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在洪荒当族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邪物

我在洪荒当族长 中原犟虎 2156 2020.10.10 12:37

  山洞之中,彻底沉寂了下来,只余火堆燃烧的声音,噼啪不绝。

  不知过去了多久,正在修炼之中的周元,本能的察觉到一丝不对,太安静了,按理说,过了这么久,大家早应该恢复了。

  加上身处诡异之地,不可能没有人说话,就算不说话,也应该有其它响动,但现在,周元什么声音都没听到。

  “难道……又出事了?”周元心神一紧,停止修炼,打算查看下,到底出了什么事,但很快,他就察觉到了不对。

  自己的眼睛,竟然睁不开?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双眼皮就好像沾了胶水般,动一下都费劲,更别说睁开了。

  周元感到头皮发麻,心里发毛,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自己没有一点感觉?其它人怎样了?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

  种种问题,瞬间涌出,但却说不出口,身体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一般,如此状态,令周元内心之中生出无穷恐惧。

  眼前,除了黑暗,还是黑暗,不见一丝光明,极致的黑暗,令人心生无穷恐惧,最终,所有的理智,都会埋葬在黑暗之中。

  心在沉,魂在散,周元的求生本能,却发出不甘的怒吼,体内的神力,也好像察觉到了他的危机,开始急速运转。

  如一条线般,把周元的五脏彻底连接在一起,顿时,奇妙的变化出现了,五行的力量出现,开始逐一轮转。

  到最后,轮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最终,五行化成了一道黑白纠缠的阴阳鱼,瞬间扩散,撕碎了一切黑暗。

  “呼……呼……”

  粗重的喘息声响起,周元睁开眼睛,双眼之中的恐惧,还没有彻底消散,浑身上下,有如刚从水里捞出来般,湿淋淋的。

  “呼,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那是真是假?”

  想到刚才发生的事,周元还心有余悸,那最深邃的黑暗,就好像要彻底吞噬自己一般,犹如噩梦,一直缠绕心头,挥之不去。

  “嗯?我的神力呢?怎么一点都没有?难道……”

  惊恐之情,溢于言表,自己体内的神力,消失了,也就是说,刚才,有东西吞噬自己,是真的?那不是梦?

  浑身冷汗还没干,现在又冒出了一身汗,被火堆一烤,顿时冷热交替,不由打了个寒颤,现在周元只想马上离开这里。

  “矛、熊,大家快起来,立刻离开这里。”

  这里实在太诡异了,周元一刻都不想继续呆在这,对于他来说,宁可去面对外面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雾虫。

  “嗯?怎么回事?一个个睡得这么死?幸好这里没有危险,不然……”

  不对,周元目光一凝,其它人或许不了解,但矛和熊,在自己打坐修炼之时,绝对不可能,睡的这么死。

  “难道……他们也遇到了?”

  周元打了个激灵,连忙走上前去,探了下矛的鼻息,幸好,还有呼吸,但就是叫不醒,这是怎么回事?

  试了试其他人,发现和矛一样,一切正常,就是怎么叫,都叫不醒,看他们那样子,不知道的人,绝对会以为他们是睡着了。

  “怎么办?他们肯定也是被拉进那个黑暗空间了,要是不早点把他们救出来,肯定会被那个怪物吞噬。”

  此时的周元,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但就是想不到什么办法,他自己脱困,还是体内的神力帮助。

  “没办法了,死马当做活马医,希望有用吧。”

  用石刀在手上割开一道口子,周元把伤口,对准矛的印堂穴,顿时,一滴深红色的血液,缓缓滴落。

  幸好,这是在山洞之中,若是在外面,周元可不敢割腕,一道伤口,就能要了他的命,如此情况下,谁敢?

  随着鲜血滴落在矛的印堂穴,周元可以清晰看见,本来深红色的血滴,突然泛起一丝丝金光,一股神圣之意,开始涌现。

  “啊”

  周元脑海之中突然刺痛无比,就好像有一个人,拿针在刺他的太阳穴一般,那痛苦,直达灵魂深处。

  好在很快,刺痛就消失了,要不然周元不敢肯定,自己会不会像孙猴子一样,拿脑袋去撞山石,来减轻痛苦。

  一团黑气,从矛的脑袋上涌出,开始急速左冲右突,但很快,周元滴落的那滴血,就爆发出一阵强烈的金光,击打在黑气之中。

  顿时,就如雪花遇到阳光,整团黑气,以极快的速度消散,在周元还没反应过来之时,黑气就彻底消散不见。

  矛悠悠醒来,迷糊中看见一张大脸,顿时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一拳挥了过去,但可惜的是,没有打中人。

  周元早都闪开了,没好气的说道:“矛,你不感恩就算了,竟然还想谋杀族长,你这是想杀了我,好自己继承族长之位吗?”

  矛有点尴尬,谁知道刚才那张大脸,是您老人家呢,刚醒来,还迷迷糊糊着呢,您老人家凑这么近,不打你,打谁?

  “没有、没有,这绝对是你的错觉,刚才只是神志不清而已,下次绝对不会了。”

  转头看了看,发现除了自己和周元,其它人都睡着了,不由有点疑惑,“元,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都睡着了?”

  “别废话了,赶紧的,每个人印堂穴上都滴一滴血,等下再和你解释。”

  走到矛的身边,周元头也不回的说道,再耽误下去,周元担心会出事,那团黑气,绝对不是什么好玩意,邪门的很。

  看着周元的动作,回想自己先前,竟然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顿时汗毛炸起,这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不在废话,照着周元的动作,开始行动了起来,但滴了一滴血在族人印堂穴上之后,矛就感到不对,怎么和周元不一样?

  周元滴一滴血在熊的印堂穴上,那血都泛起金光,并且很快,一团黑气,就会出现,金光消灭了黑气之后,矛也就醒了。

  但在自己这里呢?血滴上去,什么反应都没有,别说金光了,哪怕是黑光都没有,人还是睡的那么死,看样子,是绝对不会醒的。

  “元,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血没用?”

  周元回头看了下,不由无语,我怎么知道你的血没用?难道你是一个假的巨人不成?算了,救人要紧,这些以后再说。

  随着周元的动作,越来越多的人醒来,并且对于周元的血液,好奇不已,能发出金光的血,这可是闻所未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