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梁山第109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6章 贩卖伟哥的独眼僧人

梁山第109将 赚城木马 3039 2020.09.20 07:43

  陈如花劝江枫自立门户。

  思来想去,江枫还是拒绝了。

  他要当孝子,自立门户开分店便是故意与西门达为难,为难生父便是忤逆。

  江枫要当孝子,他实在担不起这罪名。

  孙雪娥也不再骚扰江枫,陈如花待她不薄,从来没把她当成丫头,两人无话不说,她情同姐妹。

  江枫的日子过得很舒坦,他每天待在家里,一边研究医术药典,一边陪伴陈如花待产。

  这天他在院子里研究药典。

  管家来旺突然鬼鬼祟祟地来了。

  他在院子门口转悠了半天,不敢进来!

  他害怕江枫。

  江枫瞅见了他以后,轻描淡写地说:“来旺,进来吧。”

  来旺进了院子,臊眉耷眼地走到江枫跟前,尴尬地笑了笑。

  西门达将江枫的所有改革举措都废掉,一切恢复如前,暂时失势的来旺也迅速东山再起,如今这小子重新滋润起来了。

  “见过少东家!”

  “何事?”

  “哦,我有要紧事找老爷!”

  此时西门达正躲在屋里睡觉呢!

  江枫掌管药铺的那段日子里,这个老家伙整天跑到老相好王婆那里喝茶扯淡,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

  如今重出江湖掌管药铺,他夫人身体有些吃不消。

  正巧孙雪娥端着茶壶出来给江枫添茶,江枫吩咐孙雪娥。

  “来旺有要紧事儿找我爹,你去请他老人家出来吧。”

  孙雪娥转身刚要走,来旺赶紧叫住了他。

  “老爷这阵子累,就让他老人家多睡会,我在这里候着就是了。”

  来旺点头哈腰地谢过江枫,他魂不守舍,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耐烦地走来走去,心急火燎地等候西门达醒来。

  江枫被他晃得眼晕,忍不住问道:“来旺,你到底有啥事儿?”

  来旺欲言又止,但是他又不敢得罪江枫,只得吞吞吐吐地说:“哦,回禀少东家,咱们铺子里来……来了化缘的西域番僧!”

  “咦,你赏给他点银两,将他打发走便是,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还用找我爹请示?”

  来旺凑到江枫跟前,神神秘秘地说:“少掌柜有所不知,这个和尚不仅说他有神药,而且还吹嘘通晓各种药物方子,老掌柜正好急需和尚的神药,于是我带着他来请老爷定夺!”

  江枫很好奇,西门达腰不酸,腿不疼,身体结实得象大小伙子一样,从来没听他说过需要吃药。

  “我爹急需的药?到底是啥药?”

  来旺嬉皮笑脸地说:“少东家见了那和尚便知道了。”

  “和尚呢?”

  “他……他正在府门外等候!”

  “请他进来!”

  这个和尚是谁?他到底卖的啥药?来旺为啥这么热心地带领着他来西门府上?

  原来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来旺正在药铺里打盹,韩道国跑了进来。

  “大管家,外面有个和尚来化缘!”

  来旺瞪圆母狗眼,不耐烦地骂道:“将他赶走便是!咱们这里是药铺,不是积善堂,哪里有多余的银子给秃驴!”

  “这个和尚长得不像中原人!”

  来旺听到这里顿时来了兴致。

  “是不是辽国人?”

  韩道国摇了摇脑袋:“我也不知道!”

  “走,出去看看!”

  来旺听北方来的药材商人说过,这阵子辽兵屡犯边境,朝廷有旨意:大宋兵民抓住辽国人以后送往衙门,重重有赏!

  来旺觉着发财的机会来了。

  来旺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他寻了根绳子,然后跟着韩道国往外面走。

  “管家,人家和尚来化缘,你拿绳子干啥?”

  “待会看我的眼神行事,如果和尚说他是辽国人,咱们马上将他绳捆索绑,然后押送官府!”

  韩道国不敢得罪他,连连点头答应。

  他们俩到了药铺外面。

  果然,药铺外面站着一个长得奇形怪状的和尚。

  这和尚穿着一件又脏又破的袈裟,手里拄着根锈迹斑斑的铁禅杖,身上还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破褡裢。

  这个和尚长得果然和中土之人不一样,他形骨古怪,相貌奇特,豹头凹眼,色若紫肝,深眼窝,满脸不黄不绿的络腮胡子,他还瞎了一只眼,是个独眼龙。

  来旺走到和尚跟前,斜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撇了撇嘴,然后拖着长音问道:“秃驴,你是不是辽国人?”

  和尚摇了摇头说:“贫僧不是辽国人,我来自西域密松林齐腰峰寒亭寺。”

  听说不是辽国僧人,来旺斜了气。

  他一边转身往店里走,一边不耐烦地骂道:“这里没有多余的粮食养闲人,赶快滚!”

  “贫僧两天没吃东西了,恳请给我点斋饭,我可以用我葫芦里的神药来换!”

  “啥神药?”

  独眼龙和尚瞅了瞅来旺,然后说:“我的神药倒是很适合施主!”

  来旺听的这里顿时来了气。

  “放屁,老子身体硬朗着呢,鬼才吃你的神药!”

  独眼和尚笑了笑,双手合十,走到他跟前低声说:“施主两眼无神,面色灰暗,与尊夫人同房时必然力不从心!”

  这个和尚说的不错!

  这是来旺的软肋,这是让来旺痛苦不堪的阿格硫斯之踵。

  来旺老婆因为这事儿牢骚满腹,骂他不中用,不像男人。

  来旺的老婆叫宋蕙莲,那可是阳谷城出了名的美人。

  这个娘们儿肤白貌美,柳叶弯眉,桃花眼,尤其那双眼睛勾魂摄魄,无论多正经的男人,瞅一眼就得沦陷。

  来旺不中用,宋蕙莲耐不住寂寞,半年前便红杏出墙,她背着来旺,偷偷地跟隔壁邻居,赶马车的老王好上了。

  虽然老王破衣烂衫,挣得不如来旺多,但是老王身强力壮,赶的一手好马车。

  没有不透风的墙,乱嚼舌头的人有的是,天长日久,宋蕙莲红杏出墙的事传到来旺耳朵里去了。

  他很郁闷!

  老婆红杏出墙本来就让来旺深受打击,更让受不了的老婆的相好非富非贵,而是穷得叮当烂响的车夫老王。

  来旺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忍住,骂宋蕙莲说:“臭娘儿们,偷吃也倒寻个好的,偏偏找了老王!那个穷鬼有啥好?哪里能和我西门府的管家”

  宋蕙莲心中暗骂:老王虽然穷,但起码是男人!哪像你如同一头中看不中用的蔫骡子

  她心里这么想,但是嘴上却不能这么说。

  她矢口否认!

  “来旺,你他娘的少听那些混账胡说八道,当年老娘跟着蒋聪时瞎了眼,偷偷与你相好,他死后,我嫁给你以后便安守本分,从来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儿!”

  来旺信了!

  只要宋蕙莲说的他都信,哪怕宋蕙莲说太阳西边升东边落,他都觉着说的有道理。

  但是宋蕙莲接下来的话让他无地自容。

  “来旺,你他娘的赶快找人将你的毛病治一治,老娘可不想守活寡!如若不然,我宁愿嫁给老王吃糠咽菜也不跟着你。”

  来旺一直将这事儿视为奇耻大辱。

  照理说他管着西门家的生药铺子,弄点滋补的药易如反掌,但是他不学无术,对药材狗屁不通。

  这事儿又难以启齿,他不得不旁敲侧击地找店里的伙计帮忙,因为这小子平常狗仗人势,寡恩薄义,伙计们对他恨之入骨,所以伙计们非但不帮他,反倒故意借机戏耍捉弄他。

  他们倒是给来旺弄了很多奇药,但是非但没达到补肾健体的功能,反倒越吃越亏空。

  来旺非但没有变强,反倒越来越弱了。

  他整天因为这事儿愁眉不展,尤其夜深人静的时候。

  如今来旺听了和尚这番话,

  一下子触到自己的痛处了。

  他将独眼僧人拽到旁边,压低了声音问:“师……师父,你说到是真的?你真有神……神药?”

  和尚嘿嘿笑了两声,先将手里的铁禅杖丢在一边,然后将身上的破褡裢解下来。

  他一边解褡裢,嘴里一边吆喝:“施主,我这味神药,乃是太上老君炼就,王母娘娘给的妙方,非人不度,非人不传,专度有缘,每次一丸,不可多了!”

  和尚从褡裢里掏出来一个葫芦,摇了摇,里面传来哗啦啦的响声。

  和尚故作玄虚地掀开盖子,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倒出来一粒丹药,他将药丸放在手心中间,然后伸到了来旺眼前。

  来旺赶紧凑了上来,瞪圆了眼睛:这药丸不过葡萄大小,鸡蛋状,鹅黄色,普普通通的,实在看不出啥稀奇。

  来旺将信将疑地瞅了瞅和尚,伸出两个手指将药丸接了过来。

  药丸很轻,轻得如同风干了的牛粪一样没有重量,风一吹便能飘走。

  “和尚,你少要骗人!这玩意瞅着跟牛粪一样,真有奇效?”

  “出家人不打诳语,这药神奇无比,服用以后一战精神爽,再战血气刚,不拘娇艳宠,彻夜硬如枪!”

  “真的还是假的?”

  “如果不信,施主可以先将这药拌到猫食里喂猫!”

  “喂猫?”

  “不错,猫吃了以后三日淫无度,四日热难当,白猫变为黑,屎尿俱停亡。”

  独眼僧人说得天花乱坠,来旺信了!

  “奶奶的,你说的一套一套的,我暂且信你!”

  说到这里,来旺扭头吩咐伙计说:“去给和尚拿两个馒头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