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短命皇帝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5244 2003.04.07 13:40

    

  南方无雪。

  龙傲寒傲立海边,似乎若有所思。

  流星已悄然来到了他的身边,“奇怪,傲寒将军何故作思考状?”

  龙傲寒淡然一笑,道:“我有时真的很奇怪,流星,此刻你还能如此乐观开怀,我真的很担心------”

  “你在担心什么?在这样的地方度过原本会寒冷的严冬应该不是令人难过的事情,天气仿佛暖春。”流星手指向远方,“你看这无垠大海,你看那浩荡船队,怎不让人放开胸襟,你却在此处担忧。”

  傲寒皱眉道:“流星将军,你不要故意这么说,陛下的身体真的不行了,你没有发现所有的高官都齐集于此,听说今天文天祥大人也将赶到,我总有不详的预感,这庞大的船队似乎也不过是幻影。”

  流星正色道:“唉,也许这就是大侠与杀手的区别吧,傲寒,你有些悲天悯人了,最多不过是皇帝死去,大军一哄而散而已。”他露出笑容,“放心,我相信国家绝对不会亡,因为似我们这样的人还有许多。对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让你分享我的喜悦,我已有了一位美人。”

  龙傲寒一怔,有些吃惊,“美人?你倒真有闲情。不对,难不成是宫中女子?”

  “哈哈,正是。她叫田悦,虽然只是宫女,但却符合我心中的标准,善解人意。我的人生就应该绚丽多彩,不应似傲寒你这样清苦,受太多约束。”他有些沉醉。

  傲寒道:“你的胆子真不小,有勇气。”

  “什么勇气,我只是有点有恃无恐,好歹我们还算有用人才,还有点兵马,兄弟。不过,据我看来,皇帝最多也就还有几日性命,他的命真的不好。但是我以为大军决不会散,尚有这许多有心之人,怎会轻易放弃,你大可放心。”

  赵昰这些日子以来始终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依稀记得的只有母亲的哭泣与年幼的弟弟怯怯的眼神,原来一个人在这最后的关头需要的仅仅是亲人的关怀,亘古不变的还是相连的血脉。

  这一刻,脑海中的意识仿佛正在恢复,我走了之后,剩下他们应该如何,这样的乱世却又偏偏生在这样的家族------

  忽然之间,赵昰仿佛完全清醒过来,他要振作起来,远离死亡。“我饿了。”

  皇帝的突然清醒让整个大军仿佛都有了生气,许多人面上都有喜悦。流星与傲寒却都估计到这恐怕仅仅是回光返照罢了。

  流星其实也宁愿相信皇帝可以振作,毕竟相处日久,也时刻感受着年轻皇帝的信重。

  可惜未有半日,赵昰自己就已明白,自己再难振作了。此时才感觉到深深的绝望,死,到底是怎样?

  现在,意识尚存,但整个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万岁?为什么自己的人生会如此短促,自己看不破这生死之关------

  今后,自己背负的责任,由谁来抗?立刻,赵昰想到了还未通人世的弟弟,让他来承付这样的重担?自己的弟弟又将成为自己现在的样子。他已不愿再想下去,自己作为兄长,应该为弟弟做些什么,当初为了自己,妹妹早早离开,------

  此刻,只有亲情谒闹校梢愿卸Kλ档溃骸盎搅餍怯氚梁袄础!彼贸鲂殖さ挠缕?

  当流星与傲寒出现时,赵昰已经感到自己马上就要长眠。“你们带我弟弟离开,------做他的兄长,我不要他象我一样成为皇帝。”他闭上了眼睛,再没有什么告别的话语与叮嘱,他这一刻很安详。

  在他的心中有满足,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作出了对亲人尽责的决定,他相信他们会为他完成,因为信任。

  但是这样的一句话,却让流星与龙傲寒木然。

  龙傲寒心中有暖流,“陛下------”

  流星长叹一声,“你真的是好兄长。”

  却没有回音。

  因为————皇帝驾崩了。

  当应该有的哭声响起的时候,流星与傲寒悄悄退了出来。

  流星忍住了酸楚,他原以为自己不会有悲伤,杀手总是应该无情的,却看见傲寒脸上的泪痕。“傲寒,你不能执行皇帝这最后的命令。”他真的担心傲寒带走皇弟,因为傲寒太重感情,也许会一时冲动行事,“想一想,如果带走他,将会导致什么?大军的崩溃。”

  “我明白。我只是觉得有负于赵昰对我们的信任,方才他不是以皇帝的身份下达命令,而是以兄弟,他把我们当作兄弟,在我心中,也许也是这样------”

  “兄弟------”这个词语也让流星心中一痛,难道果真如此?

  傲寒仰首向天,“我不能决定他的人生,但我要用生命来保护他,他还只是个孩子,不是因为他将成为皇帝,而是为了他的哥哥。”

  流星道:“我们可以保护他的,凡事都应该乐观,也许因为他的幼小,他不会体会太多压力,也就不会似他兄长那么痛苦,就算真的失败,我们也可以带他逃离,让他开始平凡人生,别忘了,我们是大侠与杀手,并不平凡在战场上不会轻易死去,一定不让他似他兄长那么短命。”

  当皇帝驾崩一个时辰之后,文天祥赶到了这里,听闻悲戚,却承受了这个打击,在他人生中的这个阶段已经经历了太多的打击,总会变得坚强,默默告诉自己,“此时需要我振作。”

  而此时的大军却果真出现了混乱,除了张世杰的亲军与皇帝残存的三千近卫军尚能保持稳定,其余各军都已完全动摇,逃亡的不仅仅是普通士兵。

  皇帝的死讯击毁了将士们本已脆弱的心灵,他们现在看不到光明,都变得异常悲观,“皇帝死了,不如散了吧------”

  在这样一个混乱的夜晚,流星没有让田悦离开自己身边,他告诉她:“悦,留在我身边,今夜将是变乱纷起的长夜,让我保护你。”他没有顾忌,其实他明白谁会在乎一名宫女的去向,但她却是自己喜欢的可人,填平自己空落的心灵。内心深处隐隐想到,皇帝死了,真的仿佛如傲寒所说,象失去了自己的兄弟。

  深夜里,龙傲寒带领着他的战士截杀了两名逃跑的将军,杀人时,他感到了畅快。

  这一夜,文天祥与众多大臣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他们要作出决定,稳住局面。

  当清晨来临,又将一切如新。

  在众多将领众多战士的注视之下,文天祥慷慨陈词,“我们如今还有十万将士,还有无数支持我们的百姓,我们为什么要选择放弃?陛下驾崩了,我们还可以拥立新皇,我们如果就此散去,将来被人奴役之后,一定会后悔,又有什么面目见百姓以及自己的家人,子孙后代会怎么看我们------”

  男儿仍有热血。

  因此,大军没有散,在众多将士的欢呼声中,年幼的赵昺被拥立为皇帝,改元祥兴。

  泉州。

  虽然早已从信中知晓陆芸的到来,但当李巨回到泉州与陆芸相对之时,仍然免不了为之激动,陆芸还流下了幸福的眼泪,这一刻她真的感到了幸福,她只要他们都安全健康。“二哥,你变帅了,真的,更像一个成功的将军了,和我梦中的你一样。”

  李巨在这一刻好想与她拥抱,在自己心中,她永远是那么高贵,让自己倾慕。他哈哈大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像成功的将军,小芸,你好象胖了,来了就好,不然我可一直担心李潮先生寂寞难耐偷偷拈花若草,到时候我不得不和他撕开脸皮打上一架,为了小妹你,我无法逃避呀。”

  陆芸眼波流闪,“真是的,二哥,没想到你现在也有些油嘴滑舌了,我家相公他可是模范先生。”

  李潮在一旁嘻嘻笑道:“小芸说的好呀。不过今天李巨将军初回泉州,就算你们兄妹情深,也还是先容人家夫妻缠mian一番。”

  陆芸笑道:“知道知道,二哥,你赶快回家吧,明天我请你与惜缘嫂子吃饭。”

  李潮与李巨都没有提及他们真正关心的事情。此时的李潮已经收到了王想的回信,王想的意见让他欣喜非常,他的计划很快就要开始,李巨应该不会违拗王想的决定。

  这天晚上,李潮召来了骄傲。

  闲扯了几句之后,骄傲道:“兄长,李巨将军已经回来,我想有了王想将军的来信他应该不会反对我们起兵竖起中国大旗一事了。”

  李潮微笑溃骸罢钦庋耸挛乙巡挥恰=袢瘴艺夷憷词窍虢淮阋桓鋈挝瘛!?

  “兄长请讲。”

  “李巨率主力回师泉州,仅仅留下王永率领三千人防守漳州,王永虽是起事时的兄弟,但才能并不出众,骄傲你有才华,更重要的是我信重的兄弟,理应让你担此重任,我准备由你率领一万人马开赴漳州,就任主将。”

  骄傲有些吃惊,“兄长------”有热血上涌,整个人都处于激动之中。

  “呵呵,幸亏李将军回来,不然你还没有这个机会,明天吃饭时你得多敬他两杯。”

  正在这时,卫士在外大声道:“梁天问大人求见。”

  骄傲连忙起身,“兄长,那我就先回去了。”

  李潮心中一动,道:“不必,骄傲,你到里屋,听听天问说什么事情,不过别出声让他发现了。”

  骄傲略一犹豫,也就进了里屋。

  李潮道:“请梁大人进来。”对于自己的这个兄弟骄傲,他很欣赏,现在正是竭力栽培他的时候,自己需要贴心的兄弟。

  梁天问落座之后,李潮问道:“天问,夜晚造访,可是有什么事情?”

  梁天问道:“正是有些想法已闷在心中许久,今日见到李巨将军回到泉州,感到不能不说了。”

  “哦,天问直言无妨。”

  梁天问压低了声音,“这次看来已经不用烦忧李将军不赞同我们的大举了,但您可曾想过我们举兵之后,中国正式建立,李将军在我军之中的地位?”

  李潮不动声色,淡淡道:“我军之中虽没有正式宣告,但是谁都知道哪个是真正的主帅,李将军想来也不会有什么疑义的。”

  梁天问道:“可是李将军毕竟是成军之时的主将之一,而且一旦立国谁是主帅就应该需要明确,难保李巨他心中不服,毕竟这是一件关系切身荣誉利益的大事。”

  “天问想的倒是比较长远呀。”

  “况且李巨麾下的那一万多军马恐怕也是一直奉他为主帅,受他掌控的,哪天若再有矛盾冲突,他再拉走部队,到时人心浮动,军力受损,大为不美。”他侃侃而谈。

  李潮露出了一丝笑意,“那天问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梁天问又抬眼望了望李潮,仿佛壮起了胆子,道:“我以为现在开始就要逐渐消除李将军在军中的影响,慢慢消减他的兵权,当然您还是以礼待之,他若再起波澜,也成不了多大气候了。”

  李潮沉思片刻,“这件事再容我细细思量,反正也不是朝夕可以实行的。”他细细打量了一番梁天问,“天问,你很有前途呀,立国之后,你一定会被重用,也许还将成为一代名臣。”

  梁天问慌忙起身,“全仗李先生您提拔。但我以为我们眼前应该放出风去,说李巨将军不愿留在泉州保卫百姓,要南下广东,至少让他先失人望,也使他不敢反对我们立国的大举。”

  李潮笑道:“呵呵,你去办吧。你一点不怕被李将军知晓这一切都出自你的主张?”

  “我丝毫不怕,我效力于先生,有先生卫护,我有何惧?”

  送走了梁天问,骄傲也从里屋出来。

  李潮问道:“天问方才所言骄傲你可有什么看法?”

  骄傲叹道:“我总觉得梁天问此人行事过于心狠,若对李巨将军如此,岂不让人为之寒心,而且也有人为制造矛盾的意思,兄长还是多多考虑。”骄傲犹豫了一下又道:“而且,梁天问之辈兄长也应该防备才是。”

  李潮大笑道:“骄傲所言正合我心,对于李巨我不会逼之太急,但稍加打压他在军中影响也是有必要的,所以我同意梁天问散布一点流言。对于梁天问这个人我看得很清楚,这些人我一定要用,但绝对要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中,兵权只要在自己手中,就不必害怕,江山是打出来的,而不是靠内耗而来。”

  骄傲面色舒缓,“兄长原来是这么想的,枉我方才还有些担心兄长会听从他的话。”

  李潮平静道:“其实人有时候还是要用一点手段的,哪怕看起来卑鄙一点,我们不能做生活在真空之中的人,只要大节不亏,有何关系。我今天也让你了解一下梁天问这个人,要知道世事险恶呀。”

  骄傲有些动容,“我知道兄长是一心待我。”

  “不要这么说,兄弟就应该相互信重。你到漳州之后要积极备战,不仅是要打响中国的声威,也要打响你骄傲的声威,骄傲中国人!”

  骄傲道:“我定竭尽所能,不负兄长期望。”

  李潮道:“今晚我心情不错,不如我们小酌两杯美酒。”

  第二天,李潮与陆芸在府中宴请李巨与惜缘,众将领官员也一起到来共为李巨洗尘。

  在酒宴之上,李巨读了王想的回信,便道:“既然大哥他与李先生都决定了,我还能说些什么呢?我愿意参与这等创举。”

  众人一起叫好,顿时气氛活跃起来。

  李潮举起酒杯,“好,我就知道李将军会是这个意见,据我夜观天象知晓,我等立国乃顺天意之为,很快就将要天意昭示。今日我等欢聚一堂,他日我等一同驰骋沙场,天下归于中国!”

  三天之后,在泉州城外突然出现了一块巨石,有人称亲眼目睹此石夜间从天而降,上有先秦文字,————天下归于中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