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二章 自不量力(下)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2198 2004.07.24 14:17

  梁力大声道:“带人犯上堂!”

  第一个案件的原委是一个继母杀死了她的丈夫,而前妻所生的孩子杀死了继母为父报仇。

  这个杀人者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却是一脸的书卷气,师爷当堂宣读了他自己的供词。

  梁力问道:“你可是认可了以上事实,认罪否?”

  那少年低头道:“我认罪了,不过无论如何我都要杀了那妇人替我父亲报仇的!”

  堂下一阵喧哗,大多百姓都有一些惋惜,却也有人道:“杀死继母乃大逆不道所为,理应处死!”

  王想一怔,注目观看,却是几名儒生,心中便有不快,却并不表露,照他看来此少年为父报仇情有可原,他料梁力行事聪慧,万万不会处死这个少年的。

  果然,梁力沉吟片刻,道:“死者虽然是少年继母,但他与死者的母子关系却因为他父亲的死亡而被割断,所以本官以为不能以大逆不道的罪名论处,应当以不是执法者却擅自杀死罪犯的罪名论处,又念他年纪尚轻,为父报仇乃是一腔热血,不能处以死罪,可以从轻判罚------”

  众百姓爆发出一阵赞叹声,梁力的判罚条条在理,让他们觉得很服气。

  王想也有微笑显现,转身对身后端坐的周醒道:“文远先生处理得当,深得百姓之心,我也十分佩服。”

  冰焰淡淡一笑,“那是自然。”

  秦远哼了一声,“只怕下一个案子就不那么好处理了,下一案的小子我看一定要处死。”

  王想一怔,他是最不了解案情的人,却发现英帝国果然面露忧虑,“帝国先生,你意如何呢?”

  英帝国苦笑一声,“对于下一个案子,我也很矛盾,还是不说了,免得影响主公的判断。”

  第二件案件却是有一人与父亲分开居住之后富裕起来,他父亲却依旧很贫寒,有一夜他父亲穿墙而过,进入儿子家里偷窃财物时,儿子以为是强盗,黑暗之中一击将来人杀死。当点上蜡烛之后才发现杀死了自己的父亲。

  王想听罢案情,也不禁怫然变色,众多百姓已经鼓噪了起来,“杀死亲身父亲,该杀!绝对不能放过------”

  梁力却不动声色,他平和的将目光投向一干最为激愤的儒生们,“众位可有高见,不妨在本官断案前直言相告。”

  已有一名年长儒生越众而出,愤然道:“杀死盗贼可以宽恕,不孝却一定要处死,儿子的家里有余财,而使他的父亲贫困为盗,不孝至极,不杀不足以警示世人!”

  秦远第一个响应,“说得有理!”

  梁力却立刻摇头道:“错!大谬也。儿子杀死父亲,实际上是为了阻挡强盗,并不知道是他父亲,并不能因为他的不孝与过失防卫过当而判处他死刑。”

  话语一出,四面大哗。

  王想也不断摇头,秦远已长身而起,“文远先生,那请问此等不孝之人让父亲贫寒而不救助,你倒以为是没有过错了?”他怒目相视,心中早对梁力这些后来加入团体反而得到大权的读书人很有感觉,今日正好当着王想与众多百姓表现一下。

  众人也纷纷叫好,“就是,就是,这位将军问的好。”

  梁力依然显得很平静,却又很执着,道:“不孝是为世人所不耻,理应唾弃,但大家想一想,若仅仅是一个人杀死了盗贼就可以判处他死刑不成?我们的法例中并没有这条。不孝仅仅是他儿子道德上的沦丧罢了,他父亲完全可以将他儿子告到官府,要求他儿子尽到赡养的义务。我们的国家应该是一个法度严明的国家,法律就不应该被人的感情所左右!”

  他昂然起身,“此案不处死刑,除了追究儿子伤人过重致死的责任之外,对于他的不孝征处大量罚金,用来供养城内的孤苦老人!”

  百姓们一片喧哗。

  秦远冷笑几声,冰焰也低头不语。

  王想却深深被梁力的话语打动,严行律法并无不当,当然此案的确让大家有些难以接受,他站了起来,双手平压,示意百姓们暂且安静。

  “百姓们,我以为严行律法才是对大家最为公平之举,当然此案之中的儿子的道德沦丧理应受到大家唾弃,我支持梁力大人的判决。”他扫视众人,“不过我还有一议,我们也要大力在我中国大地推行孝道,父母生养子女何其艰辛,子女长大成人之后理应奉养父母,我们是以忠孝为先的民族国家,今后将要制订法例,若有不孝父母者,将被罚劳役,还要重新奉养父母,交纳罚金,不仅父母可以上告,邻里亲朋都可代为上告,决不能让我中华大地上再有这样的人间惨事发生,白事孝为先,不能孝于父母,何能忠于国家!”

  他的一番慷慨陈词已将百姓们激动,在百姓们钦佩的眼神,雷鸣般的掌声中结束了这次开堂审案。

  梁力感觉内衣已被汗透,其实方才的那一刻他是最为紧张的,他很害怕万一王想推翻自己的意见,可是主公还是支持了自己以法论处的决定,他愈发加强了对王想的信心。

  面对着王想他猛然拜倒道:“主公,谢谢。”

  言语间透着感动。

  王想连忙将他扶起,“应该是我谢谢先生才是,如此用心良苦,全为我中国昌盛大业,尤其是先生的勇气,实在让我钦佩。”

  梁力庄重道:“就算我因此为儒家不容也无关系,我早已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从我决定跟随主公之时,我的人生已完全投入这一伟大事业之中了。”

  英帝国与冰焰也都有些动容,看梁力的眼神里都有了肃穆的感觉,惟有秦远抬头望着屋顶,心中却道不过是在作秀罢了,哪能与自己在战场上生死搏击来的实在。

  王想握紧梁力的手,“文远先生,国之柱石呀,今后中国的政略法令主要还要依靠先生,我可以完全放心了。”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