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五章 最后一夜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1962 2004.09.20 09:01

    温情没有费什么气力就甩掉了试图追踪自己的两名探子,她的武艺虽然不是很高,但在其他方面却始终很出色。

  一路上田悦都很沉默,显得忧心重重。

  温情虽然一样很担心流星,却在尽量开导田悦,“小悦,别担心了,没事的。”

  “姐姐,我真的不懂傲寒,为什么非要逞强去刺杀。”田悦叹了一声,“还让流星与王将军也陪他冒险。”

  “有时候男人要比女人还要不理智,但若事事理智,失却了激情,他们也许就不再是让我们爱慕的英雄了。”

  “如果出了意外,我就死去,陪他一起。”田悦的声音很坚决,“当初成亲时我与他有过誓言,永远相伴。”

  温情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她忽然问道:“小悦,在你心中是否还有流星的位置?”

  田悦没有犹豫,此时的她直面温情,“有,当然有,我相信生命中任何一次感情,岁月都不可能将痕迹完全抹去,但却绝对比不上姐姐现在与他的情意。”

  温情温暖地一笑,“是吧,我生命中的唯一爱人就是流星,他死我也决不独活。”

  三个男人在夜色中徘徊,不远处就是伯颜的府宅,他们正在勘察地形,刺杀伯颜并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有在他出府之时狙击了。

  王想道:“大都的夜晚真的有些寒冷。”

  流星轻声道:“地形也看过了,我们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吧。”

  龙傲寒道:“前面有一家客栈,我们越墙进去,找个空房喝上一杯,总可以温暖一点。”

  三人果然找到了一间空房,神鬼不知,却也并没有喝酒,在房中躺下,却都没有进入梦乡,等待着清晨的到来。

  “傲寒,我们是兄弟,今天会不会死在一起?”

  “也许,------”

  “还有我王想,我也算是你们的兄弟吧。”

  龙傲寒轻咳了一声,道:“坦白说您还不能算是我们的兄弟,尽管您值得我们崇拜。王兄,这绝无排斥之意,我不喜欢欺骗别人,这是我的真心话。”

  “我明白,我会成为你们真正的兄弟的。”

  天色有些明亮,龙傲寒第一个坐了起来,“流星,我们可以走了。”

  王想也坐了起来,“时间是差不多了,体力也恢复了。”

  流星缓缓坐起,嘿嘿一笑,猛然出手封住了王想的几处穴道,“王兄,你不用去,我们可以冒险,你不可以。”

  王想怒道:“我也要去!”

  流星同样的坚决,“我们去杀伯颜是小博大,若让你去,那就根本不值得冒险,你要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刺杀,已让我们太感动了,如果想真正成为我们兄弟就不要争!”

  他与龙傲寒将王想藏到了床下,穴道半个时辰自解,而再有半个时辰,他们已可动手。

  谁会想到伯颜会用替身,当傲寒与流星出其不意地出现,斩杀了数十名卫士,两剑一起刺入轿中之时,却发现被他们刺死的只不过是替身。

  此时府门大开,伯颜骑马而出,“你们是否有些愚笨,我,帝国的丞相当然是骑马出行了,轿子只会是幌子而已。”他显得是这么的得意。

  飞弩齐射,完全不顾及与流星、傲寒战在一处的丞相府的卫士。

  流星与傲寒虽然竭力闪躲,仍不免个在非要害的部位中了两箭。

  “靠!”龙傲寒 此时脑子有些发热,仗剑而行,他没有考虑其他,他要杀了伯颜。

  流星急道:“傲寒,我们还是先走吧!”

  龙傲寒没有理会,身上又已中箭。

  伯颜冷冷笑道:“勇气拯救不了一切。”

  龙傲寒猛然大喝一声,“我杀!”手中的剑已成飞剑,掷向伯颜。

  伯颜大惊失色刺穿了他的右臂,落马,却没有致命,“将他们杀死!”他也愤怒了,没有了长剑拨挡,傲寒的右腿又中一箭。

  流星抢步来到他的身边,已陷入重围,元人不再放箭,开始近身围击,七八十名好手刀枪齐上。

  “流星,你走!”

  “我是你的兄弟,决不独自逃亡。”流星的脸色也很苍白,“我不要做一个胆小鬼,成全我们成就大义,上天注定。”

  他们看不到逃生的希望------

  没有壮烈的遗言,没有自杀殉国的壮举,他们就战死在了这里,仿佛一瞬间还在战斗,一眨眼间两人已经倒地。

  王想正好看到了他们倒下的一幕,他没有犹豫,转身就走,这不是结束,自己还有继续人生而不是悲愤的冲入战团。

  这一夜,王想睡得很沉,他真的累了,或许他希望在梦中可以见到流星与傲寒,他们说自己是他们的兄弟,------

  两个女人都流干了眼泪,她们没有相互安慰。

  温情在心中默念,“这是我的最后一夜。”

  田悦在对自己说:“傲寒,等我。”

  清晨,又是温暖旭阳。

  王想发现了徇情而死的温情与田悦的尸体,他没有想到她们是这么执着,他掩埋了它们,孤单上路,他的目的地是汴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