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聊斋世界修神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昆仑剑客

聊斋世界修神通 静坐讲黄庭 1563 2019.11.20 23:57

  一把把飞蓬草投入火中,灼烧着酒坛。

  随着时间的推移,种种异香就从空着的透气小孔中传出来。一开始还有着香味,到后来就渐渐变得恶臭。

  吴延陵知道已经炼化完成,打开了酒塞。一个缩小版的‘谭晋玄’就出现在他眼中。三寸大小,有鼻子有眼的,不复之前的夜叉丑像。原本清澈的酒液,此时却变得乌黑,宛若毒水。

  “大功告成!”吴延陵将那晕乎乎的耳神提溜起来,然后把那一坛‘酒水’倒掉。狐狸妖的老巢他也没放过,仔细搜查过后,得了四百多两银子,然后一把火烧掉了这。

  等到他看着火光完全熄灭,不会再复燃,他才御使飞剑,往郭北城飞去。

  到了郭北,此时的谭晋玄已经发现自己听不见了,这个发现让他坐立不安起来。

  他还年轻,还想着科举,要是耳聋,就是体态不佳,难登大雅之堂,又不能处理事务,就再也别想中举了。

  这时候,见到吴延陵回来,谭母当即上前道:“真人,您可再救救我们吧。我儿他听不见了呀!”

  “令郎的耳病已经好了”吴延陵对着谭晋玄耳朵吹口气,实则是把耳神放了回去。果然,谭晋玄惊喜地一跳:“我听得见了,我听得见了。多谢真人,多谢真人!”

  “好了,你安心服药,停掉那练气之法,以后就不会再出问题了”吴延陵说道。

  “这是自然,以后再不会了”谭晋玄连忙道。他这次是受到了教训了。

  将钱收了,吴延陵回到在县城的宅院,休息了几天。

  郭北毕竟是个小地方,也没有那么多妖邪。

  过了几天,忽然收到了灵云子的飞信。

  “论道大会?”吴延陵口中缓缓念出四个字来。崂山要召集道门年轻一代,开一个论道大会。据灵云子在信中透露,崂山会给剑道修士放出一个大机缘来。

  虽不知道这个机缘是什么,但肯定不是等闲之物。吴延陵身有‘剑术’神通,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所以收拾收拾行囊,吴延陵就准备出远门,踏上了前往论道大会的路途。

  离着论道大会还有好些时日,他不打算御使飞剑赶路,而且他的法力也支撑不了多久。据吴延陵自己估算,起码要再点亮三个神通,也就是现有神通强化三遍,他才能御剑千里。(每点亮一枚神通,其余神通都会被强化一次)

  他也正打算借这个机会,游历游历,多些见识。

  这一日,忽逢大雨,吴延陵往着路边一座草棚搭成的屋,找了张干净的桌子坐了下来。

  “店家,温碗酒上来,再来盘切羊肉”他把剑解了下来,放在一边。

  “好勒,马上来”店家回应道。

  酒温好,羊肉端了上来,配着店家送的花生米,如此雨天,另有一番风景。

  就在这时,吴延陵身旁的长剑忽然微微动了起来。他伸手一把按住剑,随即望向了屋外。此时,正有一人披着蓑衣戴着斗笠,推门走来。

  这人一走进来,便望向了吴延陵。不为别的,只因他手中也有把剑。

  那人脱下蓑衣,解下斗笠,随手甩了甩,上面残存的水珠就变得一滴不剩。接着便抬脚走过来。

  “相逢即是有缘,你应该不会介意挤一挤吧”他走到吴延陵面前说道。

  吴延陵望着他,是个青年,看上去二十多的年纪,面容儒雅,有着一股文士之风,偏偏手上又有一把不凡的宝剑,真是奇怪的组合。

  他不动声色地挪了挪位置,道:“一个人喝酒也是无聊,坐下谈谈又何妨?请入座吧”

  “那就却之不恭了”那青年说道,然后坐了下来。“店家,来两盘切羊肉”他说道。

  青年没要酒,而是自己拿出来一个黄皮葫芦,又不知从哪取出来两个杯子,从葫芦里倒出来两杯酒。

  这酒一倒出来就有股酒香飘出来,很明显比店家的酒好多了。

  “这里的酒太淡,不妨尝尝我的?”青年笑说道,然后主动拿起杯子,一口就喝了大半杯下去。

  吴延陵端起杯子,隔空用鼻子闻了闻,确定了没有问题。又用眼睛看去,这杯子原来是玉制的,上面还刻着细小的花纹和字样。

  很精美的玉杯,对面不是普通修士,有大来历啊。吴延陵心想道,这时却抿了一小口。果然,这酒入口柔,到肠甘,余味爽净,甘润爽口。

  喝下去直觉四肢百骸里有一股暖流涌了上来,在这阴寒雨天里,给人驱走寒气。

  “好酒啊,还不知道阁下的姓名,该怎么感谢让我喝到这么好的酒?”吴延陵道。

  “哈哈,我叫夏恒。”那青年道。

  “昆仑?”吴延陵言简意赅,说了两个字。

  夏恒楞了一下,然后说:“怎么看出来的?”

  吴延陵伸出三个手指头,然后说:“第一,你我的剑互相感应,只有剑术高明到一定地步才可以,放眼北方,唯有昆仑的人能做到这一点。”

  “第二,你的酒不是凡品,里面掺杂了不少珍贵药材。我品了一下,很多都是高山上生长的,也符合昆仑特点。当然,最后一条就让我肯定了你的身份。”

  “是什么?”夏恒追问道。

  吴延陵没有说话,把玉杯拿给他看。玉杯上面刻着一行诗,大意是赞颂昆仑的剑术天下无双,最后还有一句话,‘赠师弟夏恒’

  “对,这是师兄送我的杯子,上面刻了字的,我倒是忘记这一茬了。”夏恒恍然大悟道。

  “既然你猜出了我,那我也不妨来猜猜你,吴真人,你说这样可好?”夏恒对着吴延陵说。

  “嗯?如果我没记错,我可是没露出半点破绽来”吴延陵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讶然神色。

  “你是没露出任何破绽,但奈何,我就是来找你的”夏恒说道。他在这里碰上吴延陵不是巧合,而是一路追随过来。

  这时候,店家把两盘切羊肉送上来了。

  吴延陵扒了一盘到自己这,他的之前已经吃完了。“先吃,有事吃完再说。”

  【感谢书友极度重病患者的打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