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先生事业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4430 2003.04.07 13:40

    

  王想督率着军士们在重庆城外二十里处的一处地势险峻的地方建造了营寨,虽然匆忙之间的搭建显得有些简陋,但却还算坚固,应该也可以据险而守,抵挡元军立刻的冲击了。

  但是王想却已经没有了方才有的一丝兴奋,因为他已经知道了张氏兄弟的死讯,对于旭日的死亡他的心中总有愧疚,自己不应该将他独自留在那里,他还太年轻,可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只是增添了一分悲伤。

  宋策了解他的悲伤,“主公,不必如此感伤,这本就是生死的游戏。”

  王想默不做声,良久,他猛然大声道:“埋锅造饭,先吃个饱饭!”

  傍晚。

  当整个重庆城趋于平静之时,伯约方才知晓仍有一支宋军未被消灭,在城东驻扎,原来是王想,自己已经无数次听过这个名字。“好,就让我来会会你。”

  伯约并没有选择立刻出城攻击,所有人都累了,今天应该休息了,他也不想冒失的出击遭至失利。

  而王想在傍晚清点人数时发现,他辖下的军队已经达到万人了,“较量才刚刚开始。”

  这一夜,冷月依旧。

  泉州,小雪初晴。

  李潮端坐在帅座之上,一动不动,脸色也略显阴沉,他在等待李巨的到来。

  今天是最后议定作战计划的日子,所有的人都在等待这位李将军,与会的有骄傲,陈洋,梁天问,梁圣方,韦流水以及新近被李潮提拔为将军的年轻将领石家。

  渐渐的众人都有些不太耐烦了,梁天问适时的打破了沉默,“已经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了,李巨将军却还未来到,------”

  顿时大家纷纷点头,表露出不满之色。

  李潮却缓缓到:“原来才一柱香的时间,不急,再等一等。”随即他闭目养神起来。

  他预料到李巨会反对自己北进的作战方略,却没有想到李巨今天全然不给自己面子,居然不来参加作战会议。

  他也知道不仅仅因为如此,李巨本就对自己事先不通知一声就与朝廷决裂,接着创立中国之举也未与他商讨,到眼前任命骄傲赴漳州为主将,提拔年轻的石家都感到极为不快,但却又无法直接反对,只有借作战方略来表现他的不满了。

  片刻之后,有卫士进来回禀道:“方才派去李将军府上的人已经回来了,李将军府上之人说李将军今日身体不适,不能前来参加会议了,但呈来了李巨将军书写的作战方略。”

  “哦,把李将军的计划呈上来。”李潮却并未立刻看那份计划,而是轻轻把它放在了桌面上。

  众人相互交换着眼神,他们都可以算得上是李潮的亲信了,自然都不满李巨此举,也在揣摩着李潮的心意。

  石家显得最沉不住气,“什么呀,不来也不早说,完全不尊重先生!”

  李潮淡淡道:“不可如此说话,石家,年轻人要学会尊重创业的老前辈。既然李将军有恙不能前来,那我们就开始吧。”

  李潮起身走到巨大的地图前,“我初步的计划是我军北进,我们此次战役的最终目标就是这里。”他的手指重重地落了下去,“福州城。”

  出人意料的是首先发表意见的居然是不谱军事的知府梁圣方。

  “李先生,这福州城坚兵多我们的军队可以攻克吗?”他面露忧虑之色,他担心的是这支可以保卫泉州安宁的军队万一遭遇失利,这乱世之中的一片乐土就此失去。

  这些日子以来,尽管他不象年轻人那样对建立中国之事那么热诚,但却也决定跟随李潮前进。上次宋军在泉州海岸边射杀百姓之举,已经伤了他的心,黎民才是国之根本,而李潮统率的军队却又对待百姓极好,不由让他逐渐放弃了对赵宋的忠诚。

  梁天问慌忙说道:“父亲,你有点杞人忧天了,有李先生亲自指挥,何惧之有?”

  李潮却诚挚道:“梁大人,我们相识也时日不短了,大人可以抛却赵宋随我李潮一起创立中国,让我极为感动,您不必担心,我心中已有周密计划,再加上战士英勇,料可取胜,泉州政事,后方安定,却还要烦劳大人你了。”

  梁天问听了李潮这一翻话,心中比较受用,捻须笑道:“这乃是我份内之事,定当竭尽所能。先生既然有此把握,我也就放心了。”

  李潮转回身来,面向地图,继续道:“目前福州西面尚有永安,也属于大城市,元平章阿里海牙屯兵福州,军队约有一万三千余人,而永安元军也有七千余人,我们此次攻击福州,要出其不意,速战速决。否则,浙南的元军将会来援。”

  陈洋起身道:“先生,永安相较福州来说较易攻克,不如我们先克永安,再图福州,这样可以先易后难,让部队进入状态。”

  李潮立刻摇头道:“不,若克福州,永安自然陷于孤立,可以轻易夺取,若先攻永安,福州元军自危,到时他们若不救永安,反利用这段时间从其他各处调集援军,再想攻克,就不容易了。”

  骄傲略作思忖,道:“兄长,但是还需防备永安敌军援救福州,使我们腹备受敌。”

  李潮大笑,“无妨,我已派人给闽西的许夫人,陈吊眼等人赠送了粮食武器,希望他们骚扰永安,再说永安兵少,也分不出多少兵力援救福州,我们再多加防备,料无大碍。”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此次出击,我军将共计出动三万五千人,其中我与陈洋,石家率领主力两万五千人从泉州出发,骄傲率领一万人由漳州出发,合击福州元军。”他面露自得,“大家不用担心元军势大,我胸中早有良谋破城,你等尽可放心。”

  众人看他如此自信,也都展开笑颜。

  “骄傲,你今晚就可启程赴漳州。此次出兵乃是在严寒冬日,一定要保证军队的给养,天问,这些事你要协调好,不能让将士在前线挨饿受冻。”

  骄傲与梁天问都拱手领命。

  李潮又转向韦流水,“韦先生,还要烦劳你再跑一次,新年将至,你代表我去福州给元军送上贺礼,并且告知过完新年我就亲赴福州投降。”他大笑了起来。

  韦流水也笑道:“去送礼总归是受欢迎的,李先生放心,元军那方面我现在也都熟识了。”

  众人也都大笑起来,气氛活跃许多。

  一切布置结束之后,众人纷纷告辞,李潮将韦流水留了下来,“韦先生,此去福州,务必见到阿里海牙,将闽东残存宋军的讯息仔细告知,希望他会分兵去进攻。”

  韦流水正色道:“是,我明白,只是这些宋军可要倒霉了。”

  “没办法,只有牺牲他们了,只有分散敌军的兵力,我们才能顺利的攻取福州,减少自己兄弟的伤亡。”李潮又关切的继续道:“韦先生到达福州之后,也要速速脱身,我不希望韦先生受到任何损伤。”

  “多谢先生关怀,我定不辱使命。”

  韦流水告辞之后,李潮觉得诸事都已安排妥当,但他也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让元军分兵出击闽东,但总还是要努力一下的。明天花费巨大财力物力打造的十八门火炮就要完成并将试射,这才是重中之重,再有的就是李巨的问题了。

  李潮此时才拿起了李巨方才送来的作战计划,略微扫了两眼,居然提出南下与宋军合击梁雄飞所部。

  李潮猛然将手中的文书仍到了地上,“赵宋已是历史了。”他原本暂时不想分离李巨的军权,现在看来应该有所改变了,免得李巨老是这么强硬。

  他思忖片刻,决定此次出击从福州带走的两万五千军队中要包括李巨的五千部队,让李巨稍微清醒一点,他应该也没有理由不听从自己的调配吧。

  傍晚,李潮亲自到李巨家中探病。

  李巨似乎倒真的有些不舒服,还躺在床上。他有些吃惊于李潮的到来,“李先生,今天我胃痛难忍,未能前去参加会议,还望见谅。”

  李潮关切道:“将军哪里话来,现在好些了吗?”

  “医生开了付药,吃完之后已好了许多。”

  李潮叹道:“将军军旅倥偬,也应该好好休息,调养一下身体了。”

  李巨笑道:“哪里,我是个军人,难道真让我整天守在老婆身边?我休息两天就可以了。”

  李潮微微一笑,道:“今天来还要向将军通报一下,今天大家最后还是议定北上攻取福州,虽然相对艰难,但值得我们拼搏一下。至于将军所提的南下作战方案也还是不错的,但相对于我们目前打响中国声威的战略目标来说,梢差了一些。”

  李巨脸色微变,冷哼了一声,“只是福州的元军也要强上许多,不知要多死多少战士!”

  李潮保持微笑,“那我们更应该迎难而上呀,过去将军可一心是要多杀鞑子的呀?我原本想请将军与我一同北上的,但将军身体不好,如此寒冬,实在不宜太过劳累,我请将军留驻泉州。小芸我也只有托付给将军才最放心,她现在又身怀六甲,我也实在不放心,有将军在,她还可以感受兄长关怀,惜缘也不用忍受相思之苦,为将军担心了。”

  李巨正要说话,李潮却又抢先道:“而且将军留驻泉州,也可寻机实施自己的计划,南进击溃梁雄飞所部,就这么决定吧。”

  李巨有些无奈,却又找不到拒绝的理由,“那,就这样吧。”

  李潮迅速起身,道:“那我可就回家了,就要上战场了,得多陪陪小芸。”他正待离去,却又停了下来,“哦,对了,李将军,将军部下军士训练有素,此次我想借用五千战士北进。”随即快步离去。

  李巨有些张口结舌,终究还是来打自己军队的主意了。

  回到家中,陆芸却仍在等他一起吃饭。

  李潮心中涌起一阵温馨,笑道:“夫人,我可真是饿坏了。”

  “那你还不早点回家,人家可也等了你许久了。”

  “我还不是去看你二哥的吗。”

  “二哥怎样了?你应该喊我一起去探病的。”陆芸关切的说道。

  李潮有些奇怪,“你都知道他生病的消息了?”

  “有什么奇怪的,方才骄傲前来辞行时告诉我的。”

  李潮呵呵笑道:“骄傲倒是成了你的线人,放心吧,你二哥只是小病,不碍事的,我决定让他留守泉州,你的安全我也托付给他了。”

  陆芸也微笑,“这样我就放心了,我们吃饭吧,你马上又要上战场了,又吃不上我做的美味了。”

  李潮吃了一口菜,“是呀,这将是一场恶战呀,中国建立正需要巨大胜利来振奋收服民众之心。”

  陆芸道:“我看你似乎有些担心?”

  “我方才对他们说我很有把握攻取福州,他们都很放心。”

  陆芸面露喜色,“那太好了。”

  “其实我只是宽慰他们而已,只有到了战场后随机应变了。”

  “相公,你怎么这样呀?”陆芸有些惊讶,“不过吗,我还是对你有信心。”

  “多谢娘子的信任,我虽然还没有在战场上取得过什么成就,但我这个人始终对自己充满自信,现在有了你的支持,我更加信心充足了。”

  对于他们,这是缠mian的一夜。

  同样的夜晚,李巨却久久难以入眠。

  惜缘发现他的郁闷,小声道:“留下来有什么不好?没有危险------”

  李巨并不说话,也许自己这次还只有忍气吞声,但是真的需要仔细考虑自己的未来,是否可以一直隐忍下去,长期居于李潮之下,只会使自己渐渐沉沦,失去锐气与本就不多的实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