雪,我心却是炙热,我还带来了一壶烈酒,愿与道长同醉!”

  道观之中,生起火来暖酒,奔流高声向笑凡道长诉说着自己击败外虏振兴国家的构想,听得笑凡道长是热血沸腾,“若我早知道将军有这等雄心壮志铁血丹心笑凡早已仗剑而出为将军冲锋陷阵了,我今生愿意为振兴国家的理想抛洒热血,为将军的知遇之恩奉献终生力量!”

  “多谢笑凡兄,知己难求,今有烈酒,可暖人心,让激情澎湃让我们铭记我们从此不变的友情。”

  笑凡道长跟随奔流回到城中,锦衣玉食,良马随从无不具备,开始时众将还有一些嫉妒,但后来没有多久笑凡在战阵上仗剑击杀番将三人大长威势成为军中将士崇拜的英雄,大家的怀疑嫉妒也随之消亡。

  近几日,笑凡发现奔流一直有一些忧心重重,他也明白是因为在其他战线的番国大将野利与天都击败了国家其他的将军之后合兵前来支援番王元吴一下让本来处于上风的奔流大军处于了危险的境地,可自己却又无法为奔流将军分忧。

  奔流在这一日深夜,却得到了一个消息,番王大肆调动了军中的将领,似乎隐隐对兵力强大的两位大将有一些猜疑,“也许此时我用离间之计会有效果。”

  三日后,朝廷来使者宣布对军中诸将的封赏,奔流大宴众将。

  “朝廷厚待我等,今后我们更要慷慨报效国家黎民,当今天子圣明丞相贤明击败外敌收复故土指日可待。”奔流兴奋的说道,众将也是击节叫好,兴奋不已,笑凡却真的不能象他们这样说着违心的话语却还能表现出这种兴奋,哪怕他得到的封赏很多。

  奔流轻轻击掌,“今日朝廷赐我一名美女,堪称绝代佳人,我意欲纳为妾侍,此女歌声舞技出众,今日就让她为我们表演为大家助兴。”

  果然是绝色丽人,笑凡一见也觉得美人让自己目眩神怡,歌声却是悠扬中透着一丝激荡,同时那倾情的舞蹈更是让人为之激情在心中涌动。

  “秋到边城角声哀,烽火照高台。悲歌击筑,------多情谁似南山月,特地暮云开。霸桥烟柳,曲江迟馆,应待人来------”

  奔流带头合唱,笑凡却是声音最为高亢,厅内众将都是心情激动。

  此时美女却正舞到笑凡面前,眼波流盼,顾目生辉,笑凡心神荡漾,眼神却已再难离开。

  突然,灯火忽然全灭,人影窜动,笑凡心中一紧,已觉有人从身边擦身而过,然后却是美女的低声轻叱。

  他的剑已出鞘,此时奔流将军的安全让他担心。

  奔流已大喝一声道:“所有人都不要动!立刻掌灯!”

  众人闻言心中顿时镇定,不再躁动,灯火重明。

  却见那女子惊慌失色地站立在笑凡面前,“方才有人乘着混乱亲了我一下!”

  顿时一阵喧哗,众将有激怒者也有羡慕者,但已有不少人把目光投向了笑凡。

  奔流大怒道:“何人如此大胆!”

  女子轻泣道:“方才我顺手从那人的腰畔下摘下了他的坠玉------”泪眼桃花,分外惹人怜惜。

  笑凡忽然发现众人开自己的目光又有不同,已有惊讶与鄙视,情不自禁地手已摸向了腰畔,玉已不在,“不是我------”他发现自己的语气是那么苍白无力,只有把目光投向奔流,却不料奔流根本不看他的眼睛。

  “大胆笑凡,辱我侍妾,来人呀,把这个狂徒给我抓起来!”

  已有侍卫冲了过来,笑凡脸色一苦,却未做反抗,“奔流将军,请相信我!”

  当夜,他就被带上木枷镣琐囚禁于大牢之中,他心中有些纳闷,就算自己是做了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大罪为何要如此对待自己?

  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居然又遭受了牢内戍卒的折磨,心中的苦痛却要超过身体的伤害,奔流将军为什么这样,他应该了解自己的为人,兄弟情义就是如此?但却并没有对奔流的愤恨。

  同样是夜晚,却是奔流的书房之中,伤痕累累却已解去束缚的笑凡忍痛坐在椅子上 ,“奔流,你相信我当日并没有无礼了吗?”

  笑凡心中略微有一丝欣慰,因为这样的场面多半是自己已经脱去了嫌疑,“我原以为你应该信任我的。”

  奔流淡淡一笑,“其实我从来没有怀疑过笑凡兄会见色起意的,因为这本就是我安排的。”

  “你安排的,因为什么?”

  “因为我要看一看笑凡兄是否真的在被我冤枉之后仍然能够倾心相待,兄果然没有对我心存芥蒂,可见高洁心理,所以我要让笑凡兄打入敌军阵营,实施离间------”

  笑凡一怔,随即怒道:“原来奔流仍然对我心存疑惑?”

  “我并没有对笑凡兄心存疑惑,但为成大事总要求万全,而且兄这几日受到严刑拷打也是为了看一看兄能否坚持,有时候一个人的承受能力也是很重要的。”奔流猛然双膝跪倒,“兄若要怪我尽请责骂,但我请兄知道一旦投身于这次行动,可能遭遇更大的伤痛严刑,很可能还会失去生命,我愿笑凡兄能够逢凶化吉,请受奔流一拜!”

  笑凡任由他拜倒在地,“你怎么知道我会答应?”

  “因为兄心存大义,但更为重要的却是我们是可以生死与共的兄弟!”奔流眼神炯炯,没有疑惑。

  “好,士为知己者死,但我想我是不会死的,不过我若成功回来我是要有要求的。”

  “笑凡兄请讲。”

  “那个美女你还没有zhan有吧?”

  奔流轻笑,“没有,笑凡兄真的是要告别道士生涯了吗?”

  “不错,美色当前,我心跳动,反正我已经落了一个好色狂徒之名,清誉不再。”

  本应肃穆的气氛却立时充满了轻松的滋味。

  番王元吴根本不相信笑凡是真心前来投降,但他却是一脸的微笑,“笑凡将军真心来投我心欣然,今后进攻奔流之时就请将军冲锋在前以报他羞辱将军之仇恨,也需要将军多给我们一些建议。”

  笑凡从他的眼中捕捉到了那一丝得意,果然应如奔流所料元吴根本并不相信自己是真心的投诚。

  “多谢王爷的收留,今后我一定尽心竭力。”

  待笑凡出了大帐,元吴立刻吩咐道:“派人密切留意这个笑凡的一举一动!”他很想看一看笑凡到底耍弄什么花招,也许自己还可以在军营中制造出一点的假象来迷惑奔流?

  第二日傍晚,笑凡决定去见野利,他的内衣夹层中就藏着奔流给野利的密信。

  野利诧异于这个不速之客,“将军夜晚来访有何指教,我与将军似乎还不太熟悉。”

  笑凡微笑道:“不熟悉今后可以熟悉,也许我们还会成为同僚呢。”

  “我们如今已经是同僚了。”

  “如今还不是,因为我此次来却是诈降,担负了特殊的使命,却与将军有关,奔流将军有礼物送给将军你。”

  野利面色大变,“什么!你------”心中已开始疑惑,目前王爷对自己有猜忌,这笑凡到底是奔流派来劝降的使者还是王爷派来试探自己的,却不能确定。

  笑凡已经从怀中掏出了一幅山水画来,“这是奔流将军几天前特意为将军所画的。”

  野利接过了图画,却只看到高山流水,并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奔流将军应该给我有密信吧?”

  “没有!”

  野利心中更加迷惑,冷哼一声,“来人,给我把笑凡抓起来送交王爷,此人乃诈降之人!”

  笑凡却朗声笑道,“将军请不要污蔑我!”

  却在此时,外面已有大乱,“王爷有令,捉拿笑凡!”却是元吴的亲卫出现。

  笑凡方才经受了无尽的酷刑但脸上却依旧保持冷冷的笑容,“王爷如此对待投诚之将岂不让人寒心吗?”

  元吴却已经发现他眼光中隐藏的一死怯懦,于是拔出佩剑,逼近笑凡,“好,好,好,你既然要全义,那我就成全了你,此剑能染你这样的勇士之血也算幸事!”

  当剑指咽喉已让表皮被划破之时,笑凡的笑容已经不再,恐惧在他眼中闪现,元吴笑了,笑得很得意,“你们都给我退下。”

  当侍从们退下之时,元吴道:“我再给将军最后一个机会,生命只有一次,你已经尽力,此时再不屈服只有得道升天了------”

  笑凡喃喃自语,“奔流将军,奔流将军,我不想死去呀,我有辱使命------”眼泪已流,紧咬双唇,似乎已下决心。

  “我身上确有密信还未交给野利将军,只可恨那野利居然出卖于我------”

  “信在何处?”

  笑凡苦笑道:“还请王爷给我一条生路。”

  “好,我答应!”

  “在我被拷打时沾血抛弃的内衣夹层之中。”

  元吴立刻喊道:“来人呀,给我把笑凡将军原来的内衣给我找来!”

  元吴展开这小小的信纸观阅,却并无多少实际内容,只是一些送赠礼物的清单,心中更加迷惑,根据今日的情况判断这笑凡所言不似有伪,那这野利就更不可不防了,宁可错杀此人也不能放过,正好此人目前对自己也是阳奉阴违,居功自傲,当然也还需要一点点的证据------

  他挥了挥手,道:“好,笑凡将军,你且先在这里将伤势养好,我必然会给你一条生路的。”

  笑凡哼了一声,“请王爷记住今日对我的承诺。”

  这天夜晚,经过了治疗的笑凡睡得很香,自己的职责已经完成,至于生死则有天定了,当然他是绝对不愿意死去的,生活很有意思------

  元吴也在这一晚派出了一名使者假扮成野利的亲信去见奔流,“但若可证实他们有往来我便要杀到这野利,解除威胁!”

  两日后,使者带回来了一串夜明珠与一封用蜡丸装置的秘信。

  再过两日,元吴杀野利。

  第五日,笑凡得到元吴所赠的百金离去,他暗自潜回了城中。

  在奔流将军的密室之中,笑凡轻笑道:“我为奔流将军可是已经鞠躬尽瘁了,受了严刑拷打,好在现在正是少年时身体底子还比较厚实,不过你的诺言可要兑现,我要得伴美女享受幸福欢娱。”

  “笑凡兄受的苦我是明白也很感激的,不过这个yu望也太迫切了吧,似乎不是英雄所应该表现的。”奔流笑道。

  笑凡眼神闪烁,“要知道番王元吴可都是守信之人,奔流将军你不用担心温柔消磨我的英雄斗志的。”

  “现在笑凡兄就可以得到美人了,不过暂时还需要隐居几日,我还要演一场戏来害死那位天都将军呢。”

  笑凡有些好奇,“我倒很想知道奔流将军还有什么妙计?”

  “通常知道太多秘密的人都会意外的死去的。”

  “我可不怕,将军请说吧。”

  “我准备为野利将军在边境上设置一个祭奠高台,在木筒上撰文,提到天都将军的大名,让一些被释放的俘虏捡到只言片语,就算天都不死也要更受怀疑了,尤其是在目前元吴正是怀疑最深的时刻。”

  “将军果然毒辣,佩服佩服,那我也就放心了。”笑凡正欲告辞而出。

  奔流忽然说道:“其实笑凡兄的传奇经历若写作成书在京城乃至江南都会很受欢迎的,而且颇有教育意义。”

  “哦,可惜我没有这样的文才。”

  “某愿代劳,酬劳个半。”

  三月后,英雄道士将军笑凡成为年轻人的偶像,英雄不应无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