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骑兵会战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3610 2003.04.07 13:35

    

  五月二十九日,清晨。

  王想感觉自己有一些疲乏,敌军估计在三十号中午就将到达不破城附近,毕竟己方在人数上处于劣势,心中并不十分有底,他与冰焰一大早就视察了不破城四面的防线。

  “冰焰,你说我军能不能打赢这一仗,这一次看来很难防守不破城。”

  周醒并无犹疑,“反正不论如何,将军都是要打这一仗的。”

  “当然,打了这一仗,我心中也可以告慰自己,我王想无愧于自己对文大人对全军将士所做的承诺,我们对南线战局的支援也最多只能做到如此了,以后我们将走一条自己救国救民的道路。”

  周醒道:“将军,既然我军兵少,就不能固守不破城,不如主动出击,我的想法是,我军不如今天迅速以主力挺进,先设伏打其中一路,若能出奇不意,击溃一路,则战局尽在我们控制,若不能胜,则不必退回不破城,直接向西急进。”

  “哦,那冰焰你说打哪一路呢?”

  “我看打张弘正的两万步兵,一来我军人数上不吃亏,二来我军有骑兵优势。”

  王想听到骑兵二字心中一惊,“奇怪,怎会全是步兵?”

  他与周醒对视一眼,周醒道:“莫非张弘范想用骑兵闪击我军?”

  王想叹道:“一定是了,若是这样,今日敌军铁骑就将到达。”

  周醒心中有些发慌,“那便如何应对?不如直接弃城西走。”

  “这样看来我军已是必败之局,但眼下我们还不能直接弃城西走,且不说对士气有巨大影响,单就万一敌军一力追击,我军大多为步军,如何能够跑得过他们,我们在这里可以消灭一名敌人,也是为国家尽一分力,所以我一定要在不破城打这一仗。”

  王想又沉吟片刻,“吕文焕所部反倒不会对我们穷追猛打,他们的目标只是将我军赶出浙江罢了。这样,冰焰你即刻率火器营及步兵一万五千人北上,选一处地势险峻的地方,以火器营配合弓驽手阻击吕文焕半日,然后撤军西行,追上秦远之军,继续西进。”

  周醒道:“那,将军?”

  王想大笑,“我自然要在不破城以逸待劳,看能不能等来元军铁骑,若来则和他们大战一场,若不至,则我有了你们争取的半日时间,可以先挫张弘正之军,再向西急进,与你们会师,那时最好不过了。”

  周醒犹豫道:“可是将军只有七千骑兵和两千多弓驽手,要不然我把火器营与投石机营都留下。”

  “不行,他们可是要为你来阻击吕文焕的,切记要减少伤亡,若你感觉压力太大,不可相持半日,也不要死拼,即刻撤走,我是骑兵为主,跑起来都方便,放心了,我们的将来一片光明,哈哈哈哈——”

  周醒也笑了,“是呀,是呀。那我即刻组织部队出发。”

  王想道:“对了,冰焰,你给我留下一些火yao,我们的不破城不能留给鞑子,不破城要我们亲手毁去。”

  望着匆匆而去的周醒,王想心中油然而生出了欣慰。

  幸亏有了冰焰这个帮手,而且他似乎与自己一样,虽然万丈雄心,但对国家存亡始终是那么在意,没有给自己以李潮给自己的那种感觉,野心似乎战胜了一切。

  如果有一天自己死去,冰焰尚在,那么这支部队的大旗就要交给他来执掌。

  谁又能知道生命的长短?

  午后,不破城被阳光笼罩。

  送走周醒的大军,不破城的守军只剩下不到万人。

  王想发现仅余的两千多名弓弩手似乎都有一些惶惶然,大概在他们心中已感到死亡的威胁,其实王想也明白一旦撤退,弓弩手较难保全,他也无言安慰。

  他叫来肖龙小声道:“你去把火yao囤积于不破城的东门以内,待我军撤退之时就要炸毁不破城。”

  肖龙领命而去,随即他又下令,“以一千弓弩手在城内防守,其余弓弩手在城东战壕防守,骑兵全部入城休息,一个半时辰之后,出城备战。”

  王想也趁着这段时间入城回到自己的家里,看着简单的陈设,这里有他最温馨的生活,这座小城由他创造,很快也将由他毁去,其实现在回想当初筑造此城时自己虽有功利的想法,但也有自己理想的寄托,亲手毁去还是有些舍不得的。

  最近这段日子以来,他发现自己在慢慢改变,好象越来越大义凛然,越来越意气用事,虽然显得英雄无敌,但这不应该是自己的本性,古来成大事者都不似自己今天这样,他不禁喃喃道:“打完这一仗之后,要找回自我。”

  全军集于城外不过一刻钟的时间,探马来报,敌军即刻就到,“将军,敌人全是重骑兵!”

  王想看得出探马眼里的恐惧,他自己心中也有些胆怯,重骑兵!原来来得是铁甲骑兵。

  自己这七千骑兵全是轻骑兵。他清楚此时已不容自己犹豫,除非立刻逃跑,否则就只有与令人恐惧的铁甲骑兵拼一拼了。

  王想翻身上马,一脸的无畏,大声道:“今天我们就要创造奇迹,轻骑兵大破重骑兵!”

  他要振奋士气,如果此时不战而逃,只会完全失去士气,招致覆亡。而且还有一些侥幸心理,己方是以逸待劳,敌军远来,说不定被一轮冲击之下,反而会自乱阵脚。

  全军将士似乎也被他感染,在夕阳的余辉下勒马平川,已斗志昂扬,大家都充满了杀戮的渴望。

  张弘范在离不破城尚有十里的地方就下令道:“全军放缓速度,马上将有一场恶战了。”

  很快,他就看到了远处的那一片骑兵,那几面飘荡的战旗,他大笑,“落日照大旗,终难免倾倒!”

  他发现敌军人数上也处劣势,就更有把握轻松取胜了,因为他拥有两万铁甲骑兵,所有的战士都身着厚厚的铁甲,就连马匹也被披上了一片铁甲,可谓铁军,除了速度上慢于敌军之外,无一不处于上风。

  王想看到了张弘范的帅字旗,也看到了军容强盛的铁甲骑兵,他顿时有些绝望,向这样的一支铁骑正面挑战无异于自寻死路。

  就在他犹豫的片刻,张弘范已发出了命令,“以三千骑封锁北路,三千骑封锁南路,再以两千骑绕道城后,防止城中守军逃窜。”

  瞬时,烟尘滚滚,阵形已然布好,张弘范摆出的架势就是要全歼他们。

  王想这才发现,也许自己犯了一个非常巨大的错误,最近一味的追求可能导致全军覆没,面对强敌,其实逃避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可是自己先前却找出了众多的理由要打这一仗。

  现在是非战不可了!

  他小声对肖龙说道:“待我去与张弘范对话之时,我大笑之时,你们即迅速突击他的中军。”

  肖龙点头,“我明白了。”

  王想催马向前几步,大声道:“请张弘范元帅出来请教。”

  此时他气定神闲,仿佛浑然不把敌人放在眼里。

  张弘范不能不出列,此时不出岂不是向王想示弱,他也出阵,“好久不见,王想将军,上次识得将军,我就测知将军非普通人才,现在看来我还是很有识人之能的,王将军,今日之局已明,你作何打算?”

  他饶有兴趣的望着王想,尽管他知道王想这样的人物是不会轻易投降的,尤其是在没有经过挣扎的情况下。

  王想哈哈大笑,“哈哈哈——”

  肖龙已经射出了一支利箭,已有三千骑兵冲向张弘范的中军,这一箭当然没有能射杀张弘范,但也让他很是狼狈,可他的铁骑却并不慌乱,五千铁甲兵已迎了上去。

  王想下令道:“随我缓缓退到城门口。”他至少需要有一点退路,也许暂时进城可以避开锋芒。

  张弘范心头也有了怒火,他知道自己方才有点托大,没有想到王想还会玩这些小伎俩,他觉察到王想的企图,令旗摆动,又有五千骑从侧翼发起了冲锋。他不能让王想这么舒服逃入城中。

  终于见识到了铁甲兵的威力。

  弓弩手射出的弩箭虽然密集,却没有几支可以射透厚厚的铁甲,大概也只有王想这样的高手可以凭借个人能力做到这点。

  有百余名弓弩手还来不及退到己方阵中,已成了铁甲兵的枪下冤魂。

  王想也拔出长刀,他要带领他的战士克服心中的恐惧,“我们植百炼雪刃长刀有梦,没有砍不破的铁甲!随我反击!”

  身下的战马仿佛预感到就要战斗,发出萧萧长鸣,在夕阳的余辉下,骑士们似海潮般也发起了反击。

  铁甲确实可以砍烂,只是要用尽全身气力劈下每一刀,普通的划,掠等刀法均难以杀伤敌人,虽然凭借着一时的勇气开始了冲击,但迅即完全处于下风。

  王想的马似疾风,今天这匹战马似乎也有无穷的勇气,第一跃,就让王想的第一个对手感到措不及防,王想已到他的身侧,长刀已斩向对手的脖颈,人头横飞最终落在地下,随后的每一刀王想都斩向敌人的脖颈,他依旧是无往不利。

  但他还是发现自己的部队已陷入了苦战。

  张弘范微笑着传令:“击斩王想者赏金万两!”

  传令兵一声声的重复,顿时响彻整个战场。

  肖龙的突击并没有起到奇兵的效果,他也陷入了苦战,看着身边的兄弟纷纷倒下,心中不是恐惧,却是悲愤,他此刻尤为迫切的想得到王想的命令。

  王想终于有了命令,“全军撤入不破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