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美人刺客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2297 2003.04.07 13:38

    

  日落西风冷,极目苍茫。

  伫立在这座小小的山峰之上,眼前的这个女子,外表是那么娇憨清纯,天真无暇,还有一双浸人心扉的明哞。王想很自然地有了一种亲切的感觉。

  他一手拿着折扇,另一手居然还扶着剑柄,当然他还有亲切的笑容,“眼下只有你我,温情姑娘,不知道你有什么机密之事相告?”他很有兴趣了解她,如此美丽的一个女子为什么会成为数百人的首领,又为什么会带领数千饥民投靠自己?

  她嫣然一笑,有妩媚,“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机密之事------”她的眼波流动,“人家只不过是想单独与你说一说话罢了。”

  王想不禁被她吸引,“那看来我还是有些吸引力的了。”

  “当然了,一个人有了权力,一定会引人注目的,这么冷的天气,你为什么手中还要拿着一把折扇?”她似乎有些好奇。

  “你看。”王想手中折扇一抖,已打开了折扇,“这是梁力文远先生为我题写的,为了表示对他的尊重,也因为我喜欢这段话,‘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

  “原来你是英雄。”她的口气似乎有些讥诮,“但却在与我这样一个女子相对之时依旧手扶剑柄,英雄会这样吗?”

  “英雄为什么不是这样?假如温情你是来杀我的,我岂不是很危险?”

  “那你为什么同意单独见我,而让卫士们离那么远?”她追问道。

  “呵呵,为什么,因为你也吸引我,似你这么美丽的女子,本应该有人呵护,照顾------”

  “其实我来见你,恰巧就是想杀你。”她的脸上忽然有了寒意,“我杀了你一定可以扬名天下,也可以让自己开心快乐,因为我讨厌你们这些自命仁义的家伙。”

  王想似乎不为所动,“是吗?此时我想吟诗,但是我没有什么文化,似乎只记得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

  “什么呀,------”温情眼波有光彩,“你好象有点不知所谓,又似乎想与我调情。”

  “有何不妥?你是如此美丽,哪个人对你会没有绮思,杀了我,难道仅仅为了出名?还有我是自命仁义吗?”他忽然迈进一步,“也许你这么说只是更加要引我注目。”他的目光灼人。

  她居然流泪了,如明珠般的两行泪,“你怎么这么说,你不应该怀疑我的话,------”她的身体似乎软了下来,倒向了王想,手中却已有了闪亮的匕首。她居然还叹了一声,“哎------”

  王想却似乎早已料到,短剑也出,封住了她这一刺。

  “好险,不过让美人失望了。”折扇往下一敲,正中她的手腕,匕首已经落地,“你的武艺似乎很一般。”

  温情似乎并没有恐惧或是恼怒,只是抖着手腕,“你打的人家好疼。”

  “不好意思,还好,似乎还没有人注意,不过我的卫士们似乎也有些太大意了。”他保持着微笑。

  “你平时就是如此有意思?”

  “当然不是了,我是英雄,我是首领,当然要时刻注意形象,但我也决不会做欺骗战士的事情,也不会拿百姓的生命为儿戏,所以我决不是什么自命仁义之人,因为我就是仁义之士。”

  温情的声音充满温情,“也许你果真是英雄,我错怪你了,而且似乎有时候还很有趣,至少不是你们南朝最多的道学之人,看见我这样的美女不至于无动于衷,”

  “原来你不是宋人?”王想有些惊异,“不对呀,你看起来那么柔弱,就是宋人呀。”

  她已笑了出来,“如果我看起来不柔弱的话,怎么做一名成功的刺客,而且难道你承认你们宋人柔弱?”

  “刺客?”

  “正是刺客,我不想隐瞒,我正是伯颜帐下一名出色的刺客,本来我南下的目的就是想刺杀名震天下的王想,没有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你,我怎能错过。”

  王想笑道:“可是作为刺客你的武艺可不怎么样?”

  “刺客的武艺并不需要太高,我原本以为今天不会有刺杀你的机会,只是想先接近你,可是你看你却给了我机会,却又让我失败。”

  “你杀了我,可以逃走吗?”

  “我想应该有机会吧,只要我发出信号,我带来的二百战士就会制造混乱,我对逃生还是有一套的,不好意思,我还顺带给你送来的几千饥民,更会让混乱更大,你既是仁义之士,就该由你来解决。”

  “我现在似乎有个难题,如何处理你,杀了你或者放了你。两种选择。”

  她的眼里有火,“想让我陪伴吗,要我就温暖我,当然条件是你放我一条生路,没有谁不想生存,当然我想就算再坏,我还是有一线生的机会。”

  王想的眼神似乎也很暧mei,“我真的很想,可惜我的理智告诉我自己不能这么做。所以你走吧,因为我留不住你,我不够狠,而且道义仍在心中,许多道义摆在面前。”

  “是吧,看来当初我灵机一动带来这些百姓真是一个聪明的决定,你难道真的心软,不忍看他们死去?还是仅仅因为你要刻意表现自己的爱民之心。”她直面追问。

  “无论什么原因,我做的决定是不让他们受到伤害,这已足够!”王想又现飞扬气势,“呵呵,放了你,也许将来再见之时你会念一点旧情,女人通常都是讲感情的。”

  温情甜甜一笑,“应该会的,我一向有情有义,所以我才会对大元的事业一心一意,不仅因为我喜欢强者,而且在大都有许多人尊重我,信任我。王想,一个人为何要背负太多的道义?我不懂,你累吗?”

  王想大笑,道:“我讲道义,又有梦想追求,并不太累,温情,我们相较元人身体上确显柔弱,但不代表不可能成功击败他们。结识你,是一件好事,至少我又获得了数千百姓依附,还结识了一位美丽女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