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聊斋世界修神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兰若寺(四)

聊斋世界修神通 静坐讲黄庭 2195 2019.12.01 23:37

  “我可以连接冥土,吸取阴气来组成防护。只要撑到黑山老爷本体到来,一切都可以解决。”被抓在黑山分身手上的树妖姥姥悄悄说道。

  黑山分身听了这话,眼珠子一转,开口同意。当即就把树妖姥姥放下。

  哪知道,树妖姥姥被放下的一瞬间,猛然脱离开黑山分身来,然后接着还在阳世的本体的联系,一下子破开幽冥通道,离开此处。

  “我对黑山老爷还有大用,就不留这陪你了。你放心,我会记住你的!”树妖姥姥的举动,不仅震撼到黑山分身,也震撼到了吴延陵。

  他原以为这两个要联起手来,却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

  另一边的黑山分身自然是快要气的爆炸。他当然知道,树妖姥姥对本体的谋划极大,自己死在这,本体肯定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当自己不存在.....

  “你看,这就是树妖的逃跑路线;而你呢?现在却只能留在这。”吴延陵说“我给你最后的机会,你可以向我效忠,我可以保你不死。”

  “不然你就抬头看看吧,北斗星已经在你的头顶闪耀了!”

  南斗主生,北斗主死。听了这话,明明自己是在冥土大地上,黑山分身却仿佛真看到了北斗星的光芒。

  “哈哈哈,既然如此,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黑山分身忽然放声狂笑“我将......”话还未落,忽然掏出一把黑色匕首,朝着其中左边的吴延陵而去。

  “去死吧!”它暴起发难,势要一举成功!它看向吴延陵的眼睛,想要从中看出害怕、恐惧、难以置信等等的情绪,但却不能如愿。

  它看见的,是一抹早已料到的神色,还带着一丢丢的嘲弄。似乎在感叹它的自寻死路。

  吴延陵轻轻一个响指,他与分身便瞬间交换了位置。但手中的火雷神剑,却留在了原地。黑山分身扑上来的时候,甚至看见了火雷神剑上,快速燃烧着的紫色纹路。

  “你,已经死了。”

  换位之后,吴延陵刚一落地,便借着剑光遁去。黑山分身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根本来不及说什么,眼前就闪烁出了紫白色的光芒。

  回应吴延陵的,只有爆炸的巨响而已。

  “这就是火雷神剑的威力吗?”吴延陵看着面前的场面,连冥土大地也被炸碎出一个大坑来,爆炸形成的气流更是将头顶天空上的阴云吹散,还是只有那一轮的黑日。

  即便是隔着几里的距离,他依然能感受到爆炸传来的温度。

  “镇魔司那帮人真是不怕死啊,这要是在地上爆炸开来,岂不是要把整个兰若寺炸上天?”吴延陵感叹道。

  就冲着威力,怪不得火雷法在人间的流行程度远超五雷正法呢。

  若是火雷炸药在武华大帝时被道士们炼丹练出来,估计吴延陵穿越过来时就能见到火枪兵了。

  当然,考虑到紫火药的威力,普通的钢铁肯定是承受不起了。再没找到大规模的,合适的材料前,最终也只能武装一小部分火枪兵出来。

  话分两头,另一边,树妖姥姥化形出来的人身果断背弃了黑山分身,顺着自己还在阳间的本体槐树,逃之夭夭。

  众人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树妖姥姥,对视一下,立马围了上去。

  “树妖,吴子明何在?”王守正第一个开口问道。

  “他?他已经死了”树妖暗想吴延陵会在幽冥世界撞上黑山本体,所以就直说他死了。

  反正它认为吴延陵短时间内回不来,自然信口开河,打击众人的信心。

  果然,有几个听到这话,对打败树妖的信心一下子就动摇起来了。

  “大家不要信它胡言乱语”王守正开口安抚众人。“你在撒谎,如果子明兄真的死了,你绝不会是这种态度!”

  “树妖是在虚张声势,想要诓骗我们”他转头对着祁敬说。

  祁敬也点点头,认可了王守正的话。他也是多年的老江湖,怎么会栽在这上面。

  树妖姥姥见诓骗不成,冷哼一声。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回去了本体槐树那,与其融为一体。

  槐树底下飞出几十米几百米长的根须,向着寺内一处底下而去。

  根须破土而入,从中翻出数不尽的山林兽类的尸体。

  原来这树妖姥姥居然还有危机意识,知道给自己“储粮”。

  那些根须一碰上兽类的尸体,就开始源源不断吸取血气,反过去供养,修复本体。

  “火油,浇上火油!”祁敬大呼道。命令下达,经天演马上带着人手将火油送来。

  王守正也取出一副书卷,展开来,里面挥毫着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画地为牢”

  然后他大声说道:“故士有画地为牢,势不可入!”

  话音刚落,画地为牢四字大放光明,从书卷上脱落下来,形成一个小型的结界,围住了兰若寺的范围。

  “就在这耗!不要让它突破出去,吸取更多人的血气!”

  之前树妖姥姥是为了能够完美化形才待在同一个地方,现在则要防备它会转移阵地,跑出去祸害百姓。以树妖姥姥的能力,吸光整个郭北县百姓的血气要不了半天。

  “书生,你找死!”树妖姥姥看到这一幕,不禁勃然大怒。一道枝条当即就当空抽来。

  霍启昌挥着阎鬼噬魂尺,一下子击打在枝条上,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碰撞出火花来。“枝条里似乎有金属?火油的效用可能不大。”他皱眉说道。

  原来树妖姥姥早知道自己的木属的妖邪,被火克制,所以经常吸收矿石,融入到枝条之中,形成一层保护膜。这样就不怕火焰灼烧了。

  “泼到树身上烧,那里肯定没有防护,别忘了,之前还中着你们的毒呢。”经天演提醒道。

  “你说得轻巧,你来泼啊。”霍启昌大声的说。树妖姥姥几十条枝条上下挥舞,把自己防御的水泼不进,更别提火油了。

  “我来就我来!”经天演没有说些废话,反倒主动担起了这事。“还请王公子护卫。”

  “好”王守正点头,“我为你护法”说罢,口中就念起诗句来。“黄金锁子甲,风吹色如铁。十载不封侯,茫茫向谁说。”(注1)

  这话说完,经天演身上闪过一层金光,一道虚幻的黄金锁子甲就在他身上出现。

  “哈哈哈,我去也!”经天演披着这虚幻黄金甲,就向着树妖姥姥而去。

  而王守正口中念动的诗句,还没有停下来。

  (注1:乐府杂曲·鼓吹曲辞·战城南二首,作者贯休)

   PS:推荐一本朋友的书,《我的诸天游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