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黑眼魔女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训练

黑眼魔女 无语花无言 2196 2019.07.18 14:57

  “撕了他!”

  “杀了他!”

  “咬断他的脖子!”

  震耳欲聋的叫喊声持续在地下斗场,形形色色的人拥挤在观战台上。斗场上一个高挑瘦弱的身体不断变换着位置,躲避着对方的一次次致命攻击。

  “我要杀了你!你这讨厌的老鼠,只知道躲避!”满脸凶神恶煞的家伙,愤怒的朝阿兰吼道。

  阿兰没有理会他,依旧全神贯注的应对他的攻击。那家伙被阿兰灵活的闪躲气得发狂,用他手里的狼牙棒狠狠的朝阿兰砸来。一阵呼啸之声从阿兰的脸上扫过,阿兰脸上蒙着的黑布被刮成了条。站台上的人见次就是一阵欢呼:“杀了她!”

  阿兰退了一步,一滴血从脸颊滴落在地上。阿兰眼睛眯起,一股危险的气息涌现。

  看见阿兰流血,拿着琅琊榜的人眼睛里出现了嗜血的欲望。只见他用力一跺脚,他身上就出现了淡淡的黄金色的铠甲。

  “去死吧!”

  他挥起琅琊榜飞快的朝阿兰攻过来,整个斗场的人都站起身,他们要亲眼看见斗场上的人如何被杀死的,这是他们花高昂费用来此的目的。

  “嘭!”

  “咚!”

  没有预期的鲜血喷洒,也没有肉末横飞。随着两声传来,那个拿着琅琊榜的人眼睛大睁着倒在地上,他的狼牙棒也掉在地上。阿兰毫发无伤的站在那里,淡淡的收起握着拳的右手。裁判从高台上下来,检查了一下倒在地上的人,只见他胸口心脏的位置被深深的砸了一个坑,心脏估计早已碎成了浆。

  “死亡之手获胜!”

  裁判宣布比斗结果,站台上大部分人都破口大骂,骂那个倒在地上的人废物,那么一个小身板都弄不死,害他们输钱。只有少数的人笑的合不拢嘴,还有几个朝斗场上的阿兰撒了几把金币。阿兰手一招那些金币尽数被她收到了手里,之后跟随斗场工作人员领取了胜利者的奖金后就离开了。

  在阿兰离开后一个衣着华丽的男人从一个地方走出来,他看着阿兰的背影意味深长的说:“去,给我查查这个人的底细,如果她不属于其他人就给我买过来,让她成为我的专属斗奴!”

  “是!”他身后一个人回答道,然后就去了斗场登记处。

  阿兰走在路上感应到了身后未遂的人,嘴角微微上扬继续走路。后面的人跟着她越走越远,来到了一出偏僻的树林,然后就看见阿兰的身影消失了。

  跟踪的人纳闷不已,这人刚刚还在怎么一眨眼就没了?他们还没想明白,脖子上就出现了一股灰色气息。只是一瞬间跟踪的几人就变成一堆灰,阿兰一挥衣袖那些灰就被吹散在树林。做完这些阿兰就离开了,只是她没发现她所做的一切被一个俊美无双的公子看了个彻底。

  “有意思!”

  俊美公子摸着下巴说道:“没想到这样的人会被我发现,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说完他也消失在树林里。

  “回来了?”

  阿兰走进副院长的办公室,副院长头也不抬的说。

  “嗯!”阿兰依旧冷冰冰的。

  “休息一下,明天就开始到恶魔窟训练吧!斗场对你来说太没挑战了!”副院长说。

  阿兰抬腿就要转身离开,副院长又说:“你去看看你的朋友吧!这次进入恶魔窟估计要一年半载,去打个招呼免得他们担心。”

  “没用!你没吃饭吗?这么点力气,估计连蚂蚁都杀不死。用力!用力啊!”石老的声音不断响起。

  地下训练场上德鲁三人身上穿着一身漆黑的铁衣,脚碗上套着磨盘大的黑铁,手里握着两米长巨型的黑铁不停的挥舞着。仔细看完就能看出来他们舞的是一套剑法,虽然简单却威力无穷。他们每舞动一次,就有一股金色气茫从手里的黑铁散发出来,在舞了上百下后三人累瘫在那里。

  “废物!全是废物!这么几下就不行了,简直浪费粮食!”石老将手在桌子上拍的砰砰直响。

  这时候一个年轻的老师来到地下训练场,对石老说:“老师,学弟们的同伴来找他们了。”

  石老嗯了一下对德鲁他们说:“去吧,回来把今天的补上,训练完才准休息!”

  德鲁他们如获大赦连忙脱掉身上的东西,连滚带爬的起来:“老师,我们很快就回来!”,德鲁他们对石老说道。

  “滚吧!回来的时候给老子买一百斤烤肉,一定要火候到位味道香辣的。”石老添了一下嘴巴说。

  德鲁他们立马就朝外跑去,一边跑德鲁一边四处张望搜寻自己期望的身影。到了门口才看见阿兰和桃儿站在那里,德鲁没有看见玛莎的身影心里有些失落。铁老二却跑上去一把抱住桃儿,嘴里还不住的说:“桃,我变厉害了!你看我可以捏碎石头了!”,说着他就开始秀肌肉。

  “阿兰姐,玛莎呢?”德鲁问阿兰。

  “我就是来找你们一起去找她的,人都到了就走吧!我没多少时间!”阿兰还是冷冷地说。

  铁老大跟在阿兰旁边问:“这段时间你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吃苦受累?”

  阿兰闻言只是轻轻的顿了一下,又继续走着,嘴里淡淡的说:“那有训练不吃苦的?”

  “那有没有受伤?”铁老大紧张的问。

  “无事!”

  几人来到酒老居住的地方,看见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到处都是杂乱的植被,一条石子路歪歪扭扭的通往里面。一个呼噜声从里面传来,众人走进去一看,就见酒老一身邋遢的倒在那里睡大觉。

  “酒老!学生几人前来想和玛莎见见面,还请酒老行个方便!”铁老大上前礼貌的说。

  酒老眼皮都没有动一下,继续呼呼大睡。铁老大正要再次说话的时候,酒老身后的门打开了,玛莎从里面走了出来。

  “德鲁!”玛莎看见德鲁他们高兴的喊道。

  “吵吵吵!烦不烦!没看见有人睡觉吗?滚远点吵!”酒老闭着眼睛毫不客气的说。

  玛莎朝他吐了吐舌头,然后又招呼着德鲁等人离开的酒老的住处。就在他们离开后石老和副院长他们三人从暗处走出来,恭敬的站在那里对酒老说:“酒老,你让我们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酒老慢悠悠的起身对他们说:“都进来说吧!”

  三人都跟在酒老身后进了一个房间,房间里简陋得令人发指。几个缺胳膊少腿的木椅放在哪里,一个随便切一下的石头放在哪里当桌子。酒老将身子缩在椅子上:“随便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