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聊斋世界修神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肉身仙(中)

聊斋世界修神通 静坐讲黄庭 2055 2019.12.20 21:50

  “好!”黄皮狐狸高兴地应和一声,拿起工具就准备着上手。

  黑袍三哥几次想开口阻拦,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服已经利欲熏心的同族。

  “这就是人类常说的“自寻死路”和“死到临头还不自知”么。”黑袍三哥悲哀想到。

  除了它几个同族,剩下的所有妖类都在站到了墓室边缘。

  它们首先盯上的是阴棺。

  两具棺左右互为依靠,形成一个太极之势,左阳右阴。

  黄皮狐狸拿着工具,踮起脚尖,在棺材前钉了七枚七寸长钉上去,中间后面亦是如此,总共二十一枚。

  然后将一个跨度大,厚度薄的长铁片塞进棺材盖与棺材之间的缝隙里,将棺材微微翘起一点。

  等了片刻,见棺材里没有反应,才开始下一步行动。

  它们虽然被“血妖皇冠”影响了神智,放大了心中的贪欲,但是还没有沦落到完全丧失理智的程度。

  倒斗的基本功,还是有的。

  “目前没什么问题”黄皮狐狸回头汇报道。

  “浇油上去”狐妖大哥在后头指挥道。

  黄皮狐狸掏出来一个密封的竹筒,将里面特制的桐火油在棺材上均匀倒下来,然后取出细密的铁线,缠在之前的长钉处。

  把线拉开来,线头各自交到他妖之手。“拉!”狐妖大哥下令道。

  铁线缠着钉子,把整个棺材盖都拔了上来,与棺材主体有了一个较大的空隙。

  “好了,可以捞了”狐妖大哥说。它和另外一只狐狸则是站到了棺材两边。

  一旦事情有变,它们就会用符纸折成的小刀将铁线割开然后替自家四弟断臂求生。

  最后再将所有钉子钉回去,一把火点燃棺材上的桐火油,将整副棺材烧掉。

  “真是暴殄天物”吴延陵分身这时候也摸进来了。借着“通幽”神通,他分身的踪迹在阴气沉沉的墓室中被完全掩藏。

  墓室外的陶俑军队已经快巡逻到主墓室这边了,让吴延陵分身只好躲进主墓室之中。

  不知道它们会不会进主墓室之中,如果不来的话,我等它们快要走过时,“捉”一个陶俑来。吴延陵心想。

  如果能够研究出这种陶俑的奥秘来,自己手下的阴军战力就能成几何倍数增长。

  “沙沙沙”的行军声,不仅牵动着吴延陵的心,也影响着主墓室之中开棺的一伙妖邪。

  “等它们过去再摸”稍稍思考一下,狐妖大哥发出了这样的命令。“好”虽然心中贪欲越发膨胀,但是长久以来的怕人性子,一时半会儿还没有改变。

  即使那不是人,只是人形的陶俑。

  果然,就和黑袍三哥的判断一样,这群陶俑之军并没有进入主墓室之中,而是转变了道,走上另一边的墓道上去。

  待到陶俑军中最后一个身着半身皮甲,手持环首刀的武士俑走过,吴延陵分身与外面的本体互换了位置。

  下一瞬,电光火石之间,吴延陵本尊冷静出手,画卷上的山神名字闪了一闪,山神法力从中笼罩下来,一下子禁锢住这个带刀武士俑。

  “恶狼扑影!”吴延陵一式使出来,宛若狼群偷袭般,用手擒拿住武士俑,然后强行往画卷中的灵境空间中收去。

  武士俑花了两三息的时间,破开了法力禁制,但是却没能跟上吴延陵的节奏。空间中传来一阵波动,武士俑随即消失不见。

  这时候,陶俑军似乎感应到什么,齐刷刷回过头来。

  静谧的墓室之中,一群宛若活人但是没有半点生气的陶制之人就这么一个个地扭着脑袋,盯着某一处。

  这一幕场景着实让人头皮发麻。

  吴延陵赶忙再度同外面的分身互换了位置,然后解除了被置换过去的分身。

  那些陶俑军没感受到后面发生了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去。

  主墓室里的诸妖倒是吓得不轻,它们还以为陶俑军停下来是发现了它们呢。

  “赶快开棺,我们趁着陶俑下一次经过这里后离开。”狐妖大哥赶忙吩咐道。

  “好”黄皮狐狸说完,就把手伸进了阴棺之中。所有妖邪的目光都盯到了它身上。

  一阵摸索之后,黄皮狐狸越摸越奇怪。“大哥,这里面只摸到一具尸体呀”

  “废话,我是叫你摸尸体吗?你要找明器呀!”狐妖大哥说道。

  “不是,大哥,我,我好像摸到了一个活着的人.....”黄皮狐狸慌张地说“莫不是,莫不是......”话说到这里,已经带上了哭腔。

  “你怕甚,都死了千年了!”狐妖大哥走上前去,眼睛往阴棺之中一看,面色大变,忽然怪叫一声,随后倒地不起。

  “这是!”黑袍三哥快步蹿上前。

  爱斯坦也派出了自己的分身和手下,让它们上前去查看。

  两只蝙蝠妖战战兢兢地生出蝙蝠翼来,手举着镜子,照射着棺材里面的情况。

  透过镜子的反射,竟然能看到棺材里面躺着个人,剑眉英目,面有血色,皮肤饱满,身材结实,看上去二十多岁的青年模样。

  他在里面,就像是睡着了一般,而不是死了。

  这种反常情况超出了黑袍三哥的想像。在它心里,棺材里躺着个千年飞僵甚至是快要化作旱魃的尸王都可以理解。可眼下这般情况是怎么回事?

  爱斯坦的分身掏出来一面光滑的银镜,比狐妖们的铜镜看的更清楚。那个‘青年人’头枕着汉白玉石的玉枕,脑袋后面放着一个金色的皇冠。

  这套金冠饰的主体造型为,展着翼翅的蝙蝠,站立在一个狼羊咬斗纹的半球状体上,俯瞰着大地。

  额圈由三条半圆形金条榫(sǔn)铆(mǎo)插合而成,上有浮雕狮子、卧式盘角羊和卧马造型,中间部分为绳索纹。

  皇冠正中间还有着一颗血红色的宝石。

  血妖一族的传说中,那颗宝石是它们一族先祖的一滴血液落下来化作宝石的。

  “不要怕,是这皇冠保持了他的尸身千年不腐不烂,宛若身前的”爱斯坦伯爵说道。皇冠拥有储存鲜血的效用。

  佩戴此冠者,一旦受伤,就可以从中提取生命力治疗自己;血液中的生命力也可以用来保住青春,延续生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