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黑眼魔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突变

黑眼魔女 无语花无言 2832 2019.06.20 16:23

  “你真不管?”在苍老的某个地方,血魔焦躁的走来走去,一遍又一遍的问在哪里打坐的暗魔。

  “管?怎么管?”暗魔冰冷的回答。

  “那死丫头搞出那么大的动静,那些牛鬼蛇神恐怕瞬间就能找到她,她不被瓜分了才怪!”血魔吼道。

  “那又怎样?”暗魔依旧冰冷的说。

  血魔顿时停住了脚,愣在原地半晌才低低的说:“是啊!那又怎样呢?我们还等着她来救呢!”

  “她有她该走的路,该经历的事情!你我不过就是一个接引人而已!”暗魔说。

  “只是她能顺利的走完她要走的路吗?”血魔一屁股坐在地上说。

  “想那些你根本就不能干预的事,还不如好好的恢复实力,在她到来的时候能让她轻松一点。”暗魔看了一眼血魔说。

  “你说,当初魔皇到的是怎么想的?把那丫头扔到那犄角旮旯里,完全接触不到魔法。千多年后回来不是让她送死吗?”血魔说。

  “接触不到魔法?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愚蠢了?黑发黑瞳的人本就是集所有魔法于一身,她本就就是魔法,还需要什么接触?她只需要看懂自己就行,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就能立足于万物之上。”暗魔说。

  “哼!我说大哥,这都几千年了,你也不告诉我吞噬魔法如何练,好歹我俩和那丫头也是兄妹,你教会我以后我不能多出一点力吗?”血魔一脸讨好的说。

  暗魔从上到下的把血魔看了一个遍,十分嫌弃的说:“就你这资质还练吞噬魔法?别浪费我的时间,还有请你记住我们有血缘吗?”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没血缘就不是兄弟了?我们可是一起长大的,魔皇都说了我们是兄弟,那丫头以后要喊我哥的!”血魔自豪的说。

  提起这暗魔也想起了几千年前,自己被魔皇捡到以父子相称,后来又不知从哪个角落里捡到血魔那货,也和魔皇父子相称。但是他们两见面就不对盘经常打架,魔皇也不管还反而将他们丢了出去,任由他们到处为非作歹。后来有一次魔皇找到他们,告诉他们要教他们魔法,至于学什么魔法,则由他们自己决定,凭感应召唤魔法书。暗魔得到了一本黑咕隆咚的书,被血魔朝鲜了许久。他得到的是一本由鲜血浸泡的书,看起来十分邪祟。就这样几千年后他们成了称霸一方的魔王,却彼此之间连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对方成名后的称谓。

  千多年前,魔皇消散于世间,给他们留下一段信息:“千年后接引魔女,待其成长后,助她安定魔法世界。”,那时候他们才知道,魔皇不知什么时候有一女,还将她扔到了外世界,千年后将回归魔法世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各方都在说“魔女”。不过他们却是说的“得魔女得天下”之类的话,所以到处都在找魔女。圣教也在找,却是为了扼杀。世人不知道的还有圣教的秘密,外人看来圣教教主就是最大。实际上并非如此,教主只是人前的一个标志。正正的圣教最高权力之人是圣皇,那也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了。他们自诩是人类的掌权者,是一切魔物的克星。是人类的神,可以决定生死的存在。教皇宫里面有很多活了几千年的教皇使,他们和教皇一起研究如何永生,如何玩弄天地于股掌之间。教主在他们眼里不过就是一个看门的,替他们在世间为他们敛财跑腿罢了!

  此刻,在圣教中最宏大的建筑下面,那庞大的地下宫殿里。一个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的男人坐在一张巨大的石桌前,石桌成圆形十张有着何种图案的石椅摆放在哪里。三十多岁的男人对着空气说:“死亡森林出现了强大的魔力波动,会不会是……”

  “不是!”一个沙哑破锣般的声音传来,在他对面一个老得下一刻就会死去一样的老妇人突兀的出现在石椅上。耷拉着头继续说:“我才去看了,那是十分精纯的火魔法,没有一点暗魔法的气息!”

  “难道说,是那个隐士的老东西?”有一个人突兀的出现在一个石椅上。

  一个深邃悠远的声音传来:“不过是一个小娃娃搞出来的动静,是块好料!”

  “是否需要……”老妇人朝最大的石椅望去,那里一个虚像坐在那里。

  “不用!还不值得我们关注,不过比平常资质好一些而已!”虚像说。

  “您这次叫我们几个过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问。

  “亡灵之主出现了!”虚像说。

  “什么时候?”另一个人问。

  “不久之前,我感应到在死亡之地不远处,亡灵之主的魔法波动,波动不强烈像是刚苏醒。所以,叫你们三人来是希望你们能找到他的所在,趁他还没完全恢复将他解决了!否则又是一个麻烦!”虚像说。

  “如此,我老婆子就走一趟吧!”老妇人说。

  “七八九,你们三人以七妹为首,去找寻亡灵之主吧!”虚像说完就淡下去不见了。

  石椅上的几人也静悄悄的消失在那里,仿佛从没有人出现过一样。白老和阿兰一路随意的走着,没有任何目的地的旅行。阿兰看上去像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只是皮肤看起来有些发白,给人感觉就像是久病缠身一样。实际上阿兰好的不能再好了,虽然身体没有完全恢复,但是现在感觉不到任何痛楚,还有着十分厉害的魔法,能和正常人一样行走在阳光之中了。

  到了城镇,阿兰新奇的看看这摸摸那,白老宠溺的跟在她身边,她要什么就买什么。马车里已经被她塞得满满的了,她自己都跟着白老一起坐在车外了。

  “爷爷!快来啊!你看那里好热闹!”阿兰看见不远处的马戏团兴高采烈的说。

  “阿兰想去看吗?”白老问道。

  “想!”阿兰头也不回的说。

  “那我们去找个地方把马车放好!”白老温柔的说。

  阿兰点点头和白老一起把马车寄放在一个地方,然后欢快的朝马戏团跑去。人特别多,阿兰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挤进去。就在她看的起劲的时候,背后一个十分让人不爽的声音传来:“老东西,滚开!挡着老子了!”

  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二世祖打扮的男子,趾高气昂一把推开白老。然后一脸猥琐的看着马戏团里那位正在表演的女子,又看也不看的用手一推,将阿兰也推到了一边。他后面几个狗腿子,也一副地痞像跟着。

  摸了一把口水那胖子说:“把那女的给我抓来,让爷我乐呵乐呵!”

  后面的狗腿子耀武扬威的走过去喊道:“散了散了!我家爷看上这妞了!马戏结束了!”,将看马戏的人赶走,对那个女子说:“走吧!你的福气来了,我们也瞧上你了!”

  马戏团的人都站在那里不动,没有害怕也没有担心,反而十分平静的看着那些人。那女子从那些狗腿子身上看过去问道:“不知是哪位爷看上我了?”

  “哟呵呵!”那胖子走前去:“爷我看上你了!怎么样,感动吧!”,一脸猥琐的说,还将他肥猪爪伸向女子的脸。

  “呵呵……这堆肉虽然腻了一些,不过喂喂小东西们倒还是可以的!”女子一点都不害怕,仿佛是在看食物一样的围着胖子转了一圈。然后对马戏团的人说:“开宴!”

  胖子还在那里一脸猥琐的笑,没有发现从地下伸出了几双小手自己抓住了他的脚。瞬间他那肥大的身躯就被扯入地下,地面上只留下一摊血迹和肉末。从地下传来咀嚼和撕扯声,还有骨头被咬断的嘎嘣声。胖子的那几个狗腿子吓得站在那里腿发颤,有一个还大小便失禁了!马戏团那女子理了理衣裙,看了一眼那些狗腿子说:“今天可以吃饱了!”,瞬间就出现在其中一个人面前,一口咬在脖子上,咕嘟咕嘟的大口喝血。喝完血之后就用她长满黝黑指甲的手拨开头颅,掏出脑髓塞进嘴里,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手指:“没吃饱!”,哗啦一下掏出心脏一口一口的吃下去。等她吃完剩下的身体,被马戏团另一个男子接住,张嘴就从空空的脑袋开始啃食。不到一会儿几个狗腿子就将几人分食干净,有两个还有点没够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