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英雄的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可上青天

英雄的时代 脉搏奔流 4871 2003.04.07 13:38

    

  “带得无边春下,等待江山都老,教看鬓方鸦。”众人和着音乐一起吟唱,俱都沉醉其中。

  一曲完了,王想鼓掌道:“好词,投入真感情,此刻众位先生可以说是志趣相投了,惟有我是武夫一个。”他呵呵笑着,这些日子心情确实不错,一切都很顺利,大家相处也极为融洽。

  宋策连忙道:“主公谦虚了。”

  冰焰笑道:“我真的希望实现我们的理想,给人间带来无边*,等到岁月流逝,江山变幻的时候,我们依然是一头黑发。”

  梁力叹道:“果真如此,真是我等幸事了。”

  王想举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来来来,还是先饮此杯!”

  众人皆饮尽杯中之酒。

  宋策放下酒杯,道:“主公,今日将我等三人招来,可否是商讨入川大事?”

  他很热衷于入川之事,因为自己川人的出身,更需要在这一役中争得更多的表现机会,毕竟自己目前未立寸功,又无自己的班底。

  王想笑道:“哎,我原本打算今日不谈此事,畅饮而已,待众人齐集之后再议,但先生既然提及,那我就先听听三位的意见吧。”他环顾众人,“常听人言,四川乃天府之国,人烟稠密,却又闻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宋先生乃是川人,可有高论?”

  宋策微笑道:“主公决定进取四川,实乃高招,据川则可建为根基之地,当年汉刘邦就是据川而后得天下,况且在下世居川中,小有影响,据我所知,目下尚有不少州府仍在宋军手中,主公一去,可收复众人以为己用,至于道路险阻,人力当可克服。”

  王想大笑道:“如此甚妙,少不了倚仗宋先生了,文远先生可有教我?”

  梁力的脸上却无笑容,面色凝重,他有些奇怪的望了望宋策,“我是文官出身,对军事不算了解,只是近日我有一位朋友,桥,他虽是西域人却常住四川,来到襄阳,据他所言以及我往日了解,眼下之四川早已非昔日天府之国了,经过元军几十年反复的冲击,人口已损失大半,城市多半残破,而且上游城市多为元军占领,我军即使可以收取尚在朝廷手中的城市,也几乎不可能夺取全川,而且收取川中宋军的指挥权,谈何容易。”

  一席话让众人的脸色都变得阴晦,他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若攻四川,襄樊防务还望主公妥善安排,决不可轻怠,希望主公稳扎稳打,夺取的土地就不可轻言放弃,因为这实际上也是对百姓的承诺,我们至少要保障百姓们的安全,而不能再让他们陷入元军之手了。”

  他的话语让众人都有了片刻的沉默,梁力也知道自己的话会让许多人不快,但他还是要讲,哪怕他已经发现了冰焰脸上的一许不悦与宋策的愤愤目光。

  冰焰道:“文远先生所言不错,但虽是如此,但我以为我们当初定下的进军四川的计划依旧可行,虽然人口稀少,土地残破,但毕竟还是一块可以发展的空间,当然也许当初我们是有些过于理想化了,目前北上东进南下都过于引人注目,又决不能坐守目前狭小空间,就算元军不攻,单是巨大的消耗就会让百姓疲敝,我们西进的目标至少是应该控制重庆一线,扩大生存的空间。”

  王想动容,道:“文远先生方才一片赤诚之言,我虽不才,但决不能再让百姓受苦,所以襄樊之地,不容有失,我欲以冰焰与文远先生搭档,留镇襄樊,冰焰掌军事,文远先生治理政事。”

  梁力并不理会他人的目光,他有他处世的原则,王想对他见解的尊重让他心情愉快,这样的主公才值得报效,“是,主公,文远定尽心尽力,一定要让襄樊一带重现繁荣,百姓安定生活。”

  王想郑重道:“先生理政,我完全放心,冰焰,你有意见吗?”

  周醒有一些惊愕,“主公,还是让我跟随您一起入川吧,——”

  王想摇头,“不可,冰焰你冷静多谋,有你留守我才放心。”他笑道:“我将至尊军都给你留下来,我只带秦远,刘裕,宋先生率领三万人进川,你若有好的战机,也不要错过一切发展的机会。”

  “好吧,主公,冰焰尽力而为。”冰焰似乎还是有些不情愿。

  王想又举杯,“好了,具体问题待明日秦远与刘裕回来之后细议,到时我与大家同上青天,夺取天府,经营襄樊,北进中原,天下一统——,哈哈哈——”

  夜晚。

  周醒告诉赵宁:“我想今天王想将军要来。”

  赵宁有些不解,“为什么?”

  “哈哈,因为他要安抚一下我这个重要的人物呀,虽然有些老套,但我还是欢迎他来的,毕竟这样代表他重视我,还想倚重我。”

  赵宁似懂非懂,“是这样。”

  恰在此时,王想已经到了,还有楚玉一起。“周大将军,我与楚玉来拜会你与公主。”还是那么爽朗的笑声。

  周醒连忙将他们请入家中,笑道:“主公和夫人一起驾临,热烈欢迎,不过我是不招待酒了,喝酒太多,美人会有意见的,呵呵,上清茶。”

  这边楚玉已经坐到赵宁身边,“王想,你别老喊公主,显得生疏,我就喊小宁,多亲切,好听。”

  周醒象是想起了什么,“还有,主公,您可是一向喊我冰焰的,显得我是您的亲信,难道现在有所变化?”

  “你说呢?冰焰。”王想大笑,“喊你大将军还不是为了你在公主,不,小宁面前有点面子吗,你从来都是我的亲信,还是有能力的亲信,这次若换让秦远留守我还真有点不放心,再说,总不能让小宁怪我老让你们分离。”

  一旁的赵宁已有些不好意思,有一丝红晕,“我没有——”

  楚玉拉住她的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清茶入口。

  “冰焰,好象我的决定让你有些失望,当初还是你提出的这个计划。”

  周醒迎着他的目光,“就算曾经有失望,您亲自到来,早已抚平一切,此刻我信心满怀。”

  送走了王想与楚玉,赵宁钦佩地望着周醒,“冰焰,果然给你猜中了。”

  周醒笑嘻嘻地说道:“那当然,既然主公都说不想让我们分离两地,我们就应该珍惜快乐时光,行乐当及时——”他以揽住她的腰,“小宁,不如我陪你一起沐浴吧。”他笑得别有滋味。

  “什么?”她脸上的红晕似乎酒醉,“不要——”

  “要的,今夜将是特别愉快的一夜。”

  这一夜,宜昌,雷电交加。

  笑凡道长大病初愈,却也快穷困潦倒了,所以他也只有暂时栖身于这所城外早已荒废的道观之中。

  当她奔进道观的时候,笑凡道长就立刻被她吸引,眼光再难离开。

  她额前的刘海湿了,贴在额头上,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笑凡好想过去,拨开她的秀发。

  她淋了雨,身上的衣衫也已经湿透,直帖肌肤,自己是个道士,笑凡想移开自己的视线,可从未有过的欲念却开始升腾。

  她感受到了他炙热的眼神,怯怯的战栗着,似乎有些彷徨。

  笑凡心中默默告戒自己,“我是修道之人——”

  他吞咽着口水,道:“姑娘,到这边来烤烤火吧。”他努力让自己有亲切的笑容。

  “谢,谢谢。”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前几步,坐在了火堆的另一面。

  笑凡猛然起身,“姑娘,你不要担心,我到外面,你快把衣服烤干吧。”

  他不待她回答,就立刻出了道观,负手立在阶前。

  他希望寒秋的风可以让自己冷却下来,也许这些日子自己的孤苦让自己平静的心有了改变,自己现在到底渴望些什么,这样一个女子就短短的片刻似乎就已留在自己的记忆中,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好象过了许久许久——“道长,你可以进来了。”

  她的声音少了怯怯,也许自己已让她放心。

  心情多少平静了一些,他忽然很想了解这个让自己心乱的女子——再次面对着火光映照下美丽的容颜,“贫道笑凡。”

  “笑凡道长,我叫刘靓。”

  这一日,秋高气爽。

  王想在襄阳召集了所有的主要人物召开作战会议。

  环顾众人,王想清了清嗓子,发现大家都显得比较兴奋,正色道:“众位,首先请允许我感谢冰焰为我们入川所作的众多工作,包括提出入川这个想法,以及与我共同制订了出兵的具体方案。”他带头鼓起掌来。

  这一下,弄得冰焰有些不好意思,“哪里哪里。”

  秦远笑道:“冰焰,你这次可得帮我们看好家呀。”

  王想继续道:“下面我来向大家具体介绍一下方案,这次入川的兵力将为三万,又我率领,其余各军悉有冰焰统一指挥留守襄樊。这次为了不过早暴露我们的战略意图,将以留守部队中派出一支疑兵,南下作出进逼宜昌的姿态,同时宣称准备进军洞庭,吸引元军注意力,即使他们判断出我们进川,也一定以为我们要先取宜昌,而我军主力则由均州出发,通过陕川边界,到时我还打算再以疑兵作出攻取长安的模样,而主力径自入川,直扑重庆。”

  众人都开始细细思索,王想真诚的说道:“在这里我还要向大家通报一个信息,一个很让人遗憾的信息,福州已经陷落,元军正在继续南下。”

  大家的面色都变得惊诧,继而严峻。

  周醒叹道:“没想到又是如此之快,哎,无可奈何花落去——”

  梁力也充满沮丧,心中也有苦痛,“朝廷怎么如此不堪一击!”

  王晴却不显悲哀,大声道:“大家何必管他,他们的失败并不能影响我们,有宋以来何曾有过扬眉吐气,就算当年面对我们夏军,嘿嘿,我们追随主公就是独立作战,也不指望他们。”他流露出他的强悍,“就算天下尽没,我等仍可独立抗之!”

  一席话振奋了众人的精神。

  王想大笑道:“寻欢果然勇敢,我有一言,即使是生在濒临灭绝的年代,人若是放弃奋斗,便失去生存的价值!所以我们要奋斗下去,要用积极的态度前进前进再前进!”

  秦远忽道:“主公,这一下李先生与李将军他们可就危险了。”

  王想也有一丝忧虑,“的确如此,可是忧虑也无法为他们解决,大家还是将全部精力集中于我们目前的作战吧,谁可以作为疑兵进军宜昌?”

  王晴立刻道:“让我去吧,主公,正好让至尊军的将士历练一下。”

  王想微笑,“我是没有意见,不过你别逞强与敌人硬碰,还有冰焰是留守的主将,要他同意才行。”

  周醒连忙道:“我也没有意见。”

  王想把目光投向刘裕,“刘先生,大军的先锋由你担当,我初步定在七日后正式起兵。”

  刘裕起身拱手,“是,主公放心。”

  梁力也起身道:“主公,您带入川的军马本就不多,若入陕之后再施疑兵,兵力愈加分散,还需将领统帅,昨日我提起的朋友,桥他愿意投效主公,他乃西域人氏,但居川已达许久,作为疑兵之后还可追随主公入川,且他有族人数百,皆乃勇武之士。”

  王想心中一喜,“文远先生荐此英才,甚好,可否请他前来一见?”

  梁力忙道:“主公,我已让他率战士在城外列队,想请主公检阅,而且他们都是骑兵,配有阿拉伯马。”

  王想立刻起身,“哈哈,好,大家一起去看一看。”

  “阿拉伯马可以说的上是最好的战马,身材高大,速度快,体力好,耐饥渴,纪律性好。配上我们的大马士革刀,还有蒙古人使用的复合弓,主公,我这两百骑兵绝对是无敌的战士!”桥大概只有不到三十岁,身材魁梧。

  众人都有些惊诧于这支队伍的威武,只有王晴有些不屑的撇撇嘴,“那可要到战场上见个真章。”

  王想拍了拍桥的肩膀,“好,桥将军,从此你就是我们的兄弟。”

  桥大声道:“为主公大业我愿肝脑涂地。”

  七日后,进行了雄壮的誓师仪式之后,王晴率领着至尊军大张旗鼓的南下宜昌,同一天,王想率领三万大军由均州悄悄的出发。

  襄阳。

  周醒也是一身戎装,前来拜会梁力,“文远先生,主公进川,我也不能坐等,所以我准备率军到樊城之北,在均随两州之间大量修建小堡垒,形成一道防线,屯兵驻守,这里的政事就全靠先生了。”

  梁力道:“请放心,将军安心前去吧,我定会让襄樊成为安定稳固的后方。”

  四目相汇,都感受到对方传递的力量与坚毅。

  冰焰与梁力都已决心在这段日子里作出令自己满意的成绩,男儿志在万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