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聊斋世界修神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纷至沓来

聊斋世界修神通 静坐讲黄庭 2201 2019.12.05 13:59

  “七煞教,黄沙教,丧魂坞,斩铁帮......”吴延陵看着祁敬送来的有关沧州各宗派的卷宗,嘴里喃喃念叨。

  “都是些跳梁小丑罢了”经天演不以为然道。他正是祁敬派过来送卷宗的。

  “我对于这些宗派不怎么熟悉,经兄弟不妨介绍介绍。”吴延陵笑了笑,把卷宗合上。

  “七煞教,倒斗出身,教主张远,护法胡勇,这两人都是冢中枯骨,早晚要步铁哨子的后尘”

  “黄沙教,本是西域魔门,后被金刚寺剿灭,留一个伙夫跑来沧州创教”

  “丧魂坞,阎鬼宗弃徒建立,一直以阎鬼宗正统自居。哪天阎鬼宗传人现世,第一个被收拾”

  “斩铁帮,帮主斩铁道人,修的是器宗功法,《斩铁真气》,原本是器宗弟子练习冶炼金属的功法,倒是被他练到极致,一身法力,能削金斩铁。”

  经天演侃侃而谈,把这几个宗派的出身依次道来。

  王守正也在那喝着茶,听着经天演在讲。只有听到丧魂坞的介绍时,眼睛闪了一下,露出意味不明的神色。

  “虽然他们并不比我神通宗强,但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吴延陵说。

  “古语云:先礼后兵,他们能来观礼就行。若是暗中有什么想法,就不能怪我了。”此次神通宗开宗,不仅邀请了他们,还邀请了崂山,昆仑,天河派,竹林寺等等宗派。

  景元亮也会在那天前来观礼。

  客客气气过来,就是最大的礼数了;若是想着在开宗大典上来杀他吴延陵的威风,那就不能怪他了。

  祁敬不止送来卷宗,也来信说明,最近这些沧州宗派互相见面的次数明显增多,可能在暗中谋划着什么,叫他小心。

  想到这,吴延陵站了起来,望向了黄珏山阴谷的方向。那里,有五千阴军正在其中操练。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来找死,就让他见识‘死’字的四种写法。

  郭北县,大石村,钟家。

  刚背着一担柴火回家的钟娃子刚一回到家,就见到家里来了个不常见的客人。他的远房亲戚,四叔叔。身边还有一个头发花白,穿着锦袍的老者。

  四叔叔一直在城里帮工,往常只有过年的时候能见到他。

  “娃子,快过来,还不见见你四叔叔。”钟父一把将钟娃子拉过来。“你看看,他成不成?”

  “二哥,他多大了?”四叔问道。

  “十一岁,他可会做活了。家里的柴火都要他捡呢”钟父说。

  “大名叫什么?”四叔又问。

  “哪有什么大名,现在取一个不就成了,就叫钟大石。”钟父当场决定了钟娃子的大名。

  “嗯,看着也机灵,也不知道老爷看不看得上”四叔摸了摸钟大石的脑袋说。

  “哪有什么看不看得上的。大石将来指定能长个,这么有钱的老爷,家里总该要个捡柴火的人吧”钟父这么赔笑着说。

  “哼,粗鄙见识。”白袍老者哼了一声。“老爷是天上的神仙下凡,神仙要捡柴火吗?神仙肯定有个会变柴火的法宝!”

  “嗨,伍管家,这次多谢谢您老人家了”钟家四叔听了锦袍老者的话,连忙说。

  “你哪用得着感谢我呀,这是老爷开恩。以后给老爷看家,本分做好事情就是最大的谢恩了。”伍管家说。

  “哪也少不了您提点,不然咱粗人一个,哪会知道这种消息呀。”钟家四叔还是笑说道。那伍管家脸上明显有了些笑意。

  神通宗开宗立派,凡是十八以下,不论男女都可以来试炼入门。但是寻常百姓,尤其是大石村这种偏僻村庄的百姓,哪能知道这消息?知道了又怎么到黄珏山去?

  可以说,光是‘到黄珏山参加试炼’就已经把大多数人筛下去了。

  福荣商号,驻地。

  一个小男孩对着东主董大成哭诉道:“爹,我不想去什么神通宗。”

  “你不想去就可以不去了吗?!”董大成怒斥道“你走了几辈子运,摊上这等好事!别觉着爹现在无情,将来你才明白这代表着什么!你早晚要明白你爹眼光长远在哪。”

  董大成扔下这几句话,就走了。他还要去准备一份大礼,给神通宗奉上,好叫真人高看一眼。

  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一个面善的妇人,抱住了小男孩。

  “娘....”小男孩哇呜哭出来。

  “孩啊,你别哭了,娘也舍不得你。只是你爹说的是大实话,你去了神通宗,要稳重点,不要动不动哭闹,叫人家看了笑话去......”

  沧州,宣王府。

  “郡主,郡主别跑啊,王上和王后找”一个侍女匆匆跑过来,在花园中‘逮’住了安阳郡主。

  “啊啊,人家不想去什么神通宗嘛,不想跟母后离开”安阳郡主试图反抗,但是被赶来的侍女按住,不能动弹。

  “郡主,您也不小了,不能再如此任性了”一道清丽的声音传过来,一个打扮秀丽的女官走了过来。

  一听到那女官讲话,安阳郡主就停止了挣扎,但嘴巴还是嘟囔着,显然有些不服气。

  另一边的大殿中,被安阳郡主称作母后的女人正在同一身着蟒袍的男子说话。

  “王上,真有必要让安阳走吗?她好歹也是个郡主,放着富贵生活不受着,何必跑山里面做女冠。”那王后说。

  “再说了,那也不是女观呀,安阳一个女子,天天同男人厮混一起,成何体统。”

  “唉,你不懂呀。”那蟒袍男子,也就是宣王,端起金杯来了一口。

  “你还以为这是太平天下吗?这些年来,天下到处是天灾人祸,每每读起史书,总觉得灭亡之日就在不远。”宣王这么说着,嘴上却是一串大逆不道的话语。

  这是大殿中的侍者都退下,只余这宣王和王后,他才敢如此讲话。

  “王上,不至于吧”王后听了这话,先是看了看四周,然后才回答。

  “当然,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这王位坐稳一代不是难事。可是下一代呢?还能坐稳吗?只可惜瑞儿已经二十,过了年限,不然两个人我都要送去神通宗。”

  “你也不要忧心,神通宗有景元亮背书,后面还跟着王守正,河洛王家的二公子,安阳去哪,不会遇上什么事的。”宣王安慰王后道。

  “再说了,把安阳送过去,她也好有新的选择,未来还有其他可能,不比待在王府中,最后作为联姻嫁出去要好多了?这是多少公主,郡主求也求不来的好事?”

  “这倒也是。”王后想了想自己过去见过的公主,郡主,这才觉得放安阳出去未必是坏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