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师容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9064 2005.03.06 09:48

    风雨之夜,宫廷之中也没有几处灯火闪耀,御厨房中更是几乎漆黑一片。

  “王叔叔,我对于太子真是有点忍无可忍了,无怪乎太上官家与官家平素凡事都要争锋相对惟有看轻太子却是一致的,今日连太上官家与陛下都没有拜见,就不吃不喝足足把自己关在房间之内画了一整天的高山流水,态度恶劣的命令人家守在门口不许任何人打扰,说什么就算未来的太子妃韩小姐亦要挡驾,结果他还真是金口玉言把韩小姐给念叨来了,我这个丫头真是左右为难,只有大着胆子执行太子的命令,结果韩小姐发了一通脾气之后就愤愤然的走了,让我的心到现在还扑腾扑腾的忐忑不安,若是等韩小姐正式成为太子妃,那还能有我的好吗?”赵师容左手捂住胸口夸张的作出忧虑的表情,闪烁的眼神却是在灵敏地捕捉着身为御厨中第一块招牌的王多想的脸色。

  不过她也能猜到王多想必定是百般逃避自己的眼神,上个月知晓忠厚的御厨原来是因为自己长相酷似他死去的爱女所以经常为自己准备药膳补汤,心神恍惚之间居然发现他那关切温暖的眼神与记忆中父亲的眼神有几分相似,居然就轻声喊了一声叔叔,而他激动不已的神情与随即对于自己的嘘寒问暖却是让相互之间依稀有了亲人的感觉,但是这一个月以来自己不停的开口借钱却是也许让胖叔叔对于自己有点躲避惟恐不及,前前后后都已经九次了,今日若是再加上百两可是就要达到千两数字之巨了。

  王多想移动着自己肥胖的身躯重重地坐下,紧锁眉宇,道:“师容,我可是对于你所说的宫闱秘闻实在不感兴趣,我只想安心做上几年御厨,然后带着积蓄出宫开上一家酒楼,你这个小妮子莫非是准备把叔叔我榨干不成,我今天预感到你这个小妮子又要出现,督促手下准备过夜宵之后就单独留在厨房隔壁的休息室内躲避,不过却也知道还是在劫难逃......”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百两的银票拍在桌面上,苦笑一声摇头叹息,“做你的叔叔还真是辛苦,罢了,马上把我为你准备的药膳给喝完,这最后的一百两也就借给你买下太子今日的画作吧!”

  “叔叔,我真是太感动了!”赵师容立刻紧紧的把银票抓在手中,仿佛生怕王多想后悔似的,眉开眼笑,“叔叔要出宫时却须带上师容才是,几年之后太子应该已经成为官家了,对待辛苦服饰他的师容应该不至于太过吝啬吧?到时候就可以师容连本带利了结这笔欠帐了。”内心深处的感动却是没有一丝虚假的,知晓叔叔这几年的积蓄只怕已经真得被自己给榨干了。

  王多想吓得面无人色,“嘘,小妮子你说话可要小心啊,几年之后太子成为官家这样的话可是有诅咒官家之嫌,大逆不道啊!”

  “叔叔,你不会以为是有人来御厨偷食顺便倾听我们对话吧?”赵师容见王多想依然紧张的顾目四盼,不由撇嘴一笑,“窗户纸倒是有一个指洞,不过却是我方才偷看叔叔是否藏身此处点破的。”她却是万万没有想到正有一道眼神透过那小小的指洞注视着自己。

  作为大哥自然是不能食言,因此纵跃宫墙回到宫廷之内我就打发李沉舟先回冷宫等候,信誓旦旦的说道:“你且回去向淡兰描述我们今夜的经历,说到精彩之处时大哥我将从御厨房归来,今夜的夜宵我们要享受官家的待遇!”

  也许是因为风雨长夜宫廷中的贵人们都早早安歇,所以御厨房内准备好的许多夜宵根本就无人享用,我在御厨房内是闪躲腾挪,半个时辰之间把一个华丽的食盒填装得满满当当,本已可以满载而归,不过随即却发现那位仿佛是御厨中的大人物在众人离开之后却是开始熬药膳补汤,不禁想到为自己写书而日渐清减的淡兰,心中生出几分怜香惜玉之情,于是决定暂时等待片刻为她带上一壶汤药回去进补。

  却没有想到药膳居然是为一个走起路来虎虎生风未有缠足的十五六岁的少女宫女准备的,视线之中的小宫女师容其实也是明眸皓齿算得上是美人胎子,其实身材娇小与皮肤略黑都算不得大的缺点,不过没有缠足却绝对是宫廷之中的异类,也许正因为这一点方才勾起我这个后世反对各种封建陋俗的革命者兴趣,因此留步在窗外偷窥倾听。

  原来当朝太子赵扩却是居然是醉心于画技,让可爱的小宫女悄然出售应该是想证明自己画作的价值,莫非是想追赶赵宋皇朝的先辈皇帝那堪称一代画匠宗师的徽宗不成,不过自己倒是可以预言在此道上他的成就万万是匹马难追鼎鼎大名的最终晚景凄凉的徽宗。

  成为未来皇帝的亲信自然是在这一时代大展宏图的捷径,印象中南宋太祖一脉的皇帝好象心中多少都是有兴复之志的,我的脑海中情不自禁地开始勾勒起未来最为理想的画面,怀有恢复中原故土心意的有若文弱书生的太子在登基之后依然醉心于绘画艺术,而将恢复中原大业之重任都托付于亲信权臣,自然亲信权臣之中应该有我的位置,若是那开禧北伐由我主持,也许结果会有天翻地覆的转变?

  片刻之后,师容离开御厨房想来是要返回太子所在的宫殿,我则悄然在后跟随,心中暗暗思索如今小姑娘师容正烦恼于太子画作的销售问题,自己自然要好好把握机会先取得师容的信任进而接近太子,“真是天赐良机啊!”

  风雨欲加狂暴,我发现原本应该巡逻的禁宫侍卫们仿佛都偷懒不再出现,转眼之间我们前后行走于一条离太*不远的长廊之时,我飞身纵跃已经到了她的身后,轻轻伸手拉住了她的衣袖,“师容姑娘慢走。”

  换作一般的小姑娘在这样*的夜晚突然被陌生人拉住衣袖一定会恐惧的叫出声来,可是师容却是出乎意料的迅疾转身作出了出拳的动作,不过显然毫无内力基础只是动作敏捷而已,我的左掌轻松挡住了她的拳头,右臂却是伸展轻轻揽住了她的腰畔,柔软腰肢被我盈盈一握,身体腾越带着她在空中旋转随即飘然落座于挂着灯笼的长廊中段处的长椅之上,微微一笑,“在下并无恶意,师容无须紧张。”

  “不要诬陷我紧张!”师容的声音清脆,神色之中的确是好奇多过紧张,眼神却是滴溜溜的仔细打量着近在咫尺的我,不知道昏暗的光线条件是否让她看清我潇洒神武的外表?“原来武人穿上文士衣衫会将儒雅与英武气息结合,这位大哥你是才从宫廷外归来还没有来得及换上侍卫服饰吗?”

  “哦,今天在宫外一日回来得却是晚了,刚才是纵跃过宫墙所以忘记把外面套着的文士衣衫给脱掉了,多谢提醒,不过目前我在宫廷中的身份不是侍卫,许多人都会因为我的胡子作出这个错误的判断。”我摸了摸自己简短并不浓密的胡子,“如今我在宫廷之中的身份是执役冷宫的太监童无用。”

  “我是侍奉于太子嘉王身边的宫女赵师容,你好。”赵师容仿佛没有因为我太监的身份感觉诧异,居然象个江湖人士一般向我抱拳为礼,“我很高兴认识一个会武功拥有英雄气概的太监,其实我从小就有成为侠女的梦想,可惜却是没有明师指点,但却依然保留一双天足准备日后逍遥江湖行的。”

  我不禁有些洋洋得意于自己在她面前显露的这一手轻功,正是投其所好看来在她心目中我绝对已是不同凡响的人物,“若是有朝一日童某去体验浪迹江湖的滋味,不知道拥有天足的师容可愿同行?”

  赵师容俏皮眨眼轻笑道:“如果童大侠的武功可以在江湖中横行无忌的话,我一定会学上几招自称侠女跟随嚣张跋扈狐假虎威一番。”

  “其实在今夜之前我都有错觉,以为太子身边最信任的美丽宫女在宫廷中自然可以嚣张跋扈横行无忌的,不过方才去御厨偷窃美味的我却是无意间了解到其中的辛苦。”我冲着她挤眉弄眼,“出于怜香惜玉的心理我想把太子的画作全部买下来,让师容可以还清欠款。”

  “原来方才你在房间之外偷听窥探,想买下太子的所有画作,我知道自己不是美女哪里值得你如此怜香惜玉,莫非是想讨好太子吗?”赵师容眼神闪烁略作沉吟,面色变得郑重起来,“我可是要申明太子目前可是对于********没有任何影响力的。”

  我的笑意意味深长,语音低沉深厚,道:“师容看轻了在下,意欲成就大事业者自然不能目光短浅,就好比师容所言几年之后太子殿下应该已经成为官家......”手中晃动一张千两银票,“应该足够买下太子殿下安排师容出售的所有画作了吧?”

  “成交!看起来我和无用哥哥你还真得是有缘,一千两我正好平手,一幅画作一百两合计十幅,我明天交货,幸好有你这位秉承所谓放长线钓大鱼的买家出现,不然我这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真得快要让太子殿下给逼得挺而走险,只有拿着表哥交给我保管的兵器珍藏库的钥匙冒着未来被表哥狠狠责打的风险,用卖兵器的银子来购买他的画作了!”方才还表现出超越年龄成熟的赵师容居然兴高采烈的蹦跳而起。

  一声无用哥哥喊出却是让我顿时神清气爽,立刻将银票塞到了她的手中,随即又掏出两张百两银票,“两百两的见面礼有点寒酸,侠女妹妹可莫要嫌弃啊!”傍晚时分还在计算着今天卖书获得的几百两收益而沾沾自喜,如今有了十万的身家自然可以体味出手阔绰的有钱人滋味。

  师容居然一本正经地万福一礼,“妹妹师容拜谢无用哥哥。”随即扑哧一笑,爽朗清脆的笑声仿佛黄鹂轻鸣悦耳动听,“哎呀,我发现认识一个有钱的哥哥感觉真是不错!”

  我忽然感慨道:“醉心于画艺渴望得到认可的太子交代身边最亲信的师容代为出售画作,我的侠女妹妹却是甘心自掏腰包,想来心中不仅仅是对于太子的忠诚或者如我一般长期投资希冀未来的回报而已,也许更多的却是在长期相处之中建立的感情作祟吧!”我心中却是在猜测师容对于比她大不了两岁的太子究竟是何种感情?

  显然我的感慨让师容动容,情不自禁的呓语道:“从我一懂事时就知晓自己是可怜可笑的私生女,只有已经远赴蜀中从军的表哥与太子给过我兄长一般真挚的关怀,如果可以让他们快乐我宁愿付出任何心力。”泪水不经意间滑落,“我会永远怀有感恩之心的。”

  我真得没有想到师容的身世却是如此凄苦,心中却明白她的泪水并非代表脆弱,“师容,我愿付出真挚关怀赢得你感恩的心。”真挚深邃的眼神与她清澈明亮的眼神交流。

  “谢谢。”她擦拭脸上的泪痕,却是已经破涕为笑,温暖笑意的浮现表明她坚强乐观的人生态度,“我喜欢听你喊我侠女妹妹,不过无用哥哥这个称呼好象有点怪怪的,不会把你喊得穷困潦倒吧?”

  “就算是被喊得穷困潦倒我也喜欢你继续这个称呼。”我也作出轻松的姿态耸肩微笑,“侠女妹妹在太子身边受到熏陶对于画作应该也有点鉴赏能力,请问太子殿下的十幅画作是否正在日渐进步呢?”

  “其实拥有天赋的太子自小耗费心力于绘画,如今的造诣日渐不俗,可惜外面的那些书画店却是对于这些默默无名的作者价格压得实在太低微,我实在不忍心将太子的心血就几两贱价出手。”聪颖的师容已经明白了我提问的涵意,“我也知晓每幅画作始终都只卖得一百两的价格未有提升让他最近有点闷闷不乐,其实方才拿到无用哥哥给的二百两见面礼我就准备这幅画与下幅画给太子一百五十两的价格。”

  “这恐怕终究不是长远之计,我可是不愿意侠女妹妹成天为收购画作的金钱而费心,既然你认为太子如今绘画造诣不俗而且在日渐进步,邀请他为我拥有的名著书坊出版的书籍绘作封面如何?”我微微眨眼,故作狡诈的笑容,“当然我的最真实心思却是与侠女妹妹合作,设计让太子成为我们事业的合作者,在合作中只要大家真诚相待自然会建立友谊,未来飞黄腾达自然是唾手可得......”

  “嘻嘻,我自然是求之不得,太子没有朋友,希望无用哥哥可以填补这一空缺。”师容没有任何的犹疑立刻应承下来,“太子其实已经质疑代售画作的我能力平平,闻听有知音欣赏一定会心急火燎的亲自出宫。”

  侠女妹妹师容的快步流星与才女义妹淡兰的娉婷而行真是形成鲜明对比,我目送着她的背影缓缓褪去套在外面的文士衣衫露出内官衣装,转眼间她已走到了长廊的尽头即将步入雨幕之中,我方欲转身之际,视线之中却是出现了一簇身影......

  赵师容知道身后的无用哥哥没有转身离开依然在默默注视自己的背影,很奇怪初次相识仿佛心中就对他充满了信任没有一丝的质疑,就算他表明了结交太子是为了未来的飞黄腾达自己心中也没有任何的反感,觉得自己与他合作就是理所当然。

  到了长廊的尽头她轻轻撑起雨伞,忽然眼前仿佛晃动着无用哥哥潇洒英武的身影,尽管知道他是宫廷中的公公,心却跳得厉害有如小鹿乱撞,脸庞也发烧滚烫,所谓的少女怀春应该就是这种感觉吧?自己被他称呼为侠女妹妹,如果此刻回眸一笑展现柔情只怕会让他惊讶万分的,也许他还会夸张的说一句‘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吧?

  “你就是太子身边的那个不知道尊卑贵贱的小宫女赵师容,刚才在那长廊与人窃窃私语,如今面色羞红,莫非正生出怀春之龌龊思想?”赵师容的思绪却是被厉声的质问打断,猛一抬头发现自己的面前却是出现了几个陌生的宫女太监,为首的中年宫中女官横眉冷对,身边的一名太监手指点戳尖声呵斥道:“大胆,见到侍奉太皇太后娘娘的容尚宫赵师容你这小小奴婢还不跪下见礼!”

  赵师容感觉寒凛,却是立时想到了每次未来的太子妃韩姑娘进宫总是要去觐见太皇太后娘娘的,莫非这位貌似凶横的容尚宫是来向自己兴师问罪的不成,心中不由埋怨起了太子,怒视了那个狐假虎威呵斥自己的太监一眼,怎么同是太监无用哥哥声音浑厚亲切,这个家伙的声音如此尖利厌恶,虽然双腿却是并未发软跪倒在雨地之中,但平素心中的坚强却也是无影无踪,情不自禁地转身奔回长廊去寻找依靠,呼救出声,“无用哥哥救我!”

  此刻的我自然不容退缩,何况当我还算魁梧的身躯成为保护娇小的师容之屏障之时心中油然生出一股豪情,却是无暇思虑对方在宫廷中品级高低有何势力会惹上何等麻烦,“师容莫怕,自有无用哥哥为你做主。”

  “我可是太皇太后宫中的容尚宫,无论你是哪位娘娘宫中的内官都请闪开,这个不知道尊卑的奴婢居然敢于触怒未来的太子妃娘娘,今夜必须狠狠责打让她铭记教训!”容尚宫立刻表露身份之后一个手势,两名太监已经上前一步就要从两侧绕过来擒拿师容。

  “既然师容乃是侍奉太子殿下的宫女,何尝轮到你容尚宫跨越管区来管教呢,莫非你有皇后或者太后再或者太皇太后的懿旨不成?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昂然大笑道,“就算你要讨好的对象,未来的太子妃在没有去掉未来这二字之前也无法亲自惩罚于她!”

  容尚宫被我抢白几句却是为之语塞,情急之下脸色涨红,目光落在露出半边身体的师容腰畔坠玉,急中生智,“未来的太子妃今日在被赵师容顶撞之后发现丢失了一块珍贵坠玉,我们自然要代为寻找,太*殿之中的太监宫女皆有嫌疑,赵师容这小妮子腰畔的坠玉倒是有几分相象,明显嫌疑很大的她自然要首先执走拷问!”

  师容显然很是珍惜这块坠玉,察觉容尚宫的目光之后却是情不自禁地双手捂住腰畔坠玉,决然道:“这块坠玉与未来的太子妃韩姑娘毫无关系!”表哥当时眼眶中含着泪滴为自己挂上这块坠玉的情景仿佛还历历在目。

  “这块坠玉看起来的确名贵,不知道我是否听说过师容是如何得到的呢?......”我作出冥思苦想状态,猛然双臂一张,灌注气息的衣袖笔直鼓起轻轻一挥已经让两个不知道死活想趁势来抓师容的太监摔了一个仰面朝天,让对方见识到我的厉害手段,“无用哥哥,好功夫,我恨不能一脚把对面的所有人都一脚踢飞!”师容狠狠跺脚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容尚宫虽然见我有功夫在身不免有些忌惮,却又是骑虎难下无法退缩,“方才就是你与这小妮子勾搭私语,无怪乎你挺身相护,不过你就算身有武功难道敢于在宫廷之中猖狂不成,我给你最后的警告不要再淌混水,在我还未知晓你的身份之前离开!”

  “哎呀,我终于想起来了,原来方才师容告诉我乃是太子今日所赐,这样岂非是让太子也担当了窃贼的嫌疑吗?死罪死罪,作为忠诚于大宋皇权的忠贞之士,我看自己必须果断执行雷霆手段不让流言继续传播,简单来说就是杀人灭口......”我自然知晓所谓的遗失坠玉也是容尚宫的信口胡诌,因此也是满口胡言而且语带威胁,骨节爆裂向前迈了一大步,眼神中露出噬血凶光,“向师容道歉,然后自动消失!”

  片刻之后,恢复宁静,前来挑衅对付师容的容尚宫一干人等在道歉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对于强者屈服无疑是明智的选择。

  “无用哥哥,容尚宫那个老巫婆低头道歉的样子绝对是让我感觉很满足,你的强硬让我景仰!”这一次师容在走到长廊尽头即将被雨幕笼罩之时丝毫没有回眸一笑的想法,而是向我挥舞起了拳头,表示着如今她的坚强。

  我喜欢师容用拳头与我告别的方式,心中却是依然略微有遗憾存在,其实在那一瞬间我还真是有杀人灭口的打算,当然并非担忧被容尚宫很快知晓我的身份横生事端,而是想学习真正强者之心狠手辣。

  当朝的太子殿下赵扩在卧榻之上辗转反侧始终难以入眠,这三年的相处已经让自己习惯了每个夜晚临睡之前都要隔着珠帘倾听着师容述说当日宫廷内外的奇闻逸事,而自己也可以向她畅谈自己作画的灵感心情感受,虽然在外人看来她只不过是一个得宠的小宫女,其实在自己心中是把她当作妹妹看待,忽然之间想起她的表哥与自己关系还算不错的宗室兄弟赵嘉在将她送入宫廷之时的情景,恶狠狠地附耳叮咛当时已经封王的自己绝对不要打他心中美丽可爱的师容主意,或许如果没有赵嘉的叮嘱,自己会喜欢上这个其实并不美丽的小妹妹吧?

  终于传来了让太子感觉熟悉的脚步声,师容充满活力的蹦跳而入,“师容,你总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老是为我挡驾因此得罪了哪位宫中的贵人给扣留责打了呢?”赵扩轻笑一声,顿时感觉身心放松。

  “哎呀,原来太子殿下不是醉心于画作而不通晓人情世事啊!既然知道让我这个卑微的小宫女阻挡贵人来访会导致愤恨却依然毫无体恤,难道是早就打好主意有朝一日小女子羊入虎口就潇洒放弃不成?”师容咄咄逼人的质问,不过却并未提及方才在太*外遭遇的意外。

  赵扩悠然笑道:“我虽然在大家眼中是个文弱画师而且平素对于纷繁国事也并不关心手中未有权柄,但是终究还是太子殿下,未来大宋皇朝的官家,师容你得罪的贵人们最多也就是在心中暗骂几句阎王易见小鬼难缠罢了,不会有人真得敢于报复的。”平淡的言语中却是透露着自信与气度。

  “太子殿下就只差没说出一句打狗还要看主人了,若是未来的太子妃看我不顺眼辣手摧花的话......”师容哼了一声,却是不待太子给出回答就转移了话题,“小女子郑重声明以后太子殿下潜心绘画而我辛苦奔波推销的流程宣告终结!”

  赵扩闻言一骨碌起身,心中一紧,莫非是那位娇艳的未来太子妃韩家姑娘今夜留宿宫中把师容给带去教训了一顿,一挑珠帘已经来到了正在外间铺床的师容身边,关切询问道:“难道今晚真得受了什么委屈?”

  师容自然感受到来自于太子的真挚关怀,心中一暖,“委屈倒是没有,就算有些人狐假虎威向我挑衅也一定会收到应有的教训,我虽然是柔弱小宫女可是从来都不缺少贵人保护的,太子殿下你就莫要杞人忧天了!”

  “若是真受了委屈绝对不要隐瞒,我绝对会为了师容摆出太子的权威让欺负你的人后悔!”赵扩一向温柔的眼神中也闪烁过一丝凌厉,“不过为何不愿意为我卖画了呢?”

  “那还不是遂了你的心愿,我的推销手段失败,明明进步很大的画作价格却是始终百两,你这几天不是正郁闷着吗?以后你就亲自出面吧!”师容掩口轻笑,“有一位老板很欣赏你的画作,居然把我以前出售的太子画作全部给收集齐整,希望与才华横溢的作者亲自面谈长期合作事宜,我可是替你应承下来了,到时候我陪伴你微服出宫如何?”

  赵扩顿时惊喜万分,一把抓住了师容的胳膊,“果真如此?真得有知音欣赏我的画作!哈哈哈......”仰面大笑几声,“其实我郁闷的不是你推销不力画作价格始终如一,我自然知晓一个无名之辈单是画作出色却未必能够有市场,担心的却是你会拿自己的钱把我的画作买下来,为了不让我伤心欺蒙说有知音欣赏我的画作,这段时间你每次看到我有画作完成时都是愁眉不展,我知道因为自己的猜测有了根据,没想到却是我多心了,谢谢你师容,到时候我们一起出宫!”

  师容凝望着眼前这个因为兴奋笑得有些癫狂个太子哥哥,心中寻思看起来他平素好象专心于画作显得有点痴呆但是对于自己观察得倒还真是细致,“在宫外小女子应该如何称呼太子殿下呢?”眨眼微笑眼神中充满期待。

  “自然是喊我哥哥了!”赵扩没有一丝犹疑,师容闻言浑身顿时感觉酥软温暖,情不自禁地就倒在了他的怀抱之中。

  冷宫之中惟有淡兰的房间之中尚有灯火,我推门而入,却是只见依然在奋笔疾书的淡兰,李沉舟却是并未在房间之中,“我可是给大家带来了丰盛的夜宵,莫非沉舟这小子因为心力交瘁已经睡去了不成?”我不禁为自己旺盛的精力而自鸣得意。

  秦淡兰搁笔抬头,轻柔笑道:“其实沉舟向我简单述说了你们今晚的血腥惊险经历之后,看你还没有把美味带回来就说要亲自去御厨房转上一圈,不用担心。”我的这位义妹果然不是寻常女子,仿佛并没有因为我们在这个夜晚经历血腥而感受到一丝怯懦恐惧,柔嫩玉手轻撩额前发丝,侧目相望,原本清秀的容颜在灯火映照下却是比白天凭添了几分柔媚,“大哥莫非准备吹嘘一下自己精力旺盛?”

  “真是心有灵犀,大哥我正有此意!”不知道为何我却是感觉脸庞有点发热,连忙把怀里的一叠银票掏了出来,“现在我们有钱了,完全可以找几个脑筋活络文笔出色的秀才根据我提供的创意梗概写书,让娇弱的淡兰因为辛苦写书而日渐清减我与沉舟可是心疼不已啊!”

  “女人付出辛苦可绝对不是为了获取世人的怜爱啊!”秦淡兰的语气斩钉截铁,我暗自埋怨自己明明知晓她其实是外柔内刚就不应该说些把她当作小女人的话语,她却飘然起身依偎到我的身旁,吐气若兰,“不过来自于自己亲人的怜惜却是最可珍惜多多益善的。”我心中的惶然顿时因为她嫣然一笑而消失得无影无踪,真是难以琢磨女人的心态,淡兰的心中却是有了一丝迷惘,因为自己依偎的大哥居然面红耳赤......

  门忽然开了,李沉舟居然是一身血污的出现在我们面前,眼神森冷脸上却浮现得意的微笑,“大哥,方才你只顾跟踪那位有趣的小姑娘却没有想到我在你身后跟踪,却是见证了这个夜晚大哥的第二次仁慈,那可恶的容尚宫等一干人等如今都已经成了我剑下亡魂,如果她思忖报复大哥那么终究会给我们带来麻烦,必须杀人灭口!”

  我没有指责沉舟过于残暴凶狠,甚至在心底深处对于年少的他之果敢生出敬佩之意,“我明白,谢谢。”但是声音却很瑟然,对于几条脆弱的生命在这个雨夜如此消逝依然隐隐有一丝伤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