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黑眼魔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玛莎小姐抑郁了

黑眼魔女 无语花无言 2260 2019.06.06 22:51

  自从得到了白老给的手札,玛莎就整天钻在屋里不出来。也不允许任何不经她的允许进去,如果有人不听话闯进去,引来了就是玛莎大发雷霆。所以,下人们都止步于门口,没有人敢不经允许就进去。

  闻言而来的伯爵夫妇进屋一看,才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是不愿意有人打扰自己,才下令不能随便进入。他们也没有说透,外界本就在传,所幸就让事情更真实一点,也就下令伯爵府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入玛莎的屋里。这样一来,就传出了玛莎小姐因承受不住打击,独自把自己关起来抑郁了!

  一时间,原本是人们心目中羡慕的对象,瞬间成了一个无用的可怜虫。随着时间推移,玛莎渐渐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里,就是有人偶尔想,也只会叹息声。

  在大陆上,自从玛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各地就不断的发生各种流血事件。仿佛整个世界都浮躁起来了一样,哪怕是因为一句话一个字就会大打出手。

  各地的离奇事件也随之发生,比如有人走在路上,突然就发狂了。又比如睡在床上的某人,第二天就变成了一堆白骨。又或者在某个巷子里三四个被吸干血的尸体倒在哪里,总之一桩桩一件件的发生着。教主大人的桌子上一大堆的信件都是说的这些,于是圣教命令各地官员配合圣教进行安全巡逻。说白了就是圣教发号施令,其他人听令执行。

  这也推动了各地个职业之间修习的进度,你修为低?可以啊,跑腿去吧,巡逻吧!那可是拿着脑袋干活呢!修为高的只需要每天在各处转一圈或者带着一对人巡逻。

  可是尽管如此,各地该发生的依旧发生着,并没有减少,反而还有增多的趋势。人们都心惊胆颤的活着,生怕自己一觉醒来就是另一个模样。

  伯爵的大人带着已经十三岁的儿子,自发地组织了巡逻队。不为其他,能保证自己一家人,自己所在的城市相对的安全就好了!其他的他也无能为力。

  “父亲,今天我们早点回去吧!今天可是玛莎的十岁生日呢!”索雷骑在马上对前面的伯爵大人说。

  “好!我去给她买个礼物,你小子也不要忘记给她买礼物!”伯爵大人头也不回的说。提起自己的女儿,伯爵大人有一点点惆怅,虽然当初玛莎被白老看出是死脉魔法逃脱了去圣教,但是如今这情形没有自保能力也是头痛的事情。

  “放心吧!如果我没有给她买礼物,那丫头还不知道怎么埋怨我呢!”索雷提起妹妹有些宠溺有些无奈。虽然妹妹不能修习魔法,可是却懂得很多魔法知识,有很多时候她就像一个老师一样点出自己修习的误区,让自己受益匪浅。虽然在别人眼里,妹妹弱得很地上的蚂蚁一样,一个手指就能碾死,如果不是生在伯爵府她可能就是最低等的人。但是那又怎么样呢?自己的妹妹自己保护,她不能修习,那就自己努力修习,变得强大保护妹妹就是了!

  晚上伯爵府了喜气洋洋,玛莎十岁的生日整个伯爵府都为之庆祝。十岁是一个年龄的分水岭,代表不再是可以胡闹的小孩子了,而是一个有礼貌的修士。十岁,可以自己参加一些社交活动了,十六岁就表示成人了!

  生日宴会上玛莎收到了很多礼物,看着堆积如山的礼物,玛莎在心里长叹了一声:“十年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床上的玛莎听见了两个声音,一个声音说:“长大了,可以出来了!”,另一个声音说:“来吧!来找我吧!所有的血腥都给你的礼物……”

  只见玛莎额头上又浮现了那个奇怪的符号,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焰一样轰的散开。浓雾笼罩着玛莎,慢慢的一个像是由黑色薄纱做成的玛莎浮现出来。玛莎所在的屋里顿时浓雾弥漫,稠得如同实质一样。黑色、红色的浓雾,不停的从玛莎身体里涌出。

  慢慢的浓雾凝结而成的玛莎睁开了眼睛,只见她一头长发时而火红时而墨黑。额头上那个符号也如同活的一样不停的蠕动闪耀,一双眼睛一只血红一只乌黑。眼睛下面如同两滴血红的泪水的纹饰,看上去是那么的妖娆妩媚。鲜艳血红的嘴唇,如同是由献血染成一般。在她身上一层薄薄的像轻纱一样的黑雾,笼罩着她,让她看上去十分朦胧,平添了几分虚幻,就像是迷雾一样让人看不清摸不着。

  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玛莎,迷雾玛莎就那样轻飘飘的飘了出去。

  玛莎感觉自己如同风一样轻,就那样随风般的飘着。又如同烟雾一样随时都可能就那样散去,她感觉十分的新奇。她看见不远处有一个水池,就想起以前看的魔法书上说的水魔法,她就回想着如何感应如何操控。突然发现,那个水池里的水随着她的意念发生了变化。于是,她操控者水不停的变化,一会儿升起又落下,一会儿手一挥给一片花园下了一场雨……

  一路上玛莎感应着各种魔法元素,也试着操控那些魔法元素,有些成功了,有些失败了。

  突然,从不远出传来嘶嘶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在相互交流。玛莎认真的听着:“噢吧!我看见她了!”

  “我看见了,哈哈哈……”

  “看见了?嘘……别让别人听见了!”

  “啊……”

  随着意念一动,玛莎面前出现了两只眼睛。两只长着手脚的眼睛,真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惊恐的看着自己。玛莎的脸几乎是贴着这两只眼睛,吓得她差点就那样消散了。

  拉开一点距离,两只眼睛急忙退后一步:“别别伤害我们,我们不好吃……”说要一溜烟的跑走了,留下玛莎一脸无解。

  突然,有个什么东西戳了一下自己。玛莎就看见一根树枝一样的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一穿而过,嗖的一下就又凑了过来,一张长着尖牙的大嘴朝自己一口咬下来。随之一双枯枝一样的手捂住了那张大嘴,嘴巴里还呜呜的传来:“啊……崩牙了!我的老牙!完了完了……”

  接下来玛莎又看见,那双枯枝一样的手猛的给了那个嘴巴几个耳光:“叫你贪吃吧!磕着牙了?该!”

  只见那个嘴巴也是枯枝一样的东西,如果它不张开谁也不能想到那是一张血盆大口。往上看在最顶端,一双如同绿豆一样大小的眼睛不停的转动着,仿佛是在打着什么坏主意一样。

  被吓了一跳的玛莎,仔细的打量着才看清楚,这个枯枝一样的有些想螳螂只是没有螳螂的大肚子,浑身都是枯枝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