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执迷不悔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4898 2003.04.07 13:39

    

  已是初冬时节。

  王想已隐隐感到这将会是一个寒冷的严冬。

  一路所见之处皆是残破一片,几乎就没有什么人烟,毫无天府之国应有的景象,即使心中原本已做了最坏的打算,仍然难以接受。在眼前这样的局面下,在这块历经沧桑的土地之上他如何让自己的军队度过严冬,如何获取给养?

  王想不禁感慨道:“旭日将军,你们的作战看来是基本上难有补充的,能够坚持下来,值得钦佩。”

  桥也感慨道:“没想到比我离开之时更加残破,主公,天府之国已是名不副实了,旭日贤弟,你们还是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

  张旭日微微有些脸红,随即分辨道:“你这话不对,我们浴血奋战,你不能攻击我们,这里的残破只能说明元军的残暴。”

  “我当然知道元军的残暴,可你想过没有,这也体现了你们的无能,而且这些残暴的元军不知又有多少人是从你们之中投降过去的?幸亏有了我们的到来,川中的百姓终于要有光明了。”桥继续说道。

  “我们剩下的这几万将士可都是意志坚定历经血战保存下来的,绝对不会再有人叛变!”张旭日大声道。

  桥哼了一声,“希望如此。”

  王想道:“大浪淘沙,也许去除这些背叛者之后继续战斗的人更加有力量。”

  张旭日却显得有些兴奋,“就是呀,眼下川中的战局我军本来就不处在下风,若得你们襄助,攻取成都我看也是指日可待。”

  王想心中不禁有些悲哀,这位年轻的将军虽然充满冲劲,但毕竟还太年轻,在他的眼里,只有这反复拉锯之中的川中战场,可是一旦元军在其他战场抽调生力军前来,没有补充的他们何以对抗?当然王想并没有表现出他对这里一切的太多失望,他总不能白白入川一次,最好还是能收服这支宋军。

  但同时也开始考虑其他的出路,并不是每一个决定都应该坚持,应该及时对自己作出修正。

  两天之后的夜晚,王想将主要人物都召集到大帐议事。

  寒暄过后,王想苦笑一声,双手一摊,“一路之上所见所闻相信大家都与我的感受差不多,我估计我们到达重庆之后很有可能会陷入危机,给养冬衣都是问题------”

  众人变得沉默,即便是当初极力主张入川的宋策也显出了忧虑。

  刘裕率先打破了沉默,他探询着说道:“也许我们应该修改一下原定的计划。”

  秦远叹道:“人已到达这里,难道再走回头路?那还有什么面子。”

  宋策也连忙道:“不错,主公,我看还是到达重庆之后再想办法吧,重庆可是富庶之地,------”

  桥道:“我想可能重庆的情况也不会太好。”

  王想道:“我与刘先生意见一致,我们不能完全按照计划行事,行军打仗本就可以随机应变,这几日据我从张旭日那里了解到元军在万州屯有不少军粮,给养充足,但守军也近万人,但他们自己根本无力东顾进攻万州,如果我们出人意料的袭取万州,不仅可以获得一部分给养,而且夺取了出川的要道,自己也可以获取一个落脚点。”

  他微笑,继续道:“更为重要的是我们的计划中又多了一个选择。”

  刘裕面露喜色,“复回两湖战场,攻取宜昌,就可以与冰焰将军他们连成一片,形成一块广阔的控制区域。”

  桥皱眉,“那我们岂不是白绕了这许多路------”

  秦远伸手拍打了他一下,“听主公说,桥,安静点,别老插嘴。”

  王想叹一声,“那没办法了,我们总算多了解一些川中的状况,而且有机会收取川中宋军,我计划以两万大军快速进兵万州,应该可以破城,我率一万人进入重庆,若可以与宋军相互配合,说不定可以用生力之军的气势将元军击败呢。要知道经过多年的缠斗,元宋两军在重庆一线反复争夺,都已精疲力尽,也许一旦打破了平衡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众人纷纷称是,宋策赞道:“主公果然非我等可及。”

  秦远笑道:“那这个任务就是我与刘裕担当了,我们一定可以成功的。”

  王想叮嘱道:“你们两人要好好合作,不惜代价攻取万州,我们正是需要积取威名的时候。”

  刘裕会意,“我们知晓,主公放心。”他对王想今天的决定是绝对支持的,王想可以否定自己过去的计划,体现了他王者的气质。刘裕也觉得到时候挥师进入两湖,再夺取洞庭湖一带富庶地区,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改变。

  第二日,分兵而行。

  一路之上,桥依旧与张旭日不停的斗嘴,仿佛乐此不疲,今天争论的是两军战士的战斗力问题。

  王想微笑道:“你们不要再争了,大家的目标都是一致的,你们两个已经比试了武艺,不分胜负,难不成还要两军将士大打一次,分个你死我活,桥,你可不能得罪旭日将军呀,我们还要与他老哥张珏将军联合抗元呢。”

  张旭日道:“王想将军,我再说一次,我可不是依靠裙带关系成为将军的,至少这个西域小子赢不了我。”

  桥嘿嘿一笑,“别解释,越描越黑呀。”

  山城重庆。

  整个城市都给人一种悲凉的感觉,王想道:“看来战争对这里的破坏实在太大了。”

  张旭日似乎已经习惯了,“王想将军,我们这就去见我兄长吧。”

  王想点头表示同意,心中却在怀疑这里的百姓还能剩下多少,在残酷的战争之中,百姓总是最脆弱的群体,依稀记得小时侯父亲说过大乱之后必有大治,百姓们所盼望的国泰民安需要有结束战乱的强者出现,自己就将是这样的人物。

  王想这支军队的到来让整个城市仿佛都有了一些生气,最起码有了喧闹之声,王想得到了他们意料之中的欢迎。

  夜晚,四川制置使张珏与重庆守将赵安共同设宴欢迎王想的到来,王想带着桥与宋策一起赴宴,王想希望自己可以让他们折服。

  虽然条件恶劣,,但是酒还是有的,而且还是美酒,也有佳肴。

  张珏与赵安都是典型的军人样貌,王想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出众之处。

  宋策介绍道:“制置使张珏将军可是抗元的英雄,曾经辅佐过王坚将军,缔造过钓鱼城之役,多次击败元军,义名被百姓传诵。”

  王想不禁油然而生出敬意,深施一礼,“英雄当受某之景仰。”

  双方一阵寒暄之后落座。

  王想率先举杯道:“我先敬张珏将军一杯,想率军来到川中,还需与将军合力奋斗,无间合作,一同消灭元军,收复全川,我们同饮此杯美酒,今后我与将军赤诚相待,两军将士互为兄弟。”

  张珏也连忙举杯,“王想将军请,今日结识将军真乃幸事,大家同饮此杯。”

  众人均一饮而尽。

  大家一起把酒言欢,气氛倒也融洽。

  酒过三巡,赵安发问道:“王想将军,如你所说,新帝登基之后,局势并未转变,东南战局反倒日益恶化,我们孤悬川中奋战,这两三年来早已与朝廷断了音讯,原指望朝廷复振,施以援手,可如今------大家今日相见,也不要去说什么套话假话,你看东南局面还可挽回吗”他似乎充满忧虑。

  众人顿时目光齐集于王想,因为王想的到来带来了他们许久未知的讯息,知道了整个局势的发展,但显然王想带来的消息对他们而言却是恶劣的,虽然有了新的皇帝,可是大家都感到了王朝已离穷途末路不远了,就算方才人人还饮着美酒,谈笑风生。

  王想犹豫了一下,随即道:“我这个人不会说假话,据我看来,眼下的朝廷虽有文天祥大人主持,陆秀夫张世杰苏刘义等位大人辅佐,竭力维持局面,奈何元军势大,且强力进攻东南,朝廷又积弱已久,仍难挽回危局,现闻已全军退入广东一域,再无回旋余地。”他叹了一声,“好在尚有大量水军,若不可守,还可扬帆海上,保全一丝微弱的希望与血脉。”

  张珏也有一些感慨,“难道大宋数百年的天下真的到了穷途末路的一天?我真是不甘心呀。”

  众人也均是唏嘘不已。

  王想却注意到方才提问的赵安此时反而不动声色,心中就是一动,难道是他的真实想法异于他人?还是他有其他的想法------王想也无暇细想,他准备发表一下自己对未来的设想,希望以自己勾画的蓝图吸引众人。

  恰在此时,一名宋军小校飞奔而入,“报,有紧急军情!”

  众人都是一怔,张珏心中也不由一紧,强自镇静,道:“说吧,王想将军不是外人。”

  “是,元军新任主帅伯约到任,会同汪良臣重整川中元军,并派人劝降了泸州,培州的守军,昨日,两城正式降元!”

  张珏手中的酒杯已经落地,“怎会如此?怎能这样!”他心中的愤怒,慌张表现无余,“本来我还以为可以收复成都------”

  所有的人都有些膛目结舌,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绝望已经开始蔓延------

  王想此时也只有暂时选择沉默,他也受到了一点点的打击,毕竟这样的消息也让自己为之沮丧。

  赵安似乎还保持着冷静,“他们为什么这次会投降?都坚持了这么久。”

  “回禀将军,这次元军派出的劝降使者却是天子手下的大臣,宣读了陛下与太后的诏书,听说诏书让大宋官吏百姓归顺元军,大宋已经灭亡,而且伯约保证他们现有的地位不变------”

  赵安长叹一声,“帝犹如此,我等还能做些什么,这个下达诏书的才是我们原本真的皇帝------”

  王想发现许多人的脸色都在急剧的变化,支撑他们坚持战斗的信念在破灭,自己也可以理解他们的想法。

  终于有人发出了呼喊,“还打什么仗,谁都可以背叛过快活日子,我们为什么不行!”

  “我们不叫背叛,皇家都这样选择了,我们还不追随------”

  只要有人开了这个口,立即就得到了大家的响应。

  张旭日想阻止大家,“众位将军,你们不能这样!”却无人理睬。

  赵安反而轻松了许多,“两年前,也大约只这个时候,咎万寿将军降元之时,我们还在此地痛骂于他,还有更早以前的刘整,现在呢,有许多人在笑我们的傻,其实当年他们抗元之时立下的功勋可比我们多上许多。”

  一席话更引起众人的共鸣。

  赵安猛然起身,走到张珏面前,“张大人,也许您真的应该为我们大家的前途思考一下了。”

  张旭日已激动地跳了起来,“这是什么话!兄长,我们不会失败的!怎么可以被敌人吓倒,就为了那一道诏书?”他盯了王想一眼,似乎有些怨气,“王想将军,你怎么能传播悲观论调,众位将军,振作吧!”他的身体都在战栗。

  王想大声道:“错了,旭日将军,我并不是散播悲观,而是事实的确如此。天下哪有什么不败的英雄,你们若继续如此孤军奋战当然会失败,但是我的到来却有可能带来转机,我希望可以带领大家走出困难境地。一纸诏书算得了什么,其实就算是赵宋皇家完全消亡又待如何?我们只要自己生命尚存,依旧可以抗元,进行我们的事业,无非是换一面旗帜罢了。但无论何时,绝对不能选择投降!”他也长身而起,飞扬气魄,“此生未卜原可卖醉佯狂,狂歌当哭正是壮士生涯!我是壮士,我是英雄,自然选择跨烈马,赌生死,杀敌无前,髭髯猥张!”

  张旭日不禁为之激荡,“王想将军,好壮志!”

  却无几人响应。

  众将的目光仍然齐集于张珏,只见张珏坚决地一挥手,“众位将军,今日大家既然已经说到这里,我也就表明一下我的心迹,我等均乃是大宋将领,身受浩荡皇恩,居于高位,守土有责,国家危亡之际更需我们以死相报,我意已决,誓与此城共存亡,望诸君随之。”他很自信众将会追随于他,毕竟一起经历无数血战。

  随即他又把目光投向王想,“王想将军,您现在身居高位,不应该说出方才对朝廷不敬的话语,也许你会以为我有些固执,但我向君表明,我永远忠于朝廷,我的旗帜永远不会改变,只能是宋,就当我执迷不悔吧。”

  恢复了平静,众人都不再说话。

  张珏感受到了自己的权威,他很满意的微笑;“来,大家继续畅饮。”

  王想也知道今天不是一个好的时机,但心中却更加忧虑,不仅仅是因为张珏忠于赵宋的决心看似不可动摇,而且张珏手下的这班将领斗志并不坚强,有许多人处于动摇之中,尤其是赵安的态度极为让人怀疑。

  眼前的平静掩盖不了暗流涌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