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寻墓探险 九龙奇术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救美

九龙奇术 孤星求败.CS 2721 2017.09.14 02:22

  刘立国梦见自己带着大金链子黑墨镜,十个手指各套了一只玛瑙戒,左右手还各搂着一个美女,听她们软语香音,谄媚撒娇,别提多美了。但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被一脚踢醒,好好的春秋大梦就这样被搅合了,本来都快做些风月之事了。气恼的刘立国转头准备破口大骂,就见龙炳玉凑脸过来让他噤声。刘立国刚睡醒,脑袋昏沉,但就着月光看龙炳玉脸色肃穆,一怔,随即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事,而且肯定不是普通的事,要是贼偷什么的,凭着龙炳玉的本事,估计早就只剩半条命了。当下压低声音,不解的问:“怎么了,老炳?”龙炳玉依旧脸色肃穆,声音如游丝般若有若无,只吐了两个字“你听”。刘立国越来越觉得奇怪,因为屋外月光皎洁,除了偶尔一两声遥远的狗吠,一切静谧如常,没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啊!难不成是闹鬼了?

  但龙炳玉轻易不会有这样如临大敌的表现,只见他慢慢凑近窗户弓身半立,精力集中,结实肌肉呈绷紧状态,血管凸起,脸色肃穆,像支蓄势待发的利箭,随时准备趁敌人毫无防备之时脱弦疾出,一箭封喉。刘立国见他这模样,脑门上升起了汗,想着估计是仇家来寻仇了,一定是白天街对口的那帮小混混,白天的时候,刘爷见他们三四个堵着一个十八九岁模样的小姑娘想要轻薄,看不过眼过去三拳两脚就给教训了,这会儿估计带人抄家伙准备来个奇袭。他奶奶的,豁出去了,反正烂命一条。倒是可怜了老炳,要和刘爷我一起受罪,不过也好,生死同命,下去了也做一辈子好兄弟,只是家里老父母......

  不等刘立国思绪万千未罢,只见龙炳玉一个鹞子翻身出了窗户,就地滚了两滚卸掉了落地的后劲便矮身悉悉索索的走远了,整个一气呵成,毫无拖沓,又不带半点声响,足见轻身功夫之高。还在屋内的刘立国又惊又急又懵,他身手没有龙炳玉好,只能鬼鬼祟祟的轻轻拉开前门也朝着龙炳玉的方向悉悉索索跟去。只见龙炳玉时而快步时而顿步,小心翼翼,刘立国也跟着时快时慢,但总也差半拍。

  慢慢的跟的近了,声响也清晰起来,刘立国这回算是清楚了,就着月光看见两个黑衣人影你推我搡,前移后挪,不时呵哈叱声,一个声音低沉,一个声音细柔。估计是一男一女在过招。刘立国暗自纳闷:这高手就是高手,深更半夜也不忘了切磋过招,这一男一女,莫不是在修炼玉女心经之类的双修功夫?啧啧,想当年刘爷要不是老炳他老爷子点名说身子太粗壮不适合学他那一路功夫,估计现在也是个高手,也能悄摸的和美女双修啊.....

  “老炳,这....”刘立国悄声问道。

  “老刘,这一男一女你看清楚听清楚了吗?”没等刘立国发完问,龙炳玉也立马悄声接到。

  “清楚了,这是....”

  “你看,这女的身姿婀娜,身法敏捷,出拳时而塌腰、缩肩、扣胸,作百兽形,合众生意。时而黏、摊、搒、伏,卸力借劲。是用形意合咏春的高手。这男的就让人捉摸不清了,功夫迅猛,步步到位,手,肘,臂,腿,膝和足全用到了。踢,打,绊,扫,擒锁,扑跌,投技,锁喉和错骨等招式也都看得出来。我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功夫,不过一看这功夫用劲太多,不着手就费力,估计是个邪门歪道....”龙炳玉看那一男一女两个黑衣人打的起劲也不想掺和,毕竟要先分析分析,辩个正邪,不然一出手帮完,来个正邪不分,胡乱拔刀,就惹江湖上笑话了。

  刘立国也不管这些囫囵道理,只想弄清楚是不是在双修。

  “原来如此,那么老炳....”

  “老刘你看,这俩要分胜负,那男的体力快不支了,那女的也够呛...”

  不等龙炳玉说完,黑衣男一个转手从怀里掏出了把匕首倒握,再看黑衣女,本来想施展个咏春追手以接桥手就地擒拿的,结果对手竟然开始使硬家伙了,大惊,本能收招,不及,还是被黑衣男抓住空隙刺了一刀,小臂挂了彩。黑衣男见对手着了道,趁胜追击,一连横刺,虽然落了空,但也逼得黑衣女节节败退,眼看命在旦夕。

  这边刘、龙俩人猫在草丛里,龙炳玉还在分析,刘立国也只想问个究竟是不是双修,而龙炳玉已经看出门道准备下场露一手了。刘立国看着龙炳玉眼神灼灼,知道这小子要干嘛,急忙想劝一句

  。

  “老炳啊,你听我说...”

  “行了,我还不了解你?肯定不是你想的那套,这都打出真火了,你还看不出来...”

  “不是,老炳,我的意思....”

  不等刘立国说完,龙炳玉抢身一步如脱弦之箭般疾窜而出,闪身来到黑衣女身边搂住她的腰,不等她反应过来便借来时之力转身闪过了黑衣男的致命一刺,还不忘往人姑娘怀里摸了一把,掏出个卷轴样式的东西,神不知鬼不觉,一气呵成,该是古时市偷的手段“妙手空空”。

  这边厢黑衣女瞪大了眼睛看着龙炳玉,十分诧异,龙炳玉也撇嘴看着黑衣女,十分邪气,隔远了猫草丛里的那人也望着这边两眼放光,十分猥琐。仔细看来,这女子穿着一身黑,黑色皮裤,黑色短夹克,内里套着连帽运动衫,帽子刚好盖过额头,也不嫌热的慌。大概一米六七个头,体格匀称,身姿婀娜,面容带着些娇媚,眉宇间却是英气逼人。龙炳玉离她最近,可以说是“肌肤之亲”了,惊觉这女子肌肉紧凑,并且几个呼吸就能调气理息,内家功夫颇深啊。

  看着这女子脸上沁满汗珠,连发梢都湿了,因为汗液的关系,隔着衣服也能闻到对方的体味加香水味。有那么一刹那,龙炳玉竟然要晃了神,异性荷尔蒙的味道最是吸引人,让人心神荡漾,思想激动。回过神来,龙炳玉暗叹糟糕,心里骂了一声,一呼吸间压住了蠢蠢欲动的心魔。

  可就那么一晃神的功夫,黑衣女挣脱了龙炳玉顺便甩手赏了他一记纤手花,啪声清亮,秀色怡人。

  再看那边穿着酷似练功服的黑衣男,眼神凛凛,死死盯住了龙炳玉和黑衣女,杀气凌人,摆开了架势又不进攻,十分谨慎,似乎在思量对策。却不曾想把背后空挡留给了一个看似丝毫无关的人。只见龙炳玉又是撇嘴一笑,黑衣男不解其意,一个愣神,冷不丁只觉腰间被一对大手抱住,用力箍紧,一个抱腰摔往后摔去。黑衣男无法,只得弃了匕首,双手撑地以免撞头昏阙,然后利用惯性双腿一撂挣身而开,双掌火辣辣的疼。刘立国见没把对方摔着还跑了,一个侧翻起身立定,未了不忘骂一句:狗娘养的瘦猴子,还有些把式。

  黑衣男看着对方三人,思量着双拳难敌四手,何况还是六手,走为上计吧。一个后空翻甩了一柄飞刀,利用对方三人躲避的空档疾遁而去,逃之夭夭了。

  龙炳玉也不追赶,转身背着手看向黑衣女,见她早已和龙、刘二人拉开了距离,摆开了咏春拳的摊手架势,笑了笑,说:“这位姑娘,我救你一命,你打我一巴掌,这买卖,不划算,这理,也亏...何不收了架势,摆开门面,说道一番?”旁边刘立国也是看着眼前这位大美女嘿嘿直笑,估计要是心智差些的,直接惊叫昏过去了。黑衣女见这俩人,一个笑脸邪气,一个笑脸猥琐,却没有要开打的样子,一句话不说,眉头紧皱,目光谨慎,试探性的后退一步,龙炳玉看着这女子的举动,见她固执己见,去意已决,也没动身逼近,由她去吧!黑衣女见对方没有反应,连退几步后也转身快步跑了。

  龙炳玉看着黑衣女跑的方向,撇嘴哼了两声,捡起地上的匕首和飞刀,不等刘立国发问,转手向屋里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