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聊斋世界修神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北方魔门

聊斋世界修神通 静坐讲黄庭 1019 2019.12.27 23:55

  西域是中土神州对外交流和通商的重要地点,这么一个地方,自然不会缺少修道人的存在。

  只是西域艰苦,加之情况复杂,非常适合躲藏和暗中发展,所以成为了北方魔门的重要据点。虽然三十年前正邪大战,北方魔门的总坛被赶去极北的勒拿王朝,但还是有很多在西域扎根生存下来。

  丁仪说的那些修道人,自然是这帮魔门中人。

  只是请神容易送神难,真和魔门合作起来,就得想着合作之后怎么办。

  “我们不必非要找上去”齐天峰试着说道。“完全可以使那些人被迫与瓦剌人对上。”

  “怎么做?”唐兴贤问道。

  瓦剌人不是傻子,他们也不会去碰硬茬。对待修士唯唯诺诺,面对百姓重拳出击。

  “借助地利如何?”沙州军大将丁仪提议道。“诸位可知西域之中的地底墟市?”

  “这是什么地方?”邢文斌和唐兴贤一齐问道。他们都是第一次知道这个地方。

  “这是西域一处暗中的交易场所,位于一个巨大的沙丘之下,里面聚集了来自沙州,西域,极西,极北等等地方的人”

  马贼,匪徒,逃犯,骗子......太多太多形形色色的人汇聚在这个地方了。这里面肯定少不了北方魔门的人。

  “不错,若是选择这里的话却是能挑起混战”邢文斌了解之后,点头称是。“只是如何让瓦剌人跑那地方呢?”

  瓦剌大汗只要脑袋没被自家的马踢过,就绝不可能选择这里作战。

  气氛又沉默下去了。

  “今天先到这里吧。往后再议议”邢文斌说道,结束了这次四方会谈。

  神通宗,黄珏山。

  吴延陵看着手中从镇魔司那里传来的书信,缓缓将其合上。

  “事到如今,终于有人认识到这一点了。”眼下西北大战在即,两州刺史不去整军备战而去选择求助自己这个‘异人’,说明终于有人认清了世界的本质。

  这里的主流,终究还是修道修仙!

  任你士卒再强,武器再好,后勤再快,在仙神佛陀的眼中,不过是蝼蚁与大一点的蝼蚁罢了。

  现在的吴延陵,甚至只凭着一根竹枝就能在三千人的军阵中杀进杀出。

  没有了天庭压制,战场就会逐步走向斗法和单挑这两条路。士卒多少,合不合人心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手下有多少修道人,有多少法宝,有多少灵丹妙药。

  士卒唯一的出路就是练武,结成军阵,在神仙大战中才能有自保之力。

  两州刺史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会找到吴延陵身上来。

  “之前我因为瓦剌人过多而不能与其争斗,现在我背后有着十万大军压阵,斗起来,还是我占了上风。”吴延陵心中默默盘算道。

  “这次冲突规模小,我不能放弃这次的机会。提前熟悉未来的战争变化,有助于我赢得将来。”吴延陵可一直没忘记,现今的中土神州是何等的危险。

  他感受最深的,就是那个待在下土阴世,不知道又在策划什么的黑山老妖了。

  所以他立即下定决心,要应这个邀约。

  吩咐了弟子之后,吴延陵便再度御剑飞向了沙州。

  这一次,他要去的地方是州城。

  沙州,州城,刺史府。

  邢文斌此时与其他三人都在府里侯着。

  毕竟有求于人家,姿态自然要做足。

  “来了”齐天峰忽然开口道。他是武人,眼神一向就很好。

  邢文斌看向远方,只看得到天空中的一道流光。

  短短几个呼吸间,流光就飞了过来,越来越低,渐渐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人站在剑上飞了过来。

  “剑仙?”沧州刺史唐兴贤说道。

  他是文人,对剑仙的想象很多来自诗句。在他的印象中,剑仙是个“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的形象。

  再不济也该是“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那样。

  虽然他不知道这些诗句的作者是谁,但并不妨碍他认识到里面的极高文学水平。

  “哈哈哈,吴真人来此,真是为了天下苍生计啊”吴延陵一从飞剑上下来,邢文斌就上前夸赞道。

  “今天见了真人,才知道年少有为是什么意思呀!”唐兴贤也跟着附和。

  “哪里,诸位都是朝廷栋梁,哪用得着我们山野闲人呢?”吴延陵熟稔(rěn)地回道,也给足了他们面子。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今日方知剑仙风采呀!”沙州军大将丁仪也上前附和。

  吴延陵忽然一愣,“刚才诗句,是将军所作么?”

  众人不知道吴延陵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一时愣住。

  唐兴贤赶忙出来打圆场:“非也,非也,是无名氏所作,残句流传至今罢了。”

  “原来如此,是我唐突了。该赔不是才对”吴延陵在面孔上堆砌歉意,心中强行将不解和疑惑按压下去。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这句诗可不要太如雷贯耳。

  吴延陵前世还专门查过,这是唐时诗人贯休所作,诗名《献钱尚父》。

  这时候突然从聊斋世界里听到这话,立刻就警觉起来。

  这个世界可没有大唐,更不会有贯休了。那么此诗是如何传出来的?

  当然,也可能是吴延陵想的太多。撞句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唐兴贤说这是无名氏的残句,那就无从查起,就干脆不想了。

  他来这还有另外目的。

  “诸位,请吧”邢文斌指了指厅堂,邀请众人进去。

  坐下后,吴延陵环顾四周,主动开口。

  “先前镇魔司给我发信,提及了此次的西北之战。不知道诸位刺史将军,在哪里用的上吴某人呢?”

  丁仪和齐天峰对视一眼,由沧州军大将齐天峰主动说:“不知道真人,有没有什么储物的法宝?”

  吴延陵想了想自己的法宝画卷,说道:“有,但是能贮藏的物件不多。如果是偷粮的话,肯定不够”

  他也是聪慧,一下子就猜到对面四人问这个问题的背后含义。

  “这样么”齐天峰说道,语气之中明显带了点失落。

  “不要紧的,偷粮不成,烧也行”丁仪赶紧出声说,讲出了另一个计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