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聊斋世界修神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当前形势

聊斋世界修神通 静坐讲黄庭 2055 2019.12.09 20:44

  吴延陵瞟了他一眼,没有回话,而是走到持弓军士身边,问道:“你们是从哪来的?”

  “道长,我们是从天扬军堡来的。瓦剌人的大军席卷南下,军堡都被屠光了!”黄升哽咽着回答。

  “不错,我瓦剌大汗集兵十万南下,中原萨满,你若是识趣,就早早投降吧”那个瓦剌人军官大喊道,嘴上说着居然是中原官话。

  十万大军?吴延陵一听就惊了一下。但细细品味一下,立马察觉出不对。

  若真有十万重兵,瓦剌大汗怎么会选择去攻打军堡而不是进攻沙州。退一步说,就算瓦剌大汗集兵十万攻打沿路军堡,怎么会让面前这群人逃出来。

  他一下子就察觉到这是在虚张声势,意图唬住自己。

  “十万大军?我看最多有两万吧”吴延陵冷冷笑道。

  瓦剌军官一听这话,顿时暗道槽糕。吴延陵猜的极准,这次确实只有两万的兵马。算上仆从军,那也只有不到五万人。

  当然,吴延陵一个人可解决不了这些士卒。尤其是,瓦剌人的大军中肯定少不了草原萨满。在面对萨满的同时还要应付两万个骑兵?

  等他什么时候把地煞七十二术的面石碑全部点亮还差不多,最起码也要点亮一半多。

  但现在的情况不同,他对面只有十六个瓦剌人。

  寒光凛凛的飞剑分化成十六柄,包住了这支追击的队伍。

  “现在就丢下武器,不然你们肯定等不上你们大汗的‘十万大军’。”吴延陵说道。

  “瓦剌人绝不会向你们这些中原人屈服!”一个瓦剌武士抽出一把刀来,就要朝着吴延陵冲锋砍杀。

  “噌”的一声,一柄飞剑穿透了他的胸膛。“啊啊啊!”瓦剌武士一手握着刀,一手按住飞剑,冲到身前,就要劈砍下去。

  “危险!”黄升大叫道。

  吴延陵却一动不动。

  刀尖隔着一指头的距离,无力地掉落下去。冲锋的瓦剌武士,最终还是倒在冲锋路上。

  “现在,还有谁想试试?”吴延陵发问道,脸上带着抹笑意,不是微笑,而是深入骨髓的冷笑。他对这些嗜杀成性的瓦剌骑兵可没有什么好感。

  “哐当”一声,接着又是这样的几个声音。除了三个人再度反抗以外,剩下的十四个人都选择了投降。

  通过简单的审讯后,吴延陵将他得知的情况,用蝇头小楷写在绢布上,卷在飞剑的剑柄上,一下子御使着两把飞剑飞往相反的方向。

  沙州,州城,刺史府。

  沙州刺史邢文斌这时正在听着斥候的汇报。可惜沙州军畏惧瓦剌人的大军,不敢靠前,得知的信息很少。

  “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本州要着你们这样的斥候有什么用!”邢文斌狠狠地拍在桌子上“难道要叫本刺史在府上等着军情从天上掉下来不成!”

  正在这时,一道流光飞过刺史府上空。

  “那是什么呀?”有府中下人问道。

  “管它是什么,都飞过去了”管家对此不甚在意。

  “不,不对,它,它好像又回来了!”下人结结巴巴说道,然后惊恐大叫一声,跌跌撞撞跑出去。

  “什么事如此惊慌?瓦剌人打过来了?”邢文斌听到外面的吵闹,生着闷气的他一脚跨出去,登时,一把飞剑掉了下来。

  邢文斌当场僵住。他要是走得再快一点,朝廷就可以换个新刺史过来了。

  “是谁要暗杀我?”这是他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但在他被赶过来护卫拉走前,他敏锐地看到了飞剑上的特殊之处。

  “这是?”他取下绢布写的帛书,仔细查看起来。这上面写的竟然都是有关瓦剌人的军情!

  “天上还真掉军情来了”他先是不可思议,然后就反应了过来。

  “速叫丁将军入府议事!瓦剌大汗带着两万人就敢来这撒野,真是找死。”邢文斌越想越兴奋。帛书作者写了,他还联系了沧州方面,建议双方一同出击,直接将这瓦剌大军吃下。

  沙州军常备只有三万人,但是有着太祖爷留下来的‘皇训’,朝廷边境州郡,必要时可招民团充军,也就是从地方士绅上寻求帮助。

  这是为了防止民众被裹挟,变成草原帝国的仆从军,干脆就将他们提前征召进来。

  沙州是朝廷西北要地,有着十五万的扩军名额。这十万民团军,在当兵时都是可以吃皇粮的。在加上沧州也有十五万的兵额。

  两者一相加,就是三十三万的兵马。

  当然,两州刺史根本不可能去凑那么多的兵马,别的不说,光是后勤就可以压垮他们。

  联合起来,最多十万人。对上两万骑兵和近三万的仆从军还是绰绰有余的。

  本朝虽不敢说‘一华抵五胡’,抵两胡还是差不多的。

  话分两头,这边吴延陵送走人群,也将这十四个胡兵给带上了。他来这里,除了确认瓦剌人的情况,还存在抓捕血妖的心思。

  这西域血妖的描述太像他前世所听闻过的黑暗生物。如果真是的话,说不定血妖已经‘发展’出来很多的血仆,不知道多少人遭殃。

  他之前想用猪羊做诱饵,此时却有了更好地选择。

  以这十四胡骑对中原人犯下的罪孽,用他们来诱捕血妖,正好是因果轮转,天理报应。谁死了就是谁命数不好。

  若是侥幸活下来,吴延陵就免去他死罪,只用罚矿场做苦役去。

  “惜律,你说这个中原萨满要对我们做什么”被押解的十四人中,有人忍不住,对着那个瓦剌人军官问道。

  “不管他要做什么,我们都没有反抗的能力。我们要忍耐,等到最好的时机再说”被称作‘惜律’的瓦剌人军官回答道。

  他们说得都是悄悄话,又用的是瓦剌语。自以为吴延陵听不见,听见了也听不懂,却不知道背后的吴延陵却听得真切。

  不仅听得真切,还全部听懂了,这全是他老师诸葛卧龙的功劳。诸葛卧龙被关押沧州前做过大学士,当年西北大战,就曾给朝廷当过随军翻译。

  不仅会瓦剌语,还会火罗语,大秦语,大梵语,楼兰语等等国度的语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